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追鱼
追鱼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7,970
  • 关注人气: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千里同行
相逢未晚

阿蘅

姐。狠默契的姐。

一生无忧

唯愿此生无忧……

柠檬纸鸢

云破月来花弄影

素骨凝冰

斯人素骨,斯文凝冰

瑾子

阑珊圈主

七夭

既已相逢,何须恨晚

风清飏

风般潇洒

莲殇

宛在水中央。

帝都月色

帝都繁华,月色清雅

流樱涟

流樱,姐姐

遗落年代

遗落,却不曾遗忘。

静姝

静女其姝

七沙

夜空下的使者

小草青青

偶的前辈博友

小若

小小女孩,娇俏若斯。

影月霞稀

自在娇莺恰恰啼

一片宁静一片天空

她的幸福,我最关注

依竹聆雪

偶的死党哥们。

慕隐

才华横溢的小师弟

青琰

姑射仙子,文采妙绝。

龚黎清

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

李璎珞

诗笔可堪慰寂寥

Rain

师兄

浅浅花祭

花祭浅浅

雨罢南川

抬手间,自有风度。

街角的祝福

尘缘如月华般的美丽

沈言

才也侠也,识之幸也。

桃花行

以风的脚步,舞影婆娑

风萧影月

同在沧海望月明

水韵

在水之湄

洛蝉

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

如嫣 彦言

花谢花飞飞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

墨留白

华山一风,长风当歌

林若离

若即若离,不离不弃。

我爱tete

极速前进,风驰电掣。

螃蟹

额姐姐呵。天下无双。

无间

就是这个人敢叫我小白拿我当苦力使。

十七笑颜

陌上离人轻浅别

图片播放器
留言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杂谈

        联合国性骚扰的定义对性骚扰表现形式的概括较为详尽,性骚扰包括:“实际或未遂的强奸或性攻击;不受欢迎的性要求;不受欢迎的故意接触、倚靠、挤路、夹靠;不受欢迎的带性意味的观看或行为;不受欢迎的信件、电话或带性特征的物品;不受欢迎的约会要求;不受欢迎的涉性玩笑、挑逗、谈论或提问;称成年女性为小姑娘、小妞或小可爱等;朝人吹口哨;无聊电话;性评价;把工作讨论引向性话题;性影射或性故事;询问性幻想、爱好或历史;关于社会或性生活的个人问题;对他人衣着、身材或外貌进行涉性评价;做出接吻声、嚎叫或嘟嘴;捏造或传播关于他人个人性生活的谣;触摸脖子;触摸下属的衣服、头发或身体;赠送私密礼物;在他人身边转悠;拥抱、亲吻、拍打或抚摸;在他人周围对自己做涉性的接触或抚摸;靠他人太近或者贴近他人;上下打量他人;盯住他人看;带性意味的暗示;挤眉弄眼、飞吻或舔舌头;用手或肢体动作做性暗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9-09 19:33)
标签:

杂谈

最早应该是两本世界五千年,一个系列中的两本,现在对历史有一点浅尝辄止的兴趣,就是因为这两本世界五千年打的底子吧。

小学时反复读过的一个系列小说,叫《哈尔罗杰历险记》,小说里有一些最简单最黑白分明的世界观,对和错,善和恶。痛恨捕杀动物,痛恨破坏环境,是这套书教给我的。

初一时开始读红楼。其实当时并没有意识到这是一本多么高大上的作品,只是因为看了我爸的一本评红楼的书,心生好奇,才去找来看。在书里面,找到了最精确传神的语言表达风景季节给人带来的细微感受,这使我觉得亲切,觉得感动。如果我现在对文字有一定的审美,那是红楼教给我的。

《简爱》,《呼啸山庄》,《汤姆叔叔的小屋》,我记不清看这三本的顺序了,应该是它们开启了我对外国小说的兴趣。有些姑娘不爱看外国小说(没错宁小残我说的就是你),我觉得好可惜。人的感情简单而又复杂,你看这样相似而又不同的人事在不一样的叙事风格下绽露风采,也是快事。

汪曾祺的短篇小说集,直到现在我还是偏爱那种语淡情深平淡有味的文字,不能不说是汪老的影响。而我一直仰望他的,除了文字,还有他的生活态度,务实有趣,随遇而安,我时常觉得自己庸人自扰,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博客七周年

我的博客今天758天了,我领取了徽章.  

  • 2006.10.12,我在新浪博客安家。
  • 2007.04.06,我写下了第一篇博文:《我在梦见你》。
  • 至今,我的博客共获得14,542次访问。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木弦羽躺在院子的竹椅上,举着一本《论语》遮住脸,似在看书。但是木清霜知道,他肯定又是在打瞌睡。
   
在他身边走过几趟,木清霜终于忍不住过去踢了他一脚:“睡就睡吧我又不是不知道你懒,还举个书装模作样。”

木弦羽睁开眼,还有几分睡眼惺忪:“嗯?有那么明显吗?”木清霜没好气地扫了他一眼:“起来啦帮我洗箬叶。”

木弦羽往竹椅深处缩了缩:“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懒。”木清霜气结,扭头不再理他。自顾自地搬出一堆锅碗瓢盆开始清洗箬叶淘洗糯米。

木弦羽懒懒地睨着她:“其实不是我不想帮你洗,问题是洗了有用吗?”木清霜头也不抬地答道:“爱洗不洗。”

