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海右雷子
海右雷子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09,726
  • 关注人气:33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今昔“永绥”——杆石桥寻踪记

(2018-10-06 09:38:05)
标签:

济南

杆石桥

永绥

断章

省立一中

今昔“永绥”——杆石桥寻踪记

今昔“永绥”——杆石桥寻踪记


    济南永绥桥的名字典雅吉祥。

    绥,安好、安定、平安之意,永绥则寓意永远安定舒适。

       说起济南的永绥桥,大家可能感到陌生,但是一提起杆石桥,济南人老幼皆知。杆石桥在人们心目中的熟悉程度,不亚于泉城路、宽厚里等地标性区域。如今的杆石桥一带,云集了诸多企事业单位和学校、金融机构,这里的道路通达八方,抬头便是贯通济南城区南北的顺河高架路,光以“杆石桥”命名的公交站点就有五六个之多。杆石桥已不再是一座桥的称谓,而早已是一个名震泉城大的区域了。

       永绥桥下为雨季下山水的泄洪沟,平日里干涸少水,遇大雨浪急咆哮,竟然被美名曰“锦缠沟”。永绥桥最早名为旱石桥,旱石桥是座五孔石拱桥,其造型古朴典雅,雄伟壮观,且建有造型别致的桥孔,桥栏上的三个石雕镇水兽头虎虎生威。据史料记载,该桥有四百多年历史。《济南地名志》记,1640年(明崇祯十三年)《历城县志•建置考》载:“旱石桥跨锦缠沟,嘉靖元年重修。”又据1839年(清道光十九年)《济南府志•桥梁》载:“杆石桥在府城西青龙街,跨锦缠沟,南来第一桥。”

       永绥门是济南的西圩子城门,有一个固若金汤,巍峨高耸的城楼。济南有内城、外城之分,圩子城被称为“外城”,“外城”全长40余华里,是于清咸丰、同治年间,是为了防捻军而修建的。济南圩子城有东、西、南三面城墙,北面因大明湖所限而与内城北城墙相接。圩子城东、西、南共建有七座城门,西南方向的永绥门即为其一。出永绥门接长清古道,是当年济南西去的主要道路,连接城里城外的旱石桥因永绥门得名永绥桥。永绥桥系南山大青条石砌建,济南坊间据桥型、“旱石桥”之谐音俗称其为杆石桥。杆石桥的名字朗朗上口,又深接地气,深受百姓喜爱。久而久之,她的原名“永绥桥”倒逐步被人淡忘了。

       自清代以来,永绥桥一带就是文人荟萃的风雅之地

       济南清代诗人董芸被人们熟知,在他的名著《广齐音》中有《锦缠沟》诗一首:

       锦缠沟畔柳毵毵,

    未老抽簪野兴酣。

    忽忆南山佳绝处,

    青鞋布袜吊枝庵。

       此诗咏唱的是明代的济南籍著名诗人刘天民。此首诗注曰:《锦缠沟》捍石桥在西关,跨锦缠沟。刘天民诗文风格独具,时人称其诗“颇有杜甫之风”。(乾隆《历城县志》)。他与边贡、李攀龙被称为“历下三绝”。

       据史载,刘天民的晚年生活十分快活适意,他辞官后回到锦缠沟畔旧居,柳枝毵毵,深居简出。四方贤士多来拜访,座上宾客满盈,一片欢声笑语。我们不禁感叹,当年的永绥桥积聚了那么深厚悠远的郁然文气。

