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新浪微博
个人资料
亲爱的如书
亲爱的如书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5,012
  • 关注人气:5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承泣
在这世上,总有一些爱情,是生不逢时的,只能偷偷藏在心脏拐角的缺口里,连痛,都要很小心……
秘密





梅花诡社



夜半红棺



暗夜魅影



美容尸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2010-12-29 10:58)
标签:

文化

分类: 发表文字

2010年年度总结

这是一个被和谐的社会,我们这一行是没有保险,没有福利,没有年终奖,经常被和谐的一行。看到同行们纷纷开始写年度总结,我也想写写自己的总结。

2010年,的确是很2的一年,稿费没有涨一分,物价,房价,茶米油盐,全部长了翅膀,真是孙子大了,拦都拦不住。

就是在这种情况下,我从单身奔赴到了围城。我现在还记得结婚前九哥对我说的那句话,我在围城欢迎你。现在,我和他站在里面,一起欢迎那些还在徘徊,死活不愿意进来,想进来却进不来,明明可以进来却死皮赖脸找借口装嫩自以为正太不进来的人们。

2010年,我又写了一年,上半年忙着在围城适应情况,还没有适应好的时候又开始忙着适应当父亲的情况。于是上半年写了一些杂志,没有什么进展,长篇卡了六万字一直没有结束,直到下半年才在一个夜晚突然明白,再不写,这么2的一年就要过去了,它2不要紧,关键儿子马上要出生了,于是在那个夜晚开始把剩下的故事写完。

也许应了别人的话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8-04 22:40)
标签:

杂谈

    无意听见这首歌,分外的喜欢。公主太子,多么荣华的称呼,是我们爱的人,还是爱我们的人。静静的聆听旋律,仿佛真的看到一个凄美的爱情故事。

    没有爱情的世界,也许注定看不到颜色。所以心是灰的,就连基本的爱都变得没有动力。

    QQ黄钻到期,于是搬家,重来这里。整理了一下博客,发现很多毛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11-30 20:26)
标签:

杂谈

    有多久没有呆在网吧写字,我已经记不清楚。日子如水一样流过年华的手背,没有留下多少痕迹便已经悄悄走远。

    我想起一年前来到这个城市的情景,背着行囊的少年像是一个天真的孩子仰望着幸福与安和。一转神,一恍然的时间,一年的时间过去了,三百多个日子发生了太多的故事。人情世故,悲哀与离弃,背负与辛苦,难过与黯然,就像是一张无法挣脱的大网深深的把我裹住。

    忽然想起容祖儿的那首歌,我在找那个故事里的人。

    谁都在找那个故事里的人,可惜故事永远不是我们的,那是属于别人的故事。

    那一年在寒山寺抽到的命签也许早已经把我的命运算死,注定的孤独,不属于任何人。就算把心掏出来,依然一无所获。

    已经没有眼泪,那些最初的美好与少年的哭泣早已经被岁月覆盖。

    新书《梅花诡社》即将上市,好象已经没有了什么梦想可以追逐。剩下的就是按照所有人规定的轨迹一样走下去,结婚,生子。猛然一恍,发现其实我们的人生有多悲哀。

    每个人都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PS:转自同事王迪博客

近期,我们接连发现“非首发”来稿的现象。首先,在这里,对几位对本刊极不友好的作者提出不具名的批评。

在《怖客》的约稿函中,我们明确写道:稿件必须是“原创首发”,已经“刊发过”或者“已上传到网络”,免投尊稿。一经发现“抄袭”或“一稿多投”,扣发稿费,以后不再刊登其作品。

尽管话已说到,要求在先,拿着“二手稿”前来投递的人仍然前仆后继,矢志不渝,长江后浪推前浪。

话分几路说。

 

1、“一稿多发”的问题。

 

你可以一稿多发,前提是该杂志不要求“首发”。这样的话,好的文章被转载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一生中,我们都要去一些陌生的地方,接触一些陌生的人。
  我们不知道,哪些地方,去了以后,永远不会再去;哪些人,见了这一面后,亦成永远。
  我们更不知道,哪些地方,去了之后,我们永不会再回来!
  
