加载中…
个人资料
佛光普照阎浮提
佛光普照阎浮提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358,442
  • 关注人气:10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原创]对教界和学界针对藏传佛教的一些问题的批判与纠正(摘自我的硕士毕业论文)

(2017-07-03 10:50:33)
标签:

藏密

双修

进化论

学界

分类: 破邪显正

    首先,传统的佛学学术界,以文化进化论的方法论为基础,对佛教密宗研究得出所谓:持明藏(杂密)→纯密(大日经和金刚顶经)→金刚乘→俱生乘(易生乘)→时轮乘,这一逐步发展而成的结论①。我们自然不能单纯以教界说法为依据,但即使从历史的、客观的、现实的角度出发,我们也可以看到,作为藏传佛教密宗标榜最高的无上瑜伽密法,在公元八世纪就传入到了西藏,其中不仅包括生起次第和有相圆满次第内容,还包括藏传佛教认为最高的法——无相圆满次第的大圆满法。由此,若以进化论思维推测,其在印度还要有形成和传播的过程,此二过程加起来至少也得近百年,则其产生必然早于八世纪。而作为他们观点中的“金刚乘”的代表密集金刚法、“俱生乘”的代表胜乐金刚、“时轮乘”的代表时轮金刚法,传入西藏时间则为公元十一世纪前后,而这些密法,主要是生起次第和圆满次第有关部分,反而没有更高的大圆满的内容,有也是一些关于大手印方面的论述。而即使是大手印法门中最高的光明大手印,如下章论述,也只是相当于大圆满法的一部分而已,并且没有像宁玛派大圆满那样有专属于自己的那么多的密续。如再以进化发展观思维推断,则密集、胜乐和时轮这些法在印度的产生和发展,也并不会早于大圆满法的产生,最多也只是同时而已,更何谈前前发展产生后后(即由低到高)呢?

 再者,从密集金刚、胜乐金刚、时轮金刚等几个主要法为代表来看,三者属于三个不同的体系,其中前两者又可划为一个体系,三者的侧重点根本不同。密集金刚为代表的父续,及宁玛派所说的摩诃瑜伽,于圆满次第侧重的是风瑜伽和幻身的修法;胜乐金刚和喜金刚为代表的母续,及宁玛派所说的阿努瑜伽,于圆满次第则侧重的是拙火瑜伽和明点等的修法;时轮金刚所代表的无二续①,于圆满次第则提出空色身的理论,其密乘修证与菩萨五道十地的配合,完全有别于密集和胜乐法系。所以在藏传佛教看来,三者是并列关系,修哪一种都可以即生成就,不必按父续然后母续,再然后时轮的顺序修个遍。若仅从时间的先后、名字的递进、修法的繁复来看,自然要得出错误的结论。

第二,有这样一类观点,认为无上瑜伽密教源于印度教的左道性力派,所以他们将无上瑜伽密教称为左道密教;时轮金刚法的六支瑜伽源于印度教瑜伽派经典《瑜伽经》的六支瑜伽云云。但是只要对印度佛教密教及藏传佛教的内容稍加了解掌握,也可以断定此种说法的错谬。
印度教的性力派,这里指左道性力派,右道性力派从左道性力派产生,时间比左道还要晚。性力派源于印度教的湿婆派,而湿婆派中最早的克什米尔湿婆派,于公元九世纪中叶才开始在克什米尔地区流行②,那么作为从它分出来的性力派,其产生自然要更加往后了。前文已经说到,藏传佛教无上瑜伽密法的内容,于公元八世纪就已经传入西藏。如果以文化进化论的观点,则其产生可以说比印度教最早的湿婆派还要早,退一步说二者产生时间也是大致相同,而那时又来性力派呢?作为男女双修(先不说此法好坏)的内容,于佛教无上瑜伽密法里早已有之,如此,是不是反倒可以说是印度教性力派抄袭了佛教密宗内容呢?完全有这个可能。而且佛教无上瑜伽的双修要求之严格,宗教思想要求之高,修持之复杂,也绝非性力派所宣传的男女淫乱。

