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祁又一
祁又一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854,689
  • 关注人气:7,06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新浪微博
公告
工作邮箱:qiyouyi@gmail.com
评论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大约7万年前从东非大草原走出的我们,基本上走到哪儿杀到哪儿,当地那些同样从猴子中脱颖而出的诸如山顶洞人、尼安德特人被赶尽杀绝,人家本来都已经在欧洲、东亚等地生活了2/300万年了,结果全被这帮流浪来的黑哥们儿夷族了,少数当地土著沦为奴隶,奴隶的孩子几百年后也就不是奴隶了,混血完成。这就解释了为什么欧洲人白、东亚人黄,因为分别与当地其他种类的“人”杂交过,欧洲人混了尼安德特人,东亚混了山顶洞和蓝田人,并不是民族、种姓之间的融合,而是分别进行了物种融合。相当于有人跟神农架野人生了娃。
咱们非洲的老祖宗基本走到哪儿烧到哪儿,烧完了拣肉吃,可以说是地球生态系统的噩梦,说人类是地球的感冒病毒其实并没错,从一开始就是了。
咱们非洲老祖宗虽然是外来人口,但是打架不要命。这主要不是因为勇猛,而是因为非洲老祖宗里面出了会聊天的,有了比较原始的宗教信仰或曰迷信,相信为了部落战死灵魂会进天堂,因此有些傻帽战斗特别勇猛,还被那些名字叫“巫”的人追认为英雄,让更年轻的战士更加坚信。就这样,个体并不强大、人数也不占优势的咱们老祖宗,靠各个击破一路剿灭当地生灵,终于在1万多年前抵达南美洲南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11-15 16:01)
1
今天去丽都漫咖啡改小说,结果举目望去全是谈影视剧投资的。坐我斜对面的一帮IT民工,我还以为他们是来喝平生第一杯咖啡的呢,结果人家是投资人;坐我后面我还以为是几个外地小保姆呢,结果人家是制片;坐我正对面的几位俊男靓女,我还以为是演员呢,最不济也是淘宝代购,结果人家是编剧。目前中国影视行业的中流砥柱应该是一群小白领,彼此卿卿我我互称亲人,朋友圈正能量贡献者;边缘人士为各地土财。
真正有价值的还是那群老炮,年轻一代生存压力太大了,彼此小心防备,使劲捂着自己那点儿既得利益,一点儿幽默感都没有。不过老炮日子也不好过,常被这帮小白领架空。
2
今天有位至亲长辈来家里看启蒙,我正在书房工作,怹推门就进来了连门都没敲。我故作镇定,彼此问候完,告知说再进来麻烦敲门。过了一会儿怹果然敲了门,还没等我有反应推门就进来了。我大囧,又不好意思再训斥怹。不要说什么时代局限,逝去的十年,社会造就等等……没有那么大,就是个人素质问题。
3
这几年我常觉得内心越来越干涸,思来想去说不准为什么。
如今提一条:对人越了解,对年轻时的梦想就越怀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11-14 16:50)
我爸53年出生,比王朔大5岁,比崔健大8岁,作为老三届知青曾经插队东北8年之久,似乎是蹉跎过,但他回忆起来都是好事并没有虚度光阴的愁苦。
明天他要跟几位中老年友人去四川西部自驾,今天他忽然问我是不是还记得“那个”?我想了一会儿,准确说出了那串数字,父亲点点头,告诉我说:“这是我的保险柜密码。”
我惊了,以前并不知道此事。
父亲近几年做生意小有所成,每有储蓄就去家门口凯德mall买一根投资金条,我估计这些数量不明的金条如今应该正躺在他的保险柜里,像是一盘好菜。我现在有点儿明白为什么解放战争时期上海人管金条叫金鱼了,金条成堆摆在一起,想想确实有一股肉感。
我们两个坐在一起常常无话可说,长时间的沉默让人不舒服,但确实无话可说,该说的早就都已经说完了。他的生活波澜不惊,一两个新近的绯闻可以让我们聊好几回,他又不是那种善于倾听的类型,一般都是我问问他的近况,发现跟上回见面时并没有变化,然后就无话可说了。他很少问我近况,我猜他一定很想知道我生活中的点点滴滴,但很可惜,他不是那种能逗着别人说话的人。所以我很少在他面前滔滔不绝,想想其实挺可惜的,我们两个都非常想和对方亲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1
特别瞧不得在孩子面前吵架。有一回我跟媳妇在家里闹着玩儿,稍微动手动脚一下,启蒙在旁边看着哇的一声就哭了。我们赶紧再表示亲热,让启蒙知道我们这是闹着玩呢,爸爸妈妈并没有打架。看着启蒙破泣为笑,我心里说不出的心酸,觉得孩子真是太无辜了。
大声说话或者言语冲突在家庭生活中在所难免,本来启蒙正在满屋疯跑,听见爸妈争执什么事,站那儿像是自己做错了事似的,看看这个看看那个,一副摸不清状况的样子。无论如何不要在孩子面前吵架,爱本该是纯粹的白色或者粉色的,家长一吵架,平时积攒下来的爱便成了假的、不确定的、随时可能烟消云散的东西,非常不应该。
2
最近有几个电影印象深刻《黑镜子第三季第一集》(将互联网时代的人类关系写得入木三分),《高山下的花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要在社会主义时代才有价值),李安的《中场战事》(李安不愧大师,挽救了一个垃圾主题,在拍摄手法上求新求变,美帝的主旋律居然能看了)。
3
当代中国的严肃文学界怎么说呢,写得好不好另说,9成以上的主人公都是loseer,有的小说语言技法审美都好,但是就是没法看第二遍,因为题材本身没意思。如今还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3-26 16:41)
标签:

