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青鸟贝贝
青鸟贝贝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51,293
  • 关注人气:24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青鸟已出版的长篇

 

《鬼眼新娘1》2006年10月出版

《鬼眼新娘2》2007年5月出版

《见血封喉》2008年10月出版

《离歌·木乃伊之谜》2008年12月出版

 

留言
加载中…
友情链接

莲蓬

天涯鬼话

七根胡

亲爱哒胡子

缪娟

文章嘎嘎啲

纳兰若仪

喜欢泰姬陵的才女

辛康米娜

有思想的女人

水蝎佳人

水墨天香·凌霄阁其实就是蝎子家

纳兰若仪

《穿过泰姬陵》

九把刀

慢慢读

凌九九

《流离马》

落了一夜泪

听名儿就是女子

步步

《让我们将悲伤流放》

常超的博客

大青姐姐 清清的湖水

大师傅的博客

扯淡文学的天才

闫超的博客

为策划而生的前辈

虹影的BLOG

看生活写作的女人

弈香檬的博客

伪朋克淑女

子尤的博客

天堂的孩子

韩浩月的BLOG

小说家,评论人

蒲岸的博客

《红绫扇》的作者

老贵的博客

摄影大师

初果的博客

美女同学插画天才宝贝噶瘩

指间芭蕾

忧伤而美丽

我的天涯BOLG

每个梦里都住着一个天使

青衣

搞笑无极限

洁尘

成都才女

晴语姐姐

晴天彩虹满云飞

莲蓬鬼话

《鬼眼新娘》在天涯

闫萍的博客

美女老二

恐怖大王

李西闽老师

叶青的博客

小不点老三

智工场

将原创进行到底

开怀一笑

心情不好时解闷

小手冰凉

小乖现在在干嘛

老庄

老庄还是老庄

夜读社

夜里读书

小妖尤尤

稻草人 小妖精

快刀

刀刀催人老

刘笑笑码字坊

爱笑的丫丫

图片播放器
青鸟何许人也
年龄不详·性别女
整天看海·喜欢拾贝
家庭和睦·父母安康
有点小才·能写能画
其他特长·菜鸟一个
没闲着,穿梭往来于不同的城市和陌生的人群,在孤独中品尝着各种耐人寻味的快乐和别样的人情冷暖。
 
博文

这是我所见最唯美、最浪漫、最可爱、最无懈可击的婚纱照!

专业的摄影师和造型师,这次的男女主角——Cherry & Coffee真情演绎,愿有情者永远幸福快乐!大嘎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鸟的自白:工作很忙,有点时间就趴电脑前默默爬了,文章写的很慢,表拍我,真的在努力。

如果这里有同行可以体会一下设计院昏天暗地的熬夜行经,就知道我所言不虚。我不知道别的地方怎么样,但是海南岛,这鸟不生蛋的地方楼市越来越火。。。设计院越来越忙,这周院里又接了个两百多万平米的科技城。。。。我已经预见往后的日子多么凄惨了,往年我们做江南城二期的时候也仅仅二十二万平米,就跟着项目忙活了整整两年,这次将近三百万平米的设计。。。。我先卧倒,装死,不想起来,太累了啊。。。。。

这次去三亚是公事,酒店项目考核,我们每年也做不少酒店设计,现在海南岛的酒店越来越往高端发展,三亚已经么有地了,菁华集中在亚龙湾一带,于是甲方纷纷往陵水囤地,据说以后这块儿就是三亚的后花园了。

啥也不说鸟,看PP吧,么来过三亚的朋友先过过眼瘾哈~~~

(先来看希尔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懒了这么久,博客长草了。

这是纳兰对我说的原话,再不拔草就荒了。。。。。

这段时间来朋友问我最多的问题就是写不写鬼眼新娘3,啥时候写,啥时候写完,啥时候能看完。再有粗暴点的直接问(譬如额家步步的原话):乃要是不写3,俺第一个掐死你。。。。Q_Q

