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常去走走
个人资料
爱思想爱知识爱孤独
爱思想爱知识爱孤独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1,644
  • 关注人气:5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博文
(2012-07-24 02:13)
标签:

杂谈

爱没有到深情的地步,这样的爱,你可以舍弃。

我常常觉得人的个体什么都不是,天灾人祸前,历史长河前,它什么都不是,但个体注入特定的生命,它的来与去,都有了格外重要的意义。人的生动因为什么呢?难道不是因为灵魂吗?你被什么样的灵魂爱着,你爱着什么样的灵魂?你被什么样的灵魂深情注视,被什么样的灵魂长久地爱慕?

这个粗鄙的世道,如狄更斯所言,这是最好的世代,这是最坏的世代。大师魂飞魄散,我命戚戚。

我即将迎来一个女人的诞生,一个于苦痛生活中麻木煎熬的女性。

是的,一切都是幻象,一切一旦被诞生,都变成了成型物;你和他,两个人曾经炽热如火的,是什么呢?他们是爱神的哈欠。尽管在大多数艺术作品中,我们看到艺术家严肃地将爱刻在作品中。那些雅致的作品,如《死于威尼斯》,如意大利的那篇小说,说一个多么古怪的人年轻时曾和美人鱼相恋,那个在卢浮宫的胜利女神。

每每看到电影中与解剖有关的情节,我都有凄凉的感觉。你不知道,那些被切来切去的肉块,曾经是生动灵魂的木偶,哀伤地爱着。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权聆小说阅读感受

(2012-06-26 22:28:40)
 
权聆28岁时写成的《夜驰白马》,在她后来参加的一些访谈里多次被人提到(我在网络上找了一些她的访谈来看),小说强烈的画面感和镜头感在读者心里会自然生成一股张力,一个镜头一个镜头在眼前闪过,编织的如金丝笼一样的叙事结构,读到结尾,再重新去读小说的第一句话,就会惊叹——片刻即永恒真是这么一回事。如夫人让人不解的看到了时光的倒流,还看到昔日和此刻的穿梭。作为奇情魔幻的小说,这一点也不影响小说的逻辑,相反,它加强了小说的趣味性。那个作为主体叙事者的面貌吓人的如夫人,性格深处隐藏着昔日公主的无畏刁蛮、黑店老板的生猛狠辣、江湖人士的隐忍权变,她没有故事里一再提到的《新龙门客栈》里给权聆以特别冲击力的黑店老板的美艳义气狠毒刁滑,权聆给她的小说主人公披上了一件黑衣,给她阴郁冷酷隐忍的性格,又把她叛逆的追求生命自由的青春从时光深处牵引出来,权聆给了如夫人一黑一白两个分身的重影,这让如夫人的青春(那个刁蛮自傲高高在上的权公主)和她的苍老形象(客栈老板娘)有了吸引人的立体感。真希望《夜驰白马》有机会能够拍摄成为类似《新龙门客栈》一样的电影,它可以是包含侠客神魔爱情元素的《秘镜记》。

《我希望活着》,由一个抗战胜利时期的小店伙计性意识的萌芽来讲述那个年代一个舞女的悲惨命运,小店伙计在日本汉奸王海清情妇被阳光照的半透明的睡衣深处,在抖抖索索的手掌上的柔软里,第一次感觉到性和生命藏在心里的狂潮。在战争年代,扭曲的人性深处,美和诗意生存的一切土壤都是遭践踏的,在一个男孩心里,透过一个以美的形态被众人揉搓宣泄,像浮萍一样行过人世之河的女子的形象,标题《我希望活着》,就好像是使人充满无限向往和憧憬的“美”的这一概念在说“我希望活着”一样。那具曾经得以唤醒美的肉体,又在狂热无知的手里被摧毁。在无常命运的夹缝里,美在人心深处起伏跌宕的神秘变化,在人心中会唤起生命无法琢磨,却又使人如此叹息的共鸣。读过《我希望活着》,心里不知为何会留下第二声的叹息和点点失落,还有一种要去把握那种飘忽的美的余情。这是一篇均衡的小说,语言的空隙刚刚合适,足以容下读者和小说人物飘散的灵魂。