杂谈

我家有个非常笨重的餐桌,打牌嫌长,吃饭嫌短,想买新的之前的问题是久的咋办,问了很多朋友都不想要,直接扔掉太夸张了。今天,我媳妇特意微信来,让我赶紧回家,说她在网上把桌子卖掉了,我给咱家创收700块呢!很得意的样子。
下午,买桌子的人真的来了,院门口保安问了我们,放来人进来,我媳妇忽然抓住我说:“你说这人会不会是来踩点儿的?我在那网站上发咱家照片了,咱家这么豪华,别是招来贼了?”我一开始以为她在开玩笑,笑了两下,发现我媳妇真的开始抖了,说话声都变了。此时买家到了楼下,通过门禁监控一看,哇塞,对方是三个壮汉。
媳妇紧急去敲邻居家门,没人在家。我灵机一动,说你拿着手机上屋里去,锁上门,要是有事就报警。结果,前方高能预警——结果,我刚把三位壮汉让进屋,我媳妇就从里屋冲出来了,替我问他们三个是不是来打劫的。
等桌子搬走,我问媳妇:“你为什么会冲出来?”我媳妇说她也不知道,大概太紧张了。我想,如果这是打魔兽,我估计已经被这位辅助坑惨了。如果是打仗,大概团灭很多次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今天终于给女儿办完了所有回国的手续。本以为去中国领事馆会被刁难,就像在国内的衙门那样,但并没有,此处的和蔼作风甚至超过加拿大衙门。华人其实是个非常棒的种族,并不比犹太人差很多,他们的问题就是不能聚集。到了国外看就特别明显,中国人就像女诗人一样,单个接触都很好,聚在一起立刻就形成一个社会黑洞。
当然,我自己就是土生土长的中国人,22岁参加工作前没做过飞机,去趟北戴河就已经远得忍无可忍了。权当自嘲吧。
今天在领事馆里坐着等号,看见一个生意人模样的中年男子跟办事员聊天。他显得很活跃,跟办事员撒娇似的抱怨经济不景气,此人身穿黑色皮夹克,光头,腋下夹着手包,脸上带着一种介于威胁和谄媚之间的似笑非笑,眼似牛铃声似洪钟,你能想象李逵是一个健谈的人吗?我知道他是那种最不爱搭理陌生人的小买卖人,如果不是担心被刁难,他绝对不会跟管办事员拉家常并叫哥。最没品的是,拿到证件的一瞬间,他扭头就走了,连再见都懒得说。
就是那一瞬间,我明白为什么在国内容易生气,因为这种小聪明和油滑几乎人人都会用,并被当做常用生活技能。如果有人古板一点,说我就是要在一群中国人中间有一说一,像德国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我们的女儿祁启蒙小朋友多伦多时间9月23日出生,当时我在场。小祁从她娘肚子里喷出来的时候,我并没有想象中的激动,眼睛死死盯着孩子的脑袋,那个脑袋是歪的。

