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搜博主文章
个人资料
石莫
石莫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814
  • 关注人气: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博文
更多>>
评论
加载中…
我去过的地方
国内 (6篇)
国外 (0篇)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豆瓣

 

请输入标题

 

博文
(2015-07-24 10:37)

小闺女独自坐在车后面,不冷丁的问了句:

“爸爸,我长大后,是爸爸,还是妈妈?”

“是妈妈,”我说。

“那姐姐呢?”

“姐姐也是妈妈”。

“那,姐姐是谁的妈妈?”

“……”一时无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5-24 14:07)

  五月,入淡季。

  参加小妹结婚后,随大伙绍兴游玩。想象中绍兴的标签是水乡、乌篷船、鲁迅、三味书屋、百草园,一直梦想着有朝一日感受绍兴的人物风景,用相机拍下这世界独一无二的景色。标签中的景、物俱在,举起相机,激情尤在,却再也无法拍出心中理想的照片。

  绍兴后,上苏州拙政园,同样无法找出当年那种感觉。

  应该走乡穿巷去发现当地的美,人文方式去旅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读书

分类: 读如抽丝(书简)

  你有时间吗?你知道白鸽每分钟叫多少次吗?你知道虫躲在草丛中的鸣声吗?你知道小猫喜欢在哪个角落睡觉吗?其实,这一切的一切,我们都曾熟悉过,可如今,它们却离的好远好远了。 

