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标签:

现代诗

分类: 诗歌

他们说,这是第四座桥梁

 

我们在下陷的上苑之岛

我像个主人,热急地招呼

希望兄弟姐妹通过舌头深入

晚宴的深景,如你所说的舌根

舌根的谈话,舌根的友谊

更是舌根处的去种族、去国家

上苑的一种意义再一次复活

她的炽热让我们更加贴近

 

                       鲜妍的月季

点缀于晚宴,而我们每一个

从下陷中把它举高如灯

 

是后来的一位中国女性向我感怀

让我一下子陷入下陷之中

这一印象深刻进我的脑盘

又被忘却,因为只能抽象地生存

与精神的逸乐为伴

     

我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4-06 09:16)
标签:

现代诗

分类: 诗歌

春寒中一日如透过阴云阵列的光丝,

它诱人攀援,想将麇集的阴云踩作旧大陆。

苦行的生活旧得很危险,不是吗?

谁能稳踩高跷一边饱饮日光的牛奶

 

一边蹒跚在无氧的泥淖,长久而不枯槁?

横的北大已春色妩媚,湖水清湛但温暖,

先知的鸭子和鸳鸯告诉我们;野鸭还教导

要爱飞翔:它惊诧地从镜面飞向湖岸的山林。

 

但北大不是横的。如你提及的老教授(这里密集)

所携的知识的渊井。也如你的专业和学历

已掘进地平线下三尺。我深喜:肉体凡胎也是

深渊;人拖着深长的影子在日光下行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现代诗

评论

分类: 诗歌

我梦中山水甘甜如饴


我梦中山水甘甜如饴,

我梦中人儿可亲如昔,

我现实之眼恐慌失措,

恶灵吞噬了一切中心。

街道长出茂盛的单调,

人们的眼里塞满财宝,

嘴上倾倒成吨的纸币,

中国的极限已经临到,

却没有显现美的转机。

心的君王始终在流放,

谁在把她重视和接迎,

谁在哭嚎为天地失衡?


入选点评:


王徽公社:

《我梦中山水甘甜如饴》一诗,在征求点评中引发了较为激烈的争论,支持与反对的声音大抵相当,反对的声音整体更高一些。这种现象很耐人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3-09 10:15)
分类: 随笔

当身体不再是支撑,而是成为包袱——谁也不想面对这该死的、仿佛命定的痼疾。但是,即便如此,也没有阻碍他对高尚生活的追求。丰富精神生活本身就是人之存在的标识。从这一点来看,身体状况并没有改变他的存在高度。他走在正确的道路上,甚至已经走得够远,这方面让我留意,并且吸引着我进一步阅读。我不知道,他的全部源头,但我了解他是一个叫做“阁楼诗歌”的诗歌小组的活跃成员,这个写作共同体对于诗艺和诗学的探讨交流非常深入,他显然从中获益甚大。除了诗艺,他对基督教的信受更值得我们关注——基督教及其根本经典,这是西方知识的源头之一,在精神生活上,他正在走向更为完整,假以时日,他的文本表现必然会更为细密和周正,可惜造化弄人,天不与时。

我见过钟放几面,印象深刻。但是还是缘浅,交流得少,其实没有多少资格谈论他。当我非常震惊地获知他去世的消息,一股愧疚让我不能不去见他最后一面。灵堂里,他面容安详,身体痛苦的漩涡和精神追求的风暴都平静、平息了。死这个胜利者满足地包裹着这个英年去世的人。但他离开在他生命的最高峰上,这就是这个人的尊贵和让人尊敬之处。因为他生命追求一直是条上升线。而且,他的智慧让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现代诗

分类: 诗歌

原载:十月杂志微信公众号(转发到此为存档)


编者按:

这9首诗全部选自一份网络诗刊的某一期。我选择性点评其中几首,以作为选编荐语:《当我面对那些陌生的词语》,作者把对词语的品赏,转换为男子对女子的有情观看,赋予词语以美丽生命,对于词语的这种理解,是诗歌语言的应有之义,但是作者却用精巧的处理表达了出来;《老屋》《故园月色》这两首诗中,作者对“老屋”倾注了无尽的感情,人们对故园的感情源自它是生命最初的活动场,有丰富的痕迹萦绕那里也萦绕心头。故园的失去,萦绕心头的痕迹也就失去了她对应的物质性存在,也就让记忆在没有物质性的提示下,加速地耗散;《过若尔盖草原》,美妙的大自然常让人生奇迹之感。草原平滑的肌肤和她的无垠,使再快的速度也变慢了。而慢就是现代社会所失去了的,它却被精灵们宝贵;《桔子》,面对死亡的强大,我们不敢大发雷霆,但到底还是咬开了“皮肤上的一个虫口”,这几个意象甚有意思,惜这精妙的地方没有发展开来;《模仿》一诗,就我理解(也许是误读),柏拉图曾提出“模仿说”,他认为木匠打造的桌子是对理念的桌子的模仿,而书写的桌子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现代诗

分类: 诗歌

原载:十月杂志微信公众号(转发到此为存档)

编者按:

以下这些诗作就我的理解,融汇了如下我没有概括周全的特点:一、诗人在处理诗作所涉题材时的态度是严肃的,这些题材是他们生活中长期面对的,或者经过长久的思考,才处理的,所以能够从他们的书写联想到他们虔诚的面貌,想见他们面对写作对象或书写本身的深沉态度。二、这些诗的语调自然而然,使用日常口语(不是口水),但经过他们素养的过滤,使得向外的直面的描述语言极为亲切,向内的内敛凝定的抽象表达也没有任何违和感。三、诗中的词句是蕴藉的,可以琢磨玩味的,没有突兀之感,尽管亦有少量神秘晦涩之处,但它们是透气的,显示出这些诗人对语言的出色把控能力。因为具有上述特点,使得这些诗作具有敞开性,也许可以为更多读者所喜欢。

选稿人:苏丰雷,诗人

水面

陈庆

船头痛苦——迎面而来的

是什么?想说出话,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2-05 21:43)

新年祝福

 

你又开始日历上新的跋涉,

数字森林可会酝酿奇迹?

