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撂爪儿就忘
撂爪儿就忘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93,002
  • 关注人气:7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分类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HOUHOU的妈咪

姐和小猴

一声小姨我就化了

小小孩

我乖巧可爱的女儿(我很想她)

色总

我常说的色总

范欣

小天才

唐老牛

最爱买衣服的中老年男士

豆瓣的地盘

专属广告位

小S

除了性关系其他的关系都发生了

水晶

偶哈尼

老爷

也资深了

火坑

火热的坑

杨老

她丈夫

小美

业余爱好实在太多了

婷婷

再也没有更贤惠的了

小迷

家住长江拐角处

阿美

阿美姐姐

健颖

人老范儿老心不老 

混混

比较蓝灰

黄老

都快环游世界了

赵赵

除了我也就她台球打得最次了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15-05-25 16:00)
标签:

育儿

婚礼真是一件超现实的事情。

彩排那一天,除了累,其实我一直在出戏。这些曾经看着其它人演练、张罗的事情,今天换做我来操持,不敢相信。看着家里大大的喜字,心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这一刻,觉得人生过半,往后,再没什么天大的事情可以烦恼了。

爸爸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10-29 12:48)
标签:

情感

我之所以想写装修日记,是因为我在领证第三天上突如其来的兴奋感。啊,是啊,我结婚了。结婚那天,我突然想起我在2007年写的一篇博客,也叫结婚。

我的兴奋感不来源于结婚本身。就像小时候春游的感受一样,盼呀盼呀,终于去春游了,结果总是发现,春游本身其实并没有什么,真正的兴奋都来源于盼望。所以说,所有的分界点,其实本身并不能让你产生任何心理上的极端变化,动作本身其实起不到质的变化。最近我坐飞机的时候都特别紧张,在飞机起飞后的10分钟内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10-23 11:08)
标签:

情感

原本在淘宝上看灯,结果被拖到日料居酒屋,听两个有同一前男友的女人交流感情。这两位三张儿的女士,现今各自有主儿,却在这里对十几年前滔滔不绝。我的好奇心很快就像一条蛇一样钻进了她们的人生。我在微博里,从一个Link跳到另一个Link,最后,觉得在别人的人生里畅游比在淘宝上买灯,有意思太多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10-18 19:28)
博客七岁半了,开博客的时候是我刚开始工作的时候,那一年,我24岁。
那时候,我穿M号的衣服正合适,那一年,爸爸给我买了小银兔。那一年的夏天很快乐。

时间过得飞快。我的记忆树不如小时候长得快了,值得记忆得事情也不再会有那么多了。
我不再喜欢去大饭店了,甚至也没有那么喜欢去机场了。
但我看书看电视的时候还是很容易哭。

我已经去过很多城市了,比我盼望的还要多,我去过巴黎、米兰、纽约、华盛顿、马德里、巴塞罗那、瓦伦西亚、大阪、京都、马尔代夫、塞班岛、澳门、台北、上海、杭州、三亚,大连、成都,,,,香港,记都记不住。我应该高兴。。。

我的朋友们还在我身边,我们仍然常常相聚。在27岁,我仍然有结交好朋友的能力。我应该高兴。

我有很多要好的同事,这几年,他们和我一样,没有离开我们工作的地方,我们仍在一起,感情似乎越来越好,胜似家人。我应该高兴。

尽管我已经只能穿下L号的衣服、脸部肌肉也开始大面积滑坡、生过一次大病、还有很多小病,但是我仍然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12-24 00:25)
标签:

杂谈

小时候,总会随即抽取擦身而过的陌生人,幻想TA是什么样的人,TA要去干什么,TA正经历的是什么样的生活?

有的时候,也会默默出神,想某一个完全没有关系的人,在此时此刻正在干什么?反正就是对那些越无从得知的事,越想幻想出个答案。幻想自己会同时出现在两个空间、三个空间、更多的空间,想知道所有秘密。

 

又有一段时间,假装自己对自己无所谓,心想,考不好试、挨骂、被同学欺负、各种各样的出糗都是这个叫祁首杨名字的人,跟我是没有关系的,上初中的时候就这样想,我跟这付皮肉、这个名字是没有关系的。想完会暗爽,觉得一下轻松不少。不过,这样的暗示坚持不了多长时间。

 

小孩子的本能还是好,动物性多,出神想一会自己的名字,就真的害怕起来,就跟自己变得陌生了,真的可以两个我渐渐脱离,于是立刻吓得拼命想具象的事情,大叫,才能回神。现在不行了,聚精会神地想半天,也勾不出那种恐惧感了,因为社会属性太强了,不好相信了。

 

但也会偶尔有局外人的感受,比如今天因为等人,在慢咖啡耗了一个小时,周围人巨多,各种声音哇啦哇啦在耳边响,服务员来回穿梭,每个桌子上有照着一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7-03 18:08)
标签:

杂谈

老马来北京开的第一堂班会,开口第一句话是:滋(知)道我为啥来北京不?不似(是)为名为利,似(是)为了伟大的爱情。全班都憋着笑,台下一张张脸涨得通红。

老马从黑龙江来,还是在那堂班会上,他从胸口摸出一张纸,好像是全省优秀教师奖状,那时候他精神亢奋,底气十足,拍着胸脯子,“我揣着赠儿(证)全国走。”后来这些话成为同学们毕业后聚会的乐子,每次学老马的一嘴东北腔,都能无一例外地将回忆推向最高潮。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8-23 23:36)
标签:

