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2017-11-02 12:06)

早晨六点半出艺术馆指上苑艺术馆——作者注)的大门,右拐,会有零星的轿车和电动车从你身后或迎面疾驰而过,在你前面的路边会有一两个穿着和面相都饱经风霜的农民慢步走着。声音在空旷的宁静中划开一道口子,口子稍后又慢慢愈合,如同沙漠中的踪迹。公交车站边数个大人、学生等候着。

从车站对面的入口插入村庄,穿过涂抹着《弟子规》的矮墙(路边屋顶上那些盖得像神社一样的烟囱很别致)的规约深入,就迈入这里最美妙的景致之一 ——果园。壮汉般的柿树像神道上的神像,让人内心顿时感到敬畏。它们浑身粗黑,经过处理的树枝却细嫩得很。为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李博

基因

个展

艺术

绘画

分类: 其他
海报

展览名称:基因——李博个展

艺术家:李博

策展人:李国华

学术支持:苏丰雷 张志刚

展览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近期的一次诗歌朗诵会上,我愤懑地谈及了自己的绝望之情,对中国当代诗坛的四个不信任——对中国当代诗歌史、中国当代名家、中国当代评论家、中国当代读者的不信任,其中言及那种江湖化小圈子的严重性时,我列举了北京青年诗会。然后我听到了名家和知名评论家的轻微嘘声,同时还清晰地听到了几声猛烈的掌声,并伴随着有人大声叫“好,好”。这个鼓掌并叫好的诗人是我的一位朋友,他是北京青年诗会的中坚成员之一。中场休息的时候,他对我说,虽然我不同意你的观点,但是我坚决捍卫你说话的权利。好几次,谈及对不同人和事的臧否时,我记得他都同样对我说过类似的话。此人——苏丰雷,典型的80后诗人。屈指算来,我们差不多已经有十年的友谊了。那个时候他还在用苏琦的本名默默写作,后来一度用过发雷的笔名。
我曾与苏丰雷相交甚厚。一直偏居于京城远郊的我,多年前,常常利用周末去市里参加诗歌活动。如果晚了,赶不上回家的末班车,就会借住到他那里。我们同睡一张床,对艺术交流更直接一些。给我很深印象的是,他那张大桌子上重重叠叠堆满了各种各样的书籍,足有一米多高,哲学、小说、诗歌、散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现代诗

诗集

深夜的回信

分类: 诗歌



购买链接:当当网  京东商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现代诗

分类: 随笔
一篇旧文,存档


                                上升的一切必将汇合。 
                                                           ——弗兰纳里•奥康纳

    当我们言说“同时代人”一词,即表示我们将圆规的一条腿固定于当下,作为原点,尝试性扯开其另一条腿,准备把宇宙中足够多的星星囊括进来——星星是过去的年代穿透至当下之光,那些强力在当下时代就上升为星星的也经过我们反复的检视。我们在言说“同时代人”时,无法离开当下,更精确地说,是无法离开当下时空中的“我”。对于当下之“我”而言,“同时代人”,自他们成就为具有现代性的人之后就取得了永恒性,他们必然是每一个“当代”的先锋,他们是拥有光明的武装可以凝视黑暗,同时又光照他人的人。
    我们自己是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纯文学

现代诗

分类: 随笔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纯文学

评论

现代诗

分类: 诗歌
木码头
 
           奇踪隐五百,一朝敞神界。
           淳薄既异源,旋复还幽蔽。
           借问游方士,焉测尘嚣外。
           愿言蹑清风,高举寻吾契。
                 ——陶渊明《桃花源诗》
 
           你自身就有桃花源
               ——拙作《只要活着》
 
           大海啊永远在重新开始!
               ——瓦雷里《海滨墓园》
 
 
 
“骑到那叫做丰常的村子,你打听下,
从那村口右拐,那里有五个码头,
其中第三个就是你要寻找的木码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现代诗

评论

纯文学

分类: 诗歌
来自:华语实力诗人联盟(漢詩觀星臺栏目2017.1.13)

深夜的回信

你写过许多第一封信。一个深夜,一封回信靠岸了,穿过困顿中的等候、遗忘,姗姗而来。
 
她不是那些形式的信函,而是内含一枚可填埋深洞的汇款单。他知道你的隐疾呢,从邈遥前来安抚你。
 
他,是一位诗人,是诗人信靠的诗人。他,也曾蹲坐在马路牙子上,与你一起陪伴你跌落的家人。
 
当你陡然明白了他,你黯然已久的灯芯就亮了,一颗新太阳,就在那里旋转着,源源不断。


银色管道秘密的力量
 
银色管道秘密的力量让我回到了熟悉的部落。我从那早已倾圮的温室,从窗户冷冷望着母亲湿漉的忙碌。在清早,她就融入绿色的火焰山,就孤独地收集白丝的前身。母亲有多少双手啊!她用其中一双为我做我渴望已久的布鞋……
 
(当我返回,在我孤清和不安稳的床榻边,在我于排斥的城市租赁的蜗居,我侦察,无有奇迹发生——奇迹也就因此被遗忘。)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现代诗

分类: 诗歌

他们说,这是第四座桥梁

 

我们在下陷的上苑之岛

我像个主人,热急地招呼

希望兄弟姐妹通过舌头深入

晚宴的深景,如你所说的舌根

舌根的谈话,舌根的友谊

更是舌根处的去种族、去国家

上苑的一种意义再一次复活

她的炽热让我们更加贴近

 

                       鲜妍的月季

点缀于晚宴,而我们每一个

从下陷中把它举高如灯

 

是后来的一位中国女性向我感怀

让我一下子陷入下陷之中

这一印象深刻进我的脑盘

又被忘却,因为只能抽象地生存

与精神的逸乐为伴

     

我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4-06 09:16)
标签:

现代诗

分类: 诗歌

春寒中一日如透过阴云阵列的光丝,

它诱人攀援,想将麇集的阴云踩作旧大陆。

苦行的生活旧得很危险,不是吗?

谁能稳踩高跷一边饱饮日光的牛奶

 

一边蹒跚在无氧的泥淖,长久而不枯槁?

横的北大已春色妩媚,湖水清湛但温暖,

先知的鸭子和鸳鸯告诉我们;野鸭示范

不训和飞翔:它惊诧地从镜面飞向湖岸的山林。

 

但北大不仅是横的。如你提及的老教授(这里密集)

所携的知识的渊井。也如你的专业和学历

已掘进地平线下三尺。我深喜:肉体凡胎也是

深渊;人拖着深长的影子在日光下行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个人资料
苏丰雷
苏丰雷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5,416
  • 关注人气:3,95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公告

为了不幸
他系上五彩斑斓的铃铛,
一种欢乐的面具。
他把许多故事
捆在舌尖
以防故事背叛他
在最关键的时刻
他轻轻地
挪动脚步蹬着宝石点缀的鞋子——
象没有星星守侯的
夜晚一样孤独
但是有我的眼睛。
鸟,翱翔在地平线上
切记
子弹到处都有——
记住

这个永恒的旅行者——
我的一生
我决意前行,但没有
超过
我坟墓的疆界 


苏丰雷,1984年生于安徽青阳,原名苏琦。2014年与友人共同发起“北京青年诗会”。2015年于上苑艺术馆驻馆写作。著有诗集《深夜的回信》(点击购买)。现生活于北京。


豆瓣小站:https://site.douban.com/273706/

微信公号:sufenglei1984

E-mail:sufenglei2014@qq.com

新浪微博
分类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