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任航
任航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95,989
  • 关注人气:58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
寻找模特
想被我拍的人,无论男女(最好是北京),都可以通过3220900h@163.com发送你的名字、照片和电话给我。
 
msn:renhang222@hotmail.com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我的新摄影集《Republic》, 由挪威 Éditions du LIC 出版社出版。
About the book:The first hardback monograph from Ren Hang, the controversial avant-garde photographer from China. A curation of the photographer's most interesting work to date presented in a large format clothbound hardcover book. This First Edition is limited to just 460 numbered copies.
Originally from Chang Chun in the Jilin province of Northeastern China, Ren Hang (b.1987) is a poet and photographer living and working in Beijing. Deliberately provocative, Ren Hang’s images challenge conventional codes of morality in a still highly conservative society. The artist’s work has appeared in leading independent magazines in China and around the world.
The explicit nature of Ren Hang’s photography has often made it difficult for galleries in his homeland to mount exhibitions of his work. Despite this, his images have been exhibited widely; with several solo shows in China and appearances in numerous group shows internationally in countries including Italy, France, Russia, Israel and Sweden.
460 numbered copies116 images94 colour plates29.0 cm x 29.5 cmOffset printingEmbossed cloth covered hardbackÉditions du LIC 2012ISBN 978-82-999067-4-6
Pre-order Republic by Ren Hang now.Orders will be shipped by Mid March 2013.
购买地址/By this book:http://t.cn/zYEAEy9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9-02 03:08)
标签:

杂谈

你洗完澡就坐在床边,我把手伸向你,你就握住我,我知道你要和我在一起了。心里有点酸,有点感动。对你总有种莫名的爱怜。你的身体感觉起来是小小的,飘飘荡荡的,触感却又是那么真实。
就这么过了一个小时,两个小时、一天,两天,在有阳光的地方,时间过得好慢。在黑暗中,时间过得好快,你问我几点了,你看看手表就转过身去说“你该走了”,我听不出你口气里的表情。过一会你又转过来问我为什么对你这么好,我说不出来,你对我不是也很好吗?我真希望你对我冷淡一点,拒绝一点,甚至高傲一点。我真的是这样希望的吗?我看看手表,我又看看你,我根本不希望这样。我希望你对我再好一点,我想对你再好一点。要多好呢?
我吻了一下,又吻一下,再吻一下,我不能再吻了,真的到了我该走的时候。门半掩着你的身体,我穿着整齐的衣服,我的愿望还站在你背后,小心翼翼地怕你发现它。

你安静地关上门。我下楼的时候听到自己的心跳声慢下来,直到脚步声快过心跳声,我知道门关上了就是关上了,不会再开了,你不会再被我吻一下而笑起来,不会再被我吻一下而闭上眼睛。

我知道有些事,慢慢都会被想起来,所有的细节,但是总也有些事,应该不说出来,除了我,只有你会知道,即使你已经忘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9-02 03:08)
标签:

杂谈

你侧身躺着,背对着我,我看不到你,你也不说话,我以为你哭了,我从后面抱住你,你说你才没有那么容易哭。

拉开一点窗帘就有光,睁开眼睛就算是醒了,闭上眼睛却不能睡着,我沿着街走,街上的所有人我都认识,就是没有见过你,他们也不把你介绍给我,我在你身边走来走去,你也不看我,我只好走到你面前,“我见过你吧?”这里的一切我都太熟悉了,我犹豫了一下,“我肯定见过你。”
你问我地毯是什么颜色的?蓝色的吧,或者红色的。你让我低头看看,我看到自己站在一张床上,铺着整齐的白色床单,我心想我们刚才不是在街上吗,我说没有地毯啊。你又让我平躺着,你骑到我身上来,我抬头看你,看到天花板上悬挂着一块地毯,我说“噢,是黑色的。”你让我去打开它,我再看它,它已经开始在下降,整块天花板都跟着下降,一直降到快要碰到你的头顶,降到我触手可及的高度,我问你这块地毯是一扇天窗还是一道门?你说我打开就知道了。我一推它,梦就醒了。
你还躺在我怀里,什么时候翻过身我都不知道,你的脸贴着我,摸摸我的短发,你说有点冷,你去关空调,去开灯,去倒水喝。又以同样的姿势躺回来,就像没有离开过。