  说实话,见到“托斯卡纳”这四个字的时候,我已经就被她字眼散发出的一种“美”所征服,其实这只是一种奇异的直觉而已。对于梅耶斯的《托斯卡纳艳阳下》和《托斯卡纳的甜美生活》这两本书而言,我不知道她里面包含了多少的人生故事和情感故事,但我知道,这里面一定藏有美好生活的秘密。一直以来,我有一种向往田园生活的冲动。我喜欢田园中藏有的那种原始的泥土气息;我喜欢在晨光下雾气迷漫的田野;我喜欢在不高的房子前弄一个庭院,在这庭院里栽种我自己喜欢的花儿;我喜欢在我家门口竖一个木制的信箱,然后不时地能收到知心朋友的来信。其实,这只是我个人心中所想的理想化的生活而已,不关《托斯卡纳》的事。然而在我还没翻看《托斯卡纳》之前就有一种直觉,这种直觉让我相信托斯卡纳一定会具备这种条件,一定会为我这种干涸的心灵找到一股甘甜滋润的泉源。   
  《托斯卡纳艳阳下》开篇就说:“我打算在异国买一幢房子,它有一个美丽的名字,叫巴摩梭罗。它高大、方正,是杏黄色的。巴摩梭罗是由渴望和阳光组成,就像我”。梅耶斯拥有这座渴望和阳光组成的巴摩梭罗,这是她的梦?还只是一时的冲动。我想无论怎样,她肯定是一个爱生活的人,并且爱上这美好的人生。爱生活的人,这个世界在他的眼中处处展现了美丽的风姿,只要她善于发现,身边的任何事物都能让她找到美丽。“意大利一直是我心灵的指针”,从这句话中,你不觉得她所要表现的就是这种美丽吗?抑或是一直在追寻着那个童年中被遗落的梦呢?“这是心血来潮吧?或许,这种感觉就如同突然坠入爱河一样,看上去有些异想天开,而实际上却是出自于某种深层次的根源。”我想,深层次的根源就是她要寻找的梦吧。   
  从卓越网拿到《托斯卡纳》这两本书后,我欣喜不己,为这两本书,也为我想像中的梅耶斯和《托斯卡纳》情感的缘故,我一直不舍得用那种贪婪的眼和神速的去读。当看到梅耶斯对托斯卡纳的那份情感和我对田园的那份理想不谋而和时,我深深为她能表达出这样的情怀而感到惊讶。我不禁要问:托斯卡纳,梅耶斯是如何知道这片土地的,是如何把她童年遗忘了的情感拉回到她的古堡之中。那古堡一定藏着无数个奇珍异宝,有无数个可爱的小精灵在嬉玩游戏,它们如那挡不住的光辉,照亮了寻找美丽人生的人们。   
  人有时候会有一些很奇怪的事情,比如说你第一次去了陌生的地方,然而你却觉得这个地方很熟悉,熟悉的让你觉得你不止来过这里,而且还在这里做了一模一样的事情,一模一样的举动。又比如说,你即将要和一个几十年未见的老友或家人相见了,但当你踏入候车室或在机场的某个角落等待即将出现的他时,你却宁愿这个时间驻足不前。我们往往就这样徘徊在这种复杂的情感边缘。当我捧着《托斯卡纳艳阳下》,正想美美地去享受着这顿美餐的同时,却再也不忍更深入的阅读。我深怕,深怕再继续阅读的话,她会搅醒了我心底里那些渴望艳阳照耀的梦。   
  也好,等我去门前走廊边,躺在靠椅上,艳阳暖和我身子的时候,再捧起它慢慢品味吧。   
  2007-11-12 夜,石莫在JX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5-14 10:55)
  这是一条有九十九道湾的河。
  相传在很早以前,有个贫穷的孩子吞下龙珠后,变成一条龙,游过此河,每到一处,一转身,变成一道弯,九十九个转身,便成九十九道弯,故河名曰九九湾河。
  水是从龙潭而下。龙潭是个潭,处在半山腰,方圆三四十丈宽。山上多岩壁,潭的周围一圈自然都是青石,故潭水清幽无比。若站在高处,低头俯视龙潭,就像一面巨大的绿扇,镶嵌在两座青山之间,潭水闪闪发光,实为一绝。
  龙潭一年四季都很美。春天,潭边的果园桃花争艳,四处飘香;夏天,水面仿佛像一面神仙做的镜子,把天印的湛蓝湛蓝;秋天,那更是妖艳了,满山的红叶,把水映的像染色坊;最数美丽的,还是冬天了,每到这季节,你应该比太起的的更早些,就可以看见绵纱般的晨雾,一缕一缕,使得原本清幽的山林在晨雾中有了仙境的味道,此时若得林子里的小鸟在歌唱,啊!那简直美若天阙了。
  潭南边的岩石有个开口处,是个悬崖,宽三丈许,高七八丈。潭水到开口处急湍而下,在悬崖上形成一条长长水流,像是白布,飘在山的中间。这就是龙瀑。每到倾盆大雨的时候,龙瀑象是龙喉一样,异常的汹涌、狂吼。我想传说中的那个贫穷的孩子,当日就是在这里吃下那颗龙珠,故水声特别的响亮。
  水是顺溪而下,流入平原,汇入九九湾,再归入东海。
  河,离我家不远。只需从后门过,走一小段的田梗路,便可到河边。再走不远处,可见一埠头。不宽,也只有十来米。埠头台阶由几十块数吨重的青石堆契而成,深至河底。面上的石头,给水冲的光亮亮的。小时候,我时常陪同母亲来这里洗衣服。人多时热闹的很,说话声,打水声,锤衣声夹杂在一起,好像形成一个集市。在这种情况下,我一般呆的时间不会长,时常一溜烟的消失在母亲的视线里。
  埠头的南边,有一块空地,是村人农忙时晒稻谷的地方。在母亲视线里消失的我,通常会跑来这里,任凭母亲的叫喊。若在夏天,村里的男娃们更喜欢这里,有的带上空水壶,有的泡沫塑料,更有的带上车内轮胎,然后脱光了身上的衣服,拿着这些东西,当做救生圈,在水中尽情的嬉玩。那时,女孩是不游泳的,若是真的有女孩游泳,我们肯定笑她玩野。可我大伯的女儿,也就是我姐姐,她就玩起野来,在小孩子众目睽睽之下,穿着衣服脱去裤子,“扑通”的跳进河里,跟我们一起玩耍。说来也奇怪,在游泳的技术上,大家谁也比不过我姐姐,更奇怪的是我们那些小孩,没有一个笑她玩野来着。“可能她也很凶”,那时我这样想了。
  最想学游泳,可又学不了的就数我堂弟了。他比我小几岁,在学校里读书是个顶尖的小人物。叔叔管教他很严,不准他游泳,他就偷偷地跑来,要我带去游泳。我满口义气样的答应他,就带他去浅一点的河草边过过隐。看他那种高兴的在水中手舞脚踢的样子,真的把我也给乐坏了。那时候,河里多螃蟹,就算游泳的草丛边也常螃蟹出没,本为这也无关紧要,可那小东西却偏偏咬了我堂弟,堂弟吓的脚乱踢手乱舞的,更可恶是偏偏舞到凶神恶煞的二黑仔身上,黑仔大骂,把我和堂弟的爷爷太太也给骂上,搞的满村风雨。大人知道后,狠狠的训了我们这些小孩。事后,大家都躲着,我们也就很少下水游泳了,更别说我那玩野的姐姐了。
  九九湾的水,就这么陪伴着我们度过了几个夏天。
  秧插下去的季节,我随父亲去田地里灌水,田地就在河边。我和父亲拿着水桶,这是一种特制的桶,桶的每边绑住两根绳子,我和父亲一人一边的拉着两根,惯性的把河里的水掏到田地里。那时候曾想,万一掏到河里的鱼,那可怎么办?不过还是一条也没有掏过。后来出现了抽水机,这种落后的工具也淘汰的扔到一边,站在抽水机旁边的我,望着抽上来汹猛的水发呆,旁边的抽水机师傅问我“看啥呢?”我崭钉截铁的回答他“找鱼”。
  确实,那时候鱼也特多,我记得有一年干旱,河里的水剩无几,大人小孩都跑去河里摸鱼,可真多呢?一条一条的鱼摸了上来,巧的是偶然间还会发现,草丛间躺着一条三四十厘米的死鱼哩!可惜的是这些鱼,大多是已经在那里发臭的。
  每到秋收季节,父亲就会放下船只,通过水路,到田地里,载着庄稼回家。这时,我总是坐在船头,看着父亲拿着浆一拐一拐的划。我放下刚从田地里踩的全是泥土的脚,在河里摇摇摆摆的晃着,而父亲的船浆,此时在船身上发出嘎吱嘎吱的响声,在幽静的九九湾河中悠扬开来。
  (写于二零零五年十月八日清晨,现在看着这些日记,发现那里的激情啊,满满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5-09 11:51)
  姨父走了,在回家五个小时后离开这个世界。
  主任医生说,“医院是无能为力了”。若如此,再在重症医学科躺下去,只是浪费钱,也只能维持他未能确定的生命天数。
  “出院吧”,他的两个儿子做了最后的决定。
  既使决定了,但对于家属来说,这终将是个悲痛的日子。我多次在重症科门口看见其他家属痛哭的样子,身为外在的我们,也同样感受着这种悲伤和痛楚,但世间最后一个无能为力的,就是生与死那个界限。我们一直在讨论着是否把病人的气管接上,或许能说出话来做最后的语言交待,但事与愿违——因长期通过呼吸机维持呼吸,若一接气管,可能导致立即或回家途中死亡,既使顺利接上,也无法说话。
  院后救护车准时来了。他们心里明白,离开,代表着什么,但这个呆了三个月的地方,足以让他们用一辈子的时间来淡忘对它的厌恶,也或许是永远无法抹去的伤痛。他们认为医院的责任、医生的无为,都无法在医院得到很好的解释,用“病理自然发展”的理由来敷衍,成了医生对病情唯一的解释。但显然从小病入院到即将健康出院,再到现今无法医治的过程,均在医院的各个科室之间发生着。家属们无法理解一个55岁的人,瞬间走向生命终结的结局。这一切,对于一个不懂任何医学,没有任何法律知识,没有任何人际关系的家庭面前,显得无比悲愤和无助。
  回家,也许是对病人最好的方式——至少在这个时节上。头脑尚清晰的病人,明白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道理,唯有“家”给他精神上的慰藉。或许他有太多的事情尚未办理,然而就动动手指的能力都变得奢侈;或许他有太多的言语想要倾诉,然而他连动口发声的能力都被这该死的医学设备占据。他唯一能做的,就是不停的摇头和急促的喘气来表达现状。任何人都明白,怨天、怨地,也带不来一丝回天之术,包括他自己。可怜,他自己也不知道这将是他人生的最后五小时。
  愿逝者安息,愿生者坚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5-06 15:03)

