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冰筑雨巢
冰筑雨巢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98,392
  • 关注人气:6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七贱白鹤尖

(2012-06-17 14:10:14)
标签:

云和

白鹤尖

户外

露营

休闲

旅游

公元2012年5月12日,周六,雨。农历壬辰年四月廿二日,宜:求嗣、开光、嫁娶、祈福,忌:诸事不宜。

按理说,在这样一个日子,是不应该去爬一座海拔1593米的高山的。可是有一个神经病的说,白鹤尖的高山杜鹃再不去看就谢了。还有另一个神经病的附和说,风雨无阻啊。难得的是更有一个神经病发了一个召集贴要到白鹤尖,还特别注明风雨无阻字样。七贱白鹤尖更想不通的是,此提议还得到了好几个神经病的响应,成行时共有七人。

梁羽生的《七剑下天山》是很有名的,重装冒雨上白鹤尖的七个神经病自然也不会不贱,于是七贱白鹤尖也要逐渐的出名了。先重点展示一下七贱名单,能贱到如此境界的,将来肯定是大贱客级别的,各位客官一定不能忘记他们的名字:山豹、小五哥、老道、飘、农村人、森林、胖子。不过,七贱聊以自慰的是,就在这样一个恶劣天气下,还有几个精神差不多高涨的人,正在千八线上暴走,至少天下的贱客不止七人哪。

白鹤尖(海拔1593米),云和县最高的山峰。位于云和县崇头镇、黄源乡、沙铺乡三乡交界之处,以云和最高峰白鹤尖为中心,绵延十几里,5月的满山遍野的杜鹃。这里的山体常年云雾缭绕,森林植被丰富,盛产高山杜鹃。就是因为杜鹃花期太短,怎么样也要抢在花期去看,凡事总要有个缘由,先有杜鹃才勾引出七贱。七贱白鹤尖
  其实上午两辆车从丽水城出发时,天气并不怎么差。云和城,再经县乡道经云和梯田。云和梯田是一处开发得比较成熟的景点,有游客接待中心,到处要收门票。适逢双休日,游客还真有不少。路上山豹在对讲中说,远处那个云雾缭绕中有个铁塔的山尖,就是白鹤尖了。

  经九曲云环,看一路的云和梯田,在山路上盘旋,正在体验云深不知处的感觉时,眼前豁然开朗,出现一处山谷,山谷中的梅竹村清晰在目,让人仿佛进入一个陶渊明笔下的桃花源的感觉。也的确,不是这样神仙般的地方,是吸引不住神经不凡的七贱过来试贱的。

在小五哥的指引下,在梅竹村找了个人家用过农家饭,略事休息,七贱们背上装备,开始顺着一条若有若无的山道开始登山。其中胖子是第一次露营,所有的家生都是前几天刚在缙云壶镇的一家户外装备厂新购的。崭新的神兵利器,新鲜的户外露营,胖子如果不贱,肯定不会这么疯狂。

刚起步就遇到一家三口装备齐全地从白鹤尖下来,一打听原来是福建那边七贱白鹤尖过来的高手,所他们说山顶雾很大,根本看不出去,杜鹃也快开谢了。这更激起了七贱猴急看杜鹃的心理,带路的小五哥在前面左拐,顺着一处小峡谷开始向上。

一路听着涧水琮琮,不知何时天上开始飘起小雨。眼前出现一片箬叶林,长得比人还高,路影也逐渐显得不怎么清晰。箬叶时不时拉住背上的重包不让你走,每走一步都显得吃力。重量大的小五、农村人之流还好说;轻巧如老道者,每走一步差不多就要给箬叶弹回半步。

走着走着,快到半山时竟慢慢找不到路了,包括小五哥在内,大伙开始对这条路有所怀疑,一致认为起步时遇到的福建高手一家三口干干净净,肯定不是这条茂密无边的箬叶林中钻下来的,最后决定原路返回。这一来一去,竟然空耗了一个半小时,大家又回到上山的起点。途中小五哥与曾经走过白鹤尖,目前正在千八线上暴走的某位大贱客取得联系,还是没有问清楚路线,雨反而有加大的趋势。