《鹅美人》开头让人想到一些重量级短篇小说清澈、从容、冷静的叙事。开头寻柴火的小满,把原本权聆语言特色里那种精致琉璃的语言节奏剥离了,那个懂得人心权变又行事执拗的孩子,很轻易的会把读者带入故事的深处。在静湖上幻化成美妇的天鹅和原本性格平和的男人结合诞生的天鹅之子的身份,猜想权聆可能想要赋予来到人世的小满一个净化的使命吧。小满的的身上隐隐流露一股神性,就是对善和恶没有出自道德感的本能的区别对待和批判,他的看似屈从于父亲淫威的柔和天性,顺从于活着,顺从于心,顺从于爱。恶霸一样自招死路的父亲的尸体,小满一心要把他火化。将恶焚烧,这是小满神性的展示,同时把爱火化,这是小满按着人性在行事吧。但托付看管自己父亲尸体的小乞丐阿逗的背叛,隐喻着人对某种至高神圣存在的背叛,正是这种背叛,小满独自火化父亲的尸体后变成天鹅飞走了。《鹅美人》讲的是一个信任和背叛的故事,说是神话,其实不像神话,小满最后是失望离开人间的吗?这个神界降临人间的天使,他该留些让人不安的东西才是啊?但小满只留下了一片真伪难辨的羽毛,除了一点惊奇,余味轻微了一些。

《刑讯者的下午》让人想起拿个大锄头挖向人性之恶的努力。那个因为特工的工作经历,身心经过巨大摧残,人性扭曲,生命世界里只剩下贪婪和阴暗的赵督察,虽然是个女儿身,却其实是个雌雄同体的怪物。而那个在走投无路的时候来监狱探监的女人素梅,逆来顺受之间,做了赵督察满足身心私欲的陪客和玩物。说到底,素梅是赵督察的一面镜子,通过这面镜子,榨取犯人血肉,榨取素梅青春肉体,一旦财路生变,就一把火烧掉监狱,运遁世界深处,这样的赵督察其实是每个中国人心里非常熟悉的一个影子:在和平年代,赵督察这样恶人的影子藏在众人的心里,在战争年代,赵督察就会从原本隐蔽在我们的内心世界里跳出来,吃我们的肉,喝我们的血,直到让世界走到末日的尽头。而所有这些,在小说结尾,借着喝得醉醺醺的老魏之口麻木浑浊的发出一声惊奇的感叹:喝点酒,世界变得多么奇异啊——和贪婪死神结伴,又和这样恐惧的存在远离,命运就像掷筛子一样变幻莫测。《刑讯室的下午》的语言朴实安静,有它特别的力感。

注:权聆在国家图书馆里没有一本她的著作,这个2009年咖啡馆短篇小说奖的发起人,作为在写作中重现属于自己世界的人,应该是那么一类冷静笃定的人吧。在她由贾樟柯选中即将开拍电影的新闻报道里,一个投身电影艺术的作家的新生命,不禁让我想到法国的杜拉斯和哥伦比亚的马尔克斯,杜拉斯在自己写作的世界之外,醉心于把自己的作品拍摄成电影,而且在写作和电影两个跨度极大的艺术领域都获得了成功。马尔克斯在早期对电影艺术就怀抱憧憬,到《百年孤独》成为小说世界里拉美文学的圣经之后,他又筹集创办拉美国家的电影大学。作家艺术生命力的旺盛,在他们身上,都像万圣天堂的花园一样,让人既感到惊奇,又带来美的冲击的诧异。权聆或许在心里也潜藏着这样的夜梦,而且如老歌里那样唱的“梦将成真”。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权聆小说阅读感受

 

