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中游宁采臣
中游宁采臣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0,320
  • 关注人气:1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公告
   不老的宁采臣,永远的中游青春!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2018-01-24 21:48)
  时光不老,回忆永驻。
     那些扑面而来的记忆,总是在某一个夜晚,掀开最深处的心的窗棂,而我仍然是奔跑在西湖边的那个青年。那些青葱如约的岁月,连同火车轰隆的轨道声,把我带进在杭州中转火车的记忆。
     已经记不清有几次在杭州中转火车了,记忆里好象有暑假和寒假,更多的是寒假。因此,看到西湖上的雪景,是我永生难忘的一个画面。断桥的雪,断桥的枯荷,以及满眼白茫茫的雪湖,无穷无尽。
     对杭州最早的印象,是童年时家中有一幅《三潭印月》水彩画,画上有三个葫芦形状的石塔,立在湖中,明月当空,仕女梳妆。月照塔,塔映月,水中月,岸上人,好一幅怡然自得的美景。长大了,就想看看那田字里的三潭印月,还有那西湖边的西子红颜。
     西湖的西子还真不少,不管是西湖借伞的白娘子,还是尼山求学的祝英台都与杭州有缘的。西湖上苏小小的墓,就是西湖红颜中最早的一抹风景。她是公元5世纪南齐时的钱塘第一名妓,历朝历代无数文人以诗纪念她,“妾乘油壁车,郎跨青骢马。何处结同心,西陵松柏下”,“桃花流水沓然去,油壁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2-18 16:48)
  生命就如一部电影。
     光影流转,声情并茂。
     有的人精彩,有的人落寞。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2-18 16:45)
  一个人,注定没有同类。
     侯孝贤就是这样的一位导演。
     天才的导演,总是走不寻常路的。这位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8-27 19:17)
  记忆清晰如昨。
     那一年,这样的八月,我离新疆近了。
     临时被派为领队,带11个人去新疆。几个小时的飞机后,看到了S姐携男友在机场门口等我。她的男友担当司机,上下打量我。他好奇,是什么人物来着,竟然让S亲自来接见。
     我是S姐在南京读书时,认的弟弟。S姐依然温婉动人,岁月几乎没有在她身上留有痕迹。即使遭遇了婚变,依然还是挺了过来。十年没见面,我和她依然未生疏,聊得正欢。这个世界上,她是唯一知晓我全部的姐姐。
     她是我在南京的同学,当时是班上年龄最大的,但她的性情和许晴一样,都把自己活成了少女,没有一种危和感。青葱的岁月里,S姐带我到南京的新街口,第一次吃麦当劳,第一次吃那种奶油味的甜筒,即使我从来不吃冷饮,但还是拗不过她的热心推荐。
     S姐张罗了我们在新疆一切,住宿、培训、参观等等。她为人谦和,她那些同事都主动来帮她,她说她也是第一次接待人。从来都是养尊处优的她,哪里累得了,倒是她的男友,哄她开心,替她分忧,把我们的事,当自己的事,一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8-27 19:15)
  弹指十四年,刹那芳华飞。
     闭上眼睛,一幕幕,一回回,排山倒海的记忆,涌了出来。我甚至感觉到自己被感动,眼里滑出来两行清凉的泪水。
     千里为重,广大是庆,重山重水,庆心庆情。重庆,以独有的方式,呈现在我生命中的第二页。每一个注角,都诠释了我的经历,我的故事。千万次问过自己,为什么来重庆。千万次没有答案,所有的遇见,也许都是最好的安排。或许就是为了不错过你,在你必经的路上,我千里迢迢追赶过来,奔赴你的一朝相约,一生相守。
     记得在重庆第一个拜访的地方,叫弹子石。那是一条老街,古朴地像拐进了七十年代的旧街一样。2003年7月的一个周末,当我真实地站在地图上标注的弹子石,我兴许有点失望。我甚至找不到那块望夫石。那个化身为石头,等待大禹归来的涂山氏女子,再也找不到了。传说中,从石头里诞生的夏朝开国皇帝——启,似乎也只是一个美丽传说,湮灭在历史的最深处。
