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罗伊娜
罗伊娜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37,735
  • 关注人气:63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公告
我忠实于自己的情感,并把他悬挂笔端。
  
记录下来,是因为要担负思考的责任。
   
守护这里,就是守护着揭露自己的阵地。
 
偏差和错误,不需要回避,就在这里告诉自己,为改正争取时间。
  
既然借用了文字的力量,那当然要诚信为上,方为公平无欺。
 
     原创之地,请勿擅转
     如有所需,敬请相告。
新浪微博
图片播放器
鼠绘

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

熊猫、骨头与狗

处女作

不是故意要吓你们的

虹(小说)—深蓝
访客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简版音乐播放器
博文
(2019-07-18 10:08)
分类: 虎啸.诗




《端午》

 

艾叶悬于厅,菖蒲秀于瓶。

糖粽香于灶,飞鸟安于林。

五红新于桌,女儿笑于庭。

清水濯我肤,夏已是仲旬。

墙下怒虫啾,池边闲蛙鸣。

匆匆往来客,翩翩有风仪。

忙中贺亲友,相问食与衣。

童子不知愁,采花复望云。

牵手尤坠坠,癫癫山边行。

皆言去我家,不允仰天啼。

昔时如梦遇,唯见端日菫。

单五思怀处,老树尚至今。

 

 

《观唐寅仕女图》

 

桃庵未落发,画梦素堂前。

自言花无姓,赊春不赊闲。

 

 

《幕府临江》

 

 横江飞练白,野径烂红开。

 叶下千秋事,风流一迳来。

 

 

《瓜兄赠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5-25 09:30)

 

       一年节气,又归“小满”。恰逢母亲生日,兰姨作巡回展。双喜并至,老姐妹欢乐在一处,如七八岁的孩子。寻常岁月,哪有那许多惊心动魄的“激荡”,倒是日日平和,简素体贴的温馨,似那些透过木香花棚的光。抬眼望的人,说不出的感激与流连。童儿选的琴曲,母亲听着安逸。说是清清绵绵,舒缓,也痴心。石榴花露出红红的花苞,从叶缝中探头探脑。母亲说,没有几个月,又要剥石榴了。母亲就这样为我们剥石榴,年复一年。赤炼寒雪,心心相印,尤在石榴裂开的一瞬间。舌尖回味的人,心似汪洋。只是说不得,一张嘴,时光拼了命的跑出去,跑向过去,也燃烧着如今。母亲替我答应了曹爷爷,空了去“拜师学艺”,去学他的风筝和花灯。年近八旬的人,谈起南北风筝谱,灯枝灯骨,如数家珍。笑得好像去世的老外公,说不出的慈祥。难得见他这样笑一笑。多好。能自持,被尊重,于长者,不枉那几十年,未改的初心。秦淮一盏荷花灯,文德桥上盼归的人。提灯的孩子只当儿歌念,哪里懂那相惜与牵悬。

 

       亲朋故旧,往来宁杭,近在咫尺,多是便利的自由。如天上的风筝,风和日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3-05 10:26)
分类: 原爱.诗歌

 

胜棋楼

 

执黑先行 

“易”中掠夺生机

愈是优雅的提落

愈会忘了是在阵前

非喜,非战

只有湖水平静而观

 

天地星元

天是来去自如

一席白衫

地是行云流水

缁衣玄带

 

谋者运化

释者容安

闪躲腾挪,英雄才知气短

弹指挥汗,儿女方显情长

 

无关生死的结局

无需看重

无关世俗的收场

无需介怀

执子

执子

天地有此约

不杀

不杀

谁人共此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2-14 17:21)
标签:

杂谈

分类: 五味封喉.随笔

 

孝陵的红梅初露姿容,今年是个暖冬。肃穆的红墙之下,却是腊梅的天下。星星点点的黄,置人于喧嚣鼎沸外。红黄之色,帝王之色。寻常人看见一片庄严气派。然而那最活泼的孩童却大声说出心事:“真美啊。远郊的电线上,垂满了老丝瓜。悠悠素日,梅知生发。想起去年在梅花下说的话:需满饮,饮到梅花也伸手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2-21 10:20)
标签:

杂谈

分类: 原爱.诗歌

毗卢寺的晚秋

 

清街无他

只有一个晨起打扫的人

殿前古银杏两株

乌桕似花洒

红了一夜

毗卢寺的晚秋

僧衣单素

做早课的师傅轻提云步

藏经阁的木梯就声如鼓磬

 

越是空寂

越听到石佛的心

银杏做袈裟

乌桕连裙

四千菩提加身

大悲咒下有人望天

有人思念

 

从白马到建初

一苇流去迢迢东土

原以为身外无物

却见芒雨如泪

滴在脖颈

流过胸襟

千里万里

合于掌际

 

执帚,执仗

洒扫,诵唱

万物注视

如见自己

燕子落时,山茶轻

苔上蚂蚁,青丝行

想那芦花吹出雪

不过日复一日的勇气

 

 

乌衣巷的白月光

 

江南的初冬

烟愁乍起

忧郁,温和

就像乌衣巷中的白月光

它是眼见之物

也是心头默语

它有归音

在胸膛不再躲闪的时候

 

遗世的锋芒

日日落在张岱亭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2-04 10:30)

 