  这是新认识的朋友羽井缺一新作的开头,她是《女吊》的作者。在国内悬疑到处泛滥的作品里,《女吊》是让我震惊的一部作品。一直以来,悬疑和爱情是很难结合到一起的,如果悬疑多了感情便会淡掉,同样,感情多了悬疑自然会淡下去,这也是很多悬疑小说的硬伤。
  
  不要以为我是在做新书推荐,我只是欢喜她写的这个开头。一生中,我们都会去很多陌生的地方,所谓陌生的地方也许指的就是不是自己的家乡。就像方文山歌词里写的一样,到不了的地方叫远方,回不去的地方就叫家乡。
  
  我在远方,这里不是我的家乡,确切的说这里将会是我的第二个故乡。我来自农村,父母农民,在他们的世界里,也许只有上大学才是农村孩子唯一走出去的路。于是,无论再怎么辛苦他们都让我上大学,哪怕出去借钱也不愿意我在学校受委屈。
  
  很早以前,我便听到过这样一句话,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时光飞速,过了生日,过了鬼节,过了立秋,转眼就到了九月。
  一个轮回的时间,2008年9月到2009年9月,那些沉淀的悲伤,那些遗忘的成长,那些爱过恨过离开的记忆,终是在青春的坟场化成一寸又一寸的灰烬,再也无法触及。
  
  记不清是从谁的文章里看到这句话,若是年华已成殇,无望手指开青苔。无端的喜欢着,走过城市寂静的夜路,不停的念叨着这句话,一瞬间就仿佛感觉自己青春无敌,又一刹那仿佛感觉自己垂垂老去。
  
  居住的城市是李商隐的故乡,他的诗歌曾经道尽了每个痴恋深爱的红尘男女的绝唱与悲吟。我最喜欢的还是他的《嫦娥》,那几句简单的诗歌,写出的却是深锁广寒的仙子,从心底流露的寂寞与哀伤。城市是不是就是一个巨大的广寒宫,而我们又有多少人像嫦娥一样被锁在其中,想飞却没有翅膀。
  
  家里多了一个家伙,憨厚乖巧,很多时候蹲在某个角落呼呼大睡。这样的场景总让我想起以前死去的小瓷,那时候它也是喜欢躲在阳台睡觉,直到有一天我从外地回来,推开阳台门看到它僵硬的尸体。那一刻,我的眼泪就突然流了出来。我觉得自己真的就是一个人了,连只狗也舍不得留下来陪我。空荡荡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街道没人清理,世界变成空城。寂寞的眼穿不透流年的伤,每个人守着自己的城,守望别人走进来,却又不愿意走进别人的城。­

    早上起来,睁眼看见摆在床头张爱玲的书,里面有半生缘,可是我喜欢它之前的名字,十八春。­

    我不知道是什么样的才情让那个被爱情伤透的女子写出了那么多惊世绝恋的文字,那些动荡不安的年岁时光里,那些离开又留下的恋人,那些明明无法忘记却又假装坚强的笑脸。­

    天已经开始转凉,晚上穿着短袖能感觉到冰凉的寒意。城市的夜晚,总是透着一层淡淡的伤感。看到小染去张家界凤凰游玩的日志,有种莫名的思量。以前,我也规划着去凤凰古城看一看,可是看到网上的评论与咒骂,生生的便打了退堂鼓。­

    也许,凤凰的美总是留给欢喜它的人吧!如同,天堂的烟花属于亡魂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公元前的密码,谁给我解答,再也没有办法,回到最初的罗马。

