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标签:

仁兄

诗歌

任旭东

分类: 随便写
仁兄说诗

1、诗无达诂!诗只是一种形式,分行即诗,但诗有好坏之分!

2、像说话一样写诗,我视为最高难度!注意,我说的是“像”!

3、少用形容词,它会束缚的诗的维度和向度!多用名词和动词,它们更直截了当!

4、抒情不是件可耻的事情!但抒情不一定要说出来,也可以让人去体会!也不要试图讲道理,世上最不缺的就是道理!

5、你看到什么就应该写什么,比如王维写:渡口没有一个人,船随波浪乱泊在水里;你想到什么就应该说什么!就像李白对着月亮说,故乡啊,我好想你!

6、一首好诗应该让人看得懂,不用典,不绕弯。比如:松下问童子,言师采药去。只在此山中,云深不知处。上帝视角、空间转换,代入感,不说太多,又不说太少。

7、说新诗却在谈古诗,因为对于诗的先锋性来说,它们没有本质区别!

8、一首诗写出以后,这首诗就不完全是你的了。读这首诗的人会根据自己的经验,有了和作者不一样的理解。他读完一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12-06 20:00)
标签:

仁兄

任旭东

诗歌

分类: 我很凶
照相机文抄1 

评论员 
有时也在画面上出现, 
他坐在公共看台的第二排位置上, 
头戴耳机, 
手里拿着纸片, 
当他意识到镜头对准他时, 
他就抬起头来, 
右手捧起来护住耳机。 

照相机文抄2 

除去约好的两次会面, 
我把时间都用在满城找英文和法文的报纸上, 
然后就从地公署的长凳上从头读到尾。 
随着阳光的移动, 
我不断地变换长凳, 
一缕阳光射来, 
弄得我的鼻孔里痒痒的。 
我一面翻报纸, 
一面坐在长凳上打喷嚏, 
我的鼻子有种令人愉快的过敏症, 
每天清晨在阳光底下, 
老容易打喷嚏。 
除此之外, 
我在米兰没什么可做—— 

照相机文抄3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12-06 19:58)
标签:

仁兄

任旭东

诗歌

分类: 我很凶
北京同仁堂 

成份 
牛黄,雄黄,石膏,大黃,黄芩,桔梗,冰片,甘草 
依所示 
找来吃三片 

风生水起 

山那端 
一声清啸 
那人这时才抬起头来向远处望 
天色已暗了下来 
有风习习 
有水鳞鳞 

小任飞镖 

侧身而立 
用拇食中三指捏紧一只飞镖 
举至眉际 
凝视靶心良久 
物我两忘 
精气于指间靶心回旋 
只待时机来临 
果断出手 

肚皮舞 

已过了 
这么多年 
我们身体的 
许多部位 
开始发福 

 “串”字关系 

崔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12-06 19:56)
《红衣红裤》 

我独自坐在池塘边 
满地白霜 
水里结了薄冰 
他们灰蒙蒙的 
在晨雾中只能听到脚步声渐近 

他们应该先看到我 
我穿着红衣红裤 

《一记组合拳》 

直拳 
左勾拳 
右勾拳 
上勾拳 
后摆拳 

而你腾挪闪侧 
一一避过 

《南塘》 

从一棵歪脖柳树上 
那两个孩子 
反复爬上 
跳下 
一个孩子肤色白净 
一个孩子肤色黑红 
白皮肤的动作始终难看 
黑皮肤的动作始终优美 
他们可不管这些 

他们跳下时 
总会随着飘下几片细细的柳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仁兄

任旭东

文化

诗歌

分类: 我很凶
《几何》 

讲到黑板上需要一个圆时 
几何老师张玉柱 
转回身 
随手在黑板上画了一个圆 
我说随手是说他不用圆规 
其实他 
画得很慢 
白粉笔 
还在黑板上与他的手之间 
发出几声刺耳的尖叫 
不出我们所料 
还是很圆很圆 
他和我们一起端详了一下 
很快,几何老师 
又添加了一个外切三角形和两条线段 

《庙后头》 

庙当然早就没有了 
爷说奉的是火王爷 
庙后头 
也就是村东北的一块地 
两端都有排水沟 
种上麦子长势喜人 
途中 
要经过一条苇子沟 
里面有鸟窝和蛇蛋 
一阵风吹来 
满沟芦苇晃来晃去 
沙沙地响 
我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仁兄

任旭东

文化

分类: 我很凶
《冷战》 

南昌城下修了许多防空洞 
战争时期可以全城打通 
从这里到那里 
只要在地下走就可以了 
这是冷战时期的产物 
天很热 防空洞内却很凉快 
天太热了的时候 
蓝石禾就带邻校女生 
到大学的防空洞 
打冷战 

《两个上海人》 

上下卡卡和柴退 
我都认识 
他们都是上海人 
却彼此没有见过面 
蒲公英从上海经过 
也没有将他们联系起来 

《高架桥上跑的叫不叫地铁》 

昨日看了新闻 
讲述北京的地下铁 
依次经过下列站点 
苹果门,玉泉路,五棵松,公主坟,大望路,四惠 
画面中 
在公主坟 
一些人下了车 
(一些人想下没有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白发魔女传》 

醒来 
她发现头发全白了 
她很惊讶 
但已记不得是为了什么事情 
麦地路上人来人往 
无人好奇 
人们已关心不过来 
年轻人的头发的颜色 
连最关心的她的人 
也只是说 
哇噻,又染了头发 
她呀她呀她 
內心孤独 
内衣崭新 

《乌石镇2》 

那么多孤单的老人 
一个接一个地 
死去 
那么地冷 
在乌石镇 
用几床棉被是阻挡不了的 
那时雪也下了几场 
哭声一直在 
冬日村庄上空萦绕 
幸存下来的老人 
依旧在一起 
有一搭没一搭地聊 
人并不见少 
他们发现 
一冬过去 
身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仁兄

任旭东

《两分钟以前》 

还有两分钟就要出车祸的人 
并不知道这事儿 
他急着 
要去参加一个朋友的葬礼 
路边的行人匆忙 
(他们会在两分钟后停下来围观) 
他在想将以怎样的表情 
出席那个葬礼 
风让人觉得很轻 
挖土机在路边 
静静地举着 
巨大的手臂 

《赶尽杀绝》 

阳光很好 
蚂蚁很多 
邓秀云手捏放大镜 
一只只奔跑的蚂蚁 
划动六只小脚 
蜷起了小小的身子 
邓秀云这个可爱的杀手 
趁着大好春光 
赶尽杀绝 
可那么多蚂蚁从院子深处 
一只接一只地跑出来 
那么多小小的尸体 
铺满了院子 
邓秀云她已没有立锥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12-06 19:38)
标签:

仁兄

任旭东

分类: 我很凶
鬼 
从有人开始死去 
也有多得数不清的鬼了 
他们在地球上 
每条路上走来走去 
乡间的小路上 
大街小巷里 
那么多的鬼在走来走去 
我要去的城市的路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5-17 11:41)
标签:

杂谈

上帝看着他

在一条本地新闻里
我看到了我
憔悴 皮肤黝黑
一眼认不出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