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tangyanyan
tangyanyan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8,756
  • 关注人气:10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2017-02-23 13:32)

旅游时,我力求用眼观察,用身心体验,很少拍照。我也从未写过游记。这次意大利深度游已经过去三个多月了,团友们依旧热情不减,不断撰写、发表游记,编辑、展示美拍,其摄影、文字、学术水平都颇高。我受此感染,也在“意大利旅游微信群”里发了两篇感悟,称不上“游记”,水准与团友们也不是一个重量级,放此博客,“慰情聊胜无”。

 

(一)《面具》

 

 

谢谢晓华的提问和鼓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一)

 

不同于文革前的下乡和支边,文革期间的知青上山下乡是以强制性的、大轰大嗡的政治运动形式展开并延续了十余年的。它的主要原因到底是经济的还是政治的, 一直是学界分歧和讨论的焦点之一。持前者观点的认为:这个运动主要是为缓解中学毕业生的就业危机;主张政治原因的则认为是源于毛泽东培养无产阶级革命事业接班人,让贫下中农给青年学生以再教育的思想和指示。

 

 

为了讨论这个问题,让我们回顾一下1966年6月6日北京女一中高三四班以及五天后的6月11日北京四中高三五班部分学生“满怀革命的激情”,为了“表示我们彻底闹革命,彻底砸烂一切旧教育制度的决心”,相继给毛主席各写的一封信(摘要):

 

(女一中):

 

“我们越来越感到:我们这一代青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海若先生又出新书了,一周前,当我接到仍散发着油墨香的厚厚的《那是一片汪洋》时,真为海若高兴!

 

我是20142月认识海若的,源于一位网友向我推荐他那篇后来被编入《安徽知青口述实录》的系列博文《我去当农民》。不久,我俩又在关于“告别知青”的话题上,几乎同时发表了“所见略同”的博文,彼此心有戚戚。

 

后来,我在多伦多收到了他快递给我的他的英文专著《真实的易经》,以及他儿子及其好友合著的长篇历史小说《云台二十八将》。

 

读了《真实的易经》后我发现,海若之所以能在此书中用精湛的英语把极其晦涩难懂的“群经之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和丘逢甲

 

两年此夕无月光,明月仅只在梦乡。

独坐青灯思故人,元宵夜更两茫茫。

 

丘逢甲《元夕  无月》

三年此夕无月光,明月多应在故乡。

欲向海天寻月去,五更飞梦渡鲲洋。)

 

 

续欧阳修《元夕  生查子》

 

去年元月时,花市灯如昼。

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

 

今年元月时,月与灯依旧。

不见去年人,泪湿春衫袖。

 

明年元月时,月灯花共秀。

祝与月同圆,不比黄花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一

最近歌颂赞美知青上山下乡的各种展览、活动不少。

7月1日“由国家、省级层层审批”、“中国社会科学院院长王伟光亲自把关”的北京鸟巢“知青博物馆”正式开馆,该馆所展示的有着“强烈的文革歌德派倾向,知青以及十年浩劫的苦难一点都不提,罪恶全变成了伟业”(贺卫方)。

7月11日《环球时报》上《知青一代的积极回忆值得尊重》一文承认该博物馆“对上山下乡的记述是经过了选择性的记忆”,直言上山下乡运动“和文革显然不能划等号”。

早在2013年10月11日,《人民日报》就发表过《上山下乡不容否定,兼议腐败根源》一文,对祸国殃民的上山下乡运动作了充分肯定。

自2008年以来,由耶鲁大学中文教授苏炜作词和杰出企业家霍东龄作曲的中国知青组歌《岁月甘泉》在广州、深圳、北京、香港上演之后,已在美国及澳大利亚等世界多地巡演,就在9天前的7月11日又于德国法兰克福“隆重上演”。

《岁月甘泉》的演员多是目前在美国定居的当年知青,他们说那段人生很苦、很累、很穷,但很少有怨恨;演员中也有“对红卫兵和知青哥哥姐姐们景仰和崇拜”的后学们,他们觉得“那才是轰轰烈烈的人生,充满豪情和英雄主义气概。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10-04 19:38)

各位朋友:

 

我因健康等原因已于9月17日起休博。

仍有博友发纸条或发email来询问,我因未及时说明而在此致歉。

衷心感谢所有来访过、评论过、关注过、支持过我,以及与我见解不同的朋友们!

祝大家身心愉快!

 

唐燕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9-06 09:39)
标签:

文化

情感

杂谈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

    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不应有恨,何事长向别时圆?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暮云收尽溢清寒,银汉无声转玉盘。

此生此夜不长好,明月明年何处看?

 

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
雕栏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
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加拿大中小学的暑假很长,孩子们在这个长假里干什么呢?有各种各样、适合各年龄段的丰富多彩的夏令营可供孩子和家长们选择,如各种球类、舞蹈、歌咏、绘画、乐器、跆拳道、游泳、自行车运动等等等等,类似于国内的各种暑期班。

 

    今年暑假我外孙Clark参加的最后一个是为期两周的Drama Camp(戏剧夏令营)。二十个8至10岁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历史

文化

用波澜壮阔形容这两篇文章,是恰当的。知青的经历自己写,几位作家是远远不够的,几位研究者也是不够的。大家动笔,聚汇起来,就是知青史。这部历史太丰富了,容不得概括,谁概括谁挨砖,梁晓声尝到滋味了。 
提出以下问题,与你商量,希望听听你的见解。 
我以为,文革、知青下乡、知青一代,这三个概念虽然关联,却完全不同。人们在述说的时候,往往把这三个概念混在一起评说,意思就弄混了。
1,文革—— 暴虐,灾难,完全否定。(政治)
2,知青下乡—— 文革一部分,总体失败。(政治)
3,知青一代—— 文革时期下乡的老三届中学生。(人)
对文革、知青下乡,政治性质已有定论,没有异议。
对人的评价,需要慎重,更何况是牵扯到1700万的一代人。不能因为处于那样的政治背景,就轻视这一代人。不赞成潘鸣啸概括知青是「失落的一代」,我坚持认为知青是「特殊的一代」。用「特殊」这个说法,是因为产生的历史背景特殊,面对暴虐的政治,知青们用各自的实际行动交了答卷。国家有难,知青们与共和国共患难,用「失落」这个负面词,对知青一代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前两天,我看了胡发云先生的博文《告别知青》后发了个评论,知青博友“网中人”对我的评论发表了意见,我又就此做了个较长的回复,可是第二天该回复却不见踪影了。我不曾给那个回复留底,又不甘心就这么莫名其妙的任它消失,便索性写了如下这篇博文。

为了让网友们看得更清楚,我把胡先生的文章贴在前,我的文章放在后:

 

胡发云:《告别知青》

 

按:赴欧前夕,《今晚报》约稿,我给了这篇十一年前的旧文。此文除了当年在《华夏知青》、《老三届》等知青网站上贴出,从未公开发表。我知道,“知青”这两个字对许多人来说,意味着什么。我不忍撕下这块温柔面纱,让人看到背后的冷硬与残酷。今天大家终于看见,同为知青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