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张允凝
张允凝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1,227
  • 关注人气:6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唯我先疯

静静

青衣法王兼教主

允凝

金衣法王副教主(豆瓣分号)

流苏

白衣法王

击节

紫衣法王

逝婴

光明左使

粽子

光明右使

一君

梅散人

lily

兰散人

练祁河

竹散人

树叶儿

菊散人

来来去去

云法师

王劲松

松大人

忠平

柏大人

略略

枫散人

落英

樱散人

子嫣

暖散人

风梅度曲

风散人

天风

霜散人

面对大海

雨散人

色釉

露散人

青芹

芳散人

muse

葳散人

fay

闲散人

cyaki

霁散人

绿雏菊

隐散人

天天快乐

逸散人

纳纳

清散人

sapphire

霏散人

落色色

月散人

清风朗月

清风子

宜派壶言

胡言子

肖和君

潇湘子

伯亚

伯牙子

memostar

无双子

shwfd

无涯子

子安

心砚子

怀素

灭绝师太

博文

   

   昨天,我第一次读阿加莎·克里斯蒂,那个故事叫做《无人生还》。读罢,搜索关于作者的资料,《无人生还》竟赫然排在克里斯蒂自选和一般读者评议的克里斯蒂优秀作品榜的榜首。据说克里斯蒂作品参差不齐,读者对其印象也多半因入手作品不同而大相径庭。暗自庆幸之余,再接再厉找出资深读者排的榜单上第一名(另两个榜单上屈居榜眼)的《罗杰疑案》,一口气读完,窗外已是夜色浓重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09-09-20 17:28)
标签:

杂谈

分类: 何如尊酒,日往烟罗

  

   两年前的此时此刻,我在巴黎,我爱巴黎。

   套用至尊宝的一句话:“爱巴黎需要理由吗?需要吗?不需要。”

   喜欢巴黎的街道,清一色的淡白色十九世纪后期建筑。黄昏,天阴着,香榭丽舍大街看来忧郁而清冷。

   喜欢巴黎铁塔。

   喜欢巴黎的博物馆,欧美的大都市一般都有几十所博物馆,而卢浮宫无出其右。

   喜欢塞纳河,长日将尽沿河下行,瑟瑟秋风里满目辉煌。

   喜欢塞纳河边匆匆走过的男孩,围着大围巾,虽不合初秋的时宜,但是真帅。围巾和贝雷帽总令我想起巴黎,后悔没有在圣母院旁边的小店买个贝雷帽,当时觉得恶俗,可其实那就是巴黎。

   喜欢巴黎男人说“你好”。“布茹”,轻柔绵软得像一块旧棉布。

   Paris, je t'aime。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09-06-09 20:15)

 

    很久没有再看过《读者》,而二十年前我曾经是《读者文摘》忠实的读者。

    我在1989年开始看《读者文摘》,如果有人和我一样老到足够老的年纪,会知道那年是《读者文摘》开始走下坡路的一年。她的黄金时代实际上是上个世纪的八十年代,从1981年创刊以来就为无数有些文化的中国人所热爱,其风头之劲,现如今任何刊物都无法望其项背。遗憾地是,我迷上《读者文摘》恰逢她绝代风华的收稍,再酸一点的词形容是美人之迟暮,对的人偏在错误的时候,一直很抱歉我没有在她最好的时候遇见她。

    今人咸知美国有份流行刊物叫做《读者文摘》,殊不知中国内陆兰花花般土生土长的《读者文摘》当年为不冲突友邦故自觉更名为《读者》,只有主语没有了宾语,此举看似机智最大程度保持底线,而在我眼中却不知何故总觉得失了光彩。尽管如此,从文摘到文摘两字被摘除,一读还是读了近十年。记得一篇文章如何形容寂寞,“寂寞来时,附在小猫的足上”,还记得一个暗恋的故事,结尾寄出的明信片上写道,“我喜欢默默地被你注视默默地注视着你……”。我要说的是,其实是她成就了忧郁的我我的忧郁。在我屈指可数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09-05-09 17:31)

   

    话说从俺上小学时对邻居小朋友从舅妈那顺出来的银戒指垂涎三尺而未得沾其仙姿,怀恨经年便一发不可收拾地酿成对所有银质及非金非宝材质首饰的热爱,用俺同学一句话形容就是“废铜烂铁”。

    早年经常佩戴的木手镯和木雕挂饰皆早已不知何处。那件挂饰是俺一报考版画系的同学以木刻刀在一块疑似劈柴的木块上精心雕成再染色烘烤成乌棕色,系在黑色线绳上当年看来很是拉风,想来颇为怀念。这两件,大概都是趁我审美疲劳之际被人索去了。

    大学下乡去四川阿坝带回成包的藏饰随着送人硕果仅存的几件也未见得戴,倒是有几只手镯常戴。一件很宽的藏银(据说是白铜)铸花,四件黄铜胎镶嵌牦牛骨,一件极细的藏银的是饰品店老板送的。俺一进店门就被那藏族老哥抓住手腕套上这小镯子道:买不买没关系先交个朋友,而俺当然要买。和俺一起来的两位同学也同样待遇地连买带赠。回旅社将此事一说,俺班某生雀跃前往,旋擎一大一小手镯得意而归自是一番炫耀,未已吐露实情那小镯子乃斥资两元买的,因店主不送百般恳求无效,事关薄面只好掏腰包买下。某生旅途颇多趣闻,成都参观武侯祠直冲在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09-05-04 15:37)
标签:

文化

分类: 悠悠空尘,忽忽海沤

   

    越来越觉得作为画家的塞尚是无法言说的。

    中午king在msn上向我求援,问该如何理解和解释塞尚。我只得从塞尚作品对内在结构的探索、色彩的调节和实现、打破常规的透视、与传统的关系简单说了说。虽然king很虚心地拿着答案去了,可我知道这充其量也就是扫到了塞尚的皮相,终究什么是塞尚根本没有被触及到。

    那些看似平淡的事物,苹果、盘子、桌布、树木与风景,背后似乎隐藏着无所不在的真理,可关键还不在于作品对被描绘的母题的深刻洞察,关键是它们作为绘画本身的巨大魅力。大多数画家可以用语言来描述,而面对塞尚,至少我还不能。某种程度上,塞尚这类画家令人望而生畏地接近于神秘的造物或上帝的领域。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09-04-09 19:42)
标签:

杂谈

 

晚来的春天,还是如火如荼地到来了。

    因为上午八点的课,清晨便赶到学校。春风几度,不觉院中已繁花似锦。那些白的粉的高的矮的花,映着曦光还是一副似醒未醒的模样,妩媚里带着天真。四月初,一向是小院一年中最迷人的时光,有女生笑说就是这时段闯来不期中了那花那熏风那网球场上帅锅的蛊,糊里糊涂地考了这里。

    院里的花木为数不算少,大多都不认得。两株老梨是院里某先生捐的,刚刚移栽过来也是春寒料峭时分:苍茫的灰恹恹天色,越发衬得两树梨花冻如冰雪虬媚生姿,那一刻真是惊为天人!移过来的第二年老梨似乎显得有些水土不服,然而它们终究慢慢地习惯了这里的地气。还有两株西府海棠曾是我的最爱,春初夜深躺倒在树下,熏风南来落花满怀。它们如今开得也不如前了。窃以为海棠是很慵懒的花,娇柔而短暂。每逢它随风落下,春便深了。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分类: 黄唐在独,落落玄宗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所思不远,若为平生

    有时候,纵容也是一种爱的方式。我不厌其烦地贴上这个陈旧的小游戏,知道自己在纵容谁,也知道谁能够纵容我。先疯们,2008年过去了,套句电影台词:我很怀念它。

 

    作为执行教主,俺强调下组织纪律。既是俺先疯的花儿,如此天造地设的神物,自是给谁谁光荣!请疯亲们整顿衣衫起敛容严肃对待,本着“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精神,迎着困难克服困难也要上,更甭提不要怕暴露区区隐私。被点到名字的亲们焚香斋戒沐浴更衣后认真作答,并自拟最后一题,再击鼓传给其他人。其实俺野心很大想点你们全体的名,不过那样一来势必就不好玩了,嘿嘿,侥幸没被点到的还是提防下一通鼓吧! 


1.2009年最想要做的是什么?
  踏实做事,专心学习。上帝啊,虽说俺不是最聪明最有能力的,可也别让俺成为那个最懒惰的。


2.你觉得一生最重要的事情是什么?
  追问人生的意义,抓紧有限时间从容地度过。


3.如果可以从机器猫那里得到一样宝贝,你第一件事是做什么?

  机器猫的宝贝太多了,俺要哪件啊?嗯,这是个问题……

  或许是带着记忆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08-12-21 17:06)
标签:

杂谈

分类: 所思不远,若为平生

 

    早已没有回首过去的勇气,我想万事万物对于一个人的伤害都大不过时间。

    阿拉伯人有句俗谚:“一切皆怕时间,而时间却怕金字塔。”我们都不是金字塔,所以我们抗拒不了时间。积极地看,生命分分秒秒在成长;消极地看,生命分分秒秒在死去。可人总是容易忘记,神给的时间是有限的。

    一年以前,我在这里;一年以后,我还在这里。什么都没有改变,改变的只是时间。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08-11-27 19:44)

博主推荐:地球人都要听! 雨中的那段配乐 

   《搞笑一家人》是近来热播的一部韩剧。此剧因其解读家庭生活的另类视角,改写了韩国家庭肥皂剧的模式,也更新了人们对韩剧的认识。虽然表面仍是传统的带罐装笑声的家庭喜剧,但随着剧情的深入,几段感情线成为该剧的主线,剧情越来越具有“纯爱”的唯美色彩,琐碎人生终于凝结成青春与爱的纪念册。

 

    结局并非完全出乎逆料,追风少年允浩果然和他暗恋的老师走到了一起。其实,这类师生恋纯爱故事早几年的日剧中已不鲜见,还记得松岛菜菜子和龙泽秀明当年风靡一时的《魔女的条件》,当为始作俑者。相较之下,更令我讶异的是敏浩和小虎的故事。班长与副班长,两个形影不离的花般少年,一段疑似BL的感情。敏浩永无希望地爱着尤美,他和小虎躺在海边沙滩上晒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