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搜博主文章
博文
更多>>
评论
加载中…
一些链接

闲情岁月

感叹,年少时没有一起轻狂。

刀烬

那一刀的惨痛和辉煌

蝶舞轻韵

不食人间烟火般的存在

小猫

倘若他象只宠物猫般的柔顺

千禧儿

她好象离我不远...

刘星星

他想忘却我还收藏着的杯子

鸽子

想知道她飞翔的感觉

风彩依旧在

依旧在的不只是风彩

会飞的鱼

游泳的鱼偏偏爱飞翔

永鹤

不知道他会不会飞...

荒漠中的玫瑰

最是那静悄悄的开放

芊语芊询

快乐的思想着

木草君

看上去和我是一个年代的

好友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关注博主
博文
(2013-06-12 08:54)
标签:

杂谈

行走

分类: 闲言碎语

      已经很久没有体味在键盘上敲击文字的感觉了,因为这么久以来,自己一直在身不由己、疾多徐少的行走。

      而此刻,就在我写下这些文字的时刻,又何尝不是一种静静的行走呢?

      其实,人生本身就是一次行走。只不过,每个人行走的起点、速度、距离不同,背负的行囊、所怀的心态、行走的路径不同罢了。

      最终,殊途同归。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博客七周年

我的博客今天753天了,我领取了徽章.  

  • 2006.04.21,我在新浪博客安家。
  • 2006.04.22,我写下了第一篇博文:《燃烧的烽火》。
  • 至今,我的博客共获得20,781次访问。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5-20 22:27)
分类: 闲言碎语

      生活的碎片纸屑般在我的面前飞舞,我抓不住它,所以,只有片段。

 

    记在心上  楼下有一小店,炸串的。经营它的是一对年轻的夫妻,总是笑容满面的。我不知道吸引人的是他们的炸串还是他们的笑容,反正店里总是人满为患的样子,给人感觉想不火都不成。

   每天接女儿下晚课回来,总要走过那个小店,女儿总嚷着要去吃。那天又去,男的笑着对我说:哥,实在不好意思,那天你来,因为忙,忘了给你炸你要的里脊,今天给你补上。我忙说算了,我还真没注意呢,你倒记得清楚。他认真的说,那哪成,我一直记在心上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10-03 19:58)
标签:

挣扎

分类: 醉酒当歌

    当思绪在夜的迷阵里刚刚划出一条曼妙的弧线,就被理智的神经打了一个大大的死结,纠缠不清,没有头绪。我睁大自己的眼睛,就如面临一场自己对自己的惨烈的战斗。只是,没有胜负,一切乱如从前。

    静静的夜里我赤裸着我的灵魂,仿佛在走向一个罪恶的深渊。想起同样是一个星光灿烂的夜晚,曾经站在某一个角落里,一颗一颗去辨认天上的星星。那夜的星星幻化成一个睿智的老人,慈祥的对我说,来吧!孩子,请你望着我,就如我一如既往地望着你。天是博大的,我却并不渺小,因为我是自在的,自在就会快乐。

    因为我是自在的。我喃喃的重复,似懂非懂。

 

    友人的脚步在丈量大西北,我只有端坐在夜的角落里,目光沿着他前行的路线,像在欣赏一个虚无缥缈的传说。那种虚无缥缈的感觉深深的刺痛着我,让我不知道哪一个自己才是真实的。存在的也许不是我自己,我自己早已游走在夜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7-05 19:23)
标签:

黄犬

自由

分类: 醉酒当歌

  那个清冷的夜注定是主人的噩梦,却注定是我的转折。

  老黑夸张的叫声在夜的深处传来,我能听到远处几只野狗无聊的附和。我低声呜咽,然后侧耳倾听,周围忽然就死一般的沉寂。

  感觉自由原来离我很近,又很遥远。

  秦时的明月,高悬在丞相府的上空,险些让一条黄犬泪流满面。

  因为我觉得,有什么事要发生了。

  因为李斯,一大早就进朝去见秦二世的我的主人,一直没有回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地震

浅吟

分类: 醉酒当歌

       我活在死者死去的地方

      我的头顶是死者再也见不到的阳光

      那阳光没有了五月的温暖

      化做如丝细雨打在我流满泪水的脸上

 

      瓦砾是你心碎的石

      断壁残垣是我记忆的痛

      你慢慢消失的血在我的眼中鲜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10-31 10:19)
分类: 闲言碎语
    去看同事生病的父亲时,他正在医院的走廊里散步,看上去气色很好,行走也很自如。见到我很热情的打招呼,领我去他四楼的病房。他叫住正要走楼梯的我,指了指电梯说,别走那个,走这个。
    进了病房才发现,他根本叫不出我的名字,但却能说出过往的一些事情。想起上楼来时他不说楼梯、电梯,而说这个、那个,才发现真的是有些不对头了。
   原来,他记不得任何一个人、任何一件东西的名字。医生说,他这叫“命名失忆症”,是脑轻微出血后,凝血压迫了那根“命名神经”所致。
   第一次看到这样的病状,第一次听说还有这样的一根神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10-23 15:19)
分类: 醉酒当歌
   石破天惊。
   我只能想到这个词。
   就如同一扇门轰然倒塌,我一脚踏进另一个世界,回过头,已然看不清来时的路。我呼吸顺畅,我飘然欲飞。于是我冲了出去,没有忘记撑起那把红色的小伞。
   因为我觉得,伞的指向,一定就是我飞翔的方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10-20 03:12)
分类: 闲言碎语
 那个夜晚,站在那个无人注视的小窗前,我忽然注视起自己。日出日落里循环往复的是我的现在,朝来暮去中周而复始的,是我的将来。
 年少时轻狂的梦想,在那个清冷的秋天里,随那颗蒲公英的种子飞去。我还能记得那绒绒的白色的小伞离去的方向,飞越着千山,投奔着万水。
我的梦想上路了,而我,一直在原地;我的梦想上路了,而心灵,却一直在舞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8-28 12:55)
分类: 红尘有你
   见过做养父的,没见过象他这样做养父的。
   他叫老石。
   老石其实并不老,他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乡村汉子。
 
   我之所以对老石印象深,是因为那次不叫见面的'见面'。那年冬天去乡下,听见村广播里传来一个男人粗鲁的骂声。我好奇的跑出去听,那声音在寒风中被吹得时断时续。不过我还是听懂了,他在骂一个姓田的人,似乎是那个人睡了他老婆。
   这样的事,也有到广播里去喊的?我有些好笑。后来听说,那时老石刚从外面打工回来,就发现他老婆怀孕了。这事自然很蹊跷。他老婆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滚动首页

很久以前,我不知道花开了会谢,后来明白,原来绚烂并不是永恒。再后来,当我能够听到花儿开放和凋零的声音,我就知道,原来,不朽的是曾经的心情。

个人资料
大漠孤烟
大漠孤烟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3,542
  • 关注人气:4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个人简介
抱歉,该用户没有填写任何资料
个人经历
抱歉,该用户没有填写任何资料
基础资料
草根名博
加载中…
精品博文
加载中…
全球股市
财经要闻
图片播放器
相册专辑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