权聆28岁时写成的《夜驰白马》,在她后来参加的一些访谈里多次被人提到(我在网络上找了一些她的访谈来看),小说强烈的画面感和镜头感在读者心里会自然生成一股张力,一个镜头一个镜头在眼前闪过,编织的如金丝笼一样的叙事结构,读到结尾,再重新去读小说的第一句话,就会惊叹——片刻即永恒真是这么一回事。如夫人让人不解的看到了时光的倒流,还看到昔日和此刻的穿梭。作为奇情魔幻的小说,这一点也不影响小说的逻辑,相反,它加强了小说的趣味性。那个作为主体叙事者的面貌吓人的如夫人,性格深处隐藏着昔日公主的无畏刁蛮、黑店老板的生猛狠辣、江湖人士的隐忍权变,她没有故事里一再提到的《新龙门客栈》里给权聆以特别冲击力的黑店老板的美艳义气狠毒刁滑,权聆给她的小说主人公披上了一件黑衣,给她阴郁冷酷隐忍的性格,又把她叛逆的追求生命自由的青春从时光深处牵引出来,权聆给了如夫人一黑一白两个分身的重影,这让如夫人的青春(那个刁蛮自傲高高在上的权公主)和她的苍老形象(客栈老板娘)有了吸引人的立体感。真希望《夜驰白马》有机会能够拍摄成为类似《新龙门客栈》一样的电影,它可以是包含侠客神魔爱情元素的《秘镜记》。

《我希望活着》,由一个抗战胜利时期的小店伙计性意识的萌芽来讲述那个年代一个舞女的悲惨命运,小店伙计在日本汉奸王海清情妇被阳光照的半透明的睡衣深处,在抖抖索索的手掌上的柔软里,第一次感觉到性和生命藏在心里的狂潮。在战争年代,扭曲的人性深处,美和诗意生存的一切土壤都是遭践踏的,在一个男孩心里,透过一个以美的形态被众人揉搓宣泄,像浮萍一样行过人世之河的女子的形象,标题《我希望活着》,就好像是使人充满无限向往和憧憬的“美”的这一概念在说“我希望活着”一样。那具曾经得以唤醒美的肉体,又在狂热无知的手里被摧毁。在无常命运的夹缝里,美在人心深处起伏跌宕的神秘变化,在人心中会唤起生命无法琢磨,却又使人如此叹息的共鸣。读过《我希望活着》,心里不知为何会留下第二声的叹息和点点失落,还有一种要去把握那种飘忽的美的余情。这是一篇均衡的小说,语言的空隙刚刚合适,足以容下读者和小说人物飘散的灵魂。

《鹅美人》开头让人想到一些重量级短篇小说清澈、从容、冷静的叙事。开头寻柴火的小满,把原本权聆语言特色里那种精致琉璃的语言节奏剥离了,那个懂得人心权变又行事执拗的孩子,很轻易的会把读者带入故事的深处。在静湖上幻化成美妇的天鹅和原本性格平和的男人结合诞生的天鹅之子的身份,猜想权聆可能想要赋予来到人世的小满一个净化的使命吧。小满的的身上隐隐流露一股神性,就是对善和恶没有出自道德感的本能的区别对待和批判,他的看似屈从于父亲淫威的柔和天性,顺从于活着,顺从于心,顺从于爱。恶霸一样自招死路的父亲的尸体,小满一心要把他火化。将恶焚烧,这是小满神性的展示,同时把爱火化,这是小满按着人性在行事吧。但托付看管自己父亲尸体的小乞丐阿逗的背叛,隐喻着人对某种至高神圣存在的背叛,正是这种背叛,小满独自火化父亲的尸体后变成天鹅飞走了。《鹅美人》讲的是一个信任和背叛的故事,说是神话,其实不像神话,小满最后是失望离开人间的吗?这个神界降临人间的天使,他该留些让人不安的东西才是啊?但小满只留下了一片真伪难辨的羽毛,除了一点惊奇,余味轻微了一些。

《刑讯者的下午》让人想起拿个大锄头挖向人性之恶的努力。那个因为特工的工作经历,身心经过巨大摧残,人性扭曲,生命世界里只剩下贪婪和阴暗的赵督察,虽然是个女儿身,却其实是个雌雄同体的怪物。而那个在走投无路的时候来监狱探监的女人素梅,逆来顺受之间,做了赵督察满足身心私欲的陪客和玩物。说到底,素梅是赵督察的一面镜子,通过这面镜子,榨取犯人血肉,榨取素梅青春肉体,一旦财路生变,就一把火烧掉监狱,运遁世界深处,这样的赵督察其实是每个中国人心里非常熟悉的一个影子:在和平年代,赵督察这样恶人的影子藏在众人的心里,在战争年代,赵督察就会从原本隐蔽在我们的内心世界里跳出来,吃我们的肉,喝我们的血,直到让世界走到末日的尽头。而所有这些,在小说结尾,借着喝得醉醺醺的老魏之口麻木浑浊的发出一声惊奇的感叹:喝点酒,世界变得多么奇异啊——和贪婪死神结伴,又和这样恐惧的存在远离,命运就像掷筛子一样变幻莫测。《刑讯室的下午》的语言朴实安静,有它特别的力感。

