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若水1
若水1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98,553
  • 关注人气:3,21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比如若水

 

 

简介若水出生于陕西华县,现居陕西宝鸡,谋生于某国企,陕西省作家协会会员,有作品发表于《诗刊》、《诗选刊》、《星星》、《绿风》、《诗歌月刊》、《诗歌》、《诗潮》、《网络诗歌前沿佳作评赏》、《界限:网络诗歌运动十年精选》等书刊

 

诗观:诗歌,是我和自己的心灵对话的一种方式,我想借此,和自己实现和解。

 


邮箱:ruoshuidewo@sina.com

 

 

水是孤独的

 

水固执地要说话,一会儿说一句

铁管子也拦不住它

除了孤独,还有什么值得它彻夜不眠?

 

 

一小部分水是这样

更多的水挤在一起,也不见得更好些

海水总想爬上岸,和人类说说话

石头也挡不住它

 

 

水是孤独的

地球十分之七是孤独的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2019-06-16 06:11)
标签:

杂谈

 

说最少

有爪子的生物都想
攫取

有声带的生物都想表达
说最少也没关系
说最少不会使风中的苹果减少一点
甜度
只是会少些水分

开始吧,说最少也无所谓
只是看起来有些
孤傲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9-06-16 05:50)
标签:

杂谈

 

第一句

第一句就要在头脑里掀起
风暴
然后接着往下说

我们把交谈弄成了太简单的东西

——不要开始
抹去第一句

当海洋不为人类而成为海洋时
世界是单纯的
太阳和它的八大行星
单纯运行

生物们一觉醒来要考虑的只有一个
问题:
要两栖还是永远
留在海里

第一句应该是新鲜的,亳无畏惧的
当沙滩上出现生物们献给陆地最初的
两个,四个,八个
更多脚印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9-06-15 23:04)
标签:

杂谈

 

绝对平面

当燃烧过去
你不需要茴香和激烈的火烈鸟
你要让身体冷静成一个
绝对平面

当你以冰的仪态看待
万事万物
你几乎就要成功了

像你这样的绝对平面
欢迎蝴蝶的
每一次起降
更欢迎蒸汽压路机的
每一次修改

——喘着粗气,活着而从不动情
左脚右脚同时开跑
左手右手不偏不倚

但地球、生命、史书,不是一个
绝对平面
我抓紧你的双手,充满疑问

你的双手,不带感情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9-06-15 20:00)
标签:

杂谈

 

乌鸦

乌鸦落下来
以它所能做到的最轻,同时
最庄重的仪态
为那垂死的,轻微的心跳
举行葬礼

而天鹅通常逗留在
优雅的水边

用最疼爱的声音
最钟爱的右手
我为垂暮的落阳而唱

直到你我失落的头颅
从眼睛所在的,对称到极美的
洞穴
长出嫩芽

天鹅通常踱步在干净的河面
而乌鸦只出现在寂静下来的
人生战场

不要比较哪种生活更好
时而天鹅,时而乌鸦
“和我一起活”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9-06-15 19:58)
标签:

杂谈

 

壁虎

几乎不敢触碰你
再轻微、再小心的触碰
也会使你
轻易丢掉
尾巴

几乎不敢轻言爱与活着
一次遇见
当身体已经被飞机和风拉开
无数个纬度

断尾还能再动
一会儿
不是扭动,而是舞蹈
记忆的恩情

在遗忘深深的海洋里
无数疼痛的
涟漪

我抱紧壁虎
抱紧你与深情的
石头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9-06-15 10:39)
◎“那样的沉重”

你打开门
让一匹马进来
和它身后深深的雨夜

那马不是很白
和你曾想过的不一样

那雨,那夜
从它的毛上,眼窝里,滴下来
打湿了你的地板
脚面

那样的沉重
你拿这大东西毫无办法
你抱着它的头
和它谈心

你坚信这有内脏、有体温、有血肉的家伙
会告诉你这一夜
它看见了什么,遇见什么
尽管你不是它的母亲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9-06-15 10:36)
◎听纸

听词语的呼吸
听植物的香气

听它的皮肤
听我们的手,在它上面走过的千山万水
痛楚的迷途

听它心里金黄的一句话,比稻草轻
珍贵得像命

◎深爱

深爱,深爱,深爱

写好这个词我将死去
写好这个词我将不朽

在浅浅的人间,漆黑的命运里

◎诗行

写着写着就安心了
写着写着就伤心了

写着写着
就成了孤单单的一个人

写着写着
就成为一种安静而决绝的爱

如麦子
爱上镰刀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蟋蟀

今年没有听到蟋蟀
也没听你
提及蟋蟀

秋雨已下过几场,草已经黄了
喋喋不休的编曲家兼歌者
都老了吗?
不再唱一首身世之歌

每当夜深,我听见风吹草丛
石头也在唱着一首歌

——一首怀念的歌
年轻的石头,年轻的蟋蟀,早于我
活过许多年,唱过很多年

晚安

仿佛一个晚上
我们就经历了所有的人生
所有的爱恨
所有铁水红着的打铁铺

一切都尽如人意
脸很美
连黑都是甜的
午夜列车运来为梦想所需的
每一种材枓

没有人说到天亮,白天

白天里我们忍受着繁华的冷漠
什么也不说

需要

需要一个够长的故事
来填补一觉醒来的空虚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9-05-30 11:58)
◎乌贼

没有比你更节俭笔墨的作家了
逃命时才用

我们轰隆隆印在纸上的东西
究竟是什么

我们耗费了那么多的油墨
换来的只是虚荣和幻觉
而不是
一个心形图案

忏悔是不是太晚
珍惜是不是还来得及

再简朴我们也不能
在深深的海底
与鱼同眠

再渴望我们我们也不能为某人
生出你那么多的

为活命
我们只想写出最后那一行

注:读尤兰达《乌贼》有感。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9-05-30 11:43)
标签:

杂谈

 

乌贼

没有比你更节俭笔墨的作家了
逃命时才用

我们轰隆隆印在纸上的东西
究竟是什么

我们耗费了那么多的油墨
换来的只是虚荣和幻觉
而不是
一个心形图案

忏悔是不是太晚
珍惜是不是还来得及

再简朴我们也不能
在深深的海底
与鱼同眠

再渴望我们我们也不能为某人
生出你那么多的

为活命
我们只想写出最后那一行

注:读尤兰达《乌贼》有感。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