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奇小怪的博客
奇小怪的博客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39,702
  • 关注人气:43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新浪微博
-

 

 

 

致力于奇些小怪 和 使些小坏

qixiaoguai2009@sina.com

 

 

评论
加载中…
博文
1
得先从一个古老的思想实验说起。
实验是这样的:
说有艘船,边行驶边更换零部件,一直换,直到后来,这艘船的全部组成部分都被更换了。
那么,这艘船还是原来的那艘船吗?
如果不是,那从哪一刻开始不是的?
如果说是,那从这艘船上拆下来的部件组成的另一艘船该怎么称呼?
这个实验就是著名的“忒休斯之船

实验结论多年来众说纷纭,浪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11-06 02:20)
1
我有过一段天天酗酒的生活,
我从学校辞职之前的那段日子。

人们对酗酒这个词不陌生,但究竟什么叫酗酒和为什么酗酒,估计很少有人们知其然还知其所以然。除非你是酗酒者。

喝酒跟吸毒作用是一样的,暂别现实、愉悦精神的手段。
麻烦的地方在于酒醒之后会很沮丧。
那种沮丧,一言难尽,简而言之,酒有多欢畅,醒就有多沮丧。
而消除沮丧的有效办法是接着再喝,将酒醒之时无限后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7-12 05:23)
标签:

杂谈

1

按理说至少在北京地区当“燕”字在地名中出现时应该发“烟”音,属于自古以来。但我极少听见有人说“普烟”、“烟郊”的,基本都是“普艳”、“艳郊”,倒是高德地图的志玲姐是说“通烟高速,畅通”,但接下来就跟了一句:“小宝环岛……”

在通州区的东北边陲有个村子叫疃里,“疃”字只有唯一发音“tuǎn”,但当地人将“疃里”一律以“团儿里”谓之。看来,什么字发什么音,有双重标准。

疃里再往东南一鞭子远有个村子,这个村子在命名上不搞双重标准,具有普适性,不管本地还是外来的,念起来都是同一个音:宋庄。

 

2

我要先说说这篇日志的题图。

这篇我不是想说精神病院,我是想说宋庄,当然我也不是想说宋庄是精神病院,没那意思,仅是因为我找到的图片就这张既和宋庄有关又符合题图要求的尺寸。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继“正能量”、“互联网 +”之后又有新号召:弘扬工匠精神。

关于汉语词汇的唯一权威官方辞书《现代汉语词典》第六版第四百四十七页上对“工匠”一词唯一解释是:“【名词】手艺工人”。

 

依此解释,那么现今中国都谁谁是手艺工人?

 

首先,富士康手机流水线上的每一位劳作者肯定是手艺工人——是工人这应该没异议,然后说想把螺丝拧得又快又准、把胶涂得又快又匀这得需要手艺应该也没异议吧?

 

其次,街旁足疗店里那位给你按了四五年脚的阿莲更应该是手艺工人——出来做工的不叫工人叫啥?没点手艺你凭啥翻了人家四五年的牌子?

 

或许国家说的”工匠“不是《现代汉语词典》里定义的工匠,而是别的,专指工业社会之前、还没大机器、流水线时代的手工业者。

 

那么他们有什么独特的、其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4-21 00:37)

1

本月中旬,我在朋友圈里看到一朋友转发了个说王小波的文章,惦记至今。

 

十年前,一编辑找我给本书弄设计,简报里说,应作者要求,须在封面上显著标明:“王小波门下走狗泣血之作”。

当时很好奇,王小波谁?还有人公然以其走狗自居、为荣?

就找了本王小波的书,叫《黄金时代》。

没看完,没看下去。

 

2

那个我在朋友圈里看的说王小波文章是个挺靠谱朋友转一挺靠谱文化人写的。双保险,就点开了想扫几眼。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3-22 01:21)
标签:

杂谈

 1

我有些亲戚在台湾,另外还有些朋友和熟人也在台湾,我得关注台湾。

去年大选期间十分留意选情走势,之前和数位台湾人放言估计得是蔡英文。但其实这是个很不好的结局。

马英九先生不知何故,反正确实弄的不好,八年下来除了西岸那边没动粗以外,基本毫无建树——但是我觉得有常识没常识的人都不应觉得台湾会有战争——也就是说马英九先生不是基本没建树,是毫无建树——那就换个人试试咯。

