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桔子树小窝
桔子树小窝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9,759,155
  • 关注人气:11,805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杂谈

 

我觉得有些朋友可能误会了,要求公众媒体为了避免模仿犯罪而有意识地选择自己的报道重心,并不会掩盖真相。

说穿了,一起恶性犯罪的真相是什么?

何时,何人,在何处,干了何事,受到怎样的惩处。这就是全部真相,一条短讯就可以说完的事。

而肇事者的身高三围,生长在大江南北的哪个角落;他爹妈姓甚名谁,他童年有没有阴影,少年有没有意气,成年有没有压抑……他女朋友是否嫌他没用,老妈是否懊悔痛哭,村里人是否听到这个消息都无比震惊地表示这孩子从小就不爱说话,真看不出来长大会做这种事……

这些,都不是真相,这是八卦,报不报,都与真相无关。

在灾难过后,对于肇事者和犯罪事实本身,大众媒体应该有意识的只报道事件的重点骨干。

犯罪细节与真相应该用最平实严谨枯燥的法律语言来体现,而不能为了追求文笔生动,引人入胜,用最活色生香的话语去细细描摹那些东西。

灾难过后,镜头可以对准受害者,为他们表达愤怒与悲痛;也可以对准救助者,赞美他们的勇气与慈悲;也可以对准逃生专家,报道警方的安全警示与演习,教导大家如何应对突发性的危机……

但,无论如何,请不要对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这件事的起因是这样的:
首先,我很惭愧的发了这样一条微博,然后收获了大量的安慰,终于感觉到安心了一点。


然后,在各种安慰中,我陡然发现了这样一条建议:
瞬间,有如一道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1.       电线:熊猫。

2.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一生的故事
徐知着起初觉得这名字有点耳熟,仔细想了一会儿,才忆起前事,之前玛丽管家因为社交男伴的人选问题跟艾琳娜狠狠吵了一架,主角之一就是这位弗兰克先生。只是方风雷自成年以后,在商界行走用得一直都是中文名,徐知着压根儿没想到他身上。难怪蓝田当年说方老板虽然出身草根,但得贵人相助。
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有时只需一个照面就能看出端倪,徐知着一向心思如发,见这两人客气地点头问好,却各自神色僵硬,已经感觉到气氛诡异。那是一种非常亲近的疏离,仿佛他们本不需要如此相处,却偏偏生硬地把距离拉开到了现在这般田地,要不是方老板大了艾大小姐十几岁,徐知着几乎都要怀疑他们两人有旧情。
徐知着自嘲的一笑,扔掉那些不靠谱的胡思乱想,马克西姆忽然快步走过来,捅了捅他的腰。

“我发现一件大事。”马克西姆一脸凝重。
“怎么?”徐知着顿时如临大敌。
“那个叫弗兰克的,好像是我兄弟的男人。”
“啊?!”徐知着瞠目结舌,愣了半晌,又笑道:“你少胡扯。”
“我骗你干嘛,我亲眼看见他们两个抱在一起。”马克西姆颇有些愤愤不平地抱怨道:“老子还差点被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一生的故事
泰姬湖宫酒店位于印度拉贾斯特邦皮丘拉湖中心的一个小岛上,进出全靠船,没有一座桥一条隧道,就这么孤零零浮在水中央……徐知着简直爱死:太特么安全了!
可是,当徐知着真正站到湖边时,却有些愣住了。纯白色的宫殿倒映在碧蓝的湖水中,湖水拍打着大理石制的外墙,这是一个不合理的建筑,它不像是建在岛,倒像是浮在水里。
即使不解风情如徐知着,也感觉到了震撼,他有些迷惑地看了艾琳娜一眼,感慨道:“这也是印度?”
“怎么?”艾琳娜微笑。从码头走向船里,穿着大红制服包头巾的使者笑容满面地迎上来,把她引到舒适的坐椅边。
“这根本不像印度。”徐知着坐到艾琳娜身边:“这里不脏,不乱,空气里没有牛粪味,地上也没有垃圾。”
“不至于吧!”艾琳娜忍不住大笑:“哪有你说得那么惨?”

徐知着陡然意识到他与艾琳娜曾经生活在完全不同的两个阶级,艾琳娜经历的是从机场、防弹座驾到顶级酒店的印度,他经历的是市井与街头的那个印度。这两者虽然在地理上同属于一个地方,但风土人情截然不同。
“我以前有个客户,住班加罗尔。”徐知着只能从头解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一生的故事
艾老板虽然办公室随身带,随时可以通过卫星网络操控全球各个分公司的动向,但此番毕竟在东南亚耽搁了太久,回到老家还是狠狠的忙了几天,把一些必须要见的人见掉,一定要捧的场捧完才算是消停了。
艾大老板四处跑,苦的是徐主管,本来一个月出两次门是很适当的工作量,现在天天在外跑,搞得手下人连轴值班,个个叫苦连天。最可气的是不小心得罪了管家大人,连加班工资都扣着没给。小伙子们累死累活拼了一周,发现薪水半点没涨,直接把徐知着堵门里揍了一顿:让你丫就知道泡妞!
好不容易撑到外事活动暂告结束,徐知着连忙请了个假去TSH公司总部办补考手续。
梅兰尼暧昧十足地冲他笑:“谈女朋友了?”
“怎么?不违反公司规定吧?”徐知着忽然有些警惕,他还真没查过这一条。
“公司不允许勾引客户的女儿和老婆……但不包括客户本人。”梅兰尼笑道。
徐知着哑然失笑。
自然,毕竟是服务行业,民不举官不究,尤其是科恩这种豪门,更是得罪不起。
梅兰尼凑近过去,压低声音给了句忠告:“你谈恋爱没关系,要记得好聚好散,否则我肯定是保不住你的。”
“我明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4-05 22:55)

8.

