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琴心三叠
琴心三叠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8,154
  • 关注人气:13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公告
  庄生爱上梦,只是蝴蝶不愿意。
  本日志文章图片(加本人水印的)均为原创,转载请告知本人,特此公告,谢谢配合~
 
好友
加载中…
关于莉莉周的一切

主站

精神家园

未樱

指尖盛开一朵花

酷猫

酷猫之家

情事片片

shirley

开到荼靡花事了

啤啤熊

百忧解

raja

BOSS的主页

达达

苍穹下

きょうめい

柏林之围

ichi

LAST EXILE

kenny

破碎的城市

void

静祷 翱翔

X

六日未果

jessie511

只是一些回忆

Yomi

也许是种依赖

id663

乐园

aria

有心論

朔羽

朔羽的沙沙沙沙

唐可乐

MY name is 唐可乐

迷失苍穹

治愈伤

bananafish

三叶草

晚安

never land

卡卡

上了发条的玩偶

槛内人

托塔天王

托塔天王的博客

断水

闲着也是闲着

wanimal

wanimal's zoo

Solo

阿修罗

Vivian

寂静的薇薇安

庭筠

清风细雨

Moojo

人间暴型团

娜娜JJ

叶子的快乐小窝

玩具Gucci

玩具Gucci

上海纹身007

上海纹身007

芭蕉

山鬼的涂鸦画板

何姑姑

Happy as clam

鸢氏物语

如果房子会说话

倒戈

LMLK世界

Christopher

Christopher's working log

sanitizer

旅途

钳子眼镜男

小眼睛却想看透大世界

nature
我的豆瓣
非青年集散地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杂谈

第一次拿到《香港方物志》的时候是2013年,来自南兆旭老师的推荐。他喜好收藏旧书,借给我的也是1985年三联出版的版本,定价一块六,实际上这个版本也是1973年那个版本的再版。而《香港方物志》最早出版于1958年,是作家叶灵凤在1953年《大公报》副刊写的一个专栏结集而成的书。

其实我此前并没有看过多少叶灵凤的文章,对他的印象只留存于鲁迅对他的不屑中。可是当我一篇篇阅读他的文字,看到他描写香港的花、香港的鸟、香港的蛙、香港的毒蛇……香港的各种自然万物、风土民俗,不禁心生佩服。佩服的点有二,一是叶灵凤是从南京迁居到香港的,写书时他已经到香港二十年,他乡在他笔下都成了故乡。他认真地观察记录关于香港的一切,大到老虎小到蚊子,街上的叫卖、家里的年花都如数家珍,娓娓道来。二是文人笔下的自然万物,借物抒情的居多,一听到蝉鸣就觉得悲切,一看到花落就要伤怀,缺乏对自然本身深层次的了解。而《香港方物志》里写的自然,是真真切切的,经过认真观察和查阅资料了解的。既有《新安县志》、《广东新语》里对于相关物种的描述引用,又有物种本身的科学知识,虽然也有少量谬误,总体来说在那个年代已经相当之准确。

我和叶灵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

最早关注我的诸位朋友们可能还记得豆蟹,详情请见这篇文章:被强行植入玩坏的豆蟹梗。这篇文章主要讲述了本人的老公因为偶然在超市买文蛤看到里面有寄生在里面的豆蟹,为了找和拍豆蟹买了两斤文蛤以及陆续为了豆蟹买了几次蛤的故事。


那次大概就是我们第一次用“买椟还珠”的方式找到了一种在超市获得生物多样性记录的新方法。不管怎么说我们因此拍到了豆蟹的高清大图和在贝壳外套膜里的图片。对于一个科普写作者来说,这就是一个非常好的图片素材呀。


在现在这个时代,对于科学普及来说,虽然文字是必不可少的,图片也同样重要。对我来说,一个小小的坚持就是用自己拍摄的图片,尽可能不用在国内外网站上扒的网图。只是并不是每个题材都容易获得图片,这也是想到打开超市这扇新世界的大门的初衷。


去年在写一篇关于仓储昆虫的文章。想到这个题材,第一想到的昆虫就是米象。米象是一种小甲虫,在我们小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今年的春节来得太早,猝不及防,忙忙碌碌上班,匆匆忙忙年就快过完了,趁着上班前,还是出门去踏了个青。


与其说踏青,不如说深圳今年就没有不青过,似乎老天忙得把今年冬天都遗忘了,印象里都没有几天最低温度到15度。在这个说不上是春秋冬的季节里,花都不按季节乱开。


原本四月才开的芒果花都已经开了,路面上一股浓郁又呛人的味道。


火焰木开得也格外热烈,满树碗口大的花朵明艳动人,高高在上。


在莲花山公园有幸看到了这棵洋红风铃木的盛花期,疯了似的开满,成为时令一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1-27 23:02)
标签:

杂谈

​一晃又过了一年,一年一年过得如此快,快得可怕。不管担不担心时光流逝,鸡年都如期而至了。在这里祝大家鸡年快乐^-^


本想写一篇鸡年说鸡虫,发现这个题材已经被虫友抢了先。想一想还是把龙眼鸡拿出来再说一说应个景吧。


来华南之前,我也从没见过龙眼鸡。这种昆虫常在荔枝和龙眼林里出没,这些都是典型的华南树种,其他地方也就无缘见了。


到了夏天在围脖上经常有人拿龙眼鸡圈我,可见这种昆虫非常常见。回答完以后有人会诧异地说,这个虫子我们那也叫龙眼鸡。它的正式名称是什么?其实,它在中国经济昆虫志里记录的正式名称就叫龙眼鸡,学名:Pyrops candelarius,属于昆虫纲半翅目蜡蝉科东方蜡蝉属(以前属于蜡蝉属后来分出来了)。东方蜡蝉属记录的种类不多,其他都叫XX蜡蝉,只有龙眼鸡就叫龙眼鸡。所以一想到和鸡字有关的昆虫,第一个就会想到它。


我一向觉得龙眼鸡可以算昆虫里的颜值担当,头上方的鲜红的长鼻状突起十分醒目,上面零星的缀着白点。黑眼珠在两侧,绿的前翅上有清晰的脉络,分布着鲜亮的柠檬黄色斑点,下面还隐藏着一对亮黄色带黑边的后翅。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时间好快,2016年的年初以一篇2015年终自然记录总结开始了这个公众号,现在又到了2017年的开始。感谢一年来陆续关注这个平台的朋友们,祝大家新年快乐^-^


5月和@周小兜Illustration 去了一趟台湾,一路从台北吃喝玩乐到垦丁、台南、高雄。承蒙@彭永松猴子老师 一路热情招待,带我们去了很多私密的自然圣地。


比如说在台北的市郊近距离地记录到大堆鹭鸟。


牛背鹭的繁殖羽很惊艳。

夜鹭眼眶的蓝色也很美丽。

在台湾北海岸见到独特的绿石槽景观。

这片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都在祝新年快乐,2017年新年第二天就掉了一个防不胜防的巨坑。


1月2日和老公一起去了一趟香港。深圳离香港距离近,地铁就直达口岸,去香港比去市郊还方便,所以我们经常会选一天往返,这次是2013年11月以来的第31次去香港。我俩都不是购物狂级别,出去都是直男式消费,想买某物品,直奔目的地,买完拎包即走。我们直达铜锣湾吃了个饭,简单采购了几件衣物就去了诚品。在诚品买了一堆书就再去往尖沙咀,想着从尖沙咀到红磡——东铁线的起点坐地铁回家。巨坑就在尖沙咀。


走前我们去丰泽看了最后一项想买的物品—镜头。包括尼康的60 2.8mm微距镜头,还有适马24 1.8mm的定焦镜头。我俩都是忠实的尼康党,家有一台D810,一台D600。平时拍虫子拍花拍动物最常用的是腾龙90mm、腾龙180mm的定焦微距镜头,腾龙90差不多用了10年了,你们看到的在微博里发的那些大多数都是用的它。还有一个12-24的图丽广角镜头。此外还有一个尼康300mm F4镜头用来拍鸟和蝶等,这也是我俩唯一的原厂镜头。充分说明我们不是器材党,一贯的原则是不管贵贱适合自己够用就行。想买60 2.8mm是因为觉得用全画幅的相机,90都显得景深浅了,此前看过好友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在华南地区,海芋是再常见不过的植物。这种叶子长得比人脸还大比我还高的草本植物既被用作绿化植物,又散生在山野里,哪哪都是,想不见到都难。

​海芋在台湾叫做姑婆芋,而在台湾被叫做海芋的植物,是我们在花店里看到的马蹄莲。所以在各地,俗名都有所不同,只有核对拉丁学名我们才能确认确实说的是同一种植物。


把话题拉回海芋,天天都见到的海芋有什么奇妙之处吗?在此之前,我能get到的信息是,1、海芋属于天南星科植物,天南星科植物的特征是肉穗花序被形似花冠的总苞片包裹,这个结构有一个专有名词叫佛焰苞。 2、海芋的汁液有剧毒,若接触汁液会引起皮肤瘙痒,误食则会引起口舌麻痹甚至致死。至于其他信息,似乎都没怎么留意了。


