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正值清明。傍晚研墨,在送钱表文上竭尽所能的用小楷填上姓名地址。待日落后与妈妈爱人在路口烧去遥寄父亲。回来后聊天忽然聊起断齑画粥这个成语,顿时联想到小时候和爸爸独自在家他哄我吃饭的情形。因为从小就不爱吃饭,爸爸总是想尽办法的哄我吃东西。就是一碗白粥撒上切碎的辣花萝卜,一边给我讲范仲淹断齑画粥的故事一边弯下腰用筷子在上面划了一个十字,用生动有趣的故事来勾起我孩童的快乐与食欲。一晃眼老爸走了六年了好快呀!想想当年我30多岁了跟爸爸走在路上他都会在我前面把路上的小石子雪糕棍子踢开生怕绊倒自己的孩子。江南人那种一辈子细致耐心而周到性子贯穿始终的照顾着家人。哎!想你了爸爸,入梦来,别忘了我……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各位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和各路洗地水军,在下天涯台版一哥,在此权威严正声明。戴立忍声援的反服贸和课纲微调,均是台独势力民进党操控的反中台独政治布局。称中国大陆人为“支那贱畜”,“慰安妇是自愿的”,言行令人发指。此电影开拍前,我们曾提醒赵薇,此人不可用,但赵薇一意孤行,只能是后果自负。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梁羽生萍踪续

分类: 萍踪絮语

“靠谱么?”坐在越野车上盯着儿子的后脑勺,老云还在不停的琢磨着。车窗外建筑稀少,同样的远远地才有一棵树,眼前的公路在草甸上时隐时现蜿蜒不绝。碧草蓝天,白云一团团好似从天际线不断的涌出来的棉花糖。“天气不错空气也好,的确是个结婚的好日子。”转过一个慢坡突然出现了一条河,沿着对岸散落着几十个雪白的帐篷,一群人兴奋的忙碌期间。每个帐篷上斜拉着各色彩旗,入口处一簇簇的野花移栽过来。越野车穿河而过,浅浅的河沟溅起清凉的水花,撞在河石上,再汇入水中打个漩又欢快的奔向下游。更远处隐约还有马的嘶鸣声原来是栅栏围起的一个马场。

车子停在一个满是鲜花围绕的大帐篷前。儿子媳妇分别扶了自己和老伴下了车。帘子一掀一个白衣白裤长发束起垂在脑后的小子牵着自己脸儿微红的女儿微笑着行了过来。略微的逆光下,女儿一身及至脚踝白裙秀发轻挽一束花环逶迤轻绕其上,眉目婉然。面对一对如玉的璧人老两口心情更是大好。老云微一下瞄,脸皮子登时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梁羽生萍踪续

分类: 萍踪絮语

“你觉着我是不情不愿的么?错了,我是早有打算,只不过提前了那么一丁点。”张丹枫一边说一边好笑的捏了捏云蕾的脸。云蕾松了口气复又不满的拨开他的手,撅着小嘴道:“什么都不跟我说,全都自己拿主意!你还知道回来呀!”张丹枫又欺上云蕾的小嘴捏起来:“生气啦!好好好下次都跟你说还不成吗?我是想给你个惊喜嘛!来来咱们这就商量商量结婚的事!你哥哥也结婚了,咱们也差不多……”说着就搂着云蕾的脖子往自己怀里拉。“蕾蕾去开门”老爹厨房一声大吼云蕾吓得兔子一样慌慌张张跑出客厅。“来了来了!”

原来云重在新家请客,周邹带着石钟瑜,先替他爸爸送点东西给云老爹,然后大家一起去院子里的小高层。一路上邹周一脸疑惑的看着脸孔略红目光躲闪的拼命拉着喁喁聊个不停的云蕾。张丹枫依旧云淡风轻的一派从容的走在老爹身旁,只是那略带戏谑宠溺的眼神须臾不离蕾蕾。老云摇摇头暗叹:“年轻人啊!小孩子啥事长辈不是一看就知。”云家二老故作不见的任那俩孩子玩玩闹闹。几人进了电梯,云蕾躲在里面,无奈众人自动自觉的把身边的位置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梁羽生萍踪续

