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花甲翁妪草原行之老牟自爆遭遇狐妖裸袭内幕

(2011-08-02 09:07:03)
标签:

茹子

清唱乡恋

莜面馈垒

老牟自述

狐妖裸袭

杂谈

听完了村主任和茹子的叙述,大家无限感慨,陷入了往事的回忆中。我看气氛有些沉闷,提议茹子放歌一曲。我和茹子临来前已有约定,她也没有推辞,便清了清嗓子,拿起了架势。

我猜想,她一定会再唱当年让我们称道的李铁梅和小常宝的唱段。没想到一曲《乡恋》让我们再睹她当年的风采。茹子以她甜美的歌声唱出了对这草原小村的一片深情和无限的眷恋,赢得了乡亲和老同学们的一片掌声。

“真想不到,一位六十岁的人竟还有如此的歌喉,而且还真有李谷一的味道,可见当年她的嗓音是何等的甜美。”我的一位县里的朋友发出由衷的感叹。

“我说四猴子,别光顾着喝酒啦,咱们吃什么呀?”黑小子路儿走到哪儿也忘不了吃。“这还用问呀,回了村里,当然要吃咱当年最传统的莜面馈垒啦,咱一定要找找当年的感觉。”分头摇晃着那颗西葫芦脑袋,像模像样地回应路儿。“对对对,就吃莜面馈垒,尝尝还是不是四十年前的味道。”这伙老家伙异口同声。

“哼,这伙老头老太,净出难题,您想想,现在农村大多是三五口之家的小户,有谁能搅动这三十多人的莜面馈垒?”我心中这样想着,就拿一双鹤眼一个劲儿地剜着分头。

“这活儿,非枝子莫属,推窝窝,搓鱼鱼,搅馈垒,她是全村数得着的好手。”莲子看出了我的难处,一语中的。枝子是我们插队村里最漂亮的本地姑娘,不光人长得漂亮,里里外外一把手,别看现在也是六十岁的人了,仍然巾帼不让须眉。她正在桌上,听见莲子点将,二话不说,撸胳膊挽袖子张罗起来。

少顷,那股久违了的浓郁的莜面清香从厨房飘出。我迫不及待地从枝子手里夺过了一碗,宣腾腾,香喷喷,立马被我一扫而光。您会说,有那么香吗?您是有所不知,现在市面上卖的莜面都是精加工过的所谓精粉,根本尝不出啥莜面的味道。而我们现在吃的还是农家自种、自收、自淘、自炒,自己加工的莜面,仍然还是四十年前的味道。这不,俺老鹤又满满地盛了它一碗,直到撑得弯不下腰。

酒足饭饱,俺心满意足地放下碗筷。环顾四周,早不见了这伙老头老太。原来,这帮家伙早被乡亲们三个一群五个一伙地拉到自家休息去了。秀儿和她的孙女儿早被村里的凤儿拉走了,分头这厮死皮赖脸地也随后紧跟。这家伙真是无耻至极,六十多岁了还和老伴儿寸步不离,还信口狡辩说是孙女儿离不开他,您说气人不?

哎,无奈,我赶快告诉我的朋友,快把在县城定好的宾馆退掉。也怪我没考虑周全,四十多年的情谊,乡亲们如何能让我们住到外面去呢。

还好,老牟拉着路儿在外面等我。

到了老房东的家里,人家早就给我们铺好了被褥。一条七八米长的大炕,宽宽敞敞,被褥整洁,一尘不染,瓷砖铺地,上面摆放着时兴的家具,整个房间宽敞明亮。

老房东看我们毫无睡意,便沏了一壶好茶,和我们攀谈起来。

“老牟当年遭遇狐妖裸袭的事(请参看《老牟遭遇狐妖裸袭》一文),想必到现在还瞒着小英(白牡丹)吧?”房东冲着老牟笑眉笑眼地重提旧话。

“怎么可能?这事我和小英一开始就交代清楚了,不信你们可以去问她。”老牟一本正经起来。

“这本就是一场精神病人和正常人之间发生的闹剧,老牟怎么会如此敏感?像是还想澄清什么,难道其中还有不为我知的秘密?”我心中暗想。“那你就说说,你是怎么和小英交代的?”我有意挑起事端。

“你们知道,狐妖的男人是村上的铁匠。那年队长看我身高体壮,就让我去给他打下手,其实也就是给他当徒弟。在铁匠铺,他拿小锤指挥,我就拿着大锤猛抡。仗着咱年轻力壮不惜力,师傅格外高看我一眼,再加上他看咱们经常饥一顿饱一顿地怪心疼的,就截长补短地叫我到他家吃饭。就这样,一来二去地和他那个精神病老婆也混熟了。”老牟真的如实讲起了当年那场事件的缘由。

“混熟了又怎样?”我一听来了精神,给他来了个刨根问底。

“混熟了以后,她总对我说我长得如何如何像她原来的相好,再后来就着三不着四地对我说一些挑逗的话。”看来老牟今天的态度还是端正的。

“她挑逗你,你做什么反应?”我继续追问。

“你想想,我明知她是个精神病,又是她男人的徒弟,总不能和人家翻脸吧,既不能翻脸,也不能迁就,也就有一句没一句地和她周旋,直到那天晚上她裸体翻窗而入。到后来我就不敢在咱们屋里住了,在树河家里住了好长时间。”老牟说的还是入情入理的。

“如此说来,你也是有责任的,正是你小子无原则的周旋,才给人家留下了想象的空间,直到发生裸袭事件。”我还想问出点儿什么。

“你小子说什么呐,尽管我比你大几岁,也不过十八九,哪懂得那么多,早知道尿炕就不铺褥子了。”老牟大概发现了我的居心不良,冲我吼叫起来。

我只好闭嘴了。

如今,好心的铁匠和他的精神病老婆早已故去多年,身边也没有留下一男半女,我们只有在心里为他们祈祷了。

 

好不容易和乡亲们照张合影吧,还让四猴子那厮给照歪了,无奈,凑合吧,这是唯一一张有     俺老鹤的照片

花甲翁妪草原行之老牟自爆遭遇狐妖裸袭内幕


                                                      花甲翁妪草原行之老牟自爆遭遇狐妖裸袭内幕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