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桔子树小窝
桔子树小窝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1,058,154
  • 关注人气:12,34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2014-09-27 11:02)
标签:

杂谈

孙:泰桓啊~

朴:孙杨啊。

孙:我去年过得好惨。

朴:我也是啊!

孙:我觉得大家都不理解我。

朴:我也是啊!!

孙:你看,我都二十多岁了,我觉得我应该拥有更多自由,可教练们都不这么想!

朴:别说了!你看,我才二十多岁,我觉得我应该拥有更多经费,可赞助商都这不么想!!

孙:说多了都是泪。(拍拍肩)

朴:不说了,哭吧。(摸摸头)

孙&朴:满池的水,我泪。我情愿,和你化作一团火焰。啊~啊~ 啊~~

(博主自知有病,不用救了 23333)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因为落地入籍是写在基本法里的,而无论是修改基本法还是请人大释法,都需要中央参与。而香港人最不喜欢的就是中央参与香港的任何事,所以即使这个基本法用得缺胳膊断腿,他们也仍然乐意凑和。

事实上,香港各界最初对双非孕妇入港产子是很欢迎的。他们觉得一方面促进了医疗界的发展和就业,一方面,能入港产子的,十之八九也是中产以上,这种人家出来的孩子算是不错的。香港正在面对老龄化,能补充新鲜优质的血液进来,他们很高兴。(其实我到现在仍然觉得这个观点挺对的,尤其是对比新加坡的引才计划,香港真是保守得让人失望)

后期,因为越来越多的产妇开始利用公立医院的急救制度产子,开始在临产前冲急诊室。(简单来说,就是把内地医闹和医赖的那一套拿过去用)而这是最恶劣的,因为这种情况意味着香港最初欢迎双非产妇的两个愿望都没实现:钱,钱没赚到。人,人也不是什么高素质好人。

这就引起了香港各界的反感。

同时即使是从正规渠道预约医院的产妇也极大的占用了香港的医疗资源,也推高了,整个医疗产业的价格。这也就引起了普通香港人的反感,毕竟当产科医生的,总比需要生孩子的人家少。

钱也没赚到我碗里,我倒要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我对你的爱)就好像我正在阅读一本书那样,一本我深爱的书。

可现在我阅读的速度慢了下来,于是词语和词语的距离边的无比遥远,段落与段落间变成了无尽的留白。

我还能感觉到你的温度,感觉到书写我们故事的词语的重量,但我正站在留白里,站在词语彼此遥远的距离间,一个不属于物质世界的地方,一个我初次发现,蕴含着世间万物的地方。

我深爱着你,但这就是我现在生存的地方,这就是我现在的样子。

放我走把,尽管我很想留下来,但我无法在活在你的书中了。

然后,我觉得这段话翻译成白话文就是:你丫真是越来越没意思了,分手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8-06 20:28)
标签:

杂谈

这新闻刚刚兴起时,我说了两句话:

1、为什么不做水处理?

2、此事要么记者傻逼了,要么后勤掉了链子。

而后期这个新闻被不断的反转,终于回归到了它的本来面目:浑水泡面不是部队后勤煮的,是地方上的工作人员提供的。

于是,这乍一听来不合逻辑的新闻,终于有了合理的逻辑链。

1、部队拥有在野外处理饮用水的药剂和能力,不会给自己的战士喝脏水。

2、地方工作人员并不拥有相关技能,在自来水被污染的情况下,没有能力做应急变通处理,只能用浑水给大家泡面吃。

3、既然这个饮食供应点只有浑水泡面,那么人民子弟兵显然也不会那么矫情去抱怨什么,反正难得吃一次也不算事儿。军官让士兵少废话,就这么吃;士兵们就这么吃完,继续干活儿去,一切都很合理。

唯一不合理的,反而是这个新闻引起的争议。

1、因为最初的新闻忽略了一个重要环节:负责后勤饮食供应的不是部队,而是地方工作人员。于是一部分人(包括我)开始质疑起后勤保障的管理水平。

2、一部分人表示百分之百的感动与赞颂,并将此事上升到某种不容争议的地步。

相信第一类人已经在后继的新闻里解开了自己的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我觉得有些朋友可能误会了,要求公众媒体为了避免模仿犯罪而有意识地选择自己的报道重心,并不会掩盖真相。

说穿了,一起恶性犯罪的真相是什么?

