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秦文君
秦文君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6,003
  • 关注人气:86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公告
   亲爱的小读者,我没有MSN也没有QQ,如果你们有话对我说,可以留言或者写E-mail给我:qinwenjun@vip.sina.com
   祝大家新年快乐,学习进步!
评论
加载中…
友情链接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杂谈

分类: 散文随笔
                                                 
  美丽的初衷,漫长的追寻    
                                                 秦文君 
   这些天我常常念想自己的写作初衷,三十年过去了,我依然能清晰地忆起当年的心境——我喜欢会飞的虫,会飞的鸟,心里存着会飞的梦想。 
     我写作的过程就是追梦的旅途,1981年时我没有自己的书房,天天夜间趴在母亲卧室的小桌子上写作,面对的是一面挂着家人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好书推荐

 



高洪波

(著名儿童文学作家、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儿童文学委员会主任)

 

  

从1981年秦文君发表第一篇儿童文学作品至今,已整整30年了。这些年来,秦文君执著于为孩子写作,作品畅销校园,被称为新时期少年儿童的心灵之作。她开创了当代儿童文学幽默轻松的风格,语言朴实优美睿智,很多作品已经成为语文教材的篇目。秦文君笔耕不辍,至今仍然每年有新作出版,一代代的小读者读着她的作品长大,90年代就有了“当下的冰心先生”的美誉。中国儿童文学界有值得研究的“秦文君现象”,她是一道美丽的风景,一个优秀的品牌,一种人性的高度。

她写少男少女,成长中的淡淡忧伤和细腻的心理情感写得栩栩如生,不带什么光环和矫饰,有着少年的单纯和美好,也有成人世界一般的冷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2-03 11:09)
标签:

校园

    我们在上海办了一个少儿读物促进会,如果用一句话说宗旨,那就是“把好书送到孩子们手中”。在这个时刻,我想起很多孩子们和书结缘的故事,最令我感动的是一个美国的女孩和她的爸爸。

    那个黑人女孩叫尼亚妮,她的爸爸是一个插图画家,他为自己起名叫汤姆·情感。可能从来都没人用“情感”二字取名,但是对于当艺术家的他来说这很合适,他觉得艺术家的职责就应该是设法让大人和小孩都感受到自己的情感。

    这个黑人爸爸的情感真是又多又热烈,他心里永远都留有一个理想世界。女孩一出生他就给她取名叫尼亚妮。瑟恺·尼亚妮是非洲一个城市的名称,而在非洲老家瑟恺的意思是笑声,所以尼亚妮的名字意思是“非洲充满笑声的地方”。

    他喜欢和女儿谈论书和情感,更喜欢在绘画里包藏起无限的爱,他为尼亚妮画了一幅画,这幅画至今还挂在尼亚妮的卧室的墙上陪伴着她。

    尼亚妮慢慢长大,她的目光所及,到处都是黑人爸爸的身影和气息,屋子里有着爸爸给她备的书,连她枕头上的图案,也是经爸爸亲手绘制的。有这么多漂亮的图画相伴入眠,她每晚都睡得好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2-03 11:05)
标签:

新书

研讨会

校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新书

书影

校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4-23 13:26)
标签:

开心女孩

    吴婶是这幢楼的大闲人,她是个家庭妇女,却又看不惯小燕妈这种整天洗洗涮涮的女人。她说小燕妈太背时,东西多洗了非变脆不可,又说报纸上写过“不干不净,吃了没病”。问她哪张报纸说的,她又说不出了。

  所以,吴婶就用别人洗洗涮涮的时间做头发。她做头发时不避人,就坐在小花园里,边把头发卷成满头的小发卷,边忙着同周围的女人聊天。她倒是老少无欺,只要别人肯当忠实的听众,她都能同你成为无话不谈的朋友。我就是在看她做头发时同她熟起来,知道她年轻时有过六个求婚者,吴叔是胜利者。

  我实在看不出吴叔凭什么取胜,他是那种脸色黑黑、说话震人耳朵的男人,从来没见他夹公文包或者捧一本书。他是在海轮上干活,难得回家,可每次回来都挑着拎着一大包湿漉漉的海货,活像个货郎,而且一路上说:“太便宜了,不买不罢休。”

  他们家其实吃不掉那么多海货的,好在吴婶做商人比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1-16 11:43)
标签:

开心女孩

 

    从放假的第一天起,妈妈就规定我们每人每天干一样活,起先由她派活,扫地呵,给花浇水呵。很快她就发觉派活失败了,因为没有人情愿干这种活。大家感兴趣的是举着扫帚大喊“缴枪不杀”,或者专往别人的脚下扫,而且扫来扫去,灰尘还是在房间内。最多是从房间中央汇集到门后边或是床底下的隐蔽处,不会有谁乐于把灰尘扫到簸箕中去的,因为那样太麻烦,还因为倒垃圾更是件令人头痛的事。