注:权聆在国家图书馆里没有一本她的著作,这个2009年咖啡馆短篇小说奖的发起人,作为在写作中重现属于自己世界的人,应该是那么一类冷静笃定的人吧。在她由贾樟柯选中即将开拍电影的新闻报道里,一个投身电影艺术的作家的新生命,不禁让我想到法国的杜拉斯和哥伦比亚的马尔克斯,杜拉斯在自己写作的世界之外,醉心于把自己的作品拍摄成电影,而且在写作和电影两个跨度极大的艺术领域都获得了成功。马尔克斯在早期对电影艺术就怀抱憧憬,到《百年孤独》成为小说世界里拉美文学的圣经之后,他又筹集创办拉美国家的电影大学。作家艺术生命力的旺盛,在他们身上,都像万圣天堂的花园一样,让人既感到惊奇,又带来美的冲击的诧异。权聆或许在心里也潜藏着这样的夜梦,而且如老歌里那样唱的“梦将成真”。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感谢你读了我的小说,并为它们辛苦写下这许多字。
原文地址:权聆小说阅读感受作者:深圳一石

权聆小说阅读感受

 

 

 

 

权聆28岁时写成的《夜驰白马》,在她后来参加的一些访谈里多次被人提到(我在网络上找了一些她的访谈来看),小说强烈的画面感和镜头感在读者心里会自然生成一股张力,一个镜头一个镜头在眼前闪过,编织的如金丝笼一样的叙事结构,读到结尾,再重新去读小说的第一句话,就会惊叹——片刻即永恒真是这么一回事。如夫人让人不解的看到了时光的倒流,还看到昔日和此刻的穿梭。作为奇情魔幻的小说,这一点也不影响小说的逻辑,相反,它加强了小说的趣味性。那个作为主体叙事者的面貌吓人的如夫人,性格深处隐藏着昔日公主的无畏刁蛮、黑店老板的生猛狠辣、江湖人士的隐忍权变,她没有故事里一再提到的《新龙门客栈》里给权聆以特别冲击力的黑店老板的美艳义气狠毒刁滑,权聆给她的小说主人公披上了一件黑衣,给她阴郁冷酷隐忍的性格,又把她叛逆的追求生命自由的青春从时光深处牵引出来,权聆给了如夫人一黑一白两个分身的重影,这让如夫人的青春(那个刁蛮自傲高高在上的权公主)和她的苍老形象(客栈老板娘)有了吸引人的立体感。真希望《夜驰白马》有机会能够拍摄成为类似《新龙门客栈》一样的电影,它可以是包含侠客神魔爱情元素的《秘镜记》。

 

《我希望活着》,由一个抗战胜利时期的小店伙计性意识的萌芽来讲述那个年代一个舞女的悲惨命运,小店伙计在日本汉奸王海清情妇被阳光照的半透明的睡衣深处,在抖抖索索的手掌上的柔软里,第一次感觉到性和生命藏在心里的狂潮。在战争年代,扭曲的人性深处,美和诗意生存的一切土壤都是遭践踏的,在一个男孩心里,透过一个以美的形态被众人揉搓宣泄,像浮萍一样行过人世之河的女子的形象,标题《我希望活着》,就好像是使人充满无限向往和憧憬的“美”的这一概念在说“我希望活着”一样。那具曾经得以唤醒美的肉体,又在狂热无知的手里被摧毁。在无常命运的夹缝里,美在人心深处起伏跌宕的神秘变化,在人心中会唤起生命无法琢磨,却又使人如此叹息的共鸣。读过《我希望活着》,心里不知为何会留下第二声的叹息和点点失落,还有一种要去把握那种飘忽的美的余情。这是一篇均衡的小说,语言的空隙刚刚合适,足以容下读者和小说人物飘散的灵魂。