木弦羽哈哈一笑,又闭上眼睛:“不会包粽子还指使别人干活,说话就是没底气。”木清霜黑着一张脸,道:“我包好了你一个也别吃,否则我诅咒你一口就被噎死。”说完听不到木弦羽回答,只有细细的鼾声。

——居然又睡着了。

木清霜不由叹了口气:怎么摊上这么个哥哥,说他是猪,真的比猪还猪。

想到此处突然冒了个主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1-01 10:30)
标签:

杂谈

缎雪说:

(插曲,想起从前对的对子:墨染荷香知雅意,眉扫落叶晓风轻,对的意境不错,就是不工整……)

 流霜出题:柳牵玉辔恨离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1-01 10:17)
标签:

杂谈

    追鱼说:

    词牌堆就是词牌堆成的对子的意思~其实这个呢,是两个对对对子一知半解的半瓶子醋自娱自乐闹着玩的,所以对得不工整是正常的(对得工整就不正常了!),有人想来一起玩自然是欢迎之至,有人拍砖也是求之不得。就是这样~

    缎雪说:

流霜出题:沁园春来满庭芳,高阳台下采桑子,念奴娇如许。

我对:桂枝香尽秋波媚,青玉案前诉衷情,谢秋娘谁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11-21 11:48)
标签:

杂谈

因为风霜的话又想起诛仙了,思来想去,还是最喜欢昆仑。

 

妄言冬尽是阳春,

冻梅难苏酒难温。

雪色满目风倾耳,

寂天寞地一昆仑。

谁家老马垂首行,

寂寂不闻征铎声。

遥知非是空幻影,

为有青衣苦伶仃。

驱马上桥入镇来,

酒香茶暖不萦怀。

径穿长街逆风雪,

人困马乏未徘徊。

问君何事故匆匆,

此去北入万山中。

雪满山路行不得,

暂留饮取女儿红。

行客感君殷勤意,

奈何心如风中絮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10-14 17:53)
标签:

杂谈

一.无处识幽兰

 

窗外的月光正好,透过窗纱照进来,淡淡的月光便被烛光吞没了。窗内两个女子各执一卷书,相对而坐,窗前的案上一枝红烛燃得过半,珠泪重重堆在烛台上。

紫衣的女子忽然抬头,道:“姐姐可听说过鬼兰么?”对面的华服女子闻言抬头,讶然道:“鬼兰?从未听说过,你哪里听来这样的诡异的名字?”未等紫衣女子回答,又轻声道:“鬼是天下至阴之物,兰却是清幽君子,以鬼命名的兰花,不知该是怎样的幽冷呢。”紫衣女子有些失望地道:“皇宫是天下奇宝汇聚之地,要是姐姐都没听说过,我又该去哪里找?”华服女子用手中书卷轻点她道:“我说小紫你这次怎么这么有闲心来看我,原来是来我这里打听消息。”紫衣女子笑道:“我紫溆是天底下第一大忙人,有空来你靖王府看书喝茶已然是给姐姐你极大的面子了,你就不要管我是特意来看你,还是打听消息的了。”说着将手中书卷往案上轻轻一抛,道:“不过姐姐身在王府,必然对皇宫中事有所了解,若是听到有鬼兰,一定要告诉我。”华服女子正是当朝最年轻的异姓王靖王爷的正妃易水湄,她昔年行走江湖与紫溆结交,亲厚异常,故以姐妹相称,两人分别日久,见面依然如故。她深知紫溆为人洒脱,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4-25 15:37)
标签:

杂谈

意川愁断意川雪,

当年轻掷红颜别。

腕底生香靥生笑,

明月入怀任我写。

 

我辈行藏君岂知,

半为冷然半为痴。

月下林边抚琴啸,

无端弦上为谁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4-15 11:11)
标签:

杂谈

不出薛子陌所料,夏从晚半月后献给崇光帝的金龙穿云,深得崇光帝嘉许,崇光帝高兴之下,将随身携带的一柄玉如意也赐给了她。接着丞相徐君重,以三百两求夏从晚一件璎珞,消息传出,朝野哗然,于是登门求“夏绣”者,络绎不绝。薛子陌大为头痛,这人来人往,稍有差错,都不是小事。正苦思对策,夏从晚却替他解了围。她传出话道:“刺绣累眼伤神,从晚虽心有余而力不足,一个月最多绣一副璎珞,多者不能。”话一传出,不悦者自然大有人在,但越是如此,“夏绣”身价反倒越高,到了年底,居然有人出五百两以求一幅“夏绣”,倒令薛子陌与夏从晚相顾愕然。

 

时近年关,镇守边关诸将纷纷派人回京中述职,薛子陌父亲薛剑章多年镇守西关,今年派回来的,照例是薛家家将薛成。薛子陌母亲早逝,父亲多年在外,自己又在宫中当差,因此薛府中只余几名家人看守空屋子而已,薛成回来就住在郡主府附近的一家客栈里。薛成跟随薛剑章多年,年纪较薛子陌稍长,因此薛子陌一直以兄长事之。薛成到胤都时已近黄昏,薛子陌急欲得知附近近况,赶去客栈与他相见。二人经年未见,此时相见,自有一番亲热。两人坐下,薛子陌便道:“父亲可好?西关边情如何?”薛成含笑道:“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