然后可换之人,除了蔡英文女士之外,别无他选。

3

国民党是弄得不好,但八年下来至少知道他们不好的底线在哪里,蔡女士及其民进党的不好,谁能推测出底线何在?无论从哪个角度去判断,民进党都不像个严肃的、有能力带领信与不信其党的2300万民众走正道儿的带头人。

4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1,

昨天94岁的贺友直先生去世了。如同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没有贺友直就没有现在的我。

2,

画画这种行为,该是一种莫名其妙的天生行为,我们家祖宗八代除了我没一个学画画的,我从小学到大学,只要是排排坐听讲台上老师传道授业解惑那类的上课,一定是在底下埋头瞎画。

估计老师远观起来还以为在奋笔疾书做笔记呢。

初一那年,我们那里来了三四位采风的美院老师——很遗憾我至今不知道他们是哪个美院的,但现在分析,不是鲁美就是天津美院的。那时候采风好像还不能自己擅自瞎逛,得带着院里的介绍信跟目的地相关单位接头后才行,当地文化馆就是相关单位之一。我们那里属于穷乡僻壤,估计从来没吹进过这么强劲的文化新风,所以文化馆就拿捏了下:请几位老师在采风之余顺带着提高下蔽地的美术教育水平,办个美术班。

当时虽然几位美院老师迫于地头蛇的淫威答应了这事儿,但由于报名者甚众,他们决定得筛选下。

我在等着被筛选时是我关于画画这事儿第一次被震撼之时,太震撼了,那是我人生第一次看到画夹这种器具,绿的,有带儿,能背着,大。也是我人生第一次知道并看见素描纸这种东西,真厚。

当时立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今天下午,一个小逼崽子考我:超人为什么要穿紧身衣?

我思索了下,回答说:因为,紧身衣,第一,风阻小,便于飞行,第二,凸显超人身材魁伟。

小逼崽子说:错,是因为救人要紧。

被这个小逼崽子调戏完后两小时左右,我就去了宋庄画家村呢,去赴个爽约数次的酒局。

丫诉说的地址在导航上根本找不到,气急败坏之余,约在小堡环岛见,由她接我赴画室。

在丫抖的极厉害的车里丫说:你说,日行灯贵还是夜行灯贵?我不懂这些,觉得是人生难题。但我略知些常识,所以

我说,当然夜行灯贵了,夜间的灯,才是灯。

她说不是,是日行灯贵

因为:日行一千,夜行八百。

所谓人生难题,基本都是脑筋急转弯类的问题。

换句话讲,人生没啥难题,难题出在你脑筋能不能急转弯儿。

想知道党核心意欲何为,需要脑筋急转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11-18 00:52)

很久没写过日志什么的了,此时打开这个页面已经觉得陌生。

越来越少有什么东西能让我有兴趣来写篇博客日志,总有一天人们会发现,这个世界实在是没什么新鲜的,​没什么可圈可点之处,此番世界,前人之述,备矣。


1

具体日子实在是记不清了,应该是九十年代末,北京信息港时代,或者是才有“论坛”这么个网络社交形式的时代。

那个时候我常去一个军事论坛,是个挺有意思的论坛,自创了很多或许只在坛内使用的名词,比如坛把子、斑竹,再比如铁掌、蹄掌。

所谓铁掌是出自帖长,比如某个人对轻武器熟稔,众人折服​,推为权威,那他就是轻武器这类帖子的铁掌,而蹄掌是某个门类下的某个点很有心得之人的尊称,比如对轻武器门类之下的莫辛纳甘术业有专攻,那他很可能就是莫辛纳甘这类问题的蹄掌,就是供众人求知的百度。

2

我按期买一份杂志,叫《世界军事》,应该是新华社军事分社弄的,开本瘦长。我不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为给国家领导人访英暖场造势,驻英大使与驻在国媒体搞了些访谈。看下来,仿佛其已运用全力在维护中国立场,阐述中国主张,捍卫中国尊严,但总觉得哪里不对。
最大的不对当属咄咄逼人。这个,绝对是外交官大忌。尤其是目前中国外交工作中的大忌。几乎全世界都认为中国是威胁之际,咄咄逼人的外交表现授人口实,使人联想。

缺少涵养自然也不妥。

当英方主持人问到“(在公众质疑国家安全之背景下的发问)中国要来英国建核电站,要是我们也去中国建核电站你们怎么想?”,这位大使顺嘴就说:“你们有资金吗?你们有技术吗?你们有专家吗?“

但相较同侪,刘大使已经是当今外交界的较牛份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