我摸摸你的嘴唇,摸摸你的手,跟你说起很多以前的事情,我喜欢你,你的手白白的,指甲剪得短短的。我真想说几个谎话,就像那些情人之间所说的话,可是看看你的脸,看看你在看我的脸,我什么都说不出来,只有一些和童年、家庭有关的,琐碎的,充满细节的话,但却都是真话。你也一直跟我说起你以前的事情,你说了几句又说“你也许不想听我的过去”,停顿一会却又说起来。我不是不想听,我是害怕听。我情愿你说点别人的事,我情愿我对你毫无所知,我情愿一切才“刚刚开始”。我情愿连梦都没做过。

我们说的都是彼此不认识对方的时候的事情。

生命里有些什么重要的事情呢?悲观和多情仿佛已经占据了我所有的时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8-15 14:09)
标签:

杂谈

《我真希望》
我真希望
我是一片草原
让你撒欢地跑
忘了自己
是一匹马

《金子》
如果你是金子
早晚有一天
你会被发现的
早晚有一天
你会被烧成
戒指、项链、耳环
或者奖牌的

《国家机器》
不应该是军队
是坦克是飞机
是枪是弹
而应该一块
定了闹钟的手表
每天早晨八点就起床
晚上十点就睡觉
应该是一个
说不定跟你在
同一个公司
工作的上班族
甚至应该是一个人的
名字或者外号
不过有时候愿望太美好
可能会惹上麻烦

《我好想做爱啊》
春天来了
我好想做爱啊
夏天来了
我好想做爱啊
秋天来了
我好想做爱啊
冬天来了
我好想做爱啊
又一个春天来了
我好想做爱啊
又一个夏天来了
我好想做爱啊
又一个秋天来了
我好想做爱啊
又一个冬天来了
我好冷啊
但我还是
好想做爱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7-24 23:42)
标签:

杂谈

有的女人总想从男人身上得到金子
有的女人总想从男人身上得到精子
而往往最后女人从男人身上得到的
不过是一面镜子
只能让女人看清她自己有多么幼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7-24 23:41)
标签:

杂谈

《睾丸经常想》
我要是根鸡巴该多好啊!

《鱼博士》
一条鱼
从小就喜欢
研究人类
长大后
它如愿地
上了钩

《爱情故事》
往往都是
以你深深地
爱上了她
作为开始
以你深深地
上了她
作为结束

《怪物》
一般都没有真正的名字,
人们只能以它的相似体来命名它,
但那不是它,
可是人们的恐惧却因此而获得了归属感。

《强盗0》
一个蒙面人突然从暗巷中窜出来
用匕首指着你
你吓得马上把钱包手机戒指全都掏了出来
他看都不看,对你大吼:“把裤子脱了!”
你一边脱一边想:“被强奸也比被杀好!”
他一边脱一边说:“过来!操我!”

《爱的能力》
为什么每次
和陌生人做爱后
我都感到自己
失去了一些
爱的能力
而又增加了一些
做爱的动力呢?

《铁鸡巴》
你有一个
铁鸡巴
一下雨
就生锈
你总让我
用牙给你
磨呀磨
我的牙
都磨尖了
你的鸡巴
却还是
那么钝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6-27 11:03)
标签:

杂谈

去长城看看山
去鼓楼看看楼
去后海看看海
去798看看画
去三里屯看看Gay
去鸟巢看看里面
有没有鸟蛋
去天安门看看还没长
毛的尸体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6-26 12:35)
标签:

杂谈

《生活告诉我》
多个朋友多道墙
多个炮友多条路

《活得越久》
我手淫的速度
越来越快
我的精液却
越来越少

我活得越久
越淡薄

《时间就像一块磨刀石》
你有一把剪刀
起床帮我剪剪头发和胡子
剪剪腋毛和腿毛
睡前帮我剪剪阴毛和肛毛
每天剪掉一点
直到我死的时候
干干净净

《五星红旗》
你们只告诉我
那一片红
是用烈士的鲜血
染红的
却没有告诉我
上面的五颗星星
是用什么染黄的
我只能猜想
那是用烈士
刚拉出来的
屎捏成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6-26 12:34)
标签:

杂谈

《法律》
用在领导身上
有时是一个名词
有时是一个形容词
用在人民身上
从来都是一个动词

《几率》
一只生活在丛林里的老鼠
被车撞死的几率是很小的
小到就像
一个生活在城市里的人
被野兽吃掉

《花》
我喜欢看花
但重要的不是花
而是风
那么轻柔
像你摘花的手
不露痕迹
我还没来得及害羞
已经被你带走

《我想操你》
不因为你胸大
不因为你腰细
不因为你屁股翘
更不因为你的脸好看
不因为你有钱
不因为你有车
不因为你有房
更不因为你有男朋友
我想操你
不因为别的
就因为我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6-26 12:33)
标签:

杂谈

我再也不能忍受他了,但我就是离不开他。我知道他不爱我了,或者他对我还有那么一点依赖?

我首先要做的是换一份工作,这种每周要出差两三天的工作已经快把我折磨疯了。事实上,我已经两周没有出差了,但是前天我还是被公司安排去了一趟天津。在天津的两晚我都是天亮才能睡觉,我每隔一个小时就要给他打一个电话,问他在干嘛,是不是在家里,我真后悔当时没有在家里按一部固定电话,开始的时候他说,他准备洗澡,刷碗,然后看书,可能上会网或者看会电视,然后就睡觉。中间有一次打电话他没有接,我一直不停地打,直到他接,我不等他说话就吼起来,为什么不接电话?你现在在哪?你是不是出去了?他可能被我吓到了,停顿了半天才回答,他刚才在洗澡。
“你洗澡为什么不把手机带进浴室呢?”
“上次不是已经有一部手机因为这样进水了吗?”
“反正你以后洗澡也要带着手机。”
他不同意,他说,他没有钱再买一部新的手机了。
不知道为什么,我就哭了起来,他根本就不理会,直接挂断了电话。我越哭越清醒。我总是把辞职挂在嘴上,但是我知道我不敢那么做,我需要这份工作,除了秘书,我什么都不会做。不只是出差使我和晓龙分隔两地,我的老板也已经不只一次暗示我,甚至有一次他在带我出差的时候只订了一间大床房,即使那时候我还不爱晓龙,我也不可能随便接受一个已婚的中年发福的男人,我的肉体和我的爱情好像是分开的,我可以跟一个人性交,却不是因为爱他,就像我和晓龙最开始的关系。我不知道是不是我的性欲太强了,和我性格一样,有一种我自己都看不惯的随时能感受到它在不断膨胀的固执,我想最后我会在这种固执里爆炸。我跟我的老板说,我可以睡地板。他坚持要我睡在床上,他说,他怎么能让一个女孩睡地板呢,宁可他睡地板,也不能让我睡。但是他躺在床的中央说这些的话的时候一点要起身的意思都没有,我问他,他是不是想操我?他可能没想到会从一个像我这样平时几乎不敢和他对视的女孩的嘴里说出“操”这个字。我不是不敢看他,我不喜欢和我反感的事物有任何交流。那晚我睡在地板上一直流泪,给晓龙发信息,我告诉他,我回到北京就辞职。他并没有回复我。但是回到北京的第二天老板就给我加了薪水,我想他可能怕我在公司里把这件事张扬出去,让他老婆知道,或者他对我还不死心,想用钱来诱惑我,又或者两种都不是,但是不管是因为什么,我为了钱,留了下来,我再换工作也找不到比现在更高的薪水。此刻我太想做爱了,跟谁都行,晓龙已经伤透了我的心,我哭得眼前一片光明。我终于认清了这个男人再也不会爱我了。可我的眼泪还是不停地流。
但是无论如何我也不会跟我的老板做爱,不是他有家庭的关系,而是我接受不了胖子,老一些都无所谓,一定要看起来很精神,胖子总是给我一种油腻,粘上就擦不掉的感觉。我发现现在的我除了爱他,我什么都不会,爱他就是我全部的生活,除了这种生活,我什么都不会了。我以前本来就不多的女人本能的高傲,在他面前显得那么卑微,他从来都是一句话都不用说就可以让我如此得看不起自己。“但是我有哪一点配不上他呢?他凭什么控制我的生活?”我心里这样想的时候天已经亮了。我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眼睛红肿,法令纹很深,就像用眉笔画上去的,我冲自己苦笑了一下,连我自己都有些辨认不出来,甚至我已经不记得自己以前长得是什么样子了,晓龙好像说过他最喜欢我笑的样子,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他说像我这样笑起来把所有牙齿都露出来的女孩会有很多情人,聪明的男人都爱傻女孩,我就是他说的傻女孩。
