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mirror
mirror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130
  • 关注人气: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他~她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2010-11-26 00:27)
分类: 默默情微

    午睡的梦里,亲吻了一个女孩。

    她向我发出邀请的姿势,很快地,我们含住了彼此的双唇,小蛇一般厮磨起来。她的嘴唇那样滚烫,舌头像一片热滚滚的年糕,和我的交融在一起。然后迅速地撤离了...仿佛连我的也一起带走了。

    接下来的一小段时间,梦里的我,陷入了回味亲吻余味的甜蜜和没有舌头的恐慌里。

    醒来时觉得不可思议。女孩陌生又熟悉的脸庞无法回想起来,头发及舌头的热气也消失殆尽。

    夜里再次想起,记下这个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8-19 14:30)
分类: 小步舞曲

    买新一期的南方周末,才发觉已经宅掉了三个星期的夏天。这一次,没有和时间及炎热抵抗的强烈意愿,像极了单身主妇一样去生活。 安了心地无所事事,倒也和谷物渐渐亲近起来。最初,只对豆浆萌生了兴趣,两三日后便觉得口味单调。于是玉米浓浆,米香花生糊,冰糖薏仁水也无师自通地做了出来。也尝试着做了冰冻绿豆沙和水果酸奶冻,自己不爱冷饮,大多放入冷冻冰柜里,蓄意向小弟弟透露,等待他去取食。

    昨天下午的暴雨,恍惚以为秋天就要来了,开始喝起热乎乎的玫瑰花茶。搬出牛仔裤来,要去买衬衫和长袖裙装。仿佛已经知道这一季的秋要怎么过了。湛蓝天空的面容一点一点爬满灰白云翳,风大起来,楼下的小双胞胎在阳台尖声欢叫,又会有一场大雨洗净这个热乎乎的火炉,我有些迫不及待了。

    冷一点,总会开心很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8-04 20:11)

心里的你从来都不是云淡风轻的。

我知道的,需要用很久,去和解成长中的千疮百孔。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7-18 05:10)

   看完《天使望故乡》第一部,阳台外可以看到天空的一边有橙色云霞袅袅升起,校园里的夜灯刚刚熄灭,所有人都还在一间间格子里沉沉地安睡,气氛格外澄静。

  夏季的天很快亮起来,一刻钟的光景后,再走到外面,东方已然云破日出。这个早晨声音是丰富的,空调节律性的呼吸,树叶的簌簌摩挲,鸟声啾啾悦耳,蝉鸣绵延起伏。想要像小尤金初具感官意识的那个清晨般,贪婪地沉浸在馥郁声色里。

  是有很久了吧,没有这样饱含深情,慢慢地去读一本细节绵密的长篇,也很久没有这样看着天空一点一点醒来,然后心满意足地睡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7-07 21:23)
标签:

杂谈

六七月份的时候,广播里,总是响起凤凰花开离别季的感伤抒怀。毕业短片纷至杳来,话剧,毕业大戏各种上演。

戏后的聚餐,师兄师姐们,醉不成形,泣不成声。相似的话语抱着一个人又一个人说。在镜头前更是要大声地嘶喊出四年所有的愤恨,不舍与成长。离毕业还遥远的,也趁机买醉或装醉好一清肠子里的花花颜色。失恋的男孩抱着哥们儿,被安慰着,会有好女孩的,会有的,她就是不在大径村而已。在醉醺醺的人群里,我和小奕叔叔很讽刺地清醒着,不装醉态,不哭泣。于是发现,毕业情绪,我们都不能够感同身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6-26 16:04)

最近,这里一直在下雨,白日,细如针尖,夜里,暴雨如注。梅雨季节里,隔壁姑娘们的鞋子里,生出长长的绒毛,衣服上也有开出大片的绿色花朵。而我最喜欢的杏色睡衣,在阳台外孤独地小憩一夜后,不得不被舍弃掉。

这个像是沉浸在失去恋人悲恸中的少女,阴雨连绵不绝的夏天,我迫切地,想要去北方。

唯有在星期四早上,那雨才恰如其分。从拱形玻璃窗望出去,远山如黛,绿意难尽。很多时候,山坡小路上,会有零星的女生打了伞缓缓走过,林荫路上,有人骑了车子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5-30 21:59)
分类: 小步舞曲

