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2016-04-26 00:29)
标签:

杂谈

分类: 分行练习

当年我们寢室住十个同学

刘遂排行老三,通城人

讲普通话舌头不会打卷

他特喜欢唱歌

开口永远就一句

'哥是月亮天上走,天上走哦'

别人往往就接着唱

他就乐哈着听

没人唱了

他就又扯一嗓子

我们很清楚

他并不是故意要这样

他其实唱得挺认真

毕业那天,大家各自回家

整层楼最后就剩我们俩

他这台卡带的复读机

电量充足,自动

开启了间隔回环模式

硬是把这句《小河淌水》

刻进了我脑子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分行练习
⊙钓鱼老头


他悄无声息地出现在傍边

一身迷彩,像大片里的特种兵

他的渔具连同一把折叠椅

背在背上,高出的部分架在头顶

长枪短炮的家伙什齐全

他扫视河岸

又盯着水里看了一阵

之后,冲我笑一笑

继续向下游搜索

在将要淡出我的视线时

河滩变得阴沉迷濛起来

他的剪影幻作

背着书箱游学的古代书生

走进了《聊斋》


⊙撒尿禁忌


小时候,男孩们排队撒尿

看谁飙得最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4-23 20:39)
分类: 分行练习

晚上微雨,十点多钟

一条菜花蛇误入校园

被打死在水泥路上

我参与了围观

为了确认它是否有毒

还开了手电

整个过程是一场遭遇战

谁又来得及细想呢

就算它原本无毒

甚至名叫小青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4-23 20:38)
标签:

杂谈

分类: 分行练习

加林一句我是用灵魂在写

庞华说太虚,要用血

我就想到如今诗坛


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

有用血水

有用泪水

有用汗水

有用口水

还有用屎尿淫液

(自来水之类就不提)


各种宣言

各种流派

各种主义


那就写吧,爱咋咋地

看谁写得下去

看哪一首诗能留得下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4-23 20:35)
标签:

杂谈

分类: 分行练习

第一次遇到张莉

李铖向我介绍说

这是美女诗人十二楼

诗写得好

年轻,漂亮

而且还是赤壁人

我一高兴

一瓶52度的苦荞

撇了半斤,说了不少话

尽兴而归

第二次张莉请大家再聚

在她哥开的鸽子馆

一聊开,原来

我们早就是熟人

她哥和我弟弟是发小

如此说来

如此说来

张莉端起杯

喊了我一声

我当时要开车赶着上班

只能以茶代酒

现在想起来很惭愧

应该再开一瓶酒

等下回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4-14 23:26)
标签:

杂谈

分类: 分行练习

四月十一日夜,走过香樟树下


十点半左右

有些疲惫,犯困

突然闻到淡淡香味

我意识到

正走过香樟树下

空气似乎浓酽可触及

慢慢深呼吸,神清气爽

心情愉悦

抬眼望去

黑暗中,樟树的枝叶

逐渐清晰可辨



鱼戏莲花


鱼儿水中游,自得乐趣

它对高出水面的莲瓣

早已不屑一顾

它忙于与月光下的花影嬉戏

这些虚幻的美,让它

乐此不疲

它有的是闲暇

所以一点也不着急

一圈又一圈,悠哉,游哉

它静静地游

偶尔也会跃出水面

噗通一声

跳得比莲花还高



我只是想钓鱼


突然发了瘾想去钓鱼

又实在抽不出时间,而且

长时间没钓

以前的整套工具都报废了

我下定决心再弄一套

今天在渔具店,我瞄了半天

好不容易看中两样

结果,店主一问

我就慌得跟偷东西似的

转身就走了

我TM是怎么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4-10 23:43)
标签:

杂谈

分类: 分行练习

某年9月在肖镇高中


报到后,我分到一间宿舍

开门一看,满屋积水

仅有一小块地方像座孤岛

刚好放了张单桌和一把椅子

学校的管理人员说马上找人清理

等了一会儿不见人来

我就把行李扔在床架上

找出围棋,摆好

邀来邓平波对弈

他坐椅子

我就站在水里



田港里捉鱼


那时候田里几乎不用农药,鱼多

入夏,水往往蓄得较满

乘大人不注意就撒了野

在下游安上虾兜,然后到上游拦坝

坝拦好之后还要尽情游一阵泳

中间的水放干就开始捉鱼

扯一大梱草扔进田港

顺港而下一路淌起泥巴

各种鱼会浮头

小屁孩提着桶捡

大孩用脚探泥水里的大家伙

探到一只会引发激烈的会战

孩子们总是胜利者

他们性格里的骄傲与自信

或许正源于此

有时会有一窝鲫鱼

也有黄鳝、龟和甲鱼

虾和泥鳅是不屑的

恐怖的是遇到蛇

往往吓得连虾兜都不敢取

尽管虾兜里往往留着大的惊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4-03 22:51)
标签:

杂谈

分类: 分行练习

造纸厂的麻雀


我舅舅是造纸厂的工人

造纸厂红火的年代,我去过他们车间

车间真大啊,我见证了纸张的诞生

也看到惊心的一幕

几只麻雀从通风口钻进去

然后,在里面迷路了

它们拼命往大玻璃上撞

一次又一次,最后掉下来

也有幸运的,它刚好对准打开的窗

唰,飞进了外面的天空

造纸厂改制,我舅舅下了岗

他有技术就去南方打工了

造纸厂倒闭后,那些大车间就空着

流水线没了,窗玻璃也没了

麻雀就在里面做窠



阳台上的麻雀


下午,阳台上飞来一只麻雀

它先是停在铁护栏上,不动

叫两声,然后飞到花盆上

又窜上花枝。这时候

太阳光透过窗外的樟树叶照下来

刚好有一注强光打在它身上

它的羽毛泛出紫绿的晕泽

整个看上去特别地精致

它转动小脑袋,张嘴又叫两声

然后跳到花盆里啄了几下

倏地飞走了。我当时屏住粗气

站在离它不到一米的窗帘后窥视它

它飞走老半天,我脑中

依然还回放着刚才的一幕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4-02 01:59)
标签:

杂谈

分类: 分行练习


中午,我老婆跑过来

告诉我一个好消息:你有小三了

我没做声,翻了她一眼


是你女儿梦见的

就在你们学校

她去围观,结果没看清楚


啊!为什么不看清楚呢

真遗憾,不过

还是女儿心痛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分行练习

🐜世界读诗日


大清早,中学语文教师顾涛

喊我起床,要我开车送她去看油莱花

我说没太阳,等哪天有太阳再去

她就调侃我说是差点忘了

世界上居然有个读诗日(今天恰好是)

'我身边每天居然睡着一位诗人'

她决定读一首我写的诗

我说别,别,别,我送你去还不行吗

她嫌我动作太慢,继续数落我

你居然把写诗当作日常的修炼

我咋没看出来?我只看见你修炼

烟,酒,电影,围棋,麻将,神聊

还有懒觉。就没见你修炼诗

我说这你就不懂了吧!

我诗里写的就是这些,知道不

比如说去看油菜花吧,你看到的就是油菜和花

我看到的是油菜花上的阳光和春色

知道不,我还看到了去看油菜花的美女

她就笑了,说,老太婆吧

又不懂了吧,你眼里就只有老太婆

我眼里她就是美女

她就拿眼睛翻我一眼说:那还不快去看

我就真的陪她去了



🐜战地钢琴


三月某日清晨,细雨慢慢停了

先头部队搜索进入前面镇子,一名战士

在小树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个人资料
然也
然也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1,528
  • 关注人气:10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