       秋冬之交,本有最清丽的景致。无奈接连几日大雾警报,又复阴雨连绵,实在让人忧心。伏案之余,不免迷蒙世界里,想一想过往。金庸先生辞世已过月余,华语世界仍见一片悲悼之声。痛呼一代大侠往矣。翻阅典籍,字面上的侠,总离不开奉天行道,善德仁勇,以一己微薄之力行世间公义之事,平世间不平之理。不求回报,扶助弱小是侠最直观的表现。能为侠者,自当潇洒。高德的品行之外,似乎还应具备上乘的武功与智慧。曹植《白马篇》里最恣意的侠:幽并游侠儿,白马饰金羁,连翩西北驰。或有貂裘换酒的豪情,或有英雄儿女的痴衷。与其把武功历练放在“侠”的首位,不如说是品格修身主导了侠的言行。言必行,行必果。不爱其躯,赴士之困,是行侠者不变的气节。当下科技迅猛之世,人心浮躁之时,再言行侠者仗义执言,果敢担当,非但不觉过气,反觉慷慨可珍。无论是少年白马唤侠儿,还是老骥伏枥义勃发,侠之大者,仍是那句“为国为民,情义无价”。

 

       对侠的崇拜与倾慕,未必哪个时代的产物,也未必哪个国度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1-01 18:39)
分类: 虎啸.诗

      

 

       故友仙去,今是头七。思之伤怀,更显悲郁。她一生钟爱梅花,以梅情,书梅品,悯市声,悟禅音。诗词文章皆如是。即便我写“沁得阳春三月尽,雪隐精神花隐香”也会为之悲痛良久。多少音容旧日,多少笔墨咫尺。人始终都会一个先离,一个独忆。然这世间,无论何种感情,都以尊重,欣赏,爱惜为前提,体贴,陪伴,守护而长情。如此,即便阴阳两隔,也有漫漫思忆深藏心间。如此,尚存一丝温暖,不至凉薄人间的绝望。人发自内心的情感,不受外来干扰评介。超越身份,才华,容貌,性别。众里寻她,只因是她。蓦然回首,待你同行。一个人去得那样明白,干净,笃定。倘使这心襟不够纯澈,清亮,又怎知世间仍有浑然的悲喜,典雅复深情。水色山影,舟行天地,若有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9-17 15:43)
分类: 原爱.诗歌

《乐观的悲观主义者》

 

不必怀抱温石止饥御寒

只消抬眼

那屋外的半树红柿丹桂飘香

圆月弯刀

行腔热血

明明看过许多生死别离

却一心拈花惹草

近乎绝望的乐观者啊

总是在建一座城堡

阳光织进墨绿的裙

针脚固执又细腻

虚谷流溪

含羞草未离

如此想着

天就亮了

 

 

《调皮》

 

秋日的调皮从一个喷嚏开始

阿切,阿揪,阿踩

突如其来的坏脾气

它多讨厌不爱自己的人

它已爱你那么深

白浪红船,诺那塔下

赤橙蓝绿,落凉山野

木栏上的牵牛花捎来信

临水窗影

未知往昔

只有卷帘的露珠噙满枯叶

纵然一叶过江

仍是器宇轩昂

思行且去行

应尽则当尽

无复忧且荒

无惊孤又虑

 

 

《那河边的孩子是胆壮的》

 

在一个时代里走路总是低头,

总是瞻前顾后,贪生怕死

然而有些眼神始终使人不敢放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原爱.诗歌

《弹钢琴的墩墩》

 

我们总是试图找寻一种美的刻度

刻如水的波光,光洁如面

刻重逢的时间,间或留连

湖山深处

杯盏风物

白马续断弦

长调落星野

那不是命运启示

也不是英雄自恋

只是咏叹的欢乐,圣洁指间

 

墩墩,是只弹钢琴的小狗

我承认我依然害怕这些热情又莽撞的汪星人

但它坐在那里

沉浸温存

不知秋日私语何时起

眉间落寞有几分

 

穿过旧历商橱

步行车马甬道

晚风残照,沉寂,喧嚣

回旋的,夜

 

报纸与新闻有多慌乱

咖啡与琴键就有多温暖

散步的人口袋里总有几枚硬币

为报纸,咖啡,也为无家可归的一切

这是周末的傍晚

还不曾料想明日的世界

 

浮浮沉沉

无动于衷

镜子中的人体面到领结

口若朱丹

看见美貌

看不见那个人

送走一个笑容

等候着下一个

哦,

“你还年轻,还美丽”哟

 

而今,面对落日的召唤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7-28 18:30)

 

       烈日炎炎,人的精神因季节而敛藏,潜隐于“伏天”之中,以静制动,别有一番境味。潜龙在渊,潜蝉在林,看似没有喧嚣的生命却处处努力。即便五柳先生名中一个“潜”字,也曾肝胆呕沥。世道人心,屡屡张牙舞爪,在众生苦难中相互戗伐,置肉于炭,仿佛不甘做鱼肉,便要举刀俎。那刀剑,每每黑说黑,恶吃恶。喊打喊杀,但终究找不出什么正义。又能看见多少活着的人和风景呢。

 

       世界有耶路撒冷,中国有终南山,那都是一种精神的存在,有时并不一定具像于某种形态中。精神存在于思想,情怀,内心。大丈夫常言孔孟,不爱繁华者却多恋老庄。读老庄的文章,看访老庄的诗画,这种交汇,未必在静室密林,怅怅于大街上,邻家旁,还没下完的残棋,还没散去的家常,都是目眩神迷。游走城墙,闹市幽巷,谁都能将自己隐藏。茫茫肩肘,哪个晓你,大可自在行去。这比竹林深处忽而被人揪起,反显安逸。三伏之潜,有时只是一壶陈年的酒和茶。侠者,好酒。茶者,好隐。即便耄耋,还是爱茶酒的少年。西方有谚语:“抬起下颌,但别过分”。已然是积淀在岁月深处,隐隐于心的“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