    五月的末尾,长眠了一个下雨的星期天。对于几个月无梦的我,看话剧,论文,在这个稀疏的雨里,都不重要。

     前些天对自己说,仿佛不再有诗意了,天黑起来,在昏暗里说出像塑料花般热闹的话。不停地用词句搭建起空白。空空地,像是极速下坡的单车,用不起力。诗意的丧失带来直接的疲惫感,不再愿意用真切和生活耳鬓厮磨,开始和它演戏,嫌弃它,甚至在虚无的忙碌里对它视而不见。

     而这一切恶果的来源,是预设的愉悦,有多少个日子里,我带着无坚不摧的好心情行走,那是一种完全由记忆里的清淡和甜美支撑起来的心境,现时里的场景历历过目,无足轻重。感官的闭塞,让五月里的心像是一颗缩在坚硬外壳里,果肉干瘪的核桃,实在无法丰富起来。

    于是知道带着预设的愉悦是件危险不美丽的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1-27 00:31)

   我总是相信很多人和事之间是存在循序渐进的内在联系的,或者用一个我不是很愿意用的词,缘分。

但很多时候,它们是简单的关联,神经元间的简单游戏。

 

—阅读

  过去一学期的阅读是在脉脉温情中乍然闪现出光彩。在九月的夏日里,初识燕小姐,从三毛讲起,一发不可收拾,她向我展开了萨冈的青春与传奇。星火燎原,陷入了疯狂的阅读她的文字以及记录的人生中,于是,和她相关联的人一一显现。萨特,波伏娃,之前迷恋的杜拉斯,以及由他们关联的加缪..我以为就此结束。十一月,在晓风书屋,一派同一系列不同作者的集子,刹那的直觉,选了她的。或许因为她的神情,让我有似曾相识的感觉。但接下来的阅读,与之前的,因为筱一,因为某种道不明的因缘际会,有了线性的联系而豁然开朗。

  我多希望下学期学的不是德语,是法语。

  但兴许,那又会有另外的世界。 情愿着任由命定的可能性带着我去流浪,任凭自己遇见未知的迷惘与光芒。

 

过去一天里的关联。

—名词

新一期《鲤—逃避》。翻到最后一页的时候,发现很多期都是以名词为主题。想到傍晚时候买的火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她一个人,坐在山坡上

背靠大树,泣不成声。

对面繁花锦簇,芦荡丛丛。

湖水沉绿,鸟啾虫鸣。

 

这样的时光,从来都一样。

从不多,从未少

动若无声,一成不变。

 

不知有多久,要多久。

 

后来,有鸟雀起,

飞向她头顶的枝叶

心里一惊,竟笑了起来

若是有鸟儿的粪便滴落在她白色毛衣上

向人说起时,她是觉得有趣的吧。

于是,又有了声响。

情人岛上的笑声,鹅飞起的震翅声。。

 

芦苇丛里,嘶嘶的穿梭声,

她想,若是有条大蛇

她必定抗争到底

 

感激这世界赐予的,目之所及的风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9-01 00:26)

    要离开住了近五年的地方了,只想深深呼吸,继续前行。

    收拾好东西之后,看到日记里的《寂寞钢琴师》中,卢卡重回肯尼亚,明信片里,他最后的话,柔软却有力。

 

   '亲爱的芭芭,好小妹,

    我从早骑到晚,里程已破万

    我不去想东西,只往前骑'。

 

“亲爱的海蒂,我正在故地重游,那次在海滩,数里之内只有我们一家人,我们捡了贝壳。

  明天我就到了孟巴沙了,有个地方,有一架好钢琴'。

 

“你知道么,非洲的女人很美的,她们很优雅,双腿又细又长”。

 

 '芭芭,说来几乎令我害怕

  但是我很快乐。

  也许这就是命

  我必须穿越重重沙漠来到这里

  这里单纯而绝对,不像我们”

 

“亲爱的爸,我回到肯尼亚了,昔日色彩依旧。大地,草木,河流全都没变.

 无论是对是错,我回来了'.

 

    那个画面还是很清晰,他重回到肯尼亚,软软的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