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秦钦儿
秦钦儿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9,469
  • 关注人气:2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博文
(2014-10-18 10:43)

树木荣过又枯了,落叶铺满大地,山变得光秃秃的。田里庄稼都收了,岸柴也割了,粮食进了仓,大地呈现一片荒凉。然而,村庄却是掩不住的闹热——日子一进入腊月,村庄就忙开了,空气里到处都弥漫着“年”味儿,热腾腾的。

忙年,跟春耕秋收、双抢冬播一样踩着节令赶。于庄稼人而言,“年”意味着承前启后,去旧迎新,为了给来年讨个吉祥,再懒散、再穷苦的人家也要把年过得像个样子。过个好年,是过好一年三百六十五天的头等大事。

房前屋后都打扫过了,猪圈、鸡笼的粪也出了,都窖到了粪垱里,以备春耕的底肥,屋子角角落落的积尘蛛网也清除干净了,家家户户门口都新铺了一层黄色的细麻姑土。但真正的清理是从洗洗涮涮开始的。勤快的妇人把家里所有的家什都搬到了池塘边,锅碗瓢盆、酒壶茶盅、桌椅板凳、床单被褥……或用草木灰擦,或用板刷刷、或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老蔡果真料事如神,今年天旱,寿棉花。家家院子里摊一地的棉铃,等着太阳出来晒曝,竹匾筐里堆得雪山一样。

老蔡提着一杆大秤,一大早扯着嗓子喊“收棉花,收棉花啦!”从村头喊到村尾,娘的,这帮人精要么躲灶间不出来,要么捧个大碗眯眯笑,只顾吸溜吸溜喝粥,就是不松口。眼下棉花收购市价都涨到三块一了,农户们还不肯出手,等着再涨涨。老蔡顺手抄起脚边一块瓦片,虚张声势向那人碗里抛去,“都给老子装!肉烂在锅里还能喝汤,棉花耗霉了,等着嚼棉籽吧!”

谁信他!去年雨水多,来不及成熟的油菜荚浸了水,干瘪瘪的油菜籽尽出饼,不出油。粮站里人排长龙,过磅抽检加严,又是衣水率,又是回潮率,七扣八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厂里新来了一位厂长,上海人。下班前,老板对大家说,晚上咱们到香满楼聚一聚,啊,为仇厂长接接风。

果然是远来的和尚好念经。办公室十几号人,这么大张旗鼓上饭店,还是开天辟地头一次。席间,仇厂长自我介绍:我叫仇恨铁,今年三十九。话音一落,众人立马乐了,因老板在,都憋住不敢笑,心下齐刷刷想到一句恨铁不成钢。仇厂长似乎看穿大家心思,解释道:铁者,金钱也。仇恨的是铜臭。众人扑哧,连老板也没绷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8-16 10:09)
标签:

育儿

b超

医生

店长

顺产

分类: 琐碎生活

在新昌大佛寺礼佛之际,接到一个电话,是达芙妮官方售后总部打来的,调查售后维修满意度,这让本来打算不了了之的我们颇为气愤。

一个月前,在达芙妮北仑一家分店买了一双白色鱼嘴凉鞋,第一次穿着走在杭州的街头,不知什么时候一只鞋面上的两粒金属装饰扣掉了,只得临时买一双凉拖换上,回北仑即拿着发票到那家分店去维修,希望他们能再装上两粒扣子,店长满口答应,让我一星期后来拿鞋。7天后我如约到店里,店长说厂家已经不生产这款鞋了,总部仓库没有这种扣子,换不了。我退步商量,那能不能把另一只上面的扣子也拿掉,随便换一种别的扣子装上?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7-28 11:13)
标签:

转载

原文地址:咏莲花作者:四明居士68
清风迎朝霞,红鱼戏莲花。
西子浣纱毕,临水洗铅华。


1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2014-07-01 09:43)

北京是个好地方。到处干干净净,连厕所都是用白磁砖铺的,比咱家灶台贴的白磁砖还白。我哥写信回来说。我哥的信中还夹了两张他的照片,一张骑高头大白马的,一张穿龙袍的,端坐在一把龙椅上。

我哥三年泥匠学徒期满,年一过,就兴冲冲地跟师父师兄们走了——到首都打天下。这封信辗转到了村子里,成了全村的新闻。母亲逢人就说,北京啥都好哇,厕所比灶台还干净。我偷偷把两张照片夹进语文书,带到学校,拿给同学们看,这是我哥,我哥在北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我相信这不是一条寻常的鱼,或者是一条鱼在某种时刻的不寻常举动,否则,它怎么就能腾空一跃,朝我搏命一咬?

我说这话的时候,章郎笑了,你不咬它,它当然要咬你了。

我说这话,你不要笑,不要以为我又在杜撰小说,我疼得手指都麻木了,回顾起刚才那一瞬间,仍惊魂未定,我哪有心思同你们开玩笑?我真的是被一条尺把长的鱼给咬了。就右手大拇指上,两道血口子,几个牙印,流水冲走了至少需生长三天的血量,跑到医院包扎了,还打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5-15 15:03)

凌晨两点,被窗外滴答的雨声唤醒。清寂的夜,春雨显得柔情绵密,沙沙索索,间以滴滴答答,屏息静听,是植物拔节的急急敦促,是诗人笔底的绿肥红瘦。

不能辜负了这样一场春雨。这时刻,特别希望有个人同我一样,不整衣衫,光着脚丫,撑或不撑一把雨伞,穿过树丛,越过山坡,踏着草尖清凉,相伴去听雨。

即便是独自一人,悄悄溜出去也是好的,春夜听雨的冲动,叫人睡意全无。于是蹑手蹑脚地起床,静静地看着一侧鼾声不断的章郎,白日工作的劳顿疲惫让他睡眠正香;吻了吻孩子的额头,熟睡中的小人鼻翼均匀地一张一息,小脸纯净如春雨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4-30 11:07)

行走在江南小镇的青石板路上,老宅、青瓦、石墙、花窗……满眼的水乡小弄之景,无不渗透着历史的沧桑与厚重。鱼鳞一样叠起的青灰瓦片,勾起了我对炊烟缭绕的故乡村庄的记忆。

儿时的记忆异常明晰。故乡的老房子一律的土坯砖,黑瓦片,一溜排的黑瓦当中,间以两三片透明的“亮瓦”,用以采光。老北风一扫,樟树的种子噼哩啪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4-30 11:06)

为了让父母放心我现在的生活,我决定将他们从湖北老家接来,在江南宁波住上一段时间,到处走走看看。

父母皆已年逾古稀,长途跋涉来一趟不容易。我陪着他们到杭州游西湖,到普陀山礼佛,到九峰山看青梅缀满枝头,到新湖岙农庄摘草莓……

记得小时候,父亲上山砍柴,总要带回一些山里的野果子给我尝尝,冲担尖上有时挂着一串野山楂,有时是一串糖栗儿,口袋里有时掏出几颗野栗子,有时是一把刺芽儿。母亲上白石山放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