 《瑜伽经》中的内容,是关于印度教王瑜伽的阐述,其内容是一个一个的简短的教条,而非佛教密续如《时轮金刚本续》及其注疏那样的详细的阐述。其书中提出乃是“瑜伽八支”,而非六支。其原文是:“瑜伽八支是:持戒、精进、坐法、调息、摄心、专注、冥想(禅定)和三昧(三摩地)。”①而时轮六支是:别摄支、禅定支(静虑支)、命勤支(命力支)、持风支(认持支)、随念支和三摩地支。二者比较,不仅数量不同,连名称也大部分不同,即使相同的名字所在的顺序也完全不同,更不要说内容的巨大差异了。而且密集金刚的有相圆满次第部分,也有同于时轮金刚六支瑜伽名称的六支瑜伽,但内容与时轮金刚六支又大不相同。至于具体差异,只要看看汉译的《瑜伽经》及藏传佛教时轮六支的相关资料即可一目了然。②
本文认为,无论是否如佛教人士所说的,这些密续和密法直接源自释迦佛时期,仅从现有科学能够把握的内容来看,这些密法也绝非源自婆罗门教(含印度教)或说受其影响。反而可以说,婆罗门教在此后大量吸收佛教密宗内容,转化为婆罗门教之瑜伽,并将之公众化普及化。

 第三,密教里的脉,不同于中医所说的经络,而气脉的修法也不同于气功。九十年代对于藏密的气脉等修法,有所谓藏密气功等称呼,实乃错误。
佛教密法里的体功拳法也不等同于印度教的诃陀瑜伽,虽然二者类似。前者于公元八世纪即传入西藏,即使进化论的方法观之,其产生也无疑更早;后者即大众常见的印度教的这种体操性质的瑜伽,于印度也只是八九世纪才形成,在十三世纪才传播流行,而那时佛教密宗中这类修法早已传入藏地。如此看来,不能排除这种修行方法也是从佛教传入印度教的可能性。

 第四,藏传佛教无上密法最为敏感和容易为人诟病的是所谓“双身”之修法,那么藏密是否有此法呢?答案是肯定的。那是否如世人所认为的淫秽不堪呢?答案是否定的。双身的修法属于有相圆满次第的高级修法,是行者在完成独修的气脉明点修法的基础上,进一步借助女性(这里以男性为主体角度)修证的方法,这种女性亦称为明妃。至于什么样的行者才有资格修习这种法,有说需要有仅仅通过眼睛关注即能让树上苹果落地并恢复到树上的能力,有说需要达到二地菩萨的水平。至于那些借着双修名义而实行淫乱苟且之事的人,根本上与密法的教导相违。而由于这种方法的特殊性,所以出家人并不采取这种方式,而即使符合要求的在家行者,一般也仅限于夫妻之间(而且女方亦必须要有相当的修证)。而像米拉日巴、白玛邓灯等大量的这一类在家瑜伽士,更是根本不用此法。至于宁玛派而言,由于有大圆满法,则更无须此三灌所摄的双身之法。所以,实际上整个藏传佛教乃至密法方面,此法都只是很小一部分。

 第五,至于生起次第形式的观修、拙火,这些在印度教等宗教亦有之,如印度教有所谓军荼利瑜伽,甚至近些年西方天主教之神父亦有修炼东方宗教的拙火定者。但在佛教看来,这些东西并非主要内容,最主要的是佛教的空性正见和思想,没有此见地作为指导而修习的生起、圆满次第都不是佛法,也不会成为解脱的助力。
最后,藏地的苯教由于历史原因大量抄袭篡改佛教显密经论,所以在苯教(特别是雍仲苯教)中,也有生起次第、圆满次第乃至大圆满的内容,但这些本质上已并非佛法。



 同时我们也应注意到,藏传有些敏感话题为外界,乃至佛教界,乃至同为密宗的东密等所诟病。这些问题主要是这几种:藏传搞四皈依而不是三皈依,藏传视师如佛有违佛陀依法不依人的教诲,藏传是四法印而非三法印,藏密搞男女双修,喇嘛不守戒律,藏密搞诛杀,藏密的法器很多是人骨之类令人恐怖。而之所以有这些现象,恰恰与无上密的理论和修行有关,但这些指责是否可以成立呢?在此加以分析论述以作为比较的补充,范围则扩大到整个佛教,不止于外密。

