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2019-11-01 12:22)
诗十首:


深夜的回信


你写过许多第一封信。一个深夜,
一封回信靠岸了,穿过困顿中的
等候、遗忘,姗姗而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灭蝇记

青年

困境

分类: 小说

因为天气奇怪地炎热,S就地躺了下来(躺在他的那间狭小的房间的地面上),一下子感到凉爽的大地贴在他的心上了,一下子觉得可以舒舒服服地睡上一觉,这样就可以平白无故地打发掉几个小时,也许一天还能如斯地轻轻松松地挥霍掉,一想起来就觉得痛快,嘴角就流露出狡黠的笑意。大地仿佛一块不会融化的冰,而他就躺在它上面,四肢伸展,尽量做出最舒服的姿势,以此帮助他那多少有点想入非非的念头。但这一次他想他做得相当之好。他觉得迷迷糊糊起来,思维开始发散、发散,觉得大概就要入睡了。就在这个时候,他感到他的鼻子的左翼似乎有什么东西在爬动,它爬上鼻梁,又爬到鼻子的右翼。他恼极了。他知道它是什么玩意儿。他暗暗蕴积右手的力量,“啪——”的一声如此响亮地打在他的右脸颊上,结果他猛然睁开眼睑。他想他再也睡不着了,——他的右脸颊正在烟烧火燎地痛呢。而那只可恶的苍蝇则更换了一片阵地,依然与他保持着若即若离的样子,仿佛是故意惹他生气一样。

苍蝇要算最使人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一枚将她在上苑艺术馆的同名个展的开幕式命名为“一个人的开幕式”——延续的是,仍是一幕个人“行为”;不同的是,之前是时间中变化不大的场景,而这一“行为”有变换过多且完整的“剧情”。

展览的是一枚主要行为作品的摄影留存。这一个展以同名方式命名,自然带有总结的意思。尽管照片仅仅是“行为”的单薄呈现,但它们仍有强大的表现能力,再通过量神秘的乘法效应,呈现出一枚艺术的某些路径和生命的某些品质。一枚的开幕式“行为”是反思性的,她沉思了过去的“行为”,并由之延伸到对整个人生的深刻表达。

她过往的“行为”,在我看来,具有一种日常性。有一个系列是在一些场景中横躺着。这些场景多为景点,周边常常游人如织。她在游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7-21 09:44)
替我走向未来
——在清华大学青年作家工作坊圆桌论坛上的发言
 

在我写作的过程中,从大学到某一个时刻,我特别喜欢“艺术家”这个称呼,常用“青年艺术家”自称。后来,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对“知识分子”很感兴趣,在写作中渴望将人文关怀以及比较宏大的思考带入进来。
经过几天的讨论,对八位青年诗人似也可用这两个词汇进行概括。尽管每位诗人都会特别注意考虑诗歌的语言和形式,但一些诗人更加注重“艺术家”方向上的探索,另一些诗人更为关注“知识分子”方向上的关怀。在我看来,当我们使用“艺术家”这个称谓时,我们其实是在强调文本的“手艺”,当我们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6-26 22:52)
标签:

现代诗

记忆

分类: 诗歌
回到我七岁外婆在那里去世,
后来我一直住到初二的房间,
从床铺与板壁之间狭窄的空隙
从这魅影的视角,透过白纱蚊帐
探望整个房间……记忆把这已
坍塌的房间装修出若干种熟悉的风格,
当理智说,这并不完全是我的房间,
记忆便耐心切换出另一套画风……
当我握住那件夏季被单的一角,
外婆用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5-23 23:11)
分类: 诗歌

