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飞絮
飞絮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2,442
  • 关注人气:11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博文
(2011-09-27 17:51)
标签:

随笔

杂谈

分类: 生活

   国庆节是一个国家的最隆重的政治性节日。但不知从何时起,在我们的心目中,政治远了,节日近了。如今,国庆节被沦为了“黄金周”,这样的节日假期,我们只谈购物计划、出游线路、聚会寻High,玩得比上班还累。

  “ 秋高气爽,丹桂飘香。”小学时代我们放完国庆节,作文本交给老师,全班有一半同学的作文开头用的是这句话。这个季节气候如此怡人,干什么都好,去哪儿都合适。

   我欲乘风归去,却不知今夕是何年。

   回不去的,太多太多。然而,看透了琢磨透了也不能说得太透了。。。

   手机今天收到七条短信了,卖房子的卖电器的卖家具的卖服装的卖床单被套的卖化妆品的卖电影票的。给的都不白给,要的都想白要。跳楼的说大放血,抢购的说血拼。如果,还有第八条短信,会是卖什么的呢?

   任贤齐老师早就说过,不是你的,就别再勉强。

   我想,成功就是成功逃跑。

   猛一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1-09-03 08:40)
标签:

杂谈

分类: 生活

    秋老虎总算是乏了,彼消此涨,我顽性抖擞起来。昨夜网游正酣,QQ小企鹅闪了,点开一看,是九岁的小魔头侄女儿发了个泪雨滂沱的哭脸来,紧随其后一行血色醒目的粗体字:“姑姑,开学了,上课了。我最爱的好朋友方淑佳离开我了……我好喜欢她,想念她……我还很爱她妹妹方涵佳,可是她还要过好几个月才会来陪我,呜……呜……”

    我心“咯噔”一下,风乍起,吹落一身鸡皮疙瘩。怔了好几秒,方才恍然,差一点儿就笑趴了。她大姑我好歹也算个资深“魔头”,稍谙几招安魔之道,我赶紧宽慰:“乖乖,不哭。你看,焦诗婕、钟秋婕、郭晴婕马上就都会来陪你玩儿了,你不是还有这些好朋友吗?”小魔头那边反应奇快,破涕为笑,发来一龇牙咧嘴。

    无独有偶。闲逛论坛看到“开学第一课”的帖子,我忙颠颠地跑去瞧热闹。咦?不对呀!怎么你们个个都眼泪一把鼻涕两串?不过,全是求爹妈告奶奶托关系走后门爱学习想上学的励志版好孩子好学生,你们说起自己的老师来,都是慈祥可亲高雅尊贵如观世音活菩萨。我面红耳热快臊到脖子根了,本想蹑手蹑脚沿墙脚跟闪人,却不小心抬头瞥了一眼,嘿!菩萨眉眼儿弯弯呢:“要轻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心路
 


   ——薛仁明《孔子随喜》
  
   “孔子适周,将问礼于老子。老子曰:子所言者,其人与骨皆已朽矣,独其言在耳!且君子得其时则驾,不得其时则蓬累而行。吾闻之:良贾深藏若虚,君子盛德容貌若愚;去子之骄气与多欲,态色与淫志,是皆无益于子之身!吾所告子者,若是而已。” ——《史记》
   [1]一个人的儒学
   尽管有老子的提醒,孔子的道路,到底还是那么曲折。
   晚周之际,太山颓,梁木坏,哲人萎,然而天之未丧斯文也,有圣人孔子以述为作,文明,教化四方。孔子不是儒家,至少不是孔子以后的儒家。孔子之后,儒学一分为八,子夏传其文献,其门人应所知量各有不同,各取一瓢饮,遂与孔子本人的学问渐行渐远。后世,谁与孔子学问相近也真难说清。
   表面上继承孔子学问的是思孟学派。思孟学派往后发展,儒者多成了道德专家。本来慈悲之人多愚笨,儒生的老实迂腐,不堪一击,遂为统治者利用以装点门面。于是秦汉之际,所谓儒家命若悬丝。汉武帝时期文化开始复兴,士大夫们始反思春秋战国之弊,为现实抵御夷狄而虑,且大一统思想又已深入人心,遂有董仲舒建议:“今师异道,人异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生活

关于“世界末日”这样的传闻,已经不新鲜了。早在电影《2012》上映前,各界媒体就有涉及这个话题,其中尤以互联网为甚。只需输入关键词,随意点开一个网站,各派学者专家长篇大论,阐述这个“预言”的可能性。不看倒好,一看吓一跳,诸如“玛雅预言”,“最后一个太阳纪”,“地球的磁场两极发生互换”等等,看起来都有理有据,其后果是:天崩地裂,洪水肆虐,地球毁了,人类灭绝。

这样的传闻谁相信呢?换句话说,谁愿意相信呢?别说“地球毁灭,世界末日”了,单就这几年来频发的自然大灾害,已然让人类经受了深重的伤痛悲哀,谁还敢去想象那样的万劫不复的终极灾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1-05-28 18:57)
标签:

随笔

杂谈

分类: 心路

    从起念到决定再到执行,这个过程我说不清是一瞬间还是很久很久。但我今天,确是要在这里说“再见”了。

    不知是否每个人的人生中,都会有一道题。我知我有的。这道题是什么,过去一直都在等我,去发现。曾经所有的文字和所有思维的片段,在今天,都黯淡了。因为,我的课题被我找到了。当它清晰地蹦出来,就以细胞分裂之势在我的大脑里扩增、散发,呈极度活跃之态。就像一碗肥皂水被剧烈的搅动翻滚起无数个泡泡,然后,泡泡越来越多,越来越大。我被这样的状态弄得坐卧不安,束手无策。怎么办?我要怎么去面对这道题?怎样去解答它?

