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个人资料
陈沛
陈沛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622
  • 关注人气: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标签:

杂谈


读书万松浦

  高山仰止    —— 阅读托翁之一《战争与和平》 

    我应当算是较早有“走南闯北”经协的。上小学之前就去过上海和潍坊(都是坐火车,那时候,了得!),初中之前,还在安徽的淮南读了半年四年级。但愚钝如我,眼界并没有因之开阔。眼中的风光,依然家乡青州的山山水水。南阳桥下的河,云门山上的寿,驼山上的碑,西门外那口有亭子的井。1982年,早已过了而立之年的我,电大毕业之际与同学们一块登上了泰山还看了日出,很兴奋,但也就是止于兴奋而已,没有更多的感想。

到青州报社后,大概是1989年前后吧,全国副刊学会组织活动,我去了桂林,算是开了一下眼,回来时又与山东的几个同行拐到黄山住了一晚上,虽然上山小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1-12 14:13)
标签:

杂谈


思接旷古,字字玑珠

          ——再读《我与地坛》

参加“铁生之夜”追思会,让我读一段《我与地坛》,就从网上下载了,边读边挑选要读的段落。《我与地坛》发表于1991年第1期《上海文学》,我应当是当年就读到了,而且觉得非常之好。但具体从哪里读到的,却忆不起来了。有可能是从《小说月报》上读到的。《小说月报》有时也破格刊登散文,我记忆中至少还有两次,一次是长篇报告文学《大王魂》,一次是余纯顺的散文《走过阿里》,都是读罢令人激动不已的佳作。但是,毕竟已经是20年前的事了,这次再读《我与地坛》竟如同新读,为每段文字的优美、每一个奇思的诡异、每一个联想的开阔、每一段思考的深邃而惊喜惊讶不已,用红、蓝、绿色标出好多个段落预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难以叙说的愉悦  难以描绘的感染

 

 

——读沈从文小说的感觉

 

 

陈 

 

听说我要静下心来读点书,潍坊的陈正宽老师当即在电话里予以口头称扬,并且示我:先读懂沈从文,再去读读索尔仁尼琴。百度上查得,索尔仁尼琴是前苏联作家,其《古拉格群岛》得过诺贝尔奖。而沈从文的文章,之前读过一些,也买过几本。觉得好,但到底好在哪里,到底有多么好,由于悟性差,读得又粗,居然说不上来。陈正宽老师是我极佩服的作家,我认识他时他已六十开外,如今八十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1-05 10:38)
标签:

转载

洪波的自言自语真好.特意转载于此.
原文地址:自言自语 4作者:嫩江洪波


因为走过,才能真正看清,真正放弃。

笑可笑之人。敬可敬之人。
3 有些人是要远离的。有些人是不能忘记的。有些人是需要教训一下的。
4  小一点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杂谈


在我们心中,有一个梦

                

到本期出刊,《青州文学》已经十年了。十年,在人类历史的长河中,只是极其短暂的一瞬,但如果拿到一个人来说,也不能说是太短暂了。就按“人生百年”来说吧,也占了十分之一。如果是一个孩子,也读小学四年级了。

是的,《青州文学》早已告别蹒跚学步的年岁。十岁了的《青州文学》体魄健壮,昂首阔步行进在文学的大道上,满怀信心迎接第二个、第三个、以至无数个十年。

这一切,都源于一个梦,源于我们共同的梦想。

 

1999年岁末,南阳桥北头不远,富尔设计室当时的工作室内,耿春远、陈沛、杨如雪、孙贵颂、史鑫、徐晓宏、陈照天等人,当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12-29 14:39)
标签:

转载

照天此文我早就有幸读过,后来从天涯上读到,这可能是青州作者在大型文学刊物上发表的第一篇散文吧,可喜可贺,故转载于此,供朋友再读
原文地址:父亲的朋友作者:路尚任

在崮前村,父亲有许多朋友,喜欢守在一处不动的有:松树、枣树、高粱、玉米、南瓜、萝卜、土豆、柴胡、蓬子菜、齿齿菜……喜欢在崮前村的土地上巡逻的有:鹌鹑、燕子、黄莺、刺猬、黄鼠狼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2010-12-10 10:48)
标签:

杂谈



读书万松浦  之四   《家族》的风范

     知道张炜老师写了《家族》,已经是很久之前的事儿了,也很想读,但一直未读。这也正反映了自己前几年对于雅文学的浮躁心理。去年底,一位朋友抢先买到了《你在高原》十大本书,整整一箱子。我在翻阅时,(确实是翻阅,人家的书,又这么多,赶时间看)《家族》就是其中给我震撼最大的之一。来到书院后,又较为细致地读了《家族》。

我们老家有句俗话:穿衣吃饭,三代仕官。意思是说,一个人的举止行动要高雅得体,很自然地显得高贵(而不是矫情做作),至少得是三代为官的家庭才有可能(这是我的理解,不一定对)。用这句老俗话去观察现在的许多暴发户,也就不觉得可笑而是觉得本该如此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上图为书院图书馆前的鲁迅像   连同上次的照片一起,都是田恩华拍摄

 

说明:一、本文全是抄书(但不是从网络上搜来的,主要参考书刊为《背景》、《书屋》、《中华读书报》、《在半岛上游走》等)。二、由于是先抄下来,又录入电脑,错讹在所难免,仅供参考。

 

人为什么需要文学?需要它来扫除我们心中的垃圾,需要它给我们带来希望,带来勇气,带来力量,让我们看到更多的光明。(巴金)

在真正的读书人那儿,如果找到一本非常好的书,就是最幸福的一个开始,打开这本书,生活中的其他仿佛都给驱逐了,好像再没有其他乐趣,所有的陶醉和幸福尽在这本书里了。当看到书的一半时,兴奋和幸福也达到了顶点,……当这本书快要结束的时候,阅读者甚至还会产生出一种忧虑、害怕的感觉——担心这本书眼看就要读完了,他也很快就要从这个世界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图为韩国留学生在万松浦图书馆

 

古人说,朝闻道,夕死可也。

今人说,活到老,学到老。

鲁迅先生说,我倘能生存,我仍要学习。

这些都是我最好的座右铭。

来到万松浦书院,松林、大海,令我喜悦;作家、专家、学者令我敬佩;更有满满的一排排书架令我一时无所适从,恨不能长出一百双眼睛,恨不能一天有240个小时。是的,长期的阅读饥饿会令人贫血,但面对丰盛的大餐如果一味狼吞虎咽也会吃坏肚子。恰在此时,我读到了张炜老师在香港讲学和演讲的一批录音素材,这种学习对于我来说是太及时了,作为一个多年的文学爱好者,直到这时才明白了文学的一些最基本的道理,不能不说是遗憾。但“革命不分早晚”,能明白总是好事。这些最基本的道理之一,就是如何读书。愿与朋友分享并求指正。

我体会,这些道理大致有

一、今天的读书形势很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11-09 13:31)
标签:

杂谈



看到照片才又想起,老徐的牛棚是朝阳的,但牛们却是屁股朝阳,槽子是朝北的。这大约是为了方便清理牛们的大小便,让这些污物尽快地流入(或就近扒入)那道浅浅的沟里,再用小车推进沼气池。牛的缰绳也很短,使牛们只就在自己槽子里吃食,牛是两头共用一槽的。至多能抢左邻或右邻的一点食。这倒与文革时的牛棚有些相似了。面壁而立,就少看了许多风光——尽管院子里也没有什么风光,它们至多能看到前面一排牛棚的后墙。当然,如果抬起牛头,可以看到变化着的天空,这就有些危险了,易引起若干遐想。牛还是少思考的好,少用脑子,也许有利于避免疯牛病,还可以多长肉。

一天喂两次,早上一次,傍晚一次。如果有到镇上开会的任务,老徐就得天不亮起来喂上牛。

问过经济收入,他说一头牛买进来大约五千元。喂上几个月,没记清,至少得半年吧,能卖八千到一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