 四皈依和视师如佛这两个问题可以合并,正因为在无上密中,视师如佛很重要,所以将其单独提出来而成为四皈依。但是,皈依上师是否区别于皈依三宝呢,并不是的。在藏传密教修持理论中,上师被认为是外、内、秘密、极秘密四层三宝的总集,佛陀好比太阳,佛法好比阳光,弟子好比屋内之人,如果屋子没有窗户,那阳光则无法照入屋内,弟子则无法感受阳光的沐浴,这个窗户就是上师了。另一方面,佛陀虽然开演了诸多佛法,但是他毕竟已经成为历史人物,弟子无法真正直接的去亲近依止他,而起到媒介的,令弟子能够学习了解实证佛法的,乃是活生生在眼前的上师善知识,所以在藏传佛教看来,从功德的角度而言,上师与佛陀一样,而从恩德的角度而言,上师的恩德要大于佛陀。

那么其他传承的佛法有无此类说法呢,在《增壹阿含经》卷第四十九众生居品第四十四经中,释迦佛即提出善知识是成佛路上的全部这一观点,而南传佛教也有相同的记载。可见,在小乘佛教中也有这样的认识。
在汉传的大乘佛教中有无类似观点呢,在《憨山大师梦游集》一文中,憨山大师教导莲池大师的弟子,要将莲池大师看做弥陀化身,时时处处如此观想。其中道理和境界,于藏传所说如出一辙。净土念佛尚需如此,何况期望即身成佛的密宗。

关于四法印问题,其实在汉传佛教大藏中的《佛说法集名数经》中就有四法印这一概念以及解释了。所谓三法印和四法印,实在只是名数开合的不同而已。
至于男女双修的问题,在前文中已有论述,这里再讨论一下。这种以淫欲等烦恼转化为菩提妙用的方法,在显宗大乘以及外密中也是存在的。典型的例子就是,显宗《华严经》中的婆须蜜菩萨即是妓女,而汉地古代也有黄金锁子骨菩萨的故事。在《观佛三昧海经》中提到,释迦牟尼佛为调伏一位淫心炽盛的女子,更化现一位男子与其淫行,并使之厌烦进而熄灭淫心。汉传密教主要依据的《理趣般若经》中则有“妙适清净句是菩萨位”的词句,翻译的很隐晦而已。而唐密、东密中,亦有观音化现的圣天和欢喜天交抱的造像。在日本天台宗之密教,即台密中,又有双身毗沙门这一修法,也说是从唐密流传下来的。当然,这种双修的修法或所谓妙用,在佛教自身看来,也并非是凡夫俗子所能行持的。

 再者,所谓喇嘛喝酒吃肉娶妻生子,以及因此说他们不是佛教徒,并蔑称“喇嘛教”等问题。这种破戒行为,是藏传佛教戒律所明确禁止的,密宗也是禁止的,正当僧人并没有这样做的。那些娶妻生子的也是在家的瑜伽士,和出家僧人根本不同。吃肉则吃的是三净肉,在佛教中,除了汉地佛教,南传、日本和藏传的佛教都是吃三净肉的,而且藏地条件恶劣,果蔬种植不易,即使这种情况,许多僧人也是选择了素食。
诛杀在佛教是降服法门,是汉传密教和藏传密教所共有,更不宜单单指责藏传佛教。而且对于诛杀的要求十分苛刻,行持者必需要符合密教上的种种要求,被诛杀者也必须十恶不赦才可以。在汉传显宗经教中,也有记述释迦佛因地作商主时,为了保护五百商人而杀死强盗的公案,这种行为反而使他加速成佛。
至于认为藏传佛教无上密所用法器恐怖,但是要知道这些颅、骨都是亡者生前发愿在死后捐赠的,用到他们所信仰的宗教上,是十分神圣的,就如同捐献器官的病人一样。且释迦佛住世时,为了教导弟子修习三十二身分禅定修法,领着弟子来到尸林,发掘尸体解剖讲解。但这种现象在当时印度反而是值得尊敬的,因为印度传统上尊敬修行人及其修行。



——个人原创,复制及转载请标明出处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