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tangyanyan
tangyanyan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9,895
  • 关注人气:10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一、亦舒原著中本没有贺涵这个男主角, 贺涵是电视剧《我的前半生》的编剧将书中唐晶的男友莫生和子君后来的老公翟君合二而一,编造出的一个仪表堂堂、风度翩翩、聪颖智慧、魅力十足,要风得风,要雨有雨,除了爱情,无所不能的男神。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从北京到七炭板申

 

    196899日下午,我们北京西城区数所中学的一千多名主要是六六届初、高中毕业生,从各自学校乘专车到了北京火车站,准备踏上知青专列向祖国的大西北进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7-05 05:00)

    我园里的一些花草不见了。正悲愤之际,我偶然发现:其中2013年6月20日栽种的,后来被他人喜欢并转栽(转载)的一株小草还在那人的花园里存活着呢!(衷心感谢他!原谅我不透露已于2015年2月6日以后休博的他的博名,免得万一被追杀过去)。我赶紧复制、备份,拔了几根刺后又栽回到我的博园。

    但愿它能在自家的园子里留存下来;因为备份了,即使它再失踪,我也不那么伤心了,一一只要留得小草在,就能等到给青山重添一点儿绿的那一天。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当我们远离北京,在偏远的农村从阶级斗争的喧嚣中沉静下来,厌弃了红歌和样板戏的时候,我们常常捧着《外国民歌200首》,将里面的一首首苏联歌曲唱得如醉如痴。我们唱那描写少女情窦初开时的、充满青涩和纯真的《红梅花儿开》;唱缠绵悱恻的《小路》;唱被化作爱情和希望意象的《灯光》;唱《三套车》,尽管那时我们不知道它原本的歌词“我的那心上人”被改成了“那匹可怜的老马”,但那忧郁凄美的曲调引起了我们强烈的共鸣;我们也唱雄壮的《共青团员之歌》,与其说是为我们残存的理想,不如说是为想念我们亲爱的妈妈,怀念下乡前在火车站与妈妈告别的那一幕,希望“胜利的星会照耀着我们”,期盼“再见吧--妈妈,别难过,莫悲伤,祝福我们一路平安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2-23 13:32)

旅游时,我力求用眼观察,用身心体验,很少拍照。我也从未写过游记。这次意大利深度游已经过去三个多月了,团友们依旧热情不减,不断撰写、发表游记,编辑、展示美拍,其摄影、文字、学术水平都颇高。我受此感染,也在“意大利旅游微信群”里发了两篇感悟,称不上“游记”,水准与团友们也不是一个重量级,放此博客,“慰情聊胜无”。

 

(一)《面具》

 

 

谢谢晓华的提问和鼓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一)

 

不同于文革前的下乡和支边,文革期间的知青上山下乡是以强制性的、大轰大嗡的政治运动形式展开并延续了十余年的。它的主要原因到底是经济的还是政治的, 一直是学界分歧和讨论的焦点之一。持前者观点的认为:这个运动主要是为缓解中学毕业生的就业危机;主张政治原因的则认为是源于毛泽东培养无产阶级革命事业接班人,让贫下中农给青年学生以再教育的思想和指示。

 

 

为了讨论这个问题,让我们回顾一下1966年6月6日北京女一中高三四班以及五天后的6月11日北京四中高三五班部分学生“满怀革命的激情”,为了“表示我们彻底闹革命,彻底砸烂一切旧教育制度的决心”,相继给毛主席各写的一封信(摘要):

 

(女一中):

 

“我们越来越感到:我们这一代青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海若先生又出新书了,一周前,当我接到仍散发着油墨香的厚厚的《那是一片汪洋》时,真为海若高兴!

 

我是20142月认识海若的,源于一位网友向我推荐他那篇后来被编入《安徽知青口述实录》的系列博文《我去当农民》。不久,我俩又在关于“告别知青”的话题上,几乎同时发表了“所见略同”的博文,彼此心有戚戚。

 

后来,我在多伦多收到了他快递给我的他的英文专著《真实的易经》,以及他儿子及其好友合著的长篇历史小说《云台二十八将》。

 

读了《真实的易经》后我发现,海若之所以能在此书中用精湛的英语把极其晦涩难懂的“群经之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和丘逢甲

 

两年此夕无月光,明月仅只在梦乡。

独坐青灯思故人,元宵夜更两茫茫。

 

丘逢甲《元夕  无月》

三年此夕无月光,明月多应在故乡。

欲向海天寻月去,五更飞梦渡鲲洋。)

 

 

续欧阳修《元夕  生查子》

 

去年元月时,花市灯如昼。

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

 

今年元月时,月与灯依旧。

不见去年人,泪湿春衫袖。

 

明年元月时,月灯花共秀。

祝与月同圆,不比黄花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一

最近歌颂赞美知青上山下乡的各种展览、活动不少。

7月1日“由国家、省级层层审批”、“中国社会科学院院长王伟光亲自把关”的北京鸟巢“知青博物馆”正式开馆,该馆所展示的有着“强烈的文革歌德派倾向,知青以及十年浩劫的苦难一点都不提,罪恶全变成了伟业”(贺卫方)。

7月11日《环球时报》上《知青一代的积极回忆值得尊重》一文承认该博物馆“对上山下乡的记述是经过了选择性的记忆”,直言上山下乡运动“和文革显然不能划等号”。

早在2013年10月11日,《人民日报》就发表过《上山下乡不容否定,兼议腐败根源》一文,对祸国殃民的上山下乡运动作了充分肯定。

自2008年以来,由耶鲁大学中文教授苏炜作词和杰出企业家霍东龄作曲的中国知青组歌《岁月甘泉》在广州、深圳、北京、香港上演之后,已在美国及澳大利亚等世界多地巡演,就在9天前的7月11日又于德国法兰克福“隆重上演”。

《岁月甘泉》的演员多是目前在美国定居的当年知青,他们说那段人生很苦、很累、很穷,但很少有怨恨;演员中也有“对红卫兵和知青哥哥姐姐们景仰和崇拜”的后学们,他们觉得“那才是轰轰烈烈的人生,充满豪情和英雄主义气概。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10-04 19:38)

各位朋友:

 

我因健康等原因已于9月17日起休博。

仍有博友发纸条或发email来询问,我因未及时说明而在此致歉。

衷心感谢所有来访过、评论过、关注过、支持过我,以及与我见解不同的朋友们!

祝大家身心愉快!

 

唐燕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