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兔子张弘
兔子张弘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5,609
  • 关注人气:2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分类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村上春树

跑步

文化

分类: 阅读

 

当村上跑步时,我们在干什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8-19 14:06)
标签:

杂谈

雨,一直在下

[刊于2009.8.22 文汇报第7版笔会,是日处暑]

 

 

    很奇怪的一个夏天,大伏里头天天下雨,打湿了灿烂心情,却让烦躁如蘑菇在雨里疯长。

    先是好不容易盼来的周末只能“宅”家里了。倚倚躺躺,竹席也是黏湿的,泛出无精打采的黄。书橱一开,隐隐一股霉味就飘出来。一本本擦拭,居然有那么多是买来未曾读过的。那本墨绿的《未央歌》,单是厚重的块头,平日里就不敢去碰它。这会儿竹榻上翻书,拿起来竟就放不下了,莫不是书里舒缓的叙事恰应了窗外雨的绵长?

  &nb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msn

海蛟医生

杂谈

分类: 随笔

                               下次登陆,你会否看到

 

 

    去年黄梅雨季,被一种莫名的病毒击倒,等回来上班,已是秋风初起。再次打开电脑,登陆MSN,“以下是您在脱机时收到的留言”,一个个对话框跃上屏幕,层层叠叠,直把生病前的日子铺展在眼前:有过了期的会议通知,有爽了约的音乐会邀请,还有那么一个嗲声嗲气地说:“亲爱嘀,今天给你快递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记忆的封底,你在哪里?

(刊于2009.7.4文汇报·笔会)

 

 

    迷上了本地的一本文学月刊,其中有个叫“十二幅画”的专栏,约请京城名家,写画与话,从离我们遥远的那个年代开始絮叨,慢慢地,慢慢地,怎么就讲到你心里去了。看似平淡的往昔故事,最后却让人忍不住一声长叹:唉——还好封底有作家为故事专配的画,容你凝视、回味、摩挲,再一次地陷入深思——直到由阅读引出的千万思绪终于收拢来,浓缩于色彩与线条中,找到它的美学归宿。

    五塔寺的银杏树,怀柔水库的夕照,阳光下的三片绿叶,还有兰畦之路,一本文学杂志,因有了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悉达多

黑塞

文化

分类: 阅读

一颗伫立内心的恒星

——读赫尔曼·黑塞的《悉达多》

                                              (2009.6.14刊于《新民晚报》读书版)

   《悉达多》洒向世间光华已逾一个甲子,很惭愧,上个月,我才始闻此书。带上它去玉龙雪山脚下,畅想着在有香薰、温泉的奢华山庄里赏心阅读。可是安逸的时光总是轻舟易逝。最后竟是在三万里高空,沉闷的机舱、颠簸的气流中一口气读完它的。当看到侨文达深深地一躬到地与朋友永别时,不知不觉中我也泪水润湿脸庞。

    是什么令这本清淡的小书仿若一支神明之箭深深刺中人内心,并带来巨大的喜悦、陶醉和消融?因为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4-06 16:53)
标签:

翻译

童书

文化

分类: 随笔

这年头谁还在翻译

                                  (2009.6.9刊于《文汇报》笔会版)

加拿大著名童书作家斯黛拉阿姨赠书一册,有趣之极,读罢实在手痒,忍不住要翻出来让中国小孩也笑痛肚皮。为此打算每天利用午休时间翻译那么几段,不再去食堂排队了,叫来咖啡和三明治,品洋餐读洋书,想象身在某个左岸或右岸——忽然铃声大震,出版社来电了。

电话那头的编辑,三两句夸赞译文后,突然以不容插话的飞快语速说道:“很遗憾翻译的稿费一直就不高每千字60元这已经是行内上游价了如果你不信可以去问问别家。”

“我,我——”什么也答不上来。话从听筒里连珠炮似地射过来,在我狭小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3-30 16:23)
标签:

杂谈

荒废多日,今朝重启,请各位多多督促兔子,“写了又写”要名副其实,呵呵。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书评

生死朗读

分类: 阅读

在哲学家之路上遗忘汉娜

                                                        (2009.3.29刊于《新民晚报》读书版)

    《生死朗读》的“抓人”之处在于,你读它十年,越读越觉得难以完全读懂它。

    起先,这本薄薄的小说如同一把斧子,一夜间“凿破我们心中冰封的海洋”(卡夫卡语)。

15岁的德国少年米歇尔爱上了36岁的汉娜,后者留给他一连串的心结要用一辈子去破解——这个散发新鲜体香的女人怎么可能是集中营里的女看守?她为什么要挑选柔弱少年给她朗读,就如同她挑选那些柔弱的犹太女孩?在法庭上她为什么要受领不属于自己的罪行,仅仅是为了掩饰自己不会读写的弱点?
    可惜,心结只会越扣越死永无得解了,汉娜选择在被提前释放的那天黎明自杀。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12-20 14:39)
标签:

校园生活

分类: 随笔
    道歉与更正
    老顽童系列三篇,陆续在新民晚报发表了,但我却忙得没来得及通知文章中的三位主角。不过有时候想想,再忙,一个电话总可以打的吧。

    第三篇《人生一行率性的诗》(写圣野老师的)见报的当晚,我正在厨房里煮饭,忽然接到任溶溶老师的电话,这个电话让我的耳朵发烫,感觉到了差距.

    这个电话,理应我先打过去的,但是任老师一点都没有责怪的意思。他的兴奋点在文章的主角圣野身上,同我交流了不少儿童文学作家本身的东西,也说了许多鼓励和鼓气的话。

    他说我的文章是给儿童文学作家扬名了,但是我写他的那篇,1300多字里居然有三个错,他没生气,只说“你可能记错了”,如果方便“请你在你的网上改一下”。

    这三个错分别是:任老师的母亲去世前确实担心他的吃,因为任溶溶从不进厨房。不过他的回答不是我文中的那么复杂,而是“有钱我上馆子,没钱我下阳春面”。有一次保姆回乡,母亲要煮饭给他吃,他实在不好意思,便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12-03 11:28)
    周六去参加少年报社40周年的活动,见到了那么多熟悉的老师,同学.一晃快要20年,我又一次戴上了红领巾,郑重行了队礼.如果时光可以倒流,我还愿意再做一回小记者,一个激情岁月,理想年代里的天真小孩.
 

梅子熟了 

   儿时最“酸”也是最“甜”的记忆,同一个有趣的名字相连:我们一百万。

20年前的夏天,正是丝丝梅子熟时雨,《我们一百万》报把小记者带到了慈溪。小鸟归林,一时间,熟透了的梅子染红了小手、鞋子。这还不算,梅子成了游戏中的“进攻武器”,在小胳膊、小腿上盖了一个个戳印。杨梅大战中,有个初一女孩怯怯地加入,结果“遭袭”最多。并且这一路上她总是“殿后”,在小溪边滑了跤,在林子里扭了踝,下山的时候吃了一个“狗啃泥”,一身挂彩,狼狈归队。

    这个出尽洋相的笨女孩就是我。但现在回忆起这段往事,涌上心头的只有四个字——无、比、快、乐。

    无比快乐于这份自由自在,无比快乐于这份没心没肺,无比快乐于这份轻松放肆。哪怕再摔几个跟头也会高兴,因为年少时光里这样“疯”的时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