医生像发奖那样发给我一把剪子,让我剪开脐带,我剪了,产房里除了我和媳妇之外的另外三个人一阵欢呼。我觉得,得奖真的是很好的事,刚要哭,想到女儿可能是个小残疾,眼泪又流回去了。大姨给我们合影,我们一家三口第一次对着镜头笑,我的是苦笑,其他人可能看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蝉的故事

我记忆力很不好,很多事情,人脸,我都无法整齐归类于脑中。有时候在一些场合碰见人热情端着酒过来与我打招呼我会很尴尬的在想这是谁,当然,我一般会很热情的回礼,并问最近怎么样,好久不见啦,在忙啥,试图从回答的线索中抓住蛛丝马迹会想起他们的名字以及与我的交集,有时候我很为我的记忆力担心,也为这样的人际交往感到歉意,但是我也无能为力。

在长期的记忆力缺失的状态下,我自然形成了一种对事件人物的记忆习惯,便是抓住一个感觉,一个质感,或者说是我对这件事情的一个形容。我只能顺着这个感觉再去寻找相关的细节人物与事件,有时候便又会觉得,没感觉的人事大概忘记了也无伤大雅吧,虽然我仍然会尽量的表演的自然并且体面。

小时候的事情我几乎都不记得了,如上所属的原因,只有一些体验或者感觉记忆犹新,例如天彻底黑后才会开灯的房间,幽暗与晚霞的对比;例如木质门窗漏风的尖啸;例如清晨骑自行车穿过北京大学去上学清冽的冷风;例如圆明园福海深冬冰面上停满的乌鸦。我也忘记了年月日,只记得这些质感,仿佛有一只手捏住我的心,所有的感官都收在皮肤以内,让我感到自己是活生生的。但是,这感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1

二十岁出头时,齐天有过一次短暂的婚姻。在李宇春获得快女冠军,左小祖咒唱出《我不能悲伤的坐在你身旁》的时间,距今已经十年了,想想也真是不可思议。

那时他大学刚刚毕业,矢志成为摇滚明星,和女友穆丹住在鼓楼东大街附近,养着一只猫。有一天,两人到楼下的新疆饭馆吃拉条子,女友问他,为什么这么长时间都不曾向她求婚,齐天被问愣住了,不知怎么回答;后来他一想,结婚好啊,结婚之后两个人就可以名正言顺的在一起了,运气好就是永远。齐天喜欢跟她在一起,跟她在一起不会孤独,于是在拉条子端上来的同时,他对那个叫穆丹的女孩子说结婚很好,你愿意嫁给我吗,咱们商量个好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8-23 22:55)
昨晚住在郊区,15815的二号楼,做了个又奇怪又有趣的梦。
我应该是初中生或者高中生,学期结束了,大家在进行放暑假前最后的大扫除。我在储物箱里发现自己有一批黑胶唱片,处理这些黑胶唱片时耽误了时间,回来一看,课桌里的东西已经被集中清理了。我很气愤,去找班长,班长说她也没办法,她的东西也被集中清理了,我说这怎么行呢,如果要集中清理的话也该告诉我们一下,至少提前说。于是我去找我们班主任,我们班主任是个男的(我以前从未有过男性班主任),他叫王连顺,好像还教数学。我说我的东西被清理了,我都不知道,walkman什么的都无所谓,主要那里面有一些相片,你能不能帮我找回来,问问是谁清理走了,弄到哪儿去了。王连顺当时已经走到我们学校西门门口了,看样子他想早点儿回家带孩子,说他管不了,别人的东西都没丢怎么就你的弄丢了,我说不行,你必须管,我态度很坚决,王连顺只好同意了。他跟我一起往回走,走着走着,忽然窜进了旁边的一处四合院——他逃跑了。我盯着院子大门,傻眼了,怎么一个当老师的可以这样,这也太猥琐了。我想,这会儿找人去告状或者把事情讲给别人听都于事无补了,便站在四合院外面大喊:“王连顺傻逼!”正好当时有几个别的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友情链接

摇滚又一榜

我的电台节目,可试听

《失踪女》

2003~2008写的

《我的微》

2000~2003写的

外星人与限价房

我拍的短片

05.12.5到04.9.12

在这里勃了很久

04.9.12日以前

从这里开始博客的

新浪音乐的专栏

也是流行音乐的稿子

天生杀人狂

电影随笔

嘿!朱迪生活在1968

青春题材的中篇小说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