春天时,和老公一起去郊野公园走走。看到海芋,他说,海芋里有时候能找到露尾甲。于是我们观察了一些海芋的花,佛焰苞上的肉穗花序上果然有一些传粉昆虫,但以膜翅目的蜂和双翅目的蝇为主。再往里就看不见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啊,很少干蹭热点的事,这次也破例借用一下《你的名字》。昨天刚去电影院看完,还是新海诚一贯的唯美画风,比起秒速五厘米和言叶之庭,新海诚可算是讲了一个完整的故事。尽管有不少bug,但是在大荧幕看到新海诚的新故事还是觉得可圈可点,其他我也不剧透了,喜欢的自己去电影院看吧。


所以在这篇里我们不讨论动画,讨论一个我熟悉的领域,自然观察。在自然观察中,我们总是能遇到我们熟悉或者不熟悉的种种物种,动物、植物、真菌、藻类等等,我们到底要不要去追究它们的名字呢?


有一种观点认为,对物种名字的过分追求会妨碍对自然之美的欣赏。我们只需用五官去感受,眼耳鼻舌口逐个体验,比如抱大树、呼吸森林空气,欣赏动物的身姿,尝一尝野果的味道……我不反对这种体验,可是然后呢?


上述的感官,只是对自然的初步体验,也是人们最容易做到的。如果仅仅是这些,根本不需要人来教,大家自己在家在小区在公园就能做到。可是感受完之后,真的能对自然产生真正的兴趣吗?这样的体验,会不会过于肤浅。


我们真的不需要知道物种的名字吗?那分类学鼻祖林奈不是要哭死在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在忙碌焦灼的11月份完成了一系列复杂繁琐的工作,因而也没有来得及更新。因为深圳读书月的大鹏自然好书奖,有幸与大鹏自然好书奖的国际作品大奖获得者——《看不见的森林》的作者戴维·乔治·哈斯凯尔先生有了几天短暂而愉快的交流。昨天刚刚送走他们夫妇俩,终于能恢复正常的生活轨道写点东西了。

最早拿到《看不见的森林》来自商务印书馆的编辑,也是我的好友老余。这是商务印书馆教科文中心策划的“自然文库”系列第一辑中的一本。然而看了一个序我就没继续了。佛教、沙画、西藏、喇嘛、坛城……这真的是一本森林观测笔记吗?还是一门介于科学和哲学之间的自然鸡汤?

再度打开这本书的时候是因为一个手术住院的时候,在医院闲着也无聊,索性把一些没看完的书都带过去消磨时间。耐心看完序,新世界的大门就此打开。我惊讶于这本书的信息量是如此之大,一平方米的坛城,几十个篇章,折射的是一整个生态系统,物种之间构成了一个紧密的关系网相互连接。同时,每一个物种都有一个独立的故事,告诉我们它们背后的信息以及与这片森林的联系。哈斯凯尔对自然的观察,并不仅仅停留于表面描述,而是在试图寻找和思考解开自然万物之谜的密钥。正如Ent所说,这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不知不觉,炎夏已经悄然离开,连我身处的华南地区都没有那么酷热,全国其他地区就更不用提了。虫季的最盛期已经过去,接下来就是秋虫陆续成虫的时候。

蟋蟀应该是大家都很亲切的昆虫,这篇里就和大家聊聊关于蟋蟀的那些事。

历史悠久的蟋蟀文化

2000多年前的《诗经》里就有“七月在野,八月在宇,九月在户,十月蟋蟀,入我床下”、“蟋蟀在堂,岁聿其莫”的描述。宋代的《尔雅翼》有记载:“蟋蟀生于野中,好吟于土石砖甓下,斗则矜鸣,其声如织,故幽州谓之促织也。”这就是蟋蟀也被称为“促织”的由来。古代的中国人已经能清晰地认识到蟋蟀是何物,也知道蟋蟀鸣叫的特性与活动规律。蟋蟀不仅在野地,也会在秋冬登堂入室,进入人类生活。

刚刚会看书认字的时候,小人书成了我认识世界的另一种方式。羡慕现在的孩子,可以轻松的读到世界各地的优秀绘本。小人书就算是我们那个时期的微绘本了吧。其时电视上在放游本昌演的济公,滑稽形象经常逗得我哈哈大笑。家人也给我买了几本济公的小人书。其中有一本叫蟋蟀斗公鸡。讲的是木匠张煜不慎将罗丞相家罗公子的宝贝蟋蟀放跑,罗公子逼其三日内赔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