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越越
越越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9,616
  • 关注人气:5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粤友
我的信仰
好友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情感

           

《白日焰火》的横空出世,总让我想起许多年前一个类似的事件。那时我还在念大学本科,正是轻狂得不知道自己是谁的年纪。一部叫《孔雀》的艺术片,让我们这些念戏文系的孩子晓得了一个叫李樯的师哥。于一群只学会了清高,显然还不谙世事的文学小青年而言,有什么故事,能比一个穷逼潦倒的理想主义书生,用十年的青春坚持创作,终获认可更励志。同屋在某杂志兼职的女生似乎还策划了一个采访,兴奋得好像拿奖的是自己。

十年之后,玩博客的我们开始玩微信,柏林获奖的消息传来,朋友圈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整部芳华版《玉蜻蜓》中,申贵升如同一个魔星,无处不在。

他不论是活着,还是已然死去,都割破了一张原本可以接住所有人的网;除了以傍他作为上进方式的沈君卿,只要与他相关的人,原本都可以看似平静地活下去,如今没有一个不生不如死。

香火鼎盛的法华庵因他成了荒庵,因庵中的摇钱树因他一夜枯萎,对世界失去了全部热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12-03 02:27)
标签:

杂谈

一个相熟的理发师要离开北京回广州,于是挑了一个下午,将越来越杂乱的头发剪短了。

主顾与客户的关系,从来介于熟与不熟之间。或许是因为即将改变持续了很长时间的生活状态,这位理发师忽然说,他在北京十五年,剪走了许多人。

我不明白剪走是什么意思,他说与北京游乐园的下一站有关,我想了想,反应过来他说的是八宝山公墓。

他说这些年来,看女孩怀孕生子,男生成家立业,看到成了双的一个人来,偶尔也会问一问另一个的下落,结果那个人便已经不在了。

 

忽然想起朋友推荐我看的一个日剧《深夜食堂》。

朋友推荐的原因,是因为传说中诱人的美食。我看了一集,主打菜是煎鸡蛋与火腿肠,不道为什么,里面的食物于我全然无感,看到那些在夜生活里奔波的人,对忙里偷闲的一点宵夜,兴奋至满脸感恩,涌上心头的竟是很不合时宜的心酸。

我真的不是很明白,为什么这会是一出美食剧。

一个看似冷静的店主,与一群职业特殊的过客,在旁人都熟睡的深夜,仿佛平淡地相处。

每个人上天入地,生老病死,都与他无关,他只不过是浸淫其中,每夜每夜感受着时间愈发缓慢的流逝罢了。每一个深夜里的独行客,凑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喜感

女流氓

与友人坐而论道,喟然长叹,如果不妥协的结果是无法与这个世界和平共处,为了获取做事的自由,妥协还是有必要的,但是要有底线的妥协。

友人闻言捧腹,说我发愿多年,永远在妥协的门口徘徊,鬼祟之状,像极了妄图潜伏的敌特。

 

妥协一事,往往意味着某种牺牲,而这牺牲包括许多方面,于有些人而言是美色、金钱、青春;于有些人而言是原则、理念、操守。

至于妥协的目的,也有许多种,有为三餐一宿,有为功名利禄,也有为平生之梦。

 

金庸《笑傲江湖》里,有个非常极致的暗喻,是为自宫。

对男性而言,没有什么比自宫更惨烈的代价,而付出这种代价的好处显然也是巨大的,那便是天下无敌的绝世武功。

书里练成这个武功的共计三人。左冷禅被骗练了假的,无从选择不算,东方不败、岳不群、林平之,都断然决然选择了自宫。

三人中,友人最瞧不上岳不群,因他已掌门华山一派,是个有妻有女的体面人,若不是自己发梦要一统江湖,实在犯不着如此自我作践。

此话没错,东方不败已经文成武德了,此行顶多算是个风魔的武痴;而林平之更是情有可原,为报血海深仇,命都可舍,自宫自然也算不得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11-23 10:35)
标签:

心情

时光

杂谈

早上梦到一个大学同学,一起去别的学校试传说中很好吃的早餐,还劝她买一个自行车方便出行。
醒来觉得这个梦不知隔了多少年。
时光流逝的感觉,源自不会再重来。
并不是这位朋友不会再北上,而是当年无忧的心境,被替换成了愤世嫉俗的焦虑,继而是千帆过尽的安详。
在京城想一想才能记起时光的残酷,除却自身隐居一般的心态,也因为身边的朋友,并无太大变化的相处模式。不变的状态经历并未停留的时光,教人隐约觉得这是一种化石一般的生活。
或许青春从来都是要衰朽的,不剥去那些残叶,便不能结出新果。
可如果花期比旁人晚,叶也未凋残,人是否要为按时经历人生的每个阶段而摧花求果?
守望是一种状态,成长的停留,如同化石蕴含的死亡,本身便无可避免它的悲剧意味。
有人说,人生不能缺乏对目的,而最可笑的目的,就是那最虚无缥缈的美。
年轻与幼稚,成熟与苍老。
评价是最任性的东西,一线之隔,便是两面。
你在何处?你认同的又是什么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咩姐扫描了很久以前的一篇官样文,于是想起了那时写一稿废一稿的场景。