  于是妈妈改变策略,让我们自己挑一件事做,晚上再汇报给她。这似乎给了我们一些灵活性,比如你想在大抽屉里找蜡笔,就可以在找东西时挑出些压扁的纸盒,然后,晚上指着这些盒子说:“我理了抽屉。”其实抽屉不但没理整齐,而且都翻得横七竖八,关都关不上。假如连纸盒也不愿拣,可以在妈下班前往地上洒些水,算是清扫地板。

  妈终于拿出了新办法:每晚评比谁的活出色,优胜者有奖。

  弟弟们听说有奖,立刻卖命。大弟跪在地上刷地板,把地板刷得比床更干净;小弟则忙着擦玻璃,一口一口往上呵气。我则发挥想象力,决定做一盒大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1-14 10:04)
标签:

开心女孩

 

    我家曾闹过鼠患,据说领头造反的是一只肥硕的母鼠。它能上天入地,并能带领部下将我家的米袋咬得千疮百孔,吃完米就在袋子里留许多老鼠屎。更神的是,老鼠能把妈妈留着待客的葵花子磕得只剩下一堆壳,就像是来过一群极有耐心的客人。这还不算,老鼠们还新生出一种半夜散步的习惯,排着队在房间内跑来跑去,也许是吃多了米和葵花子需要出来消消食罢。

  妈妈对老鼠是恨之入骨,对付老鼠的办法想了一套又一套。先是上老鼠夹,在夹子上夹一长截油条。第二天早上,油条不见了,却不见老鼠被夹住。后来又用了剧毒的老鼠药,拌在芝麻中,可老鼠一点不为之心动。老鼠居然精灵到如此地步,妈也只好叹气,说那母鼠也许成精了,听得懂人话。

  我对这些说法坚信不移,确实,妈在拌鼠药时特意关照我们别去碰那芝麻团;当时要是相互咬耳朵,不让母鼠听见,也许就不会除不掉老鼠了。

  心里虽这么懊恼,可我从不在家里说老鼠的坏话,既然母鼠是听得懂人语的,万一激怒它,在半夜散步时找我算账可怎么好。我怕老鼠怕得很凶,它虽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1-02 12:48)
标签:

开心女孩

    外婆每年天暖时住到我家来,一到天冷又搬回自己家,像候鸟似的。外婆看上去是个普通的老太太,很固执,不喜欢别人同她顶嘴,好像她到了哪儿,就是哪儿的一家之主。反正她一来我们家,妈妈的权威就少了许多,比如妈妈说好早上煎荷包蛋,可是外婆却说,小孩吃蒸蛋最消化。于是,大家都得一早上就稀里哗啦地喝蛋羹。

  我一向很爱妈妈,所以就常同外婆争论,说:“我只听妈妈的。”外婆的话只在妈妈那儿管用,所以她很生气,说我像狗,只忠于妈妈,而不忠于更有道理的人。

  其实,我并不想同外婆闹翻。外婆是很厉害的,能通晓过去,预测将来,因为这些例子太多了,就使人相信她有巫术。

  最先发觉外婆有巫术的是我。

  一天,我正利用床架练平衡木,床架顶上的那半席之地窄窄的,生来就像是给人练技巧的。小燕说,要是能在两指宽的地方疾走如飞,下一步就可以练走钢丝做空中飞人。那时,外婆正坐在一边,用布盘一种复杂的琵琶纽,她瞥了我一眼,说:“一会儿你会摔破嘴巴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12-28 10:59)
标签:

开心女孩

 

    每年的校庆日,是学校内的明星们大出风头的好时光。那天演出时,观众会把大礼堂挤得水泄不通,学生、家长、前几届的校友全汇集在看台上。坐在中间的人倘若想挤出去喝口水,一路上至少踩痛三个人的脚,反正,得一路大叫:“对不起!”一点吝啬不得。

  校庆的舞台上往往群星璀璨,可是外人哪里知道,舞台的幕后有多少台戏。

  我们班为这节目忙了整整两个月。先是演员自愿报名。结果有七个女生报名,而男生只有两个,其中一个是结巴,严重得很,不能说台词。而且,他是个粗笨型的男生,只适合演海盗;另一个便是锦发,说破嘴皮他也只肯演品格优秀的人。

  戏是为了演员们而排的,“女演员”个个想穿漂亮的衣服在台上,而锦发只肯演王子什么的,所以我们选的是一个独幕戏:七仙女和王子。至于结巴,让他当一个半路杀出来的强盗。他的任务是出来抓第七个仙女,结果被众仙女和王子五花大绑地绑起来。

  演仙女是个好角色,但大家都想演最小的七仙女。因为她无疑是最美丽、最受王子崇拜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