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诗韵书声
诗韵书声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63,048
  • 关注人气:14,29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使用粮票时代的高中生活片段

(2009-09-23 21:03:55)
标签:

校园

高中

生活

回忆

杂谈

分类: 朝花偶掇

使用粮票时代的高中生活片段

25年前9月初的一天,我与同学骑自行车,带着被褥,结伴而行,来到近四十里的县中,开始了为期四年的高中生活,那年我18岁。

这还是自己第二次到县城,第一次是正式开学前进行复试时,之前自己从未到过县城。

全公社十个村,考入县中的共十三人——五位女生,八位男生。说来也怪,这十三个人除一村一个人外,其余十二名全部集中在三个村中,其中我村三位男生,是从小一直读到初中毕业的,另外六个村竟“空空如也”,连一名都不名。

更奇怪的是,本届六个班,入学分班时,竟然把我们其中的五位男生分到了一个班中。其间发生的一个小插曲也着实让我吃惊不小:报到时,其他同学都找到了自己的名子,而竟然没有我的。心想不会是复试被刷下了吧,但也没有接到学校的通知呀。其他同学跟我一同查找,最终发现有一个人的名子跟我差一个字,竟然在同班出现两次,经过询问教师,确认是把我的名子错写了。

四十里,对于交通发达的今天不算什么,但对当时的自己来说,已经很远了,除了省城,这是自己第一次骑车到这么远的地方,而且还要住下来。一个星期后,再回到家里,打开屋门的那一霎间,心情颇难平静,泪水立即模糊了双眼。听到外面的脚步声时,赶快拭去眼泪,但还是被父亲看到了,说了一些宽慰的话,自己也硬撑着说没什么,习惯了就会好的。

在学校住,首要的当然是解决吃饭问题,而这时,国家粮库还不宽裕,买粮食必须用粮票,或者把粮食送到公社粮站,再转到学校来。当然也可以凭介绍信把粮食卖给粮站兑换成粮票。与钱可以买到一切的今天相比,手续感觉颇为繁琐。使用粮票时代的高中生活片段

学校的伙食很单纯,一天除了馒头,就是玉米面粥,并且分配给每个学生粗细粮的比例是三七开,即十斤粮食中,必须吃够三斤粗粮。后来上了大学,这一情况有所好转,粗细粮比例变成二八开。

自己当时的食谱大体是:

早上二两的馒头一个,二两玉米面粥,外加一分钱的咸菜。买馒头除了粮票兑换成的饭票外,每个馒头还要加二分钱。

中午两个馒头,一份菜。素菜一般一角钱一份,芹菜炒肉等肉菜则需花两角。

晚上两个馒头,二两玉米面粥,外加一份咸菜。

这样一个月下来,十五块钱基本可以搭住。家景毕竟并不宽裕,不敢海吃海喝。

其实一天五个馒头,并不十分饱——儿子现在在学校要吃馒头,一天可以吃九个。记得一个星期天下午,我们从家赶到学校,正好到了晚饭时间,同村同学K君说自己一顿可以吃五个馒头,很多同学不相信,于是打起赌来,他竟然把五个馒头干掉了。我觉得他可能在家干了一下午农活,肚里确实饿了,要知道,这可是我平时一天的伙食。

全校从高一到高三,共千数来人,起初只有一个食堂,后来才把西边的一排厕所拆除,盖了第二食堂。但无论新旧食堂,都非常简陋,打饭都在露天,与现在儿子学校宽敞明亮的食堂大厅,不可同日而语。

前不久儿子回来说,自己教室在高层,放学打饭时,食堂早已人满为患,打上饭后往往等一会才能找到座位。我说你们已经不错了,我们那时哪有什么座位,打上饭要么蹲在食堂外露天吃,要么端回在宿舍前边蹲着吃。要遇下雨天,那大家只好都挤在宿舍里吃了。

那时的宿舍与儿子七八人一间的宿舍也不是一个概念,都是一个班男女生各挤一个大房间,多的达三十来人。一到晚上,可就热闹了,有几个人说话,别的人都别想睡觉。教师虽然也在夜间息灯后不断检查宿舍,但总有不自觉的人存在。有时半夜三更,睡着睡着,不知道就有哪位同学说起梦话来。

排队打饭是那时的一景,教师必须看着,只要教师一离开,准乱成一锅粥。久而久之,自己也就逐渐摸索出了经验:要想乱中取胜,早打上饭,必须从窗口的两侧向里挤,并不断转动身体,才能把别人挤出,自己胜出。从后面向前挤,无论你费多大劲,都是没有用的。“常在河边站,怎能不湿鞋”,有时刚打上粥,别人一挤,手臂失去平衡,撒得周围同学满身都是。这种情形是经常发生的。

第二年,不知什么缘故,粮食好象更加紧张,有几天时间,食堂把早上的馒头换成了玉米面饼子。现在自己在机关吃食堂,有时故意打一个玉米面饼,“改善”一下,可在那时,从条件较差的农村出来,早对玉米面饼厌烦极了。很多同学晚上打饭时就多打一两个馒头,准备第二天早上吃。结果食堂头天晚上的馒头不够卖,而第二天早上的玉米面饼卖不出。如是几天,学校不得不改变初衷,早上继续卖馒头。

因为食堂早晚只有咸菜,所以周日回家时,很多同学就从家里带一些菜,除咸菜外,有炒辣椒,有自制的韭菜花,往往一个人带了,大家一同吃,两三天就吃完了,周日回去时再带。不管如何,这些总比食堂的咸菜杠子好吃多了。

那时不怎么喝热水,整个高中阶段,没记得自己拥有过暖壶。冬天早上洗手洗脸一律使用凉水,这凉水也必须在前一天打上,放在床底下。等早上打水根本不可能,院里的水管冻得滴水不漏,中午用热水才能浇开。冬天的宿舍既没有炉子,更不可能有暖气,脸盆里放了一夜的水,凉得刺骨,有时还带着冰碴。

原来自己手的皮肤不好,一到冬天,冷风一吹,往往满手疖子。高中后,手的皮肤得到根本好转,总觉得与冬天用冷水洗手有很大关系。

与现在高中的学生比,因为物质的匮乏,自己整个高中生活是清苦的,自己的身体也在这种清苦中倍受煎熬,以至第一个冬天就得了肺炎,还差点因此辍学。还好,总算挺过来了,那种清苦而又不乏快乐的生活,倒成了一笔财富,起码对养尊处优的儿子进行“忆苦思甜”教育,还有相当的说服力。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