分类: 萍踪絮语

第二天一大早云青峸夫妇吃过饭就毫不耽搁的从宾馆赶到病房。一进门可好,张丹枫那小子靠在床上,小饭桌支在胸前正拿个小勺子一勺勺的挖着草莓圣代吃。苍白的脸色衬得草莓濡过的唇更显滟红。女儿背对着在隔壁床上睡着。安教授连心疼带不满的埋怨道:“丹枫啊!你这是干什么?刚手术完,还一大早的怎么吃起这玩意了!”云蕾无奈的翻个白眼转过身没好气的道:“人家说被吓着了,赶紧来点冰激凌压压惊!”云青峸“哼!”了一声“那也不能答应他呀!这身子不要啦!哪有这么惯着的!”他老人家很不满意女儿的没原则。云蕾顿时撅起了小嘴嘟囔道:“这哪是我买的呀!是人家在医院的粉丝送的”怕误会张丹枫连忙解释道:“哪里,不过是请送饭的大妈送早饭时顺便带来的。”云蕾也不管父母在,不满的道:“你还知道是大妈呀!刚才还嘴甜的叫大姐呢!”这回换张丹枫仰天叹了一口气,略带委屈的缓缓道: “ 蕾蕾小心醋大伤身啊!”二老一脸错愕迷惑的对望一眼“这哪跟哪啊!吃醋也得靠谱点呀。蕾蕾不是没气度的孩子,丹枫也稳重得很。”

云蕾烦躁的打开电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情感

梁羽生萍踪续

分类: 萍踪絮语

满脸血迹灰头土脸回了家的沙梦涛被露着大白腿光脚蹬在茶几上涂指甲油的老婆斜着眼睛狠狠地鄙视一番:“切!肉没吃到,到惹了一身腥。”本来就窝着一肚子火的,又被老婆这么说再想起张丹枫“绿帽子王”那话,立刻把手里的水杯砸向红姐脚边,嘴里骂道:“你他妈的是个什么好东西,不也惦记着张丹枫那小白脸子吗?在外面一提起你我他妈的就绿云罩顶,回来还要受你的气”红姐本想吵回去听了后半句再看沙梦涛一身脏兮兮挂着血的惨象也哑口无言了。得,两口子一丘之貉,谁也没比谁强。想了想红姐安抚了沙梦涛一番,忙推他去了卫生间洗澡。

“六子,下午的戏没变吧!”“嗯!嗯!好!就这么办!摔不死这丫的”沙梦涛靠在单人大沙发上,脸上东一块西一块的涂着红药水忍着痛阴狠的吩咐道。红姐坐在扶手上松开绕在沙梦涛脖子上的手,瞟了一眼,略有不安的问道:“会不会出事呀!”沙梦涛皱眉轻捂着嘴角的破口斜睨着道:“嘶,怎么?舍不得?心疼了?妇人之仁,要不是这小子逼得,我也不想这么对他。再说以前也不是没干过,还不是啥事没有!”“可我总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宠物

梁羽生萍踪续

分类: 萍踪絮语

沙梦涛内心实在不甘饶是再厚的脸皮也被丑闻逼得躲着风头。再拍戏时升了级的张丹枫作为主演和投资合伙人直接拒绝沙梦涛夫妻所投资的影片。但是架不住圈子里的一些潜规则,导演超预算了再追加时,沙梦涛躲在幕后弄了个代理人还是参了一脚进来。报复也随之而来。武戏时假打成了真打。道具时不时的会掉下来。以张丹枫的身手自有自保的方法。但窝在家里一次次等不来好消息还是异常的气闷,张丹枫也没什么好心情,可时机不到,还得忍着。

躲了一阵风头实在憋不住怀疑手下办事不尽力的沙梦涛又出现在片场。再见面时张丹枫对着这个死变态连个眼神都欠奉,沙梦涛本犹豫着到底是装作无事皮笑肉不笑还是横眉怒目的教训一下结果全成空,恨的是咬牙切齿。打人不打脸,剧组的人还是若无其事得打着招呼,稍稍挽回些面子的沙梦涛装着春风得意的在剧组里秀着大拇指上的扳指,胡乱吹嘘着自己祖上正黄旗,所以有点家底宝贝之类的,圈里的老人有些个爱好收藏的,更是知道他老哥沙梦洲的大名,所以吹吹捧捧互抬轿子最后不知怎么沙家弄出个铁帽子王后代来。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情感