“你是聪明的男人吗?”
“我可不是,我是傻男人,还等着聪明的女孩来爱我呢。”他也把所有的牙齿露出来冲着我笑。
“我可不觉得自己傻,再说我也不是女孩了,我已经二十五了。”
“在我看来,没过三十都是女孩。傻女孩从来不觉得自己傻。”
“那按照你的逻辑,傻男人也不该觉得自己傻,所以你是聪明的男人。”
他也不置可否。
我很少去参加这样的聚会,可是我们就是在这样的聚会上认识的,我的大学同学的聚会,如果不是小鸿一再的邀请,如今我是该感激他还是憎恨他呢?晓龙是我一个在班上几乎都没说话的女孩的表哥,我很奇怪为什么大学聚会会带表哥来,我只觉得有些滑稽,我还和这个表哥坐在了一起。“我以后应该也不会再遇到这个男人了吧。”我心里这样想着,“还好他不是我看不惯的男人的类型,他的头发稍微有一点长,过了耳朵,可能也是没有去修剪的原因,除了胖以外,我还不能接受长发的男人,五官长得还算标致,”借着餐厅昏黄的吊灯,我还隐约能看到他脖子上带着的项链。
“能给我看看你的坠子吗?”
“什么?”他一时没反应过来我说的是他脖子上的项链。
我指了指他的领子。他从里面淘出一个十字架。
“你是基督徒?”
“我,算半个吧,我妈妈是,他总是逼着我去教堂,每个周五都要打电话来嘱咐我周末要去做礼拜,周一的时候还要再打电话来验收。我当然没有去,平时我已经忙的要死,周末肯定要好好放松一下,但是我从来都跟她说我有去。”
“你的真名就叫若谷吗?”
“嗯,姓李。”
“我姓王”
他说完之句话之后,气氛突然显得很尴尬,我找不到可以继续聊下去的话题,眼睛也不知道该往哪里看。他坐在我左边,我的右边是小鸿,可是小鸿俨然一副主角的样子,满场飞。所以我右边的位置一直的空的,这让我显得更加尴尬。在班里我也基本是不跟人接触的,从来都是独来独往,小鸿算是我唯一的朋友,也说不上好,我并不是自恃清高的人,只是不喜欢交际,我总是找不到和别人沟通的第一句话。“反正也不会再遇到,”我一直这样想着又同时在想可以再跟他聊点什么,我的孤僻可能也来自于我很怕把自己陷入尴尬的局面,而这个男人不同,我在他面前我可以说任何话,这种同时出现又不会再遇到的关系使我的发条放到最宽松的状态。
“周末你不去教堂,你都去哪了呢?”
“有时候跟小鸿打打台球,我们住的比较近。”
原来他和小鸿早就认识,那么他来吃这顿饭也没有那么奇怪了。
我看看他的身材,他正坐着,估摸站起来也就一米七十多一点。不知道为什么,我对矮个子的男人有一种偏好,所以我对他的好感又凭空多了几分。这可能和我第一个男朋友有关系,虽然他长得不高,性欲却非常强。有时候一周要做三到五次,有时候一晚上要做两三次。当时爱他爱到他的什么要求都能满足他,连经期都要和他做爱,开始的时候我不同意,我说经期的时候可以给他口交,但是绝对不能做爱。他说不喜欢口交,也不喜欢血,他想操我的后面,他说不让就分手,我说这是什么逻辑,难道有个洞就能操吗?难道以后还要操鼻孔耳孔吗?他不理会我说什么,直接按倒我就开始。那时候我跟他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爱情应该是平等的。可是每次他只要一发火我只能逆来顺受。后来有一次在做爱的时候他打了我,那也是我们最后一次做爱。
“你做爱的时候会打女朋友吗?”
“什么?”他显然是听到了,可能是被我的问题吓到了。
我经常不经大脑就脱口而出的一些话也会把自己吓一跳,我尴尬地说没什么,他却马上跟我要了我的手机号码。可是那次聚餐之后接近半年他都没有给我打过一次电话,发过一个短信,节日祝福的短信都没有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