    他站在时光的海岸边,他听见内心的挣扎与狂乱。多年前,信乐团和戴爱玲站在海边大声唱着,海风依旧狂恋着沙,我在等你一句话。

    那句话,多沉重,背负了责任,背负了命运,同样背负了一生。

    现在,时光流逝。金融危机带给国内一片狼籍,每个人都在寻找出路,寻找通往未来的途径。有的站在原地徘徊,有的躲在人后,同样有的勇往直前。

    忽然想起以前有朋友问过的一句话,如果让你穿越,你最喜欢穿越到哪个时代。那时候的我,不假思索便是唐朝,因为喜欢唐朝的文风儒雅,喜欢唐朝的文化鼎盛。现在,我却想穿越到罗马。那个湮灭在历史时光里的国家,那个不求富贵,人人大同的昙花时代。

    河南电视台办的一个选秀节目名叫《你最有才》,里面有个参赛选手唱了一首《我是农民的儿子》,坦白的说那不是一首歌,而是一个农民孩子的心声。尤其是那一句复歌,我是农民的儿子,我心里很窝火,为什么我得到的总是没有城里孩子的多。我也是农民的儿子,可是我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背景换成了卡洛儿的轻音乐《假如爱有天意》。轻轻袅袅的哼声与淡淡的抒情音乐,让我有一种脱离尘世的感觉。

    上午看完了蔡骏的人间复活夜。如同宣传的一样,这已经不单单是一本悬疑小说,里面出现的慕容云,简直就是从千年前穿越过来的兰陵王。

    走在人群熙攘的街头,还是有种莫名的疏离感。如同高能走向舞台时一样,人间不属于他,同样这个城也不属于我。悲凉像一股冰冷的水在心头汹涌,让本来饥饿的空腹顿时饱满。站在天桥上,俯身望去,禁不住的苍凉与伤情。

    桥头边有一位老太太在卖些小物品,她费力的将那些东西一一摆好,然后微笑的看着路过的每个人。我买了一些用不着的东西,以示慈悲。走到桥边,一位同样年老的老人伸着手在向路人乞求。和前面桥头的老人相比,他显得那么可怜。

    天已经开始转凉,时光正好兜转一年。一个轮回的时间,一朵花开的时间,是城留给我的思念,还是我留给城的哀怨。这个城市,朋友们习惯喊我阿城,熟不知,那是整个城市的缩影与浓情。

    忽然想起以前看到的一首诗,如果我死了,有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背景音乐换成了容祖儿的《小小》。方文山的词,一个美好温暖的爱情故事,让我想起李白的那首诗,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

    长干行,那个隐藏在街头古巷里的故事。以前我一字一字的背,一字字的念,然后心里便莫名的疼。那个故事里的女人最终把思念寄托在了文字里,所有的爱与怨终是一场花事了。

    这个城市不大,夜里人很少。长长的街道,很多地方都是卖混沌米线的小摊位。老板大都是中年人,两口子并肩在一起招呼客人。他们的眼里充满了温暖与爱意,是相扶一生的坚定与信念。夏天的夜风,吹过心头,带着淡淡的凉意与畅快。

    昨天晚上回来的太急,洗澡的时候才发现流鼻血了。那些嫣红的血像是一朵朵梅花一样在水里开放,短时间的便愣住了。拿起冰水敷在额头上,空调降到最低,恍如一场噩梦。

    QQ上有朋友问我,她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关于他

男子,无烟不酒,孤独的等待死亡降临,希望在离开这个世界前可以留下很多关于他写的故事。

他之城

郑辉

九哥

王迪

卓然

西西

妻子

苏繁烟

知性

豫自清

厚道

何许人

许人

黄信然

匆匆

杭小夕

若女

刘栋

可乐

易安年

蚂蚁

那成军

同年

花想容

老乡

天涯

短篇集

流连客

老哥

喂小饱

小孩

悠箫忆

启蒙

范少卿

知交

温度

诗人

涵君

念菊

快刀

刀哥

庄秦

庄哥

留言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