经电话与中午吃饭的农家联系打探,七贱白鹤尖众贱客再三分析,重新在右边选择了一条道上山。这条路明显比刚才的路要宽,一路上也没有见到多少箬叶。但小野竹很多,野山笋随处可见,大家边走边折野山笋,不一会有两位手中就满捧的野山笋了。走过小野竹区,大家停下来剥笋。人还没有神经,老天却开始神经了,雨越发大了,大家都披上了雨具。个别还没有完全神经的贱客心里有点打退堂鼓了。

坚持着走过一片松树林,一个多小时后,到了一处平缓的山坡。这里有条叉路过去有个取水点。这时的老天比人疯得快,开始不停地发泄雨水。七贱的裤子鞋子全都湿透了。经过短暂商议,下山流和登顶流终于达成共识:想多贱有多贱,取水后,继续向上,不露营不罢休!花了十几分钟时间取水回来,大家开始重新分配负重。农村人竟然从背包里掏出来十六听蓝带啤酒分配给别人,纵然如此,他的包加上一大袋水,至少还有80斤以上,可见他是属于外家硬气功一类的。

加了重量后,这最后半小时的冲顶竟然是难度最大的。加上暴雨肆虐,每走一步都是要经受意志和体能的双重考验。咬着牙,走两走歇一步,好不容易挪上七贱白鹤尖了1593米的海拔,来到露营点。放下重装后,老天也彻底疯掉了,狂风暴雨发狂般倾泻下来,露营点也不再是一处避风港,反倒象是大风大浪中的一小叶扁舟。既然上来了,好歹也要露上一露。大家五六个人帮一个人的互相帮衬着,搭好帐篷。一旦歇下来,所有人都已经完全崩溃下来,躲在帐篷里再也不愿出来。

在这千五米以上的峰顶,一夜的大风大雨就没有停歇过。由于贱客们全躲在帐篷里,到底练出了什么绝世武功就不得而知了。据说某几位贱客因为衣服上山淋湿透了,是光腚裸睡的;据说老道与飘的帐篷搭在一处斜坡上,睡到上面就滑下来,怎么也睡不安稳;据说胖子的处女露营,其实是听着风声雨声一夜都没有睡去,期间还不停打电话给某几位女朋友。不过大家都听到的,体重接近二百斤的胖子总在不停地号叫:会不会有野兽过来啊?风怎么这么大呀,会不会把我的帐篷吹走啊?……
   唯一天可怜见的是,次日早上风雨居然停了一段时七贱白鹤尖间,给了七贱充裕的时间来烧野山笋炖牛肉,痛饮杨梅酒和啤酒。老天更体恤贱客们的是,一阵山风吹来,竟然将云雾全部吹开,给了大伙儿几分钟一览众山风景的时间,总算也没有错过神往中的高山杜鹃。不过眼睁睁看着老天很快要变脸,趁着雨水再度降临前,七贱收拾到好行装,来不及回味白鹤尖上的个中滋味,带着一种未遂的心愿,连滚带爬地直奔山下而去。

一个月后的一个周六,这一天适宜出行。七贱中的某几贱,为了完成没有尽兴发神经的夙愿,领了一班开始向贱客级别靠拢者,再度登上了白鹤尖。这一天天气特别眷顾,由于不需要露营,走得轻松加愉快。一路上道上荒草疯长不少,杜鹃虽已经不开,各色野花却烂漫盛开无数。贱客们特别关注了一下曾经露营的地方,其中老道和飘的帐篷点,草木渐渐枯萎;奇怪的是胖子的帐篷点,野草茂盛得实在可以。不知道这七个贱客,到底在此练就了怎么样的绝世武功,竟让周遭环境产生了如此之大的变化。

从此,江湖中有了七贱新的传说。

七贱白鹤尖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