 

《鹅美人》开头让人想到一些重量级短篇小说清澈、从容、冷静的叙事。开头寻柴火的小满,把原本权聆语言特色里那种精致琉璃的语言节奏剥离了,那个懂得人心权变又行事执拗的孩子,很轻易的会把读者带入故事的深处。在静湖上幻化成美妇的天鹅和原本性格平和的男人结合诞生的天鹅之子的身份,猜想权聆可能想要赋予来到人世的小满一个净化的使命吧。小满的的身上隐隐流露一股神性,就是对善和恶没有出自道德感的本能的区别对待和批判,他的看似屈从于父亲淫威的柔和天性,顺从于活着,顺从于心,顺从于爱。恶霸一样自招死路的父亲的尸体,小满一心要把他火化。将恶焚烧,这是小满神性的展示,同时把爱火化,这是小满按着人性在行事吧。但托付看管自己父亲尸体的小乞丐阿逗的背叛,隐喻着人对某种至高神圣存在的背叛,正是这种背叛,小满独自火化父亲的尸体后变成天鹅飞走了。《鹅美人》讲的是一个信任和背叛的故事,说是神话,其实不像神话,小满最后是失望离开人间的吗?这个神界降临人间的天使,他该留些让人不安的东西才是啊?但小满只留下了一片真伪难辨的羽毛,除了一点惊奇,余味轻微了一些。

 

《刑讯者的下午》让人想起拿个大锄头挖向人性之恶的努力。那个因为特工的工作经历,身心经过巨大摧残,人性扭曲,生命世界里只剩下贪婪和阴暗的赵督察,虽然是个女儿身,却其实是个雌雄同体的怪物。而那个在走投无路的时候来监狱探监的女人素梅,逆来顺受之间,做了赵督察满足身心私欲的陪客和玩物。说到底,素梅是赵督察的一面镜子,通过这面镜子,榨取犯人血肉,榨取素梅青春肉体,一旦财路生变,就一把火烧掉监狱,运遁世界深处,这样的赵督察其实是每个中国人心里非常熟悉的一个影子:在和平年代,赵督察这样恶人的影子藏在众人的心里,在战争年代,赵督察就会从原本隐蔽在我们的内心世界里跳出来,吃我们的肉,喝我们的血,直到让世界走到末日的尽头。而所有这些,在小说结尾,借着喝得醉醺醺的老魏之口麻木浑浊的发出一声惊奇的感叹:喝点酒,世界变得多么奇异啊——和贪婪死神结伴,又和这样恐惧的存在远离,命运就像掷筛子一样变幻莫测。《刑讯室的下午》的语言朴实安静,有它特别的力感。

 

 

注:权聆在国家图书馆里没有一本她的著作,这个2009年咖啡馆短篇小说奖的发起人,作为在写作中重现属于自己世界的人,应该是那么一类冷静笃定的人吧。在她由贾樟柯选中即将开拍电影的新闻报道里,一个投身电影艺术的作家的新生命,不禁让我想到法国的杜拉斯和哥伦比亚的马尔克斯,杜拉斯在自己写作的世界之外,醉心于把自己的作品拍摄成电影,而且在写作和电影两个跨度极大的艺术领域都获得了成功。马尔克斯在早期对电影艺术就怀抱憧憬,到《百年孤独》成为小说世界里拉美文学的圣经之后,他又筹集创办拉美国家的电影大学。作家艺术生命力的旺盛,在他们身上,都像万圣天堂的花园一样,让人既感到惊奇,又带来美的冲击的诧异。权聆或许在心里也潜藏着这样的夜梦,而且如老歌里那样唱的“梦将成真”。

阅读  ┆ 转载原文 ┆ 收藏 
(2012-07-14 00:14)
标签:

杂谈

朴赞郁的电影,我最爱《我要复仇》。电影一开始就是一个男人卖肾给姐姐筹款动手术,哪想到他自己不但被割了肾,连底裤都被剥得精光,不得不赤身裸体在公路拦车回家,这是多么彻头彻尾的抢劫。这个电影情节让人想到当下中国,许多人的处境。我想起有一天在路上看见一个衣着光鲜的女疯子,自顾愤慨地说着话。我真真觉得她是值得恭喜的。她获得了某种解脱,要知道为所欲为地说话是很自在的呢。不限话题,反逻辑,反常识,总之,只要嘴巴张口,发出任何怪声都不会受到指摘。如果你是一个正常的人,正常的女人,正常的知识分子,正常的艺术家,正常的邻居,正常的班干部,正常的某城一居民,怜悯之心是否需要最低限度?是被压缩到一句话,一个网络上的烛光以哀悼死者吗?我觉得如果让我压抑情感,必定招致我最强烈的爆发。情感如此,语言如此。所以有一天我骂街了,不好意思,那可能的确是让我大为光火了。想起黑泽明电影里的诸多隐喻。我们活在现实中的人,除了移动的躯体,枯槁得多么像他电影中的牛角鬼,在火山边缘踯躅,不安分。人世的恶,一言难尽。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2-06-30 03:43)
标签:

杂谈

如果没有音乐和文字,我就是半个聋哑人。闭关,让自己的感受更加敏感。我实在害怕这样一种敏感。敏感,让我长久不敢说话,内心易被触动,仿佛发丝轻轻落在琴弦。我哪里是这样一个愿意承认脆弱的人?我不喜欢优雅,不喜欢感时伤怀,不喜欢廉价的眼泪,特别不喜欢阴柔。

今天的早些时候,我听了YL翻唱的孙燕姿的《遇见》,十分感动。我想说,痴情的女人一直都有,痴情的男人随着成年大约都灭绝了。年纪小的时候,怎么也不肯写爱情题材的小说,现今却不自觉地思考这样一种世俗对决,亚当与夏娃。很多事例说明,这个世界终究是抗拒秩序的。几天前看杜蒙的新电影,是他所有电影中我最喜欢的。也许我该和你提起那个我深爱的美国女作家。她的某个小说我买了十本。另一个美国女作家,也是个天才,爱养孔雀。脑海里装了那么多有意织造的意象的机密,领会着那么多敏感心灵的痛苦。那些试图用条理归纳世界的人,多么荒唐。其实,有多少艺术家愿意自己活得幸福呢?是痛苦造就了他的快感。天马行空,是我的常态。所以当我的手勤快,我的嘴就特别笨。只有心是灵魂战车的武神。我热爱我的职业,它有一个重要的事情:想。它像一阵细雨,说来就来,像一阵风,你抬起潸然泪下的脸,却发现那只是没有面孔的熟人在冲着你打招呼。

死知识无法制止脑海翻云覆雨,知识是冰块。感受他人,常常是被迫的。你瞥他一眼,所有信息尽收眼底,你还愿意多说什么呢?说来说去,人的痛苦归根结底就是盐和身体。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作为一个人,痛苦!》

——读蓝蓝《嫖宿幼女罪》

应该有一个本子记录

有多少孩子被拐卖

多少幼童被猥亵

多少孩子让领导先逃死于大火

多少孩子的先天疾病要靠父母从土里去刨

多少孩子死于非命无人救

多少孩子没有早餐,多少孩子要饿一整天。

多少孩子在拥挤的车厢被活活憋死、挤死,

应该有这样一个本子,全民签字!

但,总是话还没说出来嘴就被封住了;

字的墨迹还没干,就一边敲打一边消隐了。

在这个国家男人没血性,女人的母性被结扎了!

作为一个人痛苦!

多少对孩子们的罪孽啊,不敢再细想,想着内心里如煎熬,觉得我们成年人的活是多么卑贱,那一点不多的快乐多么可耻!

我经常想,畜生也有母亲吧。畜生的母亲,你的奶袋难道有毒,何以喂养出这么毫无怜悯心的人?

今天和朋友说起动物,我想起动物对人的依恋。真正的,多少恶徒要向动物学习爱!但是对于恶徒,爱仅仅是性交吧?

