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Links




博文
(2013-01-28 19:47)


出机场后,跟书店的几个接待人员一起往车子走时, 
笛安好奇地看着我,问到:你真的不跟人家打个招呼吗? 
我说都打过了。 
笛安说:你是不是不知道他是谁。 
我着实想了一下才醒悟原来是一起签售的作者陈楸帆,
初以为是接待人员,只“你好”了一下。
场面稍有盲点都能嗅到,真是明察秋毫的笛安



用餐后,
大家暂时在闲聊,
笛安问我, 
你真的不化一下妆吗? 
我说签售赠送偶像见光死。 
又说人陈楸帆都不化,我化什么。(重点) 
在开去书店的车子上,赶紧拿出遮瑕膏开始点了。
一边涂一边说:“亡羊补牢,为时不晚。” 

我常跟朋友说:
我想去东北旅游,
感受一下东北的特有的艺术气息,
和他们特有的聪明。
所以这天来的读者,给我的感觉是明事理,胆子略大,
统统都没有小孩的矜持……



每次签完,
气氛都是开心的, 
本来一直不说话的工作人员,也会开朗地侃。 
我却真的没话想说,
也许每次都是到了傍晚,习惯不说话。
但这个时候听歌,却特别有感觉,
听舞曲时开心,听抒情歌会勾起回忆。



辽宁的冬天,
接地气的冷,
马路上车比人多,
很多烟囱在冒烟,
笛安说很有亲切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1-25 15:12)

喜欢复古气息的墙壁。

座位牌也有赞助商?

打扮惊艳的鸟姐。

本来准备了浅粉色的西服和粉红色条纹的衬衫,但是没有买到一条紫色的领带搭配——不然整颜色太浅了视觉上没有一个重点。
其实本来就不很喜欢这两件衣服……

还是穿了上午签售时的衣服去了年会。

每年的年会大致感觉都一样,每个公司的年会也都一样,每一个人都带着矜持与“被迫看清楚自己”的心情在过年——年会结束后也许继续在自己的幻想中取暖。

有人总鄙视文艺的人,或许他们只是在现实中需要一个隐形的暖手袋。

前两天在日记中提到《纯禽史》两次加印的事,年会时被出版社的工作人员告知已经第三次加印了。
如果知道这么多人会买,我真的不会那么快就画完(虽然也画了一年多)……这本书一大半得感谢老板和公司的编辑,老板微博转发的好,编辑文案写得好,内容真的是见仁见智的——好笑的内容、没人觉得好笑的内容、有共鸣的、我认为他看错重点的……



有才华,表面御姐内心萝莉的非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1-21 00:45)
标签:

杂谈

2013年1月20日 星期三 晴 加印两次

把书签好名字,写好祝福语,聚餐时送给以前公司的同事时,竟然被揶揄:“这么多自己的书,你不会是卖不出去吧?”
拜托,上上个星期编辑告诉我,短短几个星期,《纯禽史》已经是第二次加印了!

另一次在快餐店,两位朋友谈起书一脸“你这样的傻瓜,书的封面又很傻,难道能卖很多?”表情,语气又很是不屑。
于是我又忍不住告诉了他们加印两次的事。

我理解大环境造成了他们错误看待事物的方式与见不得朋友好的心情。
但话说回来,到底是什么造成我看上去这么不堪?



2013年1月20日 星期三 晴 重感情

不失世俗不堪的幽默,与对一种爱情形式重视的浪漫,这两种对故事偏好被体现在电影一代宗师里。
看第一次是“叶问外传”,看第二次仿佛在看“宫二的爱”。
也深深感受到剧里的性情中人。

茫茫人海,仿佛只有电影里才有性情中人。



2013年1月9日 星期三 晴转阴 阿斯巴甜

原来我对阿斯巴甜过敏,此外还对大蒜的叶子过敏(蒜头不会)。

想想以前的求学生涯,总是莫名其妙不爽快,估计就是上课吃零食,误食了阿斯巴甜。
吃了阿斯巴甜会头晕如感冒,暴躁、无力;吃了大蒜的叶子,手指会长几颗热包,隔天就会好了。
现在连逛超市买零食,都得一一看配料表。

被专家很推崇的酸奶里竟然也含阿斯巴甜,每次看电影吃的薯片里也有。
而阿斯巴甜在一些国家已经被归为违禁物,国内也有过相关的“抵制声”。

其实能记起自己大四时开始过敏的,那时,常常熬夜赶制毕业设计。
好好照顾自己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12-25 17:08)
标签:

杂谈

昨晚跟公司的人一起过平安夜。
不知不觉一年又结束了。


昨天鸟姐没有来,发私信后得知她要在家里赶稿子。
“还有几千字的结局,本周内应该可以完成……完成后我们去看电影、吃饭、喝咖啡……”

平时聚会,我总是跟鸟姐握着手——其实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凝聚力,让两个人像是纸盒里靠在一起的两只奇异果。
鸟姐太亲民了,而我又喜欢了解鸟姐的现状……尽管她只是过着在上班、回家写稿子、看看电影等等,这样平凡而不平庸的生活……
因为其他人的“飞人生活”,每次当听众的时候——虽然没这么想,但我感到有一种抗体在体内回馈到:“我不要这样的生活……我不要这样的生活……我不要这样的生活……”


昨晚玩到最后,亮亮和sinky送我一个人进电梯,然后一个人去打的——因为以前都是大家一起去楼下,各自散去——所以这个时候,如果有鸟姐陪着一起提前离开,也不至于这么凄凉。

 

尼尼、亮亮(其实两个都是亮亮)、缠缠~

尼尼的可以打印照片的相机拍的,将嘴绷很紧的李安

有人表演泰拳,这应该是飞姐带给大家的礼物。

两位漫画家——我和席滢。

吃吃、喝喝、唱歌,还有暖气,过平安夜——别无所求,真的很温暖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上海的天气,烟雨蒙蒙。

记得有个手机程序说“不同的天气,不同体质的人有不同感受——这就叫天人感应。”

仔细想一想,今年感到最不快的,还是属端午节那会儿。

(样本)

书以及书的腰封、书签、广告海报,都已经搞定了,与以往远程协助不同的是,为这本书去了公司三次。

……其实就是去搅浑水的吧。


周末跟与本书有关联的三个编辑雯静、龙君、和也出去吃饭,约在虹口足球场附近的果园餐厅。

很明显,老板+服务员+厨师好像都不是以前的了,除了少了几盘经典之菜,口味脆骨也不是以前的口味脆骨了——有浓浓的猪肉味——菜单也换了。可能不会再光顾。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12-25 17:06)
标签:

杂谈

第三次在上海书城签售了,第一次是09年的夏天,同笛安和宾妮。

还好事先在微博上宣告自己是只肥猪,结果真的收获了很多“真人比照片好看”的赞美。
下次就不知道使用什么招数了。
朋友,包括我妹,总是劝我往脸上打两针。除非我一年365天都在签售,不然在公司上班,在家里画稿,有什么好去打两针的。只要是劝你整形的,应该只是他们自己想整形。

忽然间爆肥被拿来当话题,还无可厚非……
但衰老只是一种自然现象,不知道有什么好嘲笑和讥讽的,甚至也不需要同情。

 

外套

脱外套

我喜欢在微博里搜索自己的照片,看到好看的就存在自己手机里了,谢谢你的拍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我明白张惠妹非要变身阿密特唱歌骂人的心情了,无奈我的分身茶叶先生比我更善良。
我觉得人就是人,一定会愤怒,一定会有阴暗面,微博上被网民“封神”的那些人,他们不都愤怒过吗?有的发一条愤怒的微博,几分钟后又删掉。
“当你接收到一个不良的刺激,你得先忍耐——是为了明天的好心情。”有句话大概是这么说。
但人有时候就是疯子。掀开这世界的虚伪表面,就是想指着一些不讲理觉得自己有多了不起的人说“闭嘴吧!你这傻逼!”“滚一边去,臭婊子!”
但是……只能想一想,因为这样并不好,每个人都有他暂时失重的原因,所以大家还是要忍耐哦!然后有所准备地、悄然的离开这些——bullshit!
这样,回忆的重量也会更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谢谢来访
Button
联络方式

商业合作联系人:

张小姐 33811901转227

E-mail:ZUI@zuibook.com

 

曹先生 62885911转211

E-mail:CA@zuibook.com


读者来信
Mryechan@gmail.com

我的网站 
www.wellchan.com

个人资料
叶阐
叶阐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706,873
  • 关注人气:7,60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
1985年4月23日,A型血,写手以及画手,已出版作品是《当我们混在上海》与《单人床上的忏悔》、《下一站伦敦》以及《纯禽史》。

............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