2006年第一次在搜狐码字开始,记录不少生活碎片,结识不少网友,后博客风行时期,转至各个博客,自己也弄了个独立域名空间的博客,至今却荡然无存,这连电脑里备份的日子也因各种原因丢失的七零八落,所幸现在依然有数位在微信上联系。回忆这十年的网络码字,唯有当初那段时间所花的精力与热情最为高涨,也是最初的几年最为难忘。​​

以防再丢失,是否考虑一个长期记录的所在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7-18 10:20)

〖10月21日〗
  早上有点匆忙,起床后稍整理行装,时间就有些紧。珍子烧的一碗面,只吃得两口,就被手机来电催着走人,又是一次空肚的空中旅程。
  一如往常的机场,无常的是每天上上下下的人来人往,阴雨绵绵的天空,让我的心情得不到一丝的喜悦之情。昨晚父亲以为我离温来到广州,说台风鲇鱼袭来,问我有无碍。电话后上网查了才知父亲担扰不无道理,一只小鲇鱼在大西洋刮起16级台风,正飘向广东。温州机场上空不能让人一展笑容,加上目的地即将到达的16级台风,这么想着竟也发愁。
  过了安检,飞机在晚点一个小时后终于起飞,望着窗外浓浓云雾,遮住我起点的故乡,也遮住我即将前往的远方。系上安全带的那一刻,突然觉得命运并非自己能控制的。飞机前舱已经高高陡起,只待它穿越云霄,能见到太阳的光辉。看过《肖申克的救赎》,记得安迪逃出肖申克牢狱时是个有着洁白月光的夜晚,安迪在黑暗的肖申克度过黑暗的几十年,虽然不能光明正大出现在文明的世间,虽然毅力是安迪那希望的羽翼和光辉,但我却更是记得那夜的月光,似乎它在臭气薰天的阴沟上空更是希望与圣洁。当第一袭阳光透过厚厚的云层,照进机舱小小的窗户,平行的落在我灰色的夹客衫上时,我顿时觉得,此时阳光是如此的充满了希望。
  温广空中旅程时间一个小时三十分钟,时已近五点,三千英尺高空,云层之上,夕阳把朵朵云海照射的富丽堂皇,似乎真如西游记中的天上一天堂,人间一世界,想像着自己可以在云海之上狂奔,如履平地。