DF公园

赠陈家坪、陈迟恩

灶台鱼的柴火更换成了煤气,
人气不如往日,结账时馈赠的代金券
怎平衡我的招待不佳?
幸好近旁的公园正敞开春末的怀抱,
林间金星、银星、彩星被柔柔、片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徐玉诺的诗歌创作集中在1921—1923年(见海因《徐玉诺诗歌的当代性》一文),这是在新文化运动发生(1917—1919年)和扩展(1919—1920)之后,大致在这一运动的尾部或接近尾部(这一时间划分主要参考周策纵著《五四运动史:现代中国的知识革命》)。当时的一代中国知识人,“号召用现代西方的标准,重新评价中国的文化遗产,乐意地与引致中国衰弱的那些因素决裂,并且决定接受西方的科学、民主和文化作为新秩序的基础。同时,他们发动一场以白话文代替古文的新文学运动。”(见徐中约著《中国近代史》(上),第二十一章)徐玉诺1916年21岁时考入开封河南第一师范,擅古文。1918年,著名教育家、历史学家嵇文甫自北大毕业到河南第一师范任教,受其影响转向白话文写作。徐玉诺是受到新文化运动恩惠的一代人,并瞬即投身其中为其推波助澜(可参看蔡辉《徐玉诺,被淹没的诗坛第一人》一文)。他具有强烈的反传统意识,追求自由的精神。他不愿再依附于“祖先”——“人类,你们是你们祖先的笼中鸟”,“你们没有一个能够,并且肯在百忙的虚幻的工作中,把你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十月文学杂志

现代诗

分类: 诗歌
原发《十月》杂志微信公号(2016-12-30)

编者按:
以下这些诗作就我的理解,融汇了如下我没有概括周全的特点:一、诗人在处理诗作所涉题材时的态度是严肃的,这些题材是他们生活中长期面对的,或者经过长久的思考,才处理的,所以能够从他们的书写联想到他们虔诚的面貌,想见他们面对写作对象或书写本身的深沉态度。二、这些诗的语调自然而然,使用日常口语(不是口水),但经过他们素养的过滤,使得向外的直面的描述语言极为亲切,向内的内敛凝定的抽象表达也没有任何违和感。三、诗中的词句是蕴藉的,可以琢磨玩味的,没有突兀之感,尽管亦有少量神秘晦涩之处,但它们是透气的,显示出这些诗人对语言的出色把控能力。因为具有上述特点,使得这些诗作具有敞开性,也许可以为更多读者所喜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原载:十月杂志微信公众号(转发到此为存档)

编者按:
这9首诗全部选自一份网络诗刊的某一期。我选择性点评其中几首,以作为选编荐语:《当我面对那些陌生的词语》,作者把对词语的品赏,转换为男子对女子的有情观看,赋予词语以美丽生命,对于词语的这种理解,是诗歌语言的应有之义,但是作者却用精巧的处理表达了出来;《老屋》《故园月色》这两首诗中,作者对“老屋”倾注了无尽的感情,人们对故园的感情源自它是生命最初的活动场,有丰富的痕迹萦绕那里也萦绕心头。故园的失去,萦绕心头的痕迹也就失去了她对应的物质性存在,也就让记忆在没有物质性的提示下,加速地耗散;《过若尔盖草原》,美妙的大自然常让人生奇迹之感。草原平滑的肌肤和她的无垠,使再快的速度也变慢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1-28 17:40)
选自《城下笔记》(漓江出版社2018年10月出版)

ABCDE……

今天下午大概三点多的时候,有人推门进来,是公司的两位年长的同事A、B。他们领进来一位陌生的年轻男子,以及一位打扮得有点像幼儿园教师的瘦高个女子,她是B的妻子——进门后,A对两位陌生人做了简单介绍。

A坐在我对面用起电脑,B坐在里面(距我右手边不远)的办公桌边和那位陌生男子低声聊着什么,而B的妻子则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个人资料
苏丰雷
苏丰雷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1,570
  • 关注人气:3,96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公告

为了不幸
他系上五彩斑斓的铃铛,
一种欢乐的面具。
他把许多故事
捆在舌尖
以防故事背叛他
在最关键的时刻
他轻轻地
挪动脚步蹬着宝石点缀的鞋子——
象没有星星守侯的
夜晚一样孤独
但是有我的眼睛。
鸟,翱翔在地平线上
切记
子弹到处都有——
记住

这个永恒的旅行者——
我的一生
我决意前行,但没有
超过
我坟墓的疆界 


苏丰雷,1984年生于安徽青阳,原名苏琦。2014年与友人共同发起“北京青年诗会”。2015年参与上苑艺术馆“国际创作计划”。2019年参与清华大学青年作家工作坊。著有诗集《深夜的回信》,文学随笔集《城下笔记》。现生活于北京。


新浪微博
分类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