      弹子石就是诞子石。度娘另一说法是,长江边原有三尊巨形柱石,支撑着一圆形巨石,因其形似“弹子”,故名弹子石。后遭雷击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8-27 19:13)
  有些记忆是注定包裹在时间最深处。
     2003年7月4日,睁眼醒来时,我已经在重庆的这片土地上。火车在奔跑,我的人生从此翻过了一页。这是一个未知的地方,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选择重庆工作?就好比一刹那冲动,买卖就此成交。
     下了火车,漂泊成性的我,随意上了一辆公交。公交把我拉入了一个叫陈家坪的地方,我在那里的一个小旅馆住下。我随身带的东西并不多,大部分生活用品都还搁在火车站,没有领取。
     上午去观音桥单位报了到,重庆的第一天,就这样过去了。第二天是星期六,我已经把自己搬迁到单位附近的一个船舶招待所。那里,晚上可以吃到他们单位的伙食,这对于我来说,算是方便了。
     星期天的时候,在好心的同事帮助下,单位把我安排到他们的招待所住下。这一次,我分配到一间房,带洗手间,还算是方便。终于,把火车站的行李拖回来了,睡在自己的被窝里,一觉睡到天亮。7月7日,上班第一天,我意外地分配到单位的宣教部门。
     我喜欢宣传教育工作,这应该是我的一项特长。当初不选择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6-09 20:49)
  生命中有些离歌,是不堪折听的。
     2003年7月3日晚,我坐火车从贵阳前往重庆离开贵州的。好象是一个师弟送我的,是小郭,还是小王,我似乎记不起来了。也许是小王,江西人,比我矮一级。他现在江西哪个学校,我已经确认不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6-09 20:48)
  很多年前,我下乡到了郭公坪的一个山村,在那空旷的山地上,我看见孤零零的一块石碑。同行的人说,这块石碑就是湖南省与贵州省分界的标志。站在省与省交界的地段,望着贵州方向,那时候,我丝毫没有觉察到,自己的人生,会与对面的那片土地,有一个交集。
     我算不算是一个贵州人呢。我爷爷的父亲,是一个开中药铺的。他的父亲的那代,从贵州铜仁顺着锦江水搬迁到锦和镇的。小时候,在六叔家中,看到他记载的族谱,说我们家族是从江西的豫章(今江西永修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6-09 20:44)
.    记忆,有时候像小姑娘撒娇,说断了,就断了。
     茫茫然的人生,连同大片个光景,我似乎都想不起,当初是怎么出发的了。在生命转弯的地方,深呼吸一次,便重新上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11-12 22:58)
    杜康断更了。
     翘首以盼的《商羊舞》,似乎在这个秋天里,更为凋零。在秋风习习的午后,杜康站在院子里,阳光投射的影子,比往常拉得更为瘦长。“宁可枝头抱香老,不随黄叶舞秋风。”满眼的秋,有谁为那一朵稚菊,画下最美的容颜?
     这一次和过去没有什么不一样。不管是弃楼,或是断更,杜康总是在众人的期盼中,留下了更多的遗憾和委屈。有的人,又要笑了。比如,呆葫芦。其实,他俩也并不是什么宿敌,也不曾为什么红颜大打出手。为何呆葫芦每一次,都要站在道德的制高点,投下轻薄的眼神?难道他已经预言,杜康就是写不完一部完整的作品?
     杜康说,没有推荐就上架,所以他要断更。这个理由,怎么看,怎么细读,都解释不通。在云云的感谢辞中,曰,如果下一回火了,希望大家再来捧场。没有看到前因后果,我们怎么去猜测,或是断定,都有点唐突。或许,更多的是一种曲解和误会。
     而宁老头倒希望,那是杜康一贯的作风。我们看得到开头,却看不到结尾。如果不是杜康,宁老头甚至连起点网是什么,他都不会去关注。至于,对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