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2018-09-04 22:53)
标签:

情感

文化

分类: 分行练习

陈彩麟村

 

三棵干年古银杏聚集的地方

就是陈彩麟村

 

我去的时候是三月

刚下过几天雨

池塘里的水已经长满

还是装不下其中一棵的倒影

 

一位老婆婆安静地坐在塘边

望着外来的人们笑

她开口,只会讲本地方音

她说:你们看树,秋天来

 

 

在西安近郊望麦田

 

1987年夏天

我和黄斌在梁敏家住了三四天

每天下午,梁妈妈开一个大西瓜

我们仨吃得肚子圆鼓鼓

然后出去溜弯

有一次,从国棉四厂穿出去

到了一片旷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9-04 22:52)
标签:

文化

情感

分类: 分行练习

陈彩麟村

 

三棵干年古银杏聚集的地方

就是陈彩麟村

 

我去的时候是三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9-04 22:46)
标签:

文化

情感

分类: 分行练习

陈彩麟村

 

三棵干年古银杏聚集的地方

就是陈彩麟村

 

我去的时候是三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4-26 00:29)
标签:

杂谈

分类: 分行练习

当年我们寢室住十个同学

刘遂排行老三,通城人

讲普通话舌头不会打卷

他特喜欢唱歌

开口永远就一句

'哥是月亮天上走,天上走哦'

别人往往就接着唱

他就乐哈着听

没人唱了

他就又扯一嗓子

我们很清楚

他并不是故意要这样

他其实唱得挺认真

毕业那天,大家各自回家

整层楼最后就剩我们俩

他这台卡带的复读机

电量充足,自动

开启了间隔回环模式

硬是把这句《小河淌水》

刻进了我脑子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分行练习
⊙钓鱼老头


他悄无声息地出现在傍边

一身迷彩,像大片里的特种兵

他的渔具连同一把折叠椅

背在背上,高出的部分架在头顶

长枪短炮的家伙什齐全

他扫视河岸

又盯着水里看了一阵

之后,冲我笑一笑

继续向下游搜索

在将要淡出我的视线时

河滩变得阴沉迷濛起来

他的剪影幻作

背着书箱游学的古代书生

走进了《聊斋》


⊙撒尿禁忌


小时候,男孩们排队撒尿

看谁飙得最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4-23 20:39)
分类: 分行练习

晚上微雨,十点多钟

一条菜花蛇误入校园

被打死在水泥路上

我参与了围观

为了确认它是否有毒

还开了手电

整个过程是一场遭遇战

谁又来得及细想呢

就算它原本无毒

甚至名叫小青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4-23 20:38)
标签:

杂谈

分类: 分行练习

加林一句我是用灵魂在写

庞华说太虚,要用血

我就想到如今诗坛


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

有用血水

有用泪水

有用汗水

有用口水

还有用屎尿淫液

(自来水之类就不提)


各种宣言

各种流派

各种主义


那就写吧,爱咋咋地

看谁写得下去

看哪一首诗能留得下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4-23 20:35)
标签:

杂谈

分类: 分行练习

第一次遇到张莉

李铖向我介绍说

这是美女诗人十二楼

诗写得好

年轻,漂亮

而且还是赤壁人

我一高兴

一瓶52度的苦荞

撇了半斤,说了不少话

尽兴而归

第二次张莉请大家再聚

在她哥开的鸽子馆

一聊开,原来

我们早就是熟人

她哥和我弟弟是发小

如此说来

如此说来

张莉端起杯

喊了我一声

我当时要开车赶着上班

只能以茶代酒

现在想起来很惭愧

应该再开一瓶酒

等下回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4-14 23:26)
标签:

杂谈

分类: 分行练习

四月十一日夜,走过香樟树下


十点半左右

有些疲惫,犯困

突然闻到淡淡香味

我意识到

正走过香樟树下

空气似乎浓酽可触及

慢慢深呼吸,神清气爽

心情愉悦

抬眼望去

黑暗中,樟树的枝叶

逐渐清晰可辨



鱼戏莲花


鱼儿水中游,自得乐趣

它对高出水面的莲瓣

早已不屑一顾

它忙于与月光下的花影嬉戏

这些虚幻的美,让它

乐此不疲

它有的是闲暇

所以一点也不着急

一圈又一圈,悠哉,游哉

它静静地游

偶尔也会跃出水面

噗通一声

跳得比莲花还高



我只是想钓鱼


突然发了瘾想去钓鱼

又实在抽不出时间,而且

长时间没钓

以前的整套工具都报废了

我下定决心再弄一套

今天在渔具店,我瞄了半天

好不容易看中两样

结果,店主一问

我就慌得跟偷东西似的

转身就走了

我TM是怎么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4-10 23:43)
标签:

杂谈

分类: 分行练习

某年9月在肖镇高中


报到后,我分到一间宿舍

开门一看,满屋积水

仅有一小块地方像座孤岛

刚好放了张单桌和一把椅子

学校的管理人员说马上找人清理

等了一会儿不见人来

我就把行李扔在床架上

找出围棋,摆好

邀来邓平波对弈

他坐椅子

我就站在水里



田港里捉鱼


那时候田里几乎不用农药,鱼多

入夏,水往往蓄得较满

乘大人不注意就撒了野

在下游安上虾兜,然后到上游拦坝

坝拦好之后还要尽情游一阵泳

中间的水放干就开始捉鱼

扯一大梱草扔进田港

顺港而下一路淌起泥巴

各种鱼会浮头

小屁孩提着桶捡

大孩用脚探泥水里的大家伙

探到一只会引发激烈的会战

孩子们总是胜利者

他们性格里的骄傲与自信

或许正源于此

有时会有一窝鲫鱼

也有黄鳝、龟和甲鱼

虾和泥鳅是不屑的

恐怖的是遇到蛇

往往吓得连虾兜都不敢取

尽管虾兜里往往留着大的惊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个人资料
然也
然也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2,987
  • 关注人气:10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