梁羽生萍踪续

分类: 萍踪絮语
进了会场,满场的衣香鬓影灯红酒绿,夫妻二人心不在焉驾轻就熟的应付着。直到看见角落休息区附近一身笔挺的白衣,袖手对着一副月下修竹图的张丹枫才眼睛骤然亮了一下。聚餐时一桌子人相互拼酒热闹非凡。只是夫妻二人眼里压抑着异样以酒频频围攻,令张丹枫很是厌恶。正打算佯醉撤退,悄然运气酒气上涌脸蛋眼廓逼出一抹酡红时,电话响起。“大舅哥?”满腹疑惑中张丹枫走到角落对着一条茶镜微笑着接起电话,耳朵听着大舅哥的话神情渐渐严肃起来严,眼睛盯着茶镜里的反光有如寒冰利剪。酒桌上姓沙的招呼众人,他老婆悄悄的在自己杯子里丢了什么东西。张丹枫何许人也眉皱起。回到酒桌举起筷子伸向沙梦涛那边的葱油鲻鱼,另一手借着遮挡悄然把两人的杯子对调了个。碰巧导演一声号召众人纷纷起立憨红着脸举起酒杯相互敬酒干杯,一仰首沙梦涛碰过的杯子斜斜的擦过耳边,那杯酒悄无声息的剑一般的射入身后的散尾葵里。放下手面对的是那对夫妻意味深长的满意的微笑。
      佯醉的张丹枫告罪准备回客房,那对貌合神离的夫妻也迅速跟进。沙梦涛拉着张丹枫的手臂:“来来张老弟,最近我得了块玉件,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梁羽生萍踪续

分类: 萍踪絮语


      在张丹枫忙碌的同时,云蕾碰见了一桩烦恼的事。某日单位领导领进一三四十岁的人,自我介绍沙梦洲,一个几年前突然发迹的自称文化商人的人,请云蕾帮忙对一些物品做些碳-14衰变年代鉴定。沙先生皮光肉滑,有一股身家背景衬托出来的贵气,衣着考究眉目间有着世故和收敛过后仍旧不时流露出的狂傲。闲聊间竟然二人都认识石老。一来二去,年轻人的聚会这个沙梦洲也会时常出现。本未介意,不成想熟络过后,渐渐地暗示变明示的文雅的纠缠起来‭。
“沙先生,像你这样的条件很多女孩子都会喜欢的‭”
“那你呢‭?‬”沙梦洲顺嘴接道云蕾心头登时堵了一口气。想了想缓缓地呼出后直接答道:
‭“‬不包括我,我已经有一个很优秀的男朋友‭”
“既然你有男朋友,能不能说说他的几条优点‭?‬我还是那句话,没别的意思,就是好奇什么样的男人会让你这样的姑娘喜欢‭?‬”
云蕾蹙了蹙眉想到生个好模样却嘛活不会干的张大少说道:‭“‬他也不是那么完美‭”……
“缺点‭?&#823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4-11-03 16:28)
标签:

梁羽生萍踪续

分类: 萍踪絮语

云蕾是个玲珑剔透的人。张丹枫一肚子的小心思好似被x光照的通通透透无所遁藏。她的聪慧被掩藏在善良纯真之后,越了解越有自惭形秽之感。越了解越想靠近那份澄澈的和煦的温暖。不夺目耀眼不咄咄逼人。以至于丹枫难得挤出一小段假日,恨不得时时刻刻跟小兄弟形影不离。不巧云蕾大学博导光荣退休,师兄师姐弟们就商量着聚会一次。特殊原因云蕾推辞不得。张丹枫只得怏怏的目送小兄弟出了门。

聚会上待到严肃的叶老师太叶大名捕退了,同学们一改师太面前毕恭毕敬一副毕业后依旧在本专业孜孜探索严肃探讨的劲头开始活跃起来。各种玩笑层出不穷,云蕾挟着考古美女的名头更是被频频照顾。只不过,玩笑间总是时不时的就有男同学问:“你哥哥来没?”“你哥哥没来?”搞得云蕾纳闷不已。原来大学期间,云蕾的气质美貌在师生间一致认同是古城大学的校花,只是为人单纯低调,不为外校道也。但是校内总有几个暗自活动心眼的小男生和在校任教自认前途无量青年骨干的小教师们,在刚刚探出蠢蠢欲动的玫瑰枝后,不约而同的都被云重和周邹用拳头进行了一次或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