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红专厂Redtory
红专厂Redtory 新浪机构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51,693
  • 关注人气:72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个人简介
地址:廣州市天河區員村四橫路128號紅專廠藝術創意區(臨江大道入口)。電話:020-85574346
傳真:020-85578470。電郵地址:redtory@redtory.com.cn。園區網址:http://www.redtory.com.cn
基础资料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新浪微博
博文
标签:

杂谈

视界— —简评钟山的新作

文 / 李旭

 

超现实与波普

1971年,钟山出生于贵阳,中学时代开始习画的他在1991年秋季考入中央美术学院壁画系。那是一个“八五新潮”刚刚过去的时代,尽管轰轰烈烈的先锋艺术运动已经沉寂,但对于大量在日后脱颖而出的当代艺术家们来说,这是一段沉潜积累的黄金年代,众多走向世界舞台的杰出人物都在那个时候让自己的艺术语言和个人风格逐步走向成熟。经过两年多勤勉扎实的基础学习之后,钟山已经能够初步做到心手如一,随心所欲地把想象力所及的东西完全实现在画布上,自由地组合成很多梦境般的图像。在此阶段,他的艺术表达既得到了达利、马格里特等经典超现实主义大师的启示,也受到了曹力、唐晖等美院老师们的显著影响。毕业后,钟山成为一位职业艺术家,1994到1999年间,他先后实验过从超现实主义到波普艺术等各种风格语言,画面中充满了诡谲梦幻和荒诞现实的复杂组合,卡通、电脑、机械昆虫、提线木偶、古代武士、神庙废墟、市井人物……宏观和微观并置,考古与科幻比肩,想象和真相重叠,日常与异常合体。


丝绢与数字

1999年至2008年,钟山生活在上海,也因此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局外人钟山和他的恍惚

文 / 皮力

钟山是我大学的死党。他当时在壁画系,我在美术史系。他比我大三岁,早我一年入学。我们得以认识是因为他的老师,刚刚留校的唐晖。唐晖的父母和我父母是武汉的老朋友和老同事,钟山的舅舅曹力和唐晖都是壁画系的老师。两家都希望唐晖能照顾自己家的孩子,这样我们就成了好朋友。我一直觉得我和钟山有很多相似地方,比如家里都有一个医生。所以我们都比较爱干净,这在北方人居多的美院宿舍几乎就是个奇葩。当时美院最牛逼的人要么就是附中毕业的,要么就是考专业考了五六年才考上了的,两种人都是十五六岁便离开父母,所以卫生习惯堪忧。我本来学习的是美术史,在美院就不招人待见;钟山少年估计是个问题少年,打架斗殴都干过,估计属于实在没希望考上大学才被送到美院来的。我的青春期则是最垃圾的中学读过,时常上课好好的,就有别的学校同学冲到教室跟我们班某人打起来;而放学被堵在教室不能出去也是家常便饭。钟山的青春期也是打打杀杀中度过的,学习画画是因为实在很难考上正规大学了。在这个情况下,我和钟山就成了好朋友。刚到美院的时候内心总觉得孤独,而在那个时候,钟山就自然成了我心目中的兄长。当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局外人钟山和他的恍惚

文 / 皮力

钟山是我大学的死党。他当时在壁画系,我在美术史系。他比我大三岁,早我一年入学。我们得以认识是因为他的老师,刚刚留校的唐晖。唐晖的父母和我父母是武汉的老朋友和老同事,钟山的舅舅曹力和唐晖都是壁画系的老师。两家都希望唐晖能照顾自己家的孩子,这样我们就成了好朋友。我一直觉得我和钟山有很多相似地方,比如家里都有一个医生。所以我们都比较爱干净,这在北方人居多的美院宿舍几乎就是个奇葩。当时美院最牛逼的人要么就是附中毕业的,要么就是考专业考了五六年才考上了的,两种人都是十五六岁便离开父母,所以卫生习惯堪忧。我本来学习的是美术史,在美院就不招人待见;钟山少年估计是个问题少年,打架斗殴都干过,估计属于实在没希望考上大学才被送到美院来的。我的青春期则是最垃圾的中学读过,时常上课好好的,就有别的学校同学冲到教室跟我们班某人打起来;而放学被堵在教室不能出去也是家常便饭。钟山的青春期也是打打杀杀中度过的,学习画画是因为实在很难考上正规大学了。在这个情况下,我和钟山就成了好朋友。刚到美院的时候内心总觉得孤独,而在那个时候,钟山就自然成了我心目中的兄长。当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局外人钟山和他的恍惚文 / 皮力

钟山是我大学的死党。他当时在壁画系,我在美术史系。他比我大三岁,早我一年入学。我们得以认识是因为他的老师,刚刚留校的唐晖。唐晖的父母和我父母是武汉的老朋友和老同事,钟山的舅舅曹力和唐晖都是壁画系的老师。两家都希望唐晖能照顾自己家的孩子,这样我们就成了好朋友。我一直觉得我和钟山有很多相似地方,比如家里都有一个医生。所以我们都比较爱干净,这在北方人居多的美院宿舍几乎就是个奇葩。当时美院最牛逼的人要么就是附中毕业的,要么就是考专业考了五六年才考上了的,两种人都是十五六岁便离开父母,所以卫生习惯堪忧。我本来学习的是美术史,在美院就不招人待见;钟山少年估计是个问题少年,打架斗殴都干过,估计属于实在没希望考上大学才被送到美院来的。我的青春期则是最垃圾的中学读过,时常上课好好的,就有别的学校同学冲到教室跟我们班某人打起来;而放学被堵在教室不能出去也是家常便饭。钟山的青春期也是打打杀杀中度过的,学习画画是因为实在很难考上正规大学了。在这个情况下,我和钟山就成了好朋友。刚到美院的时候内心总觉得孤独,而在那个时候,钟山就自然成了我心目中的兄长。当然他也带着我做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局外人钟山和他的恍惚

文 / 皮力


钟山是我大学的死党。他当时在壁画系,我在美术史系。他比我大三岁,早我一年入学。我们得以认识是因为他的老师,刚刚留校的唐晖。唐晖的父母和我父母是武汉的老朋友和老同事,钟山的舅舅曹力和唐晖都是壁画系的老师。两家都希望唐晖能照顾自己家的孩子,这样我们就成了好朋友。我一直觉得我和钟山有很多相似地方,比如家里都有一个医生。所以我们都比较爱干净,这在北方人居多的美院宿舍几乎就是个奇葩。当时美院最牛逼的人要么就是附中毕业的,要么就是考专业考了五六年才考上了的,两种人都是十五六岁便离开父母,所以卫生习惯堪忧。我本来学习的是美术史,在美院就不招人待见;钟山少年估计是个问题少年,打架斗殴都干过,估计属于实在没希望考上大学才被送到美院来的。我的青春期则是最垃圾的中学读过,时常上课好好的,就有别的学校同学冲到教室跟我们班某人打起来;而放学被堵在教室不能出去也是家常便饭。钟山的青春期也是打打杀杀中度过的,学习画画是因为实在很难考上正规大学了。在这个情况下,我和钟山就成了好朋友。刚到美院的时候内心总觉得孤独,而在那个时候,钟山就自然成了我心目中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RMCA展览 | 新朦胧主义】4月3日15时开幕

2015-03-30 红专厂Redtory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