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2013-03-11 07:40)
分类: 麋鹿与猫

猛然睁开眼的时候,手机时间显示AM 6:30,背后湿滑的难受,一伸手才发现全是冷汗。形同虚设的堇色薄纱帘让阳光透过落地窗大片渗入,便驱走了残存的睡意。视线里只有模糊的光影,梦中景象在眼前飞速重演,意识却是缺失的空白--原来又回到北京了。保持5分钟后,我起身咕噜咕噜喝下一大杯带有沉淀的开水,然后看着日历,茫然地开始面对辞职第23天。

 

“亲爱的乘客们,我们已经顺利抵达成都双流国际机场,现在地面温度15℃……”空乘重复播报着陆信息,邻座的小男孩还在喋喋不休地同我搭讪,合上手里那本整段飞行中唯一的读物--三岛由纪夫的《仲夏之死》,我解开安全带冲他敷衍地笑笑,只想马上离开这个狭小的空间。新修的T2航站楼透着一股陌生的气息,我对着玻璃整理了一下妆容,才继续快步走向行李转盘。挤进人群伸着脖子艰难张望数次,终于瞧见了自己的抹茶色箱子,也许是心情有些雀跃,等待便显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2-09-20 00:38)
分类: 空气与泡
最近一直在生病。心情也变得愈发低迷。
过敏性鼻炎空前地加重。高烧40度。急性鼓膜积水。
当我站在帝都灰尘扑扑的街道上时,前程就仿佛笼罩在一片迷雾之中。
很多事情都让我变得烦躁,我越来越感觉自己麻木不仁而且冷漠。
其实,我本来就是个冷漠的人,只是连残存的感知细胞都开始死亡了而已。

我应该一个人走到终点的,什么也不需要。
但似乎每一个离开你的timing最终都被你莫名其妙的拉扯了回来。
只是这一次,我感到自己正在逐渐厌倦。
我听着你说很多诚恳的话,却没有太多感动,甚至握住你的手,也不再是曾经的温柔。
我想起在香港时做的梦,我们紧拥着回家一起看番组,你说时间证明了我才是能信任的。
一切就好像梦里一样真实地发生了,为什么我却无法相信呢。
你面向我放下了曾经无论如何也不能舍弃的回忆,可是我却开始质疑更多。
你说现在能考虑的是工作而不是我,除此以外的真心都能承诺。
其实我信了几分呢,真正信任的话我就不必强忍着身体的不适来北京闯荡了吧。
因为知道在你身边只会给你压力而已,所以我选择走掉,哪怕是对自己说去锻炼也只是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分类: 空气与泡
最近对很多事情都不满,每天心情都很差。非要说点什么的话,我觉得活着这件事情已经无聊透了。

要说这样质的改变的感悟到底是怎么回事,大概是因为不管是谁都让我从心底感到怀疑,这个也好,那个也好,根本就没有一个能让我完全信赖的存在,从旁观摩着,心情就变得越来越糟,继而对一切都失去了兴趣。

也许我真的是个失败透顶的人。一直以来都不太想的通,有一些从朋友最后变到决裂的人,一开始都不是和我有最尖锐矛盾的,但为什么最后每次中枪的都是我。小时候是因为冲动鲁莽,事事都去抢在前线出头,自然枪打墙头鸟;那么现在呢,自以为待人处事都上升了好多个level的现在呢,情况依然毫无改变。直到刚才,我终于明白了,我的存在本身就让人警惕吧,或者说,很难会有人敢把我当作不顾一切也要保护的人。很早以前我就察觉到了,在和人交往这件事上,与其说是失望,倒不如说是为“他人对自己的态度总是微妙的和对其他人不同”这种落差感而感到乏力。久而久之,渐渐就对揣测人心这件事没来由的厌恶与回避,同时也变得对任何人都无法相信。

为什么付出再多也没人相信呢,因为没人相信你可以同时对很多人同等付出。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2-04-04 01:13)
标签:

杂谈

分类: 空气与泡
时间不是用来缅怀的,我们管前方叫世界的尽头,却并不是那么恐怖的面貌。
如果不能全心全意爱上身边最亲近的人,就无法爱上任何人。
我想,大概我们都是这样吧。
春娇对志明说,她拼了命地想要摆脱张志明,最后却变成了另一个张志明。
听到这段时我没有哭,但是我知道我和她是相同的。

今天聊到对电影的看法,eno对于我钟情的历史传记题材稍有些不屑一顾。
而我也并没有觉得李安有多么优秀。色戒也好,断背山也罢。如此而已。
看《春娇与志明》时,她哭地很厉害,我却一直在没心没肺地笑。
就像今天一般,她略带自满地说,看一部电影重要的不是看导演拍了什么而是你自己看到了什么。
在那个瞬间,我觉得就像所有发生过的情节一般,大概我在她心里又被划上了肤浅的一笔。
但相对地,我也比以往任何一个时候都讨厌这般自作聪明地塑造特别感。
虽然,我并不否认她是个有特别气质的人。
但对我来说,却掺杂了过多浓郁的消极色彩。叛逆,黑暗,这些词语已经不是我所需要的了。
扮演深刻是一件很难的事,把自己的喜好培养成一个特定模式也是一件痛苦的事。
我不在乎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2-03-02 03:49)
标签:

杂谈

分类: 空气与泡

断了。

线断了。指甲断了。心里的支柱断了。所以“砰”地一声,什么都断了。

身心俱疲。不知道读下去的意义是什么。一点都不喜欢现在在做的事情。

自己真正有兴趣的东西可以做得很好,这种自信我有的。

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不管怎么打起精神,也只能在最后一天才动手。

然后交出随便的质量,甚至还被打回来重做。

我讨厌一和同学聊天就是在说作业有没有做完的事儿。

我觉着和谁都说不上话。压抑极了。

不知道为什么跑来了香港,我心里的服装设计根本不是这样的。

话说回来,那时申请香港有很大的原因还是因为离得近,感觉一下子就可以回来了。

好笑吧。那个时候自信满满毕业回来就可以结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2-02-07 23:10)
标签:

杂谈

分类: 空气与泡

今天是你生日呀。生日快乐-w-

嗯,黑暗够了,文艺够了,偶尔也卖萌一把吧。

怎么说呢,这两天突然觉得根本没可能和你绝交的啊。

绝交这种事情,放到你身上就完全不行的啊。

其实如果不要奢求太多的话,我觉得也可以和你做还不错的朋友不是么。

偶尔调侃一下,偶尔也忽略你一下,这种若即若离的朋友关系,也不错呀。

这样,比较好吧。我的前途也按着自己的性子走,不再硬性要求马上回去成都。

等我闯够了,累了,回来的时候,如果你还在,那么我们就算只做合租室友也不错吧。

冗談です.

你一定这么认为。但如果你没办法对我有爱意,那么就互相扶持下,至少不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2-01-10 07:07)
标签:

杂谈

分类: 空气与泡

自己是个很懒惰的人,很多想写的细节总是在出现的那一瞬间被放走,然后无限期流放。可是我却很喜欢看他人的博客和文章。某种程度上来说,从文字去感知一个人似乎是我最熟悉的方式,虽然也知道偶尔过人的文笔比动听的谎言更能产生迷惑效果。不记得在哪里听说过,用写字倾诉的人内心都住着巨大的虚妄,景象越真实,痛苦越沉重。很多年前,做脑部结构测试时,就经常得到“妄”这样的答案,对于自己无边无际的幻想一直都是有心理认知的,和擅于脑补的人不同,往往我只是在想象中让自己饰演各种角色以应付不同的对象,简单说来便是,我更在意自我的感觉而非对象。所以经常在读着他人文字的时候,尤其是文字有着与平日形象不相符的厚重时,便会异常提起兴趣地去把自己换位到整个场景中,与其说是妄想到不如说是身上的一点演艺细胞时时在作祟。大概,这也是一种体验不同人生的方式吧。也正因为如此,我会很讨厌被平日熟识表象那个我的人看到我写的东西,就好像自己最后一个躲避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1-12-17 02:51)
标签:

杂谈

分类: 空气与泡
      香港降温了。没有预兆十分突然。每当推开大厦的铁门面向天空时,都会被清冷的颜色所迷惑,伴随而来的寒风也直直吹向心底。从成都回来已经又过了快半个月,那个时刻雀跃的心情也被萎靡的生活作息所代替,甚至可以三天完全不出门,在封闭的小房间里,看剧、煮泡面、听歌发呆。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怪兽总是能轻易地将我附身。

      1.——安娜喜欢新来唱诗班歌声中的空洞,是的,她尤其满意的就是这份空洞。每个周日的午后,她都会去教堂做弥撒,顺便欣赏这份自己的小趣味。唱诗班的队伍里时常有一双漠然的眼捕捉到她玩味的目光却又迅速转开。终于有一次推门而出的时候,安娜听到身边有瓷娃娃一样的声音冲那双眼睛喊,怀特,你慢点,我跟不 上你的脚步了。


      马上就要出发,是计划了很久的台湾环岛,却尴尬地跨过了圣诞节这个在去年还充满意义的节日。今天从家里恍恍惚惚回到香港去拿入台证的时候,身上竟然还是穿着去年圣诞你送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1-11-04 06:22)
标签:

杂谈

分类: 空气与泡

照例是清醒的夜里。来到香港已经快三个月,竟无法有一夜好眠。就好像天罚一样,你说对我最大的信任,是我在身边便能心无旁骛沉沉睡去,离开你以后,我却瞬时失去了这样造梦的能力。而当一次次你的论坛回帖时间也出现“04:30”这样的时段时,我便知我们都被束缚在了失眠的恶咒里。也许,这就是命运,这齿环紧紧牵扯着我们,再也不能随意驱逐逃离。

“活着的人若无其事地撒着谎,我如此,现在的你也如此。”这样念白着,是莎士比亚式的剧本。对着镜子练习精准弧度的微笑时,透明的假面便悄无声息地覆上了我们的脸孔,随后凝固。强打精神应付每天的流程,在微热天气的闷烤下,日子一天天变成了只是要过下去的流水账而已。怎样也融入不进的疏离感,这座陌生又急速的城市,硬生生地消磨着我的激情。做不完的功课,熬不完的夜,麻木地喝着咖啡画图……被强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个人资料
藏子sama
藏子sama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38
  • 关注人气: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仲夏夜的夢

My 豆瓣

二次元三次元寄宿地

交換日記本

琨仔

同我一起做场梦

童仔

童童童仔和我玩儿

评论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