一共三稿,憋了一个礼拜,一稿的实话比一稿少,一稿的脸皮比一稿厚。

其实不是不汗颜的。

以前九妈LXX说,文字务必谨慎,因为会留下罪证。

罪证这东西,虽然不好看,世上倒也少人留意。

只是你自己的羞愧未必放得过你自己。


                   第一稿 传统戏曲的时尚外衣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5-03 03:29)
标签:

越剧

童年

杂谈

成为茅迷那年,我上小学五年级。
我尚不知道,这世上还有一个叫“茅迷”的群体。
我身边没有人钟意越剧,我以为喜欢那个桀骜不驯,会当众嘲笑权贵的佯狂书生,纯粹是我一个人的事。
那时新华书店里越剧是点缀,网络也没有普及。
于是,一盘《汉宫怨》的磁带,被我听到彻底不能听;两盒《蓦然又回首》,我听前奏的第一个音,就能准确分辨出接下来出场的是谁。
我乐意在身边的一群里当一个怪胎,我愿意像捍卫主义一样去捍卫我所景仰的越剧文化。
我与人辩论,像一个狂热而孤独的异教分子,我甚至因此与男生打架。
“从来是,贫居闹市无人问;小庵中,唯有胸中万壑藏。”
我最爱骑着车,在下着雨的秋天冒雨疾行,没有人理解我,我也不需要别人的理解。
那是一种根深蒂固的相信,俗人就是应该被鄙视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白兔

意象

情感

有朋友晚上做梦,梦里的王艺术家变成了一只白兔,她在喂它吃草。讲述梦境的时候,此君反复强调,变的是大白兔,而不是小白兔,是楚楚可怜的兔,而不是孔武有力的兔。
我承认,当时的第一反应,是很想将一口鲜血喷在此君脸上。
由于此君贫乏的动物知识,对耳朵的特殊癖好,我其实相信她梦见兔子的单纯本意。但旧时戏园子里,多的是含沙射影的轻薄诨号,刚强如王艺术家,岂能由人做这样不敬的梦?
那时地上的音箱里正放着梅艳芳的《血染的风采》,梅姑的声音堪称雄壮。此君振振有词道,譬如梅姑,入了她的梦,就不会是一只白兔,她也不会希望喂她吃草。
于是明白,对于某一些人,讲道理是没有用的,唯一能起的作用,就是让你继续吐血。

其实真的是相当奇怪的,那样遥远的人,你或许一年才能看见她本人一回,而且大多数时候,她都笼罩在舞台的光晕里,与你无关,高高在上。
为什么在时间的堆积之下,仿佛也成了熟人,提起她来,就仿佛提起一个身处异地的老友,你们的确很久没见了,你不知道如今她身边来来去去着什么人,也不知道她现在喜欢什么,讨厌什么,可她依然还是她,你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1-18 08:06)
当我们在湖边观望,或许我们最先看见的是别人的影子。
并非是在挥霍善良,而是因为旁人的故事再怎么惨烈,总要好过在大白光下,展览措手不及的自己。
多么阴暗,多么怯懦,多么羞耻——从未有人勉强,你必须走一条怎样的路。
如同在一片四际无人的海滩,滩头如半岛,你独自一人,站在这半岛最接近海面的礁石上。
你惶惑冷寂,是否有海妖,有空在海底为你放歌?

即将。
因为这个词,又是一个按时醒来而没有长眠的清晨。
有人依旧美丽,心中滚沸如水,却打算接受一个陌生人,放弃曾经尝试过的一切,远行日本。
有人曾经如胭脂,却不曾匹配娇质,甚至不曾藏于箧笥。当它精疲力竭,喘息于岸头时,抖落了污泥的胭脂,是否还是胭脂?
有人心满意足,弄儿为乐。相夫教子的女子何须书本,自然不会遗憾成为一名与这世间地覆天翻再无瓜葛的小妇人。
有人合上了书斋的门,在灯火阑珊中强悍如女金刚,目送曾经亲爱的人们远去,如同沉默不语的堂吉诃德。
有人在狭小的房屋里,想起一个素未谋面的陌生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11-27 00:10)
标签:

    念不起书的放牛娃,是一个好学的娃。为了学习,娃将书本挂在牛角上,每次一有机会,便去私塾蹭课。可私塾里的孩子都是老老实实交了学费的,面对一个占用别人资源的不速之客,被占了便宜的夫子通常会有两种反应。一种是将娃迎进来,当一个免费的旁听生;一种是将娃赶出去,免得开了赖皮学费的先例。
    这两种反应都很正常,原本便是放牛娃的行为不合规矩。如果人人都以学习为名,白听夫子的课,夫子是不是应该去喝西北风呢?
    没有人否认放牛娃认真好学的精神,当富春院中的著名才女陈三两看到小乞丐陈奎时,她就十分惊喜。的确,要有多么淡定的心态,多么坚强的意志,才能让一个童子在沿街乞讨的逆境里,也不忘捧住一本珍贵的破书呢?
    陈奎是好运的,大部分的娃,虽然有幸比他多一头牛,或者多几只羊,却没有这样的缘分,碰上一个有心在青楼里教习诗文的花魁恩姐。
    没有钱,又想念书,苦命的娃们便不得不想出一些比较极端、乃至牺牲脸皮的办法,譬如去蹭属于别人的教育资源。孔乙己说,读书人的事,偷书是不算偷的。这话不仅心酸,而且一厢情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