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新浪微博
个人资料
饶原生
饶原生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78,306
  • 关注人气:20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潮爆粤语得闲睇
关于博名
何物原生态?其实,其实……就是“饶原生的网络状态”
 
QQ:1535848921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访客
加载中…
其他
暂无内容
博文
(2019-08-05 18:36)
标签:

文化

分类: 老饶日记

番禺之番怎么读?如果单列此字,问一百个人,一百个也许都会读出“翻(fan)”音。如果是番禺两字并列,作为地名的专有读音“潘(pan)”,有没有人依然读成“翻”禺呢?答案是,真的还是有。

番禺之番“有偈倾(有话可说)”,“潘”发音由来已久,缘于番禺作为岭南古地名已是由来已久。未有广州先有番禺,当年任嚣挟雄兵来此筑城、赵佗穿越服在此立国,毫无疑义亦是从认识番禺(亦作“蕃禺”)二字开始。史学家司马迁在《史记.货殖列传》中早已记载着,“番禺亦其一都会也”。

秦汉时期已是名声显赫,但至今依然有人识你是“翻”禺,友谊的小船有时真是说翻就翻。想想也是,番字如果不作为地名,全国人民一般还是根据习惯认知,以“翻”音读之。查《新华字典》,番字不参加广东地名的组词时,都读“番”的,其意一指外国或外族的,二用于代换,三为量词。

由番字联系到海外,这个用法见得最多,比如番茄、番薯、番瓜、番石榴、番邦、番鬼等等。由此看来,读成“翻”禺者,心里念叨的许是番邦与番鬼之番,所想到的番禺历史,亦一部海上丝绸之路的见证史、一部活在世界海洋版图的发展史。

因为“翻”音而得以展开联想,可证读错也是好事。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2-29 18:00)
分类: 老饶日记

专栏里写过“今天的番禺有什么”,这回说说“今天的番禺是什么”。

答案似乎很清晰:今天,番禺是广州市辖一个区;昨天,番禺是广州府辖一个县。当然了,这里的“昨天”仅指明清时,如果时间一直上溯至公元前214年,番禺是秦统一之后所建立的县,这个县孕育了后来的“广州”,未有广州,先有番禺。

纳入秦始皇统一中国的版图之前,番禺已是岭南地区的一个中心地域单位,从秦、汉一直到民国,均为广东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并在南越、南汉、南明三次小朝廷的建立中成为首都所在地。明清时的广州“一府两县”,其中的番禺县析出了今天的越秀区、白云区、天河区、黄埔区、海珠区、荔湾区(原芳村区一大部分)以及南沙区等多个区域。

这样简单梳理一下,已发现番禺犹如历史长河中城市变迁的活见证,甚至于可以说犹如一个母体,所催生的一个个新城区虽然再不叫番禺了,但彼此体内的文化DNA会证明自己来自哪里,会书写同一篇叫做大广州的新篇章。裂变总是难免,彼此还能确认眼神,亦就OK。于是也明白,一旦提到番禺,广州不少地方的老人家仍会忆起,“茭塘司”“鹿步司”“慕德里司”那些事儿。不管世界怎么变,源自广州建城之初的文化基因不会变,由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08-28 15:41)
标签:

文化

历史

分类: 老饶日记

番禺又行鲁班诞,走过路过不要错过。

鲁班诞,在广府地区又称之为师傅诞、先师诞,亦有称“三行工人节”(泥水工、木工和架子工俗称“三行”)。每逢农历六月十三日,在番禺区沙湾镇三善村的(鲁班)先师古庙内,便能一窥行诞全貌。我听村里人说,行诞活动一直在小范围地、不事张扬地进行着,只不过从去年开始,行诞规模搞大了,遂为更多的人所知晓。

三善村是番禺区有名“工匠村”,过去几乎七成以上男丁都以工匠为业,能工巧匠辈出,犹以黎、梁、靳、老四大姓氏的匠人最为杰出。当年广州修建陈家祠,三善村曾派出许多工匠前往助力,如今在里面还能看到的一些精妙绝伦的灰塑、木雕,为当年“三善匠人”留下的杰作。鲁班作为中华工匠鼻祖,自然亦是村里工匠的精神支柱。