还在山脚,它阴影的屏障

阻拦面前。该如何筹划?

 

那些流逝的日历,那些

陈旧山水,内心铅球沉甸,

可内里的岩浆却得到保护,

被天空牵引,炽热地转旋。

 

春天不远,夏日盛极,秋天

硕果累累,你将在数字森林里

书写出风暴,书写出你的节日,

将奇迹的果实写进必将的胜利。

 

 

我梦中山水甘甜如饴

 

我梦中山水甘甜如饴,

我梦中人儿可亲如昔,

我现实之眼恐慌失措,

恶灵吞噬了一切中心。

 

街道长出茂盛的单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现代诗歌

新诗

文化

分类: 诗歌

宇宙中最自由不羁的一类天体中的HB5873654027HB6940325864,结为双子座。这一现象值得大肆庆贺! 

由于爱的恒久引力,奇迹进一步诞生。那其中一颗幸福地膨胀,在另一颗双翼的轻扇的守护(一种天性的舞蹈)中,奇妙地“噗——”的一声,弹出一颗小天体。老远看,这一行为很好笑。

他们组成一个爱的笑脸,在望远镜中。当他们肉体在爱中燃烧了百年之后,灵魂回归于宇宙深处,还守望如上帝的一双眼睛(两颗被擦亮的恒星,成为了他们的假面,当一个孩子夜晚举头思念),而肉体的陨石落于宇宙的一处山坳,在那里耐心地迁化为万物轮回直到宇宙覆灭(如果宇宙要覆灭的话),他们的爱子或/和爱女,将作为他们的升级版,继续用善意、善举为迷途的人类纠偏,哪怕还是一点点,而“子又生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12-26 09:45)

转自:青春文学月刊微信公众号·80后诗人联展

苏丰雷的诗 · 代表作 

擦拭

经过了一夜才发现旧宅侧屋的小木门稍稍打开。这户人家早已丢失尽了家当,连这样的招引,偷儿都不再光顾。

然而,我总是屡次回来逡巡,抚摸家什熟悉的头颅和皮肤。光阴一片片脱落,愈发远离,仍然执著地不断返回,擦亮她们。

邻女      

你,太邈远了,从你父母的运河,在少年的码头,我们挥手作别,甚至来不及,狂风就卷走了你一家人。此后,你杳无音讯。

你回来,是多么稀罕!想必迈入港湾后,缓慢生活足够反刍时间绳子上打过的结,或是脑幕驰过我寒冷的影子让你愣了一会儿。你回来,脸和着装都还是纯洁学生摸样。

在我偌大的老宅,毛茸茸的灰尘覆地,厚而均匀。我们面对,喜悦如你恰是我因缺乏而痛的部分。大厅还有七零八落的其他影子,我们你前我后折进独处的房间,进行密切的痛快的合并。

父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11-29 12:45)

       我理解的“诗歌正义”的首要涵义是,辨析诗歌是什么之本源、延拓以及可能,以此来洞悉诗歌的深邃、丰赡。通过考察这一命名,我发现,这一词组与去年诗会的主题“成为同时代人”有异曲同工之处。“同时代人”,是通过凝视当下,把当下当做绵延式的存在进行聚焦、逼视,进而取消这一词汇所意指的普遍性,也即“同时代人”的合法性是悬而未决的,“同时代人”是一种通过追寻才能抵达的存在,此与存在主义对人的洞察“存在先于本质”道理相同。同样,诗歌也是一种需要聚焦、辨析之物,乃能为我们的写作提供指引,这应该是写作路途上必要经历的反思反省。这一聚焦、辨析,正好可做我们这次讨论的由头,这甚至就是一场诗学座谈。关于诗学之探讨对于参与人的门槛要求甚高,需要诗人的写作实践已经成型,并且经过长时间的考验而达致固定,这样的研讨才有价值,由此可见,这样的研讨非常高端,举办起来委实不易,这大概就是多年前陈家坪兄一直倡议,但终未能实施起来的原由。现在,我们倒是可以借着“诗歌正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个人资料
苏丰雷
苏丰雷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4,378
  • 关注人气:3,95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公告

为了不幸
他系上五彩斑斓的铃铛,
一种欢乐的面具。
他把许多故事
捆在舌尖
以防故事背叛他
在最关键的时刻
他轻轻地
挪动脚步蹬着宝石点缀的鞋子——
象没有星星守侯的
夜晚一样孤独
但是有我的眼睛。
鸟,翱翔在地平线上
切记
子弹到处都有——
记住

这个永恒的旅行者——
我的一生
我决意前行,但没有
超过
我坟墓的疆界 


苏丰雷,1984年生于安徽青阳,原名苏琦。2014年与友人共同发起“北京青年诗会”。2015年于上苑艺术馆驻馆写作。主要作品有《木码头》《深夜的回信》等。现生活于北京。


微信公号:sufenglei1984

E-mail:sufenglei2014@qq.com

新浪微博
分类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