何时,何人,在何处,干了何事,受到怎样的惩处。这就是全部真相,一条短讯就可以说完的事。

而肇事者的身高三围,生长在大江南北的哪个角落;他爹妈姓甚名谁,他童年有没有阴影,少年有没有意气,成年有没有压抑……他女朋友是否嫌他没用,老妈是否懊悔痛哭,村里人是否听到这个消息都无比震惊地表示这孩子从小就不爱说话,真看不出来长大会做这种事……

这些,都不是真相,这是八卦,报不报,都与真相无关。

在灾难过后,对于肇事者和犯罪事实本身,大众媒体应该有意识的只报道事件的重点骨干。

犯罪细节与真相应该用最平实严谨枯燥的法律语言来体现,而不能为了追求文笔生动,引人入胜,用最活色生香的话语去细细描摹那些东西。

灾难过后,镜头可以对准受害者,为他们表达愤怒与悲痛;也可以对准救助者,赞美他们的勇气与慈悲;也可以对准逃生专家,报道警方的安全警示与演习,教导大家如何应对突发性的危机……

但,无论如何,请不要对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这件事的起因是这样的:
首先,我很惭愧的发了这样一条微博,然后收获了大量的安慰,终于感觉到安心了一点。


然后,在各种安慰中,我陡然发现了这样一条建议:
瞬间,有如一道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1.       电线:熊猫。

2.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一生的故事
徐知着起初觉得这名字有点耳熟,仔细想了一会儿,才忆起前事,之前玛丽管家因为社交男伴的人选问题跟艾琳娜狠狠吵了一架,主角之一就是这位弗兰克先生。只是方风雷自成年以后,在商界行走用得一直都是中文名,徐知着压根儿没想到他身上。难怪蓝田当年说方老板虽然出身草根,但得贵人相助。
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有时只需一个照面就能看出端倪,徐知着一向心思如发,见这两人客气地点头问好,却各自神色僵硬,已经感觉到气氛诡异。那是一种非常亲近的疏离,仿佛他们本不需要如此相处,却偏偏生硬地把距离拉开到了现在这般田地,要不是方老板大了艾大小姐十几岁,徐知着几乎都要怀疑他们两人有旧情。
徐知着自嘲的一笑,扔掉那些不靠谱的胡思乱想,马克西姆忽然快步走过来,捅了捅他的腰。

“我发现一件大事。”马克西姆一脸凝重。
“怎么?”徐知着顿时如临大敌。
“那个叫弗兰克的,好像是我兄弟的男人。”
“啊?!”徐知着瞠目结舌,愣了半晌,又笑道:“你少胡扯。”
“我骗你干嘛,我亲眼看见他们两个抱在一起。”马克西姆颇有些愤愤不平地抱怨道:“老子还差点被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一生的故事
泰姬湖宫酒店位于印度拉贾斯特邦皮丘拉湖中心的一个小岛上,进出全靠船,没有一座桥一条隧道,就这么孤零零浮在水中央……徐知着简直爱死:太特么安全了!
可是,当徐知着真正站到湖边时,却有些愣住了。纯白色的宫殿倒映在碧蓝的湖水中,湖水拍打着大理石制的外墙,这是一个不合理的建筑,它不像是建在岛,倒像是浮在水里。
即使不解风情如徐知着,也感觉到了震撼,他有些迷惑地看了艾琳娜一眼,感慨道:“这也是印度?”
“怎么?”艾琳娜微笑。从码头走向船里,穿着大红制服包头巾的使者笑容满面地迎上来,把她引到舒适的坐椅边。
“这根本不像印度。”徐知着坐到艾琳娜身边:“这里不脏,不乱,空气里没有牛粪味,地上也没有垃圾。”
“不至于吧!”艾琳娜忍不住大笑:“哪有你说得那么惨?”

徐知着陡然意识到他与艾琳娜曾经生活在完全不同的两个阶级,艾琳娜经历的是从机场、防弹座驾到顶级酒店的印度,他经历的是市井与街头的那个印度。这两者虽然在地理上同属于一个地方,但风土人情截然不同。
“我以前有个客户,住班加罗尔。”徐知着只能从头解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一生的故事
艾老板虽然办公室随身带,随时可以通过卫星网络操控全球各个分公司的动向,但此番毕竟在东南亚耽搁了太久,回到老家还是狠狠的忙了几天,把一些必须要见的人见掉,一定要捧的场捧完才算是消停了。
艾大老板四处跑,苦的是徐主管,本来一个月出两次门是很适当的工作量,现在天天在外跑,搞得手下人连轴值班,个个叫苦连天。最可气的是不小心得罪了管家大人,连加班工资都扣着没给。小伙子们累死累活拼了一周,发现薪水半点没涨,直接把徐知着堵门里揍了一顿:让你丫就知道泡妞!
好不容易撑到外事活动暂告结束,徐知着连忙请了个假去TSH公司总部办补考手续。
梅兰尼暧昧十足地冲他笑:“谈女朋友了?”
“怎么?不违反公司规定吧?”徐知着忽然有些警惕,他还真没查过这一条。
“公司不允许勾引客户的女儿和老婆……但不包括客户本人。”梅兰尼笑道。
徐知着哑然失笑。
自然,毕竟是服务行业,民不举官不究,尤其是科恩这种豪门,更是得罪不起。
梅兰尼凑近过去,压低声音给了句忠告:“你谈恋爱没关系,要记得好聚好散,否则我肯定是保不住你的。”
“我明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