杂谈

网球课换了新场地,在首都体育大学,游泳馆的二楼,只有两片场。起初,还有很多人来的网球课,现在来学习的人也变得涣散了。我每次都是最早到的那个,几乎没有一次迟到,生怕浪费了一分钟。

对抽一袋球之后,一般就彻底废了。从小到大,从来也没有那样地流汗。汗从脑门儿上一滴滴地淌下来,每一滴,都能感到它的存在。很兴奋。

我坐在椅子上休息的时候,巨大的抽风机声音呼呼地响,像是……Bass。教练的声音被这不尖、却结结实实填充到每一寸空气的声音弄得含混不清。他每次对我说什么,我只是点头说好,但其实根本不知道他在说些什么。

我坐在那里,总是想起伍迪艾伦。每一拍静默的回合都像是伍迪艾伦没有表情的脸。那颗球周而复始地运动,往返在球网的两端,很有电影感。 我很享受在网球馆里放空,那种感受不知道为什么,竟然那么舒适。

当然,也有可能是伍迪艾伦拍过《赛末点》。我才会有条件反射。
总之,现在在我看来,网球也是一项非常诗意和暧昧的运动。又当然,似乎每一项运动都可以变得很暧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7-28 01:34)
标签:

杂谈

1.得轮回得多巧啊,才能赶上最后一波?

2.广州的局部,君悦外小道上的深夜。这一带新区真是神奇,向左走,置身未来,转个弯,就是过去。

  未来里,都是高耸的、透明的钢筋大楼,没什么人,一些民工散坐在街边台阶上。笔挺的线条和几何造型,毫无秩序地撞进眼里,好壮观。到处都是玻璃,在夜里,孤独的时候,尤其显得易碎。比魔都超现实多了。

  过去里,到处都是植被,原来我不光喜欢人少,还喜欢绿化好。那种潮湿的树味很多年没有闻过了,北京太干燥了,干燥得已经提炼不出一丁点浪漫的气味了。小道两边的路灯亮得很有安全感,但不知道为什么这么亮还能感到情调。左手是一所中学,在夜色下看,很诗意。我从没见过这种带临街的露天游泳池的学校。池外是两米高的铁栅栏,栅栏上蓝绿色的塑料板向院里探出一米长的距离,遮住下面的白色躺椅,躺椅清爽而整洁。游泳池的灯还没关,我在栅栏外散步,想起《蓝色大门》。两个男的从深处走近泳池区,环视泳池,拉下电闸,嗖了口痰,扭头走掉了。但愿他不是往泳池里吐的。

  又从过去走进未来,进酒店,两个男编辑正往外走,穿戴整齐。

  电梯从1层到22层,又到4层。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7-11 02:08)
标签:

杂谈

有一次拍片去的路上,和原来办公室的小助理彪彪讨论日本作家的书。那时候好像才刚开始看日本小说,完整看完的第一本是《咸味兜风》,之后每次看到有“芥川奖”三个字就立刻买回家。后来看东野圭吾,很兴奋,给彪彪讲,彪彪默默地听,然后分享他最喜欢的日本作家——大江健三郎。我记住了这个名字,但是,真正开始读已经是两年以后。

日本小说在书店里卖得很少。把东野圭吾的大部分书看完之后,我开始瞎撞着买其他人的,都是很有名的作家,有岩井俊二、川端康成、谷崎润一郎、河合隼雄等等,也一直跟青山七惠的新书。不过,我去的书店,书架上从来没有找到过大江健三郎,直到有一次,在卓越上看见一本他与小泽征尔的对谈。

对日本文化开始感兴趣,是从这些书开始。有一天,赵赵上线,跟我说推荐我看一个日本电视剧《深夜食堂》,她说我一定喜欢。我用了三天时间看完,真的很喜欢,并且介绍给单位同样对日本文化感兴趣的同事。

对日本文化的好感大概来自于我自己的性格,本能上我是对温和的人很有好感的,比较怕锋芒四射、爱拔尖的人。大江健三郎和小泽征尔的对谈,让我感到很意外,不知道是彪彪的表达有误,还是我接收的信息被自己篡改了,我曾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6-20 22:39)
标签:

杂谈

     都已经快写好了,结果再回来看的时候,电脑自动关机,没保存,坑爹啊。。。。

见过爱聊天的机场职工,没见过这么爱聊的,死活拉着不能给我盖章,大概是夜里三点起床,憋得。这位土著边检,例行公事之后,看见旁边走过一妇女;“矮油,那个是你妈妈吧?”“不是啊!”“怎么长的那么像?”“矮油,你来干什么啊?”“Business”“昂?(心想这能有什么Business?)”“时尚活动啦……”,五分钟过后,拉过另外一个同事,指着我说:这位LADY的英文可好了。。我顿时就想起走之前那天看的“非常了得”,自费出书女诗人夸郭德纲“伟岸。。。”想想,大概没有金头发的来晒斑,来只来一问三NO的亚洲人。要是我告诉他,我之后那天想去租救生圈的心理活动,他大概就会重新认识我。

话说,租救生圈那天,上海代表团集体去DFS购物,代表团每天只要看到夕阳西下便一脑门子扎进这个不到1000平方米的、岛上唯一时髦的消费场所,,在DFS每一天大家都展现出只争朝夕的卖力干劲。Burberry耗空了,Boss耗空了,Polo耗空了……哎呀!说道POLO,我还要插播一则笑话。本报老板有一天严肃、略带愤怒地指着一则单品板块问编辑:POLO投广告了吗?就给他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