该回答的问题还是要回答的,该了结的还是要了结的,我跑不了。。。。

那么说说吧。关心鬼眼新娘3的朋友,现在的状况是鸟正在写,写到啥程度了,啥时候写完,还不能说,鸟在努力中了。打击也受了,压力也扛了,您行行好,多支持支持吧,鸟努力爬。。。。

 

说了那些磕牙的玩意儿也来点图片新闻看看热闹吧,还有人问有没有电视剧看,鸟回答:目前没有。

情况如下:有五家影视公司来洽谈过,但是有个问题,中国内地广电局对此类(就是灵异类)的电视剧卡的特别严,出版社的姐姐也跟我说过这个问题,你看咱国家基本上只拍过聊斋类的灵异电视剧,1949年解放后新中国没有这类的题材电视剧出现。。。。知道吧,情况大致如此。

 

尽管,这样,还是感谢漠漠童鞋的热情推荐,引出个帖子——《谁演鬼眼新娘?媲美刘亦菲的中戏娃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青鸟新小说《离歌·木乃伊之谜》本月全国上架,亲们往各书店瞅瞅哈。

 

封面在此

附贴一篇黄荣峰大大写的书评,亲们看文快乐!大家同乐!圣诞快乐!元旦快乐!新年快乐~~~没完没了,天天快乐~~~

 

美女也恐怖

——《今古传奇·故事版》编辑主任黄荣锋(担纲拍砖)

都说美女是胆小鬼,但事实并非如此。

还记得当年《午夜凶铃》正火的时候,我们一帮男男女女为了考验对方的勇气,决定窝在一起看这部片子。于是,夜半、小屋、黑灯、泛着惨白荧光的电脑屏幕,几张强作镇定的青春面庞扎在了一起……可当披头散发的贞子慢慢从电视机里爬出来时,所有美女还是同时发出一阵尖叫,有的立即用双手蒙住了眼睛,有的一头扎进男友的怀抱,个个魂飞魄散。也罢,吓了花花草草是小事,要是惊扰了邻居,控告我们半夜三更学鬼叫可就麻烦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等待了这么久,《见血封喉》终于出版上架了,我今天见到了实体书,看到编编们努力数月的结果,真心说声感谢。当然还有我亲爱的读者朋友们,也要感谢,你们是所有执笔写文的作者们的原始动力,有你们的关注才会有更多更好的精彩作品。鸟先在此三鞠躬哦!!!
晒一晒《见血封喉》的封面吧,可爱的编编们费了心的,喜欢的朋友记得来捧场哦!大概到月底全国书店会陆续上架,目前当当,卓越网已经有此书出售了。
来拍拍手,一起鼓励鼓励,鸟继续努力!!!


链接一下卓越,当当嘀地址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西门被身后的胡子一脚踹醒,当他看见她时也是下巴脱臼一副痴呆样,如遭雷击,但那是何其幸福的五雷轰顶。阿穆悄悄回头,发现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幸福的红晕。

画室里安静的只听见铅笔摩擦画纸的“沙沙”声。人们还从未像今天一样对素描迸发过如此天崩地裂的热情。

课间休息时她穿上模特衣,依在窗台前望着郁郁葱葱的校园。她的睫毛很长,被浓郁的阳光蒙上一层瑰金;眼睛是一汪海,深不见底;鼻子秀挺,粉唇润泽。在现在这个眼球经济的年代,站在大街上放眼望去,成群结队的美女。可抛开昂贵化妆品的美女们能让人退避三舍。但她,不需粉饰,素面朝天就美得超凡脱俗。

她像女神。男生们心里第一次萌发一种对美的膜拜。

西门破天荒没有急攻拿下,而是合计着细水长流。

她回头,正撞见阿穆脸红心跳的局促,他手搭在画板上,庆幸没有露出什么滑稽丑态。她走近,低头看他的速写本。几缕青丝滑落到本子上,芬芳沁出来,他觉得幸福的快要窒息。她目光停在那里,什么都没说,只是抿嘴一笑,走开了。那种温柔的笑荡漾着蜜一样的甜,他差点晕过去,幸福得快死掉。

重新开课时她从容上台,胴体舒展。

阿穆心想,时间就此凝固多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楔子

夜风拂面,俯