    我尝试着让自己能真正安静下来,开始另一种记录。每一个细胞,每一个泡泡,都尽量不放过,哪怕被它们弄得精神分裂。我愿意、我必须去做我的命中之题。

    在做题的日子里,我要和博客说“再见”了。“再见”只是一个告别,因为,我肯定会回来。当我认为我把这道题做到可以和所有人一起分享的时候,我会把做题的每一步过程,都放在这里。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生活

     男人的游戏,让女人走开?

古有体育起源于军事之说,譬如射箭、骑马、摔跤、举重等等。这些竞技的游戏都具有和战争相似的特征:对抗。游戏方式的设计也非常男性化,需要勇武健壮的身体和精妙的技巧,即“有勇有谋”。因此,曾经的体育比赛,真是没女人什么事的,即便世风开化的朝代,也只能是在场外当当观众而已。女子们的游戏,被规限在门户之内,能在户外玩的,顶多,踢踢毽子,荡荡秋千。她们灵巧轻盈的身姿在院落花草间跳跃、飘荡,这在男人们的眼里,也是一道别样悦目的风景吧?女人和钱财自古多被视为男人们的战利品、附属品,不论中外。记得有一部电影就叫:《战争,让女人走开》。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生活

    我以前常常克制自己不要一遇奇文巧字就急惶惶地沉浸进去,那样离题跑调的阅读就像喜欢在岔路歧途上逗留的孩童,常常走着走着就忘了自己要去的地方。

    是呀,人生有限书海无涯,读而无方犹如苍蝇只会在污淖中晕头转向。那些没用的闲书,既不能教人知识技能换取功名利禄博个好前途,又不能点化开导人用更聪明的方式去生活,还花时间和精力去读它作甚?

    一叶障目,不见泰山。有谁曾想过,那样的一片叶子果真就毫无妙趣可言 ?大概谁都会认为,即便有又怎能与泰山相媲美,被一片树叶挡住了泰山之巅的绝顶风光,岂不是太可笑了!

    “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亦南兄所提倡的读书的境界,便是如此吧?仰望“泰山”奔着高处去,目的明确,可谓有志气有追求。喜欢纯粹的读书人么,便是一个人的读途中,也要标榜着“分水岭”的。

    可是我说的克制也并非就是完全放弃。事实上我发现在浩如烟海的书籍中如果遵循“方家之言”按图索骥的话,常常会被他们的推荐、噱头、炒作,导入一个失去自我判断力的浑然状态,一向对文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生活

    董藩教授真是心眼儿缺口还没遮拦,直不楞登一句狂言既出,非但招来全国人民一顿板砖好拍还被封了个“董钱钱”,这顶帽子和几年前的那个“范跑跑”几乎没啥区别,揶揄、讽刺、蔑视之意尽显无余。

    我记得我在上中学的时候我的数学老师也很牛逼,他经常口出狂言鞭策俺们:“你们碰到我教你们数学真是你们的幸运啊,如果中考你们谁的数学上不了80分,就不配做我吴XX的学生!”小吴老师真是很可爱。当时他的学生们可是没有一个敢对他的“狂妄”之语反唇相讥,就连一直对数学兴趣寥寥的我从此上数学课也跟打了鸡血似的亢奋起来。神啊,中考时,我们班的数学分数列年级第一。小吴老师的数学教得好,是他的学生用分数证明滴!

    素质教育的时代,不还是以分数论学识么?你高考成绩没上分数线,能录取么?好吧,既然你能淘汰掉那么多的对手考入北师大,有幸成为董藩教授的学生,你的高智商显然也不仅仅只是被高考而是整个学生时代的一次次考试一次次用分数验证过了的。董教授他心里想:我的学生们多么优秀啊,再经过我的倾心栽培教育,按照六六三六七七四九X+Y=Z的推算,到四十岁挣个4000万理所当然呗!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1-04-09 23:29)
标签:

情感

分类: 情花

 轻轻地,我来看你,带着日思暮想的爱恋;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1-04-07 18:42)
标签:

随笔

分类: 心路

    怕被人看到无所事事的闲逛,然后换得来一连串的发问,再然后劝慰鼓舞慷慨挥金舍身相陪的都有,就是见不得妇人形单影只漫无目的无聊。

    怎么可以不知道要去哪的走?怎么可以不知道为了什么的做?天啊没什么事不要紧的就是有天大的事很要紧的你知道不?算了你不说人家怎么帮你嘛!

    我真是很怀疑聪明人如何能把一件蠢事情在这个到处都是洞悉人性的聪明人的世界上进行到底的。或者,傻瓜坚持要干一件聪明的事情。如此,我的无所事事看起来是若无其事,而坚持要漫无目的地走,也是一个强烈的目的了。

    上路就会遇到风景。就是这样的,沿径行走,直到自己也成为了路径。

    怎么还在不停地表达呢?而且这样语无伦次竟然想要有人会懂。我只修炼到皮而已。就算大姐,云淡风轻状充满禅腔,最早当初不久前甚至而今,不也是一毫毫、一寸寸的经过炼狱?见到的她总是一张云开月明的笑。

    现在,谁笑我荒腔走板,随他好了。倘若此时刻心是迷茫的,非要摆出一副泰定的姿态来,不也是离弦么?这样的偏离,怕是一场醒不过来的欺骗,因为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