围猎数日,满载而归。高坚站在院里看下人们清洗腌晒,收拾干肉和毛皮,阮良便兴冲冲转到后院去找丁兰商议“大事”。
不多时,高坚听到阮良惨叫着从后院扑出来,丁兰握着一把利剪追出,跑得双目赤红,鬓发弹散,簪钗落了一地。
“你你你你……你这是……”阮良逃到高坚身后,急扯白脸地喊:“你不答应便不答应,闹什么呢?爷让你扎了一手,你还想怎的?”
高坚像是早就料到会有此着,神色漠然,直挺挺站在院里,像是一柄孤剑。
阮良双手抓住高坚的衣袖,探出身来分辨:“爷也是为你好。你高大爷到现在也……将来收你做个妾室,正经就是个名份,你怎的不识好人呢?”
丁兰急急喘息,一手指着阮良说不出话来,泪珠子一滴滴滚出来,流了一脸。
阮良被她哭得心软,小心翼翼地从高坚身后绕出来,手里拿了汗巾出来帮她擦脸:“爷也就是这么一说,跟你商议商议。你要是不乐意,那就算了,爷回头再买一个姑娘来也就罢了,你这动刀动剪的是要干什么?性子这样烈,将来可怎么得好?”

丁兰一双杏眼几乎不转,里面无悲无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4-05 22:54)

5.

高坚有才,阮家有财,两相合济,自然没有成不了的事。阮家世代盐商,偏偏家里四个儿子没有一个是读书的种子,阮良无心捡回来一个,竟是武曲星下凡,哄得阮父心花怒放,只恨家里没有适龄的女儿可以招他进门。
高坚自从中了举人,阮家便挑了个吉日,着他三跪九磕,奉茶献礼,拜了阮父做干爹。从此真真便是一家人,阮氏有材可仗,高坚也有财可借,正是皆大欢喜。
后来,高坚进京赴考,得中第七名武进士,虽不是顶级的荣贵,在商贾人家也是一流的盛事。阮家举家同庆,在京城大大摆起宴席。
阮良这一生,最精通的莫过于酒色财气这四字,在席面上妙语如珠,哄得人人开怀。只有高坚坐在上首,目色沉沉,笑意不及眼底。阮良总觉得他有些委屈,私下拉了细问。

高坚垂首道:“没中得状元,有负公子。”
“没中便没中,什么负不负的。”阮良笑道:“你这人忒是心狠,那状元岂是好中的,你能挣到这第七名,也是我家祖坟生光了。”
“你那时说,让我长大要考武状元。”
“我说过?”阮良一脸莫名,转而又笑道:“我说笑而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4-05 22:51)
清明时节,更篇应景之作,想来,一年也就这天适合更它……
可能有人看过,但这次是全本,也算是一了我心愿。

1.

阮良是个浪子,而且是个极漂亮的浪子,眼若秋水,唇似点朱,眉睫乌浓,如描如画。凭一张脸就可出入青楼,酒到酣时付不出钱来,还有姑娘肯为他押镯子。
自然,阮良是绝不会让姑娘吃亏的。
有些人天生就是为了给人间添颜色,有些男人活着就是为了让女人爱恨难收,极温柔,极体贴,极大方,又极其轻浮浪荡,情热时奉你如宝,转眼忘却,视你如草。
阮良是个货真价实的浪子。

那一年,阮良听说城里烟云阁中新来了一位绝色歌姬,袖里揣了一朵小小金花,想去会美人。
那一年,高家卷入盐帮纷争,父兄与人争斗致死,母亲转眼投了扬子江,高坚看着旁人抬回来的两具尸首,呆呆跪在门前。血从微斜的青石路面上缓缓流向街心。
马车停下,阮良裹着狐裘从车里出来,轻轻呀了一声。
高坚抬起头来看他,只看见雪白的狐裘拢着一张玉质的脸,唇上冻去了血色,眉睫乌黑如墨。
阮良半掩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一生的故事
马克西姆郁了半夜才想明白可以告状,管家玛丽女士被气得七荤八素,一个电话打到床边,徐知着睡眠极浅,屏幕点亮,还未振铃时已经接起,唔唔应了几句,把手机平放到枕边,听着对面愤怒的斥责声慢慢醒来。
艾琳娜被这动静吵醒,迷迷糊糊地蹭了蹭枕头。徐知着借着模糊的天光细看枕边这个人,洗净了铅华之后的眉目又恢复到原来清淡的样子,光影雕刻出鲜明的轮廓,鼻梁硬挺,眼窝深邃。
徐知着对中国女人的相貌都不太分得出好坏,看洋妞更是抓瞎,但此时此刻莫名有了一种温柔的悸动,伸手碰了碰她的鼻尖,把遮在脸侧的凌乱短发顺到耳后。
艾琳娜朦胧睁眼,唇边绽出笑意,朦胧说了一句:“早安。”
手机里忽然没了声音,沉默两秒后,玛丽威势十足地喊道:“艾琳娜•科恩!”
艾琳娜顿时吓醒,吐了吐舌头,做手势让徐知着赶尽接话。徐知着一边给管家大队赔礼道歉,赌咒发誓保证绝没有下一次,一边用意味深长地瞥着某人。好不容易哄好了老太太,徐知着一把把人压到身下,捏着对方的下巴笑骂:“不讲义气!”
“要讲义气的是兄弟,不是女朋友,我的中文老师说的。”艾琳娜笑着躲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