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不老徐爷
不老徐爷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2,261
  • 关注人气:5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2017-01-06 12:07)



人们常用“鳄鱼的眼泪”来形容笼罩于残忍之上的伪善。

几天前,东邻有个小三,不远万里跑到夏威夷的珍珠港,去对当年被“皇军”屠杀的数千名美军亡灵又是献花又是鞠躬,就是不道歉!

刹那间,全世界的人都眼睁睁看到两条鳄鱼:一条亚洲鳄,一条非洲鳄,而且还是两条连眼泪都不高兴流的食人大鳄。

“决不道歉”的潜台词,就是“没有错”。无论是当年珍珠港的杀戮,还是广岛长崎的灭绝,都没有错。错就错在你们这些死鬼生而有罪、死了活该。那两个装模作样低首默哀的大鳄内心独白是:作为两国之尊,前往“慰灵”,都“呜呼哀哉,伏维尚飨”了,你们这些亡灵还不感激涕零、含笑九泉?

如若这些亡灵真的地下有知,恐怕都会诈尸而起,又气得再死一回。将心比“灵”,谁都不愿意枉死了75年之后,还被所谓的“要人”拎起来羞辱一番——我做得没错,你死了白死,没啥好道歉的。这些被“主仆”二人人为划成三六九等的“上等亡灵”,受辱的同时恐怕还难免要被那些享受不到“慰灵”待遇的“下等亡灵”呵呵了。

我们这儿老百姓,把祭祀逝者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12-16 11:06)

大条灌下最后一杯白酒,就觉得酒劲上涌,双眼迷蒙,脚下发空。

大条不是武松,虽有酒胆,却无酒量。踩着棉花飘出店门没多远,冷风一激,大条就泥滑虫儿似的慵到朋友的胳肢窝下。只剩下耳边的“乌啦乌啦”和眼角余光中闪烁的灯红酒绿。

轻飘飘地似乎被两人架着前行。乜眼一看,身边一白一黑,还戴着高帽儿,舌头都伸得老长……

大条用被酒精摧毁得仅剩的一点思维……判断,这这……这不是专门勾人魂魄的黑白无常二位老兄么?这是要将我捉往地狱的节奏啊!大条想要撅滑,可是浑身软绵动弹不得,只能任由黑白牵引着往地府迤逦而去。

不多时,大条被推推搡搡来到阴森森的阎罗殿。阵阵阴风激得大条酒醒了一半。

正打着盹儿阎王睁开惺忪睡眼喝问道:

所带何人?

白无常回禀:

小的索人途中,捡一满身酒气的路倒。顺手就将他的魂儿带回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9-05 10:44)
标签:

杂谈




为房子买在如城的踢踢东头,平时进城车进车出倒还便当。偶遇饭局,多多少少是要喝点酒的,这车就万万碰不得了。所以只能乖乖地去等公交。所好咱如皋的公交无论是线路分布还是车况环境都还不错,除了间隔稍长了点,不拥不挤、经济廉价,还真是咱老百姓出行的首选。

那日正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想出这样的标题,倒不是存心跟在南海边画圈的老人较劲。确实,在邓爷爷画了圈之后,有一部分人先富了起来,但我们没有看到理想中的“先富带后富”,满眼的倒是沾腥带血先富起来的那些人,早就跳出圈外,为富不仁、挥霍无度的种种不堪,让未富人觉得齿冷心寒。

“富贵荣华”这四个字,是咱中国老百姓心心念念的梦。而这四字当中能斗量秤称的似乎只有首当其冲的“富” ,比如存款、别墅、豪车……而其余的都与“脸面”类似有些捉摸不定的玄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旅游

情感


一群高中老同学,早早的就约了一一烟花三月下扬州

多数的游人都是冲着李白的那句诗附庸风雅“下扬州”的。其实当年李白诗中所指的“扬州”,有学者研究说并不是指扬州而是指南京。因为南京自东汉至初唐有400多年称“扬州”。

且不打这个“扬州官司”,咱们这班同学可不是冲着李老人家一一我们的高中班主任袁发盛老师相约而来的。

至去年七月,我们离开如皋中学已整整四十年。高二五班的班长、团支部书记登高一呼,竟也聚集了40多个满脸沧桑的老同学把酒临风,畅叙别情。而聚会的“头碗菜”老班主任却因身体原因没能莅临,让聚会少了许多味道。所好袁老师留了个希望的尾巴,一旦身体状况好转,即与同学们相聚。

大约在一个多月前,南京方面传来消息,身体状况刚刚好转的袁老师定于4月9日赴扬州与同学们相聚。于是便有了这次风和日丽,欢声笑语的扬州畅游。

好心情是从好天气开始的。

此前几天,春姑娘失恋般的一直泪水涟涟。也许借了大圣的猴威(当年我们背后总称发圣为大圣)春姑娘终于在9号这天陪上了笑脸。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5-06 09:19)
标签:

杂谈

圣人云:民以食为天。

百姓说:吃是真功。

老卤曰:无论是凡夫俗子还是皇亲国戚,他都要先忙好鼻子底下的一横,然后才有了许许多多的“然后”。

从茹毛饮血到吃遍地球上所有能吃的和不能吃的。一部长长的人类史,简直就是一部皇皇大观的吃喝史。

穷人穷吃,平日粗茶淡饭,荒年树皮草根,只为度个命,弄不好还“路有冻死骨”;富人富吃,终日山珍海味,飞禽走兽,只为美个嘴,造不了就“朱门酒肉臭”。

吃有吃相。粗人胡吃海喝,最典型的粗货是“猪八戒吃人参果,食而不知其味。”文人雅吃细酌。最典型的雅士要数清袁枚,他竟然洋洋大观地写下一部如何“雅吃”的食谱《随园食单》。便是一方下豆腐也列出了几十种的吃法。

苏菜中有一道名菜叫做“鱼头豆腐”,它的来历据传来自于乾隆下江南的一段趣话。

说一天乾隆微服出访到吴山,半山腰逢大雨,淋成落汤鸡。他饥寒交加,便走进一独居人家找一些食品充饥。屋主王润兴是一个经营小吃的小贩,见来人如此模样,顿生同情心,可是家徒四壁拿不出佳肴,便把没卖出去的一个鱼头和一块豆腐加一些味料放进一个破砂锅中炖好给乾隆吃。这时的乾隆便觉得这菜比宫殿中的山珍海味还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公告
做喜欢的事。
爱喜欢的人。
快活!
徐爷半老的视频空间http://u.youku.com/徐爷半老
访客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