自古至今,鲁班就为各地以建庙立像的方式所纪念。而在三善村的先师古庙,则是珠三角地区目前发现的唯一一座仍完好保留的鲁班庙。它从属于鳌山古庙群(由神农古庙、先师古庙、鳌山古庙、报恩祠、潮音阁共同组成),始建于明朝,重建于清朝,据庙内石碑刻字记载,清朝道光、光绪年间曾有两次重修。到2012年,广州市政府再斥资重修。

2017年是鲁班诞辰2524周年,广州建筑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07-20 15:57)
标签:

美食

文化

历史

分类: 我和美食

说起来是有点不可思议:深藏大山的客家好酒有待把名气叫得更加响亮,做出了好酒的客家人在省外海外却早已扬名。都说“墙内开花墙外香”,客家人所酿出的酒香,却香在“墙外”。我注意搜罗了一下,有三个历史名人是不能不提的。

第一位名人,是在明代的祝枝山。“唐伯虎点秋香”的故事街知巷闻,与故事有关的“四大才子”之一的祝枝山同样街知巷闻。都说“唐伯虎的画,祝枝山的字”。有谁知,祝枝山竟然会跑到客家地方来,主持酿出了一坛好酒?

第二位历史名人,其大名进入了广州市五仙观内新修的南粤先贤馆。与祝枝山截然不同的是,他主持酿制的好酒却是香飘“墙外”。他,姓张名振勋,字弼士。但今天为大家所更熟悉的,是张弼士这个名字。也许,他的名字因其奋斗传奇,或者还可以叫做“客家梦”。

香在“墙外”的第三位历史名人,姓温,是梅县人。若非酒界圈内人士,一般人可能没听说过“温永盛”这名,但说到泸州老窖,就谁都知道了。新中国成立后曾对白酒进行过五次国际级评比,只有茅台酒、汾酒和泸州老窖是每一次均入选国家名酒的。之后,又有“中国八大名酒”的英雄榜排序,与茅台酒、汾酒、五粮液、剑南春、西凤酒、古井贡酒、董酒一起,泸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07-08 17:38)
分类: 心水推荐

历史上的番禺,2200多年前就存在,是广州建城后的郡治所在地。未有广州,先有番禺。今天的番禺,地理版图和行政区划已大有改变,是隶属于国家中心城市广州的一个区。番禺要有大作为,要在全球经济发展大格局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中认准自己的角色地位,好应审视自己有什么。

这个“有什么”,应是具备地区特色的并充满发展活力的,又是与广州、广东、粤港澳、全国乃至世界每天发生着紧密联系,总之会是个一说就为世人所知道所认同的地区名片。诚所谓各花入各眼,人人心中都有自己的“有什么”,我只说说我所看到的,能引起共鸣者请立马点个赞。

首先,今天的番禺有宜安睡的“一张床”。 此话怎讲?好多人回想番禺给自己留下的第一印象,立马想到的就是“睇楼”。好长一段时间里,广州市的房地产销售榜单,几乎就是番禺房地产销售的代名词,因为都被番禺各大屋邨的售房榜单所囊括。番禺居住、天河上班,这几乎就是好多人来广州的宜居宜创业之必然选择。于是就有,“睡城”一说,广州的商贸、金融、服务、媒体等领域精英人才,说穿了大多是在番禺睡觉的。

其次,今天的番禺有好玩的“一群动物朋友”。来广州去哪里最好玩?目前的情况是这样的,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06-11 08:43)
分类: 我和美食

新广州人近三四十年的迅速增多决定着主流食客口味必然改变,粤菜既要有守在横街窄巷的底气也要有“冲出”的勇气。底气来自多年来“粥粉面粉”亦做出“鲍参翅肚”的味道以及满足消费的高性价比,来自靠出品也靠服务的成就老字号的“街坊口碑”。但粤菜也要与时俱进,卖相与环境若不谋变有时很难应对如今不断高企的铺租,如何用时尚的意识、国际的观念(如“米其林标准”)使之从根本上引起国人的全体注意,也是不得不从长计议的了,是谓“冲出横街窄巷”。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03-26 09:10)
分类: 老饶日记

曾经斗胆给省里的一个动漫创作班讲文化传承,于是抛出了两个最值得动漫思维的创作题材,一是阳燧珠,二是素馨斜。不知道当时学员,已feel到什么没有?