作为一个人,我感到深深的痛苦。

我不知道那些作孽的畜生如何面对自己的子女、爱人、父母?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2-04-22 00:39)
标签:

杂谈

电影《人与神》讲述了来自法国的8位基督教徒在北非的某个修道院被杀死的故事。他们过着清贫的生活,有逃生的可能,但他们放弃了。这个电影也许是在探讨一种神圣:牺牲。当神缺位,无意或者有意保持沉默,以激发人自身固有的神性,要修行的人勿要一生无扰的安度生年,他给了一个多么大的难题?——放弃生命,并且明知这是可以避免的弃绝。人类的智识很难说是增长还是退化了,捧一本古希腊罗马神话在手上,你发现我们当下的多少问题,古人都已经记录在册。普通人消费艺术大多为了愉悦,轻巧的享受,而相当一部分真正重要的艺术作品却来自人痛苦的内心,难以释怀的情结。艺术家仿佛被鬼魂纠缠的灵媒,承受着庸常的人难以体会的疾患。有的人扛住了,也许戈雅、也许梅里美、也许诸位电影大师……;有的人没扛住,也许梵高、也许奥康纳、也许麦卡勒斯,也许诗歌句子的妙想者……人有时候要面临的,是能否藐视自身的不幸,为他者、为非我做一个抉择:和所有水滴一样平庸地消失在水中,还是像烟雾无形地蒸发?世间许多事由不得你顺从道德、是非,常常只因为这两个字:命运。从前的人,天生具有宗教感,现代人似乎被消磨殆尽。可否说,我对神的理解是,人的世俗快乐越多,他离得越远呢?这几位基督徒在决意消失前,有过严肃的讨论,他们在心里也和神有过对话吧,这样一种牺牲是无谓的吗?我知道,这样的牺牲不是因为屈服奴役,人类或许卑贱,但神之间的冲突,人可以有一种高贵的回复!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2-01-06 04:50)
标签:

杂谈

夜里突然想起你。谁曾经无私地爱过你,你将不分昼夜地回忆起他她。你曾经无私地爱过谁,他她也将回忆起你。其他事故,皆烟云。爱,是不打扰。这是愚蠢地,但我愿意一生中蠢两次。
 
 
             
             镜中
  只要想起一生中后悔的事
  梅花便落了下来
  比如看她游泳到河的另一岸
  比如登上一株松木梯子
  危险的事固然美丽
  不如看她骑马归来
  面颊温暖
  羞惭。低下头,回答着皇帝
  一面镜子永远等候她
  让她坐到镜中常坐的地方
  望着窗外,只要想起一生中后悔的事
  梅花便落满了南山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1-12-07 23:27)
标签:

杂谈

有许多人一辈子困于棋盘格的人生,也有一些人全然按着自己所愿恣意享受心灵的放纵和腿脚的自由。不知道闪电是否如古希腊传说一般,是爱神的箭,有人竟因它毙命。我因为热心,这些天本着善意的法则,帮朋友做狗头军师,他人的运命让我伤感无比。两个人,怎么从新打量世界上唯一的两个人,男和女。想起我少女时代做过的梦,赤身的男女拉着手,在荒原行走,女子对那男子多依恋。

美女,我愿意多看,看一眼少一眼,时光以分秒必争的速度加速她的衰老。有才华的美女,在世界上不多,所以我心里的多个怜悯中,必有一个是劝人人珍惜所邂逅的有才华的美女。这个世界上,可以享用的正当福气不多。缘分常常迅疾如闪电,匆匆突降而至,也莽撞如闪电,烧焦了你,它却无来由地飞速跑了,消失了。有谁未曾被闪电烧焦,如死过一般再复活?

也许你愿意鉴赏一个成功的商人。一个精明的商人,身上通常具备这样一种曾经死过又再复活的蛛丝马迹。

我相信这样一个原则,越成熟的人越简单。这样一种鉴赏,几乎是愉悦的乐趣。还有什么比智慧更加吸引我?智慧既是死知识的累积,也是活受罪的挣扎经验。

闪电也将烧焦我,并且眼睁睁看着我复活。

 

阅读  ┆ 转载 ┆ 收藏 
图片播放器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