〖10月24日〗
  第一缕阳光照进窗户,透过深色窗帘的缝,落在地上。广州的秋天,不带一丝凉意。思想着长天先生新疆拍回来的照片,金灿灿的白桦林,一幅幅金色秋天的图画,让我无限着迷。北方秋意正浓,南方却繁花似锦。展会开始的第二天,有一种莫名的逃离感觉,可能因为对现实的不满,也因为情感的一种否定,总觉得像失去了支柱,晃晃悠悠。晚上一个人,难得有这样的夜晚,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拿出耳唛,让神秘园的White Stone在我的耳边继续舒畅着。
  每当听到一首好曲子,就会思想起很多事情,或以往的,或以后的,或是欢喜的,或是悲伤的。神秘园的曲子,在我听来,是一个个思念或怀念的符号,就如秋天,一片片金黄的银杏叶子,在微风中翩翩飞舞,就如一位老者,坐在自家门前的石头上,述说一段段被遗忘却感慨万千的老故事。而我,总会被这样的情感贯穿全身。


〖10月28日〗
  阳光洒落在中山纪念堂上,耳边传来的是阵阵鸟声,呼吸的,是阵阵的花香。想去了解广州,不是去繁华的商业街,也不是高楼林立的大厦,而是在这种古建筑、弄堂、或书院,方能见到真正的广州。
  广州中山堂采用中轴线,前院后堂设立。前院是青绿草坪,两旁四方石板铺成,路边各栽种年岁已久的榕树。阳光透过叶间,在青石板上留下斑驳的痕迹。叶的影子,随风而动,在我坐着的石椅上幻幻影影。
  莫说广州中山堂的好,就天气来说,也是我来广州几日中最好的一天。阳光舒适,微风拂动,这让独自一人的我倍受感怀:难得有这样的一天,难得有这样的地方,难得有这样的心情,可以起身行走一两个小时,累时也可以随意坐上一两个小时,没有任何的约束。就如这片绿色小榕叶,忽然随风飘落在我的身旁,躺在石椅上,如此的美丽。
  中山读书治事处位于中山纪念堂的后山,进入门口,拿出的相机刚好没电,只能拿出笔和本子记录。
  风吹,叶子莎莎直响。青翠的植被,动听的鸟声,温和的阳光,以及一个伟人曾住过、治事过的地方,在这样美好的一天,让我的内心充满了惜时之情。生活就是这样,放下一切的担子,享受生命带来的奇迹。感恩的活在这个世界上,我们才会发现一个好的看法,一个好的思想,带给我们的是一种心与心对话,才能发现自己内心的渴求。
2010-11-06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9-04 19:50)
标签:

杂谈

分类: 读如抽丝(书简)
深夜,不肯入眠,思绪一直徘徊在长沙的那本书上。买来后,记得在菲页上记下几行字,还备上购买日期,如今却找不到它的踪影。前日,拿出广西吴吁国际机场和厦大时光买的书,方才想起,长沙的书不在视线之内。近年来,每到一处,总想捧回一本书。堆着堆着,新书有多过旧书之嫌。其实忙的缘故,书便不常读了,只是偶尔一翻,一闻书香,也就舒畅了。这是一种病,喜欢却不能为,不可嗜书的无奈病。或许真可买书如山倒,读书如抽丝,也算幸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8-31 22:30)
标签:

杂谈

分类: 读如抽丝(书简)

厦门
阳光明媚的三月,淘宝店全体员工前往厦门鼓浪屿游玩,岛上游罢前往厦门大学,途经厦大时光书店,购得此书纪念,记之。

南宁
广交会期间,有两日空闲,随同厂长阿美前往广西德天跨国大瀑布。回广交前夜,南宁小吃街旁未能找到书店,次日于南宁吴吁国际机场寻见此书,购并以此为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8-15 10:48)

  八月,沿海台风的季节。今年台风尚未光临,梅超风也不来光顾,直直上北,听说是山东大地迎接了它。台风不来做客,暴风雨却多数。只见左天空灰亮亮,右天空乌云密布,象极了电影中鬼魔出世的情形。等乌云盖过半边天,大地一片黑暗,雷声轰,闪电劈,隔壁家屋顶在闪电中忽而出现,忽而出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