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宋若
宋若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616
  • 关注人气:1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公告
什么都不够彻底。
连死亡也是。
所以我还在写诗
分类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混的地方

蓝星

玩就玩嘛,谁怕谁啊

平行

安静呆着吧

先锋

回去看看

或者

终于开坛啦

文字狱室

恩凡

这丫头有点小资

谈骁

这孩子也是恩施的诗人

海川

这家伙可以冒充恩施的

贺念

堂堂贺公子

陈群

丫头说他五官精致

小箭

未曾谋面的诗人

许剑

江北第二十八号帅哥

小引

还不是被我搜到了

张执浩

俺就真叫他叔叔,气他。

李以亮

以亮哥哥是个好人,然后才是诗人

赵丽华

女诗人很美丽很优雅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11-12-01 18:57)
标签:

杂谈

 

我看见黑暗了
这多么荒谬

 

我看见更多的目光
如浮云蔽日

 

他们去过很多地方啊
带回来许多的故事
后来,所有的地方都变的一样
火车带你去远方
动车带你去天堂

 

那些睁大眼睛的孩子
是我的孩子
他们拥挤在小小的车厢里
变成了一张薄纸

 

每一个冬天都会来
每一个孩子都会长大
他们失去天真
失去敏锐的嗅觉
变得跟你我一样喋喋不休

 

亲爱的我怎能给你更多阳光
更多风雨,浪荡
这颠倒的世间,你将看见
并且深深呼吸

 

多年以后仿佛就是多年以前
昏昏欲睡的午后
梦见许多人
有些人还来不及相见
惊蛰已过,而刀在刀鞘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8-22 20:01)
标签:

情感

宋若

分类: 小说
 

这是我一直想写的一篇文字。很长的一段时间,我都不知道自己在整些什么,这些天,有些东西似乎在渐渐清晰,又渐渐模糊,我不是个很有决心的人,做任何事情,都很惶惑,也很没把握。我知道,不能逃的东西,终究是不必逃的。

写完这个再看一遍,离我想要的还是相去甚远。我心里知道自己写着写着就走了歧路,不过夜深了,我要对自己说,若若,晚安。8-22凌晨2:28分。

 

寻找梨安

文/宋若

 

 

许多天以前,我写漂亮的句子:天亮了,写诗的女子开始熟睡。

我坐在前世的那棵树上,雪落,天微蓝。

那些少女时代冰蓝的表情,已经开始老去。

写字是因为内心里有恐慌。安妮说,是因为读不到喜欢的字。但是不只。还有不能遇见爱的人。有时候会遇到,但是再好,也还是觉得不是自己的,毕竟,每个人,再怎么相似,还是有细微的差别,毕竟,上一刻微笑,下一刻,苍老。

在人群中,如何能够确定自己?这一刻,我为什么在这里。除了写字,我找不到其他的办法。

已经不可抑制的老了。不象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小说

我会生下肚子里的孩子。他将会有唐小宇一样的眉眼。我看着他慢慢地长大,变成一个招人喜欢的男人。而我会渐渐的老去,老到没有任何欲望,只要看着他,慢慢地想着那个曾经深深爱过的男人。

 

唐小宇,我肚子里的孩子是你的

 

文/宋若

 

1.借种

 

我在合肥的街道上迷了路。我甚至连我住的地方具体地址是什么我都不知道,只知道是在城隍庙附近,对于方位,我更是找不着北。周卫的电话打不通,在这个城市,我除了他,我就不再认识任何人了。六月的黄昏,灯渐渐的亮堂起来,人群三三两两的走进那些灯光里。我听着电话里嘟嘟的声音,心里仿佛在慢慢的结冰。现在我口袋里只有三个钢蹦儿。三块钱,的士的起步价都不够。

我漫无目的的在街道上走着,三个钢蹦儿都被我捂热了,然后我决定去买棒冰。我去到那家小店的时候,一个男人也在冰柜里搜寻。我拿了一个苦咖啡味的,一块五,女店员面无表情的说。我捏出两个钢蹦儿给她。这时候一双枯枝般的手抖抖缩缩的伸到我面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6-13 13:54)
标签:

