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闲龙野鹤
闲龙野鹤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2,291
  • 关注人气:14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装修杂记之搂钱的耙子和装钱的匣子

(2013-03-20 14:55:05)
标签:

俊俏媳妇

明铺暗盖

搂钱耙子

装钱匣子

杂谈

    小严师傅如期返回。嗬,行头还真不少,灰托胶锤铁锨自不必说,切割机、角磨机、灰桶、搅拌棒、水平尺一应俱全。等他把这些家当从他的轿车后备箱里搬下来,又从电梯运到房间时,咱老鹤已经把水烧好沏上了茶候着了。

    “看来大叔是有些着急了?”小严师傅一边往身上套工装一边说。

    “不急,不急,今天正好供热公司停气,咱今天开工正好”。

    “还说不急呢,这几天的功夫您又找别人把厨房的墙接长了,把卫生间的下水管也包好了”,他原来说的是这事呀。

    “这是我闲着没事自己干的,只当活动活动筋骨,你看这活儿干的还行吗?”我赶紧向他解释,那态度,像是做了错事的小鹤。

    “啥,您自己干的?看来您这把年纪还真是老当益壮呀,好,好,还真象模象样的。您要是不说,我还以为您又请了别的瓦工干的呢。好,好,这样您省了钱,我省了事”小严师傅一面看我垒的墙一面说。

    “对,对,我省了钱,你省了事”我生怕小严误会了我,赶紧随声附和着。

    “你瞭瞭,人家这活干的还真不赖呢,这地方还接了这么多的茬口,结实着呢”我一直没大注意的那位小工---小严的媳妇,一面端详着我干的活儿一面说。

    我这才打量起了这位女小工。

    别看那小严长着一副瓦刀脸,本不直溜的腰身还佝偻着,灰头土脸地整个一块土坷垃。可他娶得这小媳妇还满俊俏的,你看她,一张瓜子脸上镶着一对毛乎乎的大眼睛,红扑扑的脸庞泛着光鲜。虽套着一身不大合体且脏兮兮的工装,仍掩饰不住那窈窕的身材。头上顶着一个防尘的卫生帽,可那乌黑的秀发还是从帽子里钻了出来。打眼一看,绝想象不到这是一位大儿子已经二十多岁,是两个孩子的母亲。

    “你小严真是祖坟上冒青烟了,娶了这么个俊俏的媳妇,放在家里不放心,出外打工还随时带在身边呀?”我与这两口子开起了玩笑。

    “还真的让您说着了,不过不是我不放心,倒是她不放心,一天到晚地磨叨着什么‘男人有钱就学坏’所以形影不离地跟着我,这倒好,省的我雇小工了”。小严接住了我的话头说。

    “就你?”我摇了摇头。

    “说起来您还别不信,这会子可不比从前了,别看咱长相不济,就凭着瓦工这点手艺,哪个月不挣他个万儿八千的,所以咱现在也是香饽饽”。小严顿了顿接着说:“就说这小工吧,谁家的姑娘媳妇都愿意跟着咱干。咱可着劲儿地挑,没眼力劲儿拙手笨脚的不要,就是能干的,长得丑的咱都不要,为啥?跟着我一个月挣个三五千的闹着玩儿似的”。

    怪不得这小严在城里又买房子又买车呢,敢情人家一个月能挣这么多呀,咱干了一辈子,每月能挣三千多块,觉得自己混的不赖,还整天挺着鹤胸,腰上挂个紫茄子似的,不赖呔不赖呔的。和人家比,简直是马尾提豆腐,提不起来呀。

    小严看我吃惊的样子,又接着说:“咱庄户人不打诳语,您别小看咱乡下人,就我们同行里,谁身边不是带着个漂亮的姑娘或小媳妇做小工。两个人整天在一起厮混,时间久了自然也就明铺暗盖了”。

    “啥,明铺暗盖,还自然?”

    “我说出来您还别不信,原来和我一起在工地干活的那四五个瓦工,现在都单干了,哪个身边不是带着个漂亮丫头当小工。您想想,在这城里,两眼摸黑,谁也不认识咱,常年不回家,可不就和小工明铺暗盖了嘛”。

    “这么说这不是你的媳妇,她也是你的......?”。

    “她就是我的媳妇,这家伙不知听谁说了我们这行当的事,从此就死盯上了我,甩都甩不脱”。

    我一看他媳妇,正朝我们俩看呢,赶紧冲他打手势。

    “不咋,她没电了”。

    “啥,她没电啦?”。

    “哦,这家伙小时候打青链霉素,把耳朵打聋了,要不然就冲人家这长相,凭啥嫁给我呀。后来,我给她配了助听器,和正常人没啥两样,这两天该换电池了,现在咱俩说话,她啥也听不见”。

    原来如此,我说她半天既不插话也不听我们的,敢情是没电了呀。

    这小两口来自坝上,北邻内蒙,西接山西,离我插队的地方不远。那地方的习俗咱太了解了,穷的时候亲兄弟换老婆、打平伙、串门子的事就时有发生,虽不是普遍现象,可说起来也不算新鲜。这会子有钱了,怕是比城里还要开放得多吧。

    “不过,还多亏了这个甩不脱的跟屁虫,要不是她死盯着,我挣的这些钱怕是早就打了水漂儿了。人说,男人是搂钱的耙子,女人是装钱的匣子,还真不假哩。我那几个小兄弟别看表面牛哄哄的,其实就剩下一副臭皮囊,离了娶,娶了离,早把挣的那几个钱造光了”。小严师傅已经套好了工装,一边和我说着一边又顺手从他的工具包里抻出了一团小指粗的塑料管。我知道这是找水平的工具,别看没啥科技含量,还是蛮精准的。

    “咳,别瓷眯瞪眼地傻瞭了,赶紧的,拉管找水平!”小严的嗓门在瞬间提高了八度,冲着他的俊俏媳妇大喊。

    小严媳妇还在喜眉笑眼地端详我房子的结构,听到了老公的呼喊并不作声,稍一打愣,马上接过了塑料管的一端并熟练地把定在入户门的墙角处。

    从小严师傅口无遮拦的说笑声和他媳妇眼角眉梢的喜气儿中,我已经感受到了从口外走出来的这一代年轻人追求富足生活的心气儿。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