                          今昔“永绥”——杆石桥寻踪记

       永绥桥记录了辛亥革命的一段风雨历程

       1912年革命党人刘梅五等曾设伏于桥下,准备用炸弹刺杀北洋巡警道吴炳湘,没有成功,所以此桥是济南辛亥革命的一处重要遗址。

       1911年武昌起义爆发后,山东宣布独立,但仅仅过了10天即取消了独立名号,这幕后的总导演不是别人,正是窃国大盗袁世凯。他一面对宣布独立的山东巡抚拉拢、利诱,迫其取消独立名号,回复清廷旧制。一面派出最直接的亲信、爪牙吴炳湘到济南控制山东军政大权,对革命党人大打出手,济南城顿时黑云压城,血雨腥风。此时,革命志士舍生忘死,挺身而出。革命党刘梅五等人挟炸弹分别埋伏永绥门外杆石桥边,以企炸死吴炳湘。吴炳湘过桥,刘梅五等以弹投之,不幸未中。旋辛亥志士刘梅五被袁世凯陆军第五师逮捕,在寿光县小西门外英勇就义。我们济南人应该永远记住这个光辉的名字——刘梅五。

      《断章》中的那座桥是永绥桥吗?

    提起诗人卞之琳大家可能比较熟悉,他的诗作《断章》更是了然于胸。卞之琳被公认为新文化运动中诗歌流派新月派和现代派的代表诗人。抗战期间在各地任教,曾是徐志摩和胡适的学生。卞之琳与李广田、何其芳合出《汉园集》,因此三人又被合称为汉园三诗人。

     “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人在楼上看你/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你装饰了别人的梦”

       此段佳句为其长诗中的一节,故命名《断章》。诗句含蓄蕴籍,语言及其朴素平实,蕴含着深刻的人生哲理,表现了诗人从刹那地感觉中提升出来的的文学智慧。

       上世纪三十年代初,在永绥桥外原山东高等学堂的旧址上,出现了两所山东著名的学校——省立高中和省立一中,诸多文学家来此任教,形成济南也是全省的一个普罗文学创作中心。当年在此任教的有:胡也频、楚图南、卞之琳、丁玲、董秋芳、董每戡、李广田、夏莱蒂、季羡林等文坛大咖。《断章》创作于193510月,显然正是卞之琳在济南的作品。《断章》首句中提到的“桥”,应该就是永绥桥。试想,当年卞之琳茶余饭后在杆石桥的周边散步、观景、阅览众生,桥上桥下留下了诗人的印迹,诗人和石桥产生了深厚的情谊,滋生了创作的灵感。

    永绥桥,以它的美丽而富有韵味的古桥,以及与永绥门城楼相映的美景,成就了卞之琳永垂青史的文学佳作。

    永绥桥就是这样一处充满着历史韵味和文化气息的地方

    时过境迁,我们还是喜欢把永绥桥称为杆石桥

    杆石桥头枪声急,

    文人墨士锦囊句。

    前贤影踪何处寻,

    沧海桑田换旌旗。

    杆石桥于1957年改建,原结构未变,在桥两侧各加了2.5米宽的木结构人行道。1962年扩建文化西路,1965年展宽杆石桥街,是年将石桥拆掉,改建为钢筋混凝土的板桥。1981年又在桥的两侧增设钢架了各宽5米到附桥,始成新型桥状。现在的杆石桥,经过多次改造,俨然与周围的道路融为一体,这里每天人来人往、车水马龙,完全没有了桥的痕迹。这也就是为什么被称为“此地叫桥不见桥”了。

    杆石桥附近有着让全济南都羡慕的基础教育资源。不大的地方,竟然有十几所省内知名的中小学校。一个片区内聚集着如此众多的高质量学校,放眼济南,绝无仅有。每一个学校都有其厚重的历史。这里聚集着银行、证券、保险等一大批金融机构和信托、担保等金融服务机构,包括很多银行的山东总部都在这里,堪称济南的金融中心。

    这里的商场,这里的美食、这里的环境、这里的气场……, 这里白天繁忙,夜晚繁华。这里活力无限,自由包容。

    数百年的历史,积淀了杆石桥的文化底蕴和市场繁荣。如今,这里延续着她的脉搏,延续着她的安好、安定、平安,追寻着新的辉煌。

    杆石桥,未来更美好!

                                                     今昔“永绥”——杆石桥寻踪记

                        今昔“永绥”——杆石桥寻踪记

                                                                                                                                载2017.12.18《济南日报》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