杂谈

分类: 诗歌
 最近的写作都浅尝辄止,尤其是诗歌,很多东西我已经不象以前那样去深深的沉迷。我所写的,不过是些状态而已。我知道这些诗会让一部分人失望,包括我自己也很失望,我怎么还在原地打转呢?但是我现在就是这样的状态,有一点点低迷的快乐,和安然。艾先哥上次就说我退步了,我当然知道。也就自我安慰一下,退一步海阔天空。最近写了点小说,以前他们就说写得好诗歌的人写其他的东西都很容易,虽然我诗歌不好但是我还是试了一下,发现小说是个好东西,它足够把你所有的问题都暴露出来。它不象一首诗,可以在几行字以内就结束掉,它必须整篇的布局策划。也是这样,我才更清楚的知道我的问题,很多很多,而我写诗,也还刚刚开始。

汶川,汶川

我已经不能再喊出你的名字
我不能靠近你,更别提温暖你
我的国土,我的家园
我的亡灵,我的废墟
天空很蓝
仿佛一场盛大的悼念

初夏

谁不爱这夜晚的风
淡淡的吹过树林
象爱人的烟草味
和晾在竹竿上的白衬衣
一一浮现

夜晚的火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4-17 13:29)
 西夏的往事

文/宋若
19岁那年的春天,维扬站在我们宿舍楼的香樟树下,仰起头眯着眼,喊到:西夏西夏,你叫上明明我们一起去玩。明明是个单眼皮女生,脸上有好看的雀斑。我恨我的脸上生不起这么好看的雀斑,我想如果这雀斑长在我脸上,那么维扬喜欢的就是我了。
但是我还是乐意当她们的大灯泡,一切的原因只因为我喜欢维扬。后来他们已经牵手了,还是会跑到宿舍楼下去喊:西夏西夏,叫明明一起出来玩。我那时候没心没肺的就跟他们一起出去逛公园,维扬问我们渴不渴?我傻傻的点头,而明明摇头。她摇起头来都那么好看。然后维扬会跑到对面去买买两块钱一杯的橙汁和可乐各一杯,我当然要可乐,我只喜欢喝百事可乐,我告诉他百事可乐罐装的最好喝,而倒在杯子里就不好喝了。
但是他只记得明明喜欢喝橙汁不记得我喜欢喝罐装的百事可乐。他说可乐就是可乐能有多大的分别呢?他当然不会明白我喜欢他而不喜欢阿木,连我都不知道我为什么不喜欢阿木,他明明是那种虽然不好看但是很阳光的男生,我能够想到最大的原因就是他笑起来没有上扬的嘴角和弯弯的眼睛。
也或者,在我心目中阿木是个中性的人。我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3-30 22:20)
 

这么遥远的武汉

发表于:2008年3月30日 21时27分16秒阅读(1)评论(0)本文链接:http://user.qzone.qq.com/372842531/blog/1206883636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3-19 19:09)
标签:

杂谈

 前天晚上《汉诗》出来了。虽然我没出到任何力,但是一直都看着它从策划到它现在的面世,我能够体会到张执浩,小引,李以亮他们的喜悦。拿到这本手感极好,封面及其大气的《汉诗》,我们忍不住举杯相庆。作为没有劳动而拿到此书的第一人,有责任也有权利向大家推荐一本这么好的诗集,希望你也能够买到,共同赏读咯。


《汉诗》是一份由武汉市文联文学院主办的“泛诗歌”读本,每年分4季公开出版发行(武汉出版社)。
《汉诗》既关注诗歌内部肌理,又关注当下人们对诗意生活的需要,全面展现我们对“大诗歌”的理解。打破诗歌与其他文本、诗人与外界的藩篱,以真实、健康、清新的气息告诉读者一个真切可靠的诗歌世界。
《汉诗》印制异常精美,封面为200克铜版纸(亚膜),内芯由70克轻型纸印制,每期4印张彩页。立志打造中国最精美、最前沿、最具收藏价值的文学杂志。
《汉诗》编辑部构成:
主 编:邓一光
执行主编:张执浩
编 辑:小引 李以亮 田禾
编 务:熊皓
艺术总监:阮争翔
《汉诗》编辑部地址:武汉市文联文学院(430019)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1-08 13:04)
 

桃花

仿佛做过一场繁华琐碎的梦。
等待着我的那个人,站在天空下
清寒而淡定。谁会在谁的眼底盛开?
细雨如针,心微软
从桥这头走到那头,始终没看见江水不停的流。

早春

就是这样了。我告诉你
什么花开了,水哗哗的流
我的鞋沾了泥土了,青草的气息
好舒服。假如我快乐的谈起这些
而无端的摆弄手里的花伞。很多词汇
比如:愿望。村庄。冰蓝。
失语。要怎么告诉你
我刚才所说的春天是不完整的
 
背叛

城市都是一样的。每座城市都
有一样的生存法则。工作经验。
简历。身材。它们操纵你的生活。
但我不该在这里,尽管我不知道自己该在哪里。
已经很冷很冷了。长江水
无休无止啊,这么多的木棉
又大又白。爱情越来越白
病越来越鲜艳。谁受了谁的蛊惑
自言自语。直到患上失语症
怔怔看着另外一个你
手持利刃

2007/3/22

过时

体内的钟还没有醒来。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常相忆】

 

题记:故人入我梦,明我常相忆。君今在罗网,何以有羽翼。《唐.杜甫.梦李白.其一》

2007眨眼即逝,数数日子和若丫头相识一年有余。适逢她23岁生日,随手敲下这些字,以作留念。

-------异样质华

 

若梦.恍惚昏暗的街头

一位未名少女

制造了一场混乱

在一条拥挤的大街,

我们不期而遇

乌鸦把黑涂满玫瑰

涉水而上的亡魂.匆忙走散

鸟儿飞回旧巢

我的姑娘.她看见

所有的人往西流.忧伤高高挂起

顺流而下让他们互为利用

不觉得寂寞

她往东去

背道而驰的叛逆者.不为人们所承许

但他们无可奈何

她没有光鲜的衣着

但她会飞

一双翅膀

是她异与常人的地方

 

 

-----------花事

 

襁褓里的木娃娃

在荆河长大

妈妈赋予她的黑箱子,装满七彩种子

我们越走越近

五百年前的天晴和雪落

河堤上游和下游走散的羊群

洁白无霜的橡树林

小公主丢失了水晶鞋

妈妈、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12-20 19:44)
标签:

文学/原创

 

齿轮

 

——写给婉丫头,2007年结束了。我们还会相亲相爱。


亲爱的婉。这时候我想要这样叫你。
这是我的二十三岁。和你在网络里敲字的日子。
我们有一样的天晴和雪落。还有前世的树上。
而你是否是我失散了五百年的姐姐
这跟我和青青在一起久了会不会象一个人分为两半一样疼
我们的手指。喂养了我们身体的某些部分的文字。
癫狂。胡言乱语。一样也写字的边子和李双鱼。
人家许诺于你的红肚兜。我们最初的相识
与诗歌无关。跳跃着的文字。
别人看不明白的矫情。太多的相似了
就仿佛,我们体内长着一样的病毒,爱情和绝望。

久了之后才开始看彼此的文字。熟悉得象是自己的。
连喜欢的表情,都是一样的。想念自己的时候
开始会想起你。是否也躺在床上,在翻一本旧书。
或者坐在电脑前,胡乱的看肥皂剧。吃苹果。发呆。
这是我们爱自己的方式,爱,并且坚守。

但我是不会去看你的。如果突然出现在你面前
你也会开心得手足无措吗?你会拿出你的苹果,书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