素馨斜里葬素馨,素馨斜上长素馨。那是最值得从中钩沉广州前世今生的一个文化符号,动漫创作的介入,正好用现代社会的生活视角强行闯入历史谜宫从而收获许多惊喜。

只是时代到了今天,素馨竟然谜一般地几乎消失。既言“几乎”,芳容仍在,只是难寻。难得有心人,不但在种,而且潜心发掘个中的文化,然后反馈于雅逸的“叹世界”中。

触其形,观其色,闻其香,品其味……总之妙不可言。此香总应广府有,人生终得一回闻,品素馨花茶中,我忽然想到了最好来一段音乐,以添听觉,补齐“五觉享受”。然而,有关于素馨的音乐、或者歌曲吗?居然没有!相信古代会有,只是没传下来。

哪怕是今天,文艺创作竟都疏忽了素馨,很不该。然则,不知者不罪,凡事要从“知”先入手,然后“知行合一”。-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第一次手捧素馨花》(泰戈尔)

我依旧记得,

第一次我的手里捧着一束素馨花,

她们是白色的,

是那种纯洁无暇的白色。

我喜欢太阳洒下的温暖的光,

喜欢碧蓝碧蓝的天空和蓊蓊郁郁的大地。

我听见夜里溪水涌动的声音。

夕阳,

褪去它最后一丝耀眼的光芒,

就在田野的尽头,

小路的尽头,等待着我,

就像慈祥的母亲,

等待她晚归的孩子。

现在,每当我回忆起我很小的时候,

第一次手捧素馨花的时候,

那种滋味仍然是甜甜的。

从小到大,我的手里积攒了

无数幸福难忘的日子。

我与我的家人和最亲密的朋友们

一同分享了那些最愉快的日子。

在秋雨绵绵的早晨,

我眼望着窗外,

反复吟诵了好多自己一直喜爱的诗。

我的脖子上挂着我的爱人

亲手为我编制的花环,

可是一回忆起第一次手捧素馨花的时候,

那感觉

依旧是如此的清晰和幸福。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03-20 09:04)

1、三张文化名片,三张最能说明你是如假包换的广州人或者说你已深深爱上广州的文化名片,一是爱粤语(这个昨天没说),二是爱吃,三是爱花。

2、素馨是一种五瓣花型的白色香花,为旧时广州人所热衷于栽种,屈大均甚至明确记载了其种植基地:“珠江南岸,有村曰庄头,周里许,悉种素馨,亦曰花田。”对于“七门”花市,屈大均并且表示,“所卖止素馨,无别花”。 旧时广州城五仙门对岸有个码头,时称“花渡头”。屈大均就此细细写道:“广州有花渡头,在五羊门南岸,广州花贩,每日分载素馨至城,从此上舟,故名花渡头。花谓素馨也。盛平时,花多而价贱,十钱可得素馨升许,家有十余口簪戴皆足。南人喜以花为饰,无分男女,有云鬓之美者,必有素馨之园。”

历史上虽没评过广州市花,但素馨绝对是名副其实的市花。素馨本名耶悉茗,早在晋代的《南方草木状》就有记载。按屈大均《广东新语》所记,它还叫“河南花”,“陆大夫得种西域,尉佗移至广南”。

愈有个性,愈能彰显文化特色,比如扬州市花琼花,“维扬一株花,四海无同类”。广州除了现有市花,还可以考虑区花,海珠素馨,黄埔(萝岗)梅花,南沙葵花……

3、“花到岭南无月令”,花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分类: 新闻故事

一个人的“魔幻十年”

本刊记者 饶原生

“大观园若没有了宝玉黛玉,只是冰冷的建筑群;同样,开平碉楼假如不出现主人公,也只能是空空的钢筋水泥载体。”

——“碉楼文学叔叔”语录

北京时间6月28日8时38分,新西兰基督城召开第31届世界遗产大会。随着大会主席一声“祝贺中国”,开平碉楼历史性地载入《世界遗产名录》。广东省自此实现了世界遗产的零突破,中国诞生了第35项世界文化遗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