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全世界123
全世界123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0,325
  • 关注人气: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公告
博客之道贵在坚持,坚持之道贵在思考。
仅以这片灌注着我生命之真诚和热情的博客,献给未来长大成人的女儿和年迈痴呆的我。
希望那时候,女儿能因此理解,我还能凭此回忆。
所以,我有理由坚持!有理由将博客进行到底!
图片播放器
博文
(2017-09-10 22:02)
标签:

杂谈

“那是一段意气风发的岁月,不管是新友还是故交,大家用各种各样的方式抖露自己那一身斑斓羽毛,相互掏着心窝子,寻找着驴味相投的自己。”
这是一本放在床头的书里的话。一本也许不太出名却很真诚的书。
这段话,让我想起最初在这里的那段时光。那时,这里还不怎么喧嚣,评论和留言里也没那么多小广告。就是我们,也都还没这么浮躁,有的只是意气风发和驴味相投。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7-09-04 20:29)
分类: 父亲手札
    我们家有吃饭时聊天的传统。
    在我还小的时候,父母就常常一边教导着我们食不言饭不语,一边兀自喋喋不休的相互说着当日见闻。
    这传统,无需教授,就自自然然的流传到了我们和小虾这里。

    今儿晚饭的时候,不知怎么忽然和小虾聊起了门捷列夫的元素周期表(我们就这样经常不知怎么的忽然聊起一个话题,又忽然再窜到下一个话题)。
    我知道小虾这学期开始开了这门叫化学的新课,我也觉得作为我的女儿这门课不学的非常漂亮是有点说不过去的感觉。
    可我到底还是没问她学了哪些会了哪些,我只是轻描淡写的端起酒杯告诉她这酒啊和咱爷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7-06-24 08:27)
标签:

杂谈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6-09-04 22:49)
标签:

杂谈

分类: 诗画

    记不清是在多久以前,也记不清是在什么地方,看过这样一幅画。
    空旷辽阔的草原上零零星星丢着的那些草捆子,好像是一组组隐含着什么秘密的代码,让看到的人由那草原带来的开阔之外又变得心事重重起来。
    带着这莫名的心事,通过记忆深处挤出的些微信息,试图去搜寻这样一副油画而未果,于是便觉得也许是并不曾有也更不曾见过这样一幅画了。
    在一次梦幻般的旅行里,忽然看到这样的画面,那瞬间,是说不出到底什么感觉的。等时间慢慢沉淀下来,才似乎体会到一些,无论是来自自然的,还是来自绘画里的,所有的秘密,都在人心里。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6-05-30 17:33)
标签:

杂谈

分类: 忽然想到

    小虾长大了,大虾变老了。

    时光在俗世的纷扰中流逝了。

    回忆变多了,期待更少了。

    活力早已在不知不觉间萎缩了。

    好吧,如果心底偶然还会响起,那么,且随风飘舞,留张此时的底片存做未来的记忆吧。

    快要懒死的人,大多都会给自己找个还算堂皇的理由的啊。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4-08-29 17:46)
标签:

旅游

分类: 诗画

    “清风明月本无价,近水远山皆有情。”这副联记不住,却是始终在心里的。

    苏州的园林里,对沧浪亭情有独钟。细想来,还是喜欢他的自然风韵的。

    十二年前找到他时天已经暗下来了,借着点微弱的光看着这副联,合着小园里那溢出的山水风情,就把所见的景色模糊成一抹说不清道不明的印象,划在了心底。

    如今再来,仍然是很少的游人。天落着小雨。

    停好车漫步走过去,远远地就看到那山水,从园子里探出半边身子,像多年未曾谋面的老者,备好了你熟悉的酒菜,等着你。

    据说这城里大大小小的园子,只有他是没有被围墙锁住的。这也许正是我喜欢他的原因吧。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3-05-23 17:47)

    有时候,人仅凭想象就可以让自己过的很幸福。

    一扇朝北的窗,让你望见星斗。

    我就靠在宽宽窗台上,享受那夜风清凉。

 

    若总是在周围看见那么多笑脸,你才能知道自己正被幸福陪伴。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3-05-17 10:24)

    所谓青春,就是这些残留在记忆里的时光碎片吗?

    大约是吧。

    那时时常会遇到如今天这般的阴雨天气,但毕竟有些不同。

    曾经非常不习惯不喜欢的阴雨天气,在如今想来竟多了几分清秀江南的印象。

    科学馆高层窗边满眼的烟雨蒙蒙,水利馆屋檐瓦面的水花飞溅,在记忆里已凝成水墨。

 

    这群相伴着一起步过青春的人,再聚在一起,无论是回忆还是现实,情节都如同最生活的电影。

    酒酣之后呼喝着去影院《致青春》,寻找那些最熟悉的场景。

    法桐树、图书馆,似乎还有工程馆前那片常年飘荡着吉他滑弦的绿色草地。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如果有一天小虾她不叫我爸爸,而是直接叫大虾的名字了。

    我仔细的想了想,如果不是小虾她开玩笑,也不是大虾喝多了或者脑袋被那种封闭很好很厚重的门挤了。

    那么小虾直呼她爹我名讳这件事委实没什么值得高兴的。

    就算会有老古董的嫌疑,我也不会觉得这就是所谓的现代教育了。

    我想象的那种状态下的自己,纵然不会发怒或者生气,也决不会欣喜,就以为那是父女之间平等朋友关系的标志了。

    不管教育怎么国际化,怎么现代化,我还是觉得小虾软软的叫我爸爸来得更亲切更温情些。

    这似乎和平等不平等朋友不朋友扯不上关系。

 

    这点守旧的想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2-10-17 17:34)

科技的发展,其实是让人们离“文明”越来越远了。

掌握越来越多所谓科技的我们,正在越来越远离自己的心。

 

我们总是在自己创造出来的强大科技面前,越来越感到恐惧和无助。

所以才有那么些好看的科幻电影出来。

 

大学老师讲物理,说相对论出现之前经典物理的天空一片湛蓝,就如同这个季节的天。

没有一丝疑云,所有信仰着科学的人们都沐浴在灿烂的阳光下,踌躇满志志得意满,就真的相信是我们在主宰。

一个新的理论一经面世,曾经的一切被瞬间推翻,整个世界阴云密布到处都充满悬念。

这就是科学。

科学的发展,让我们不但不能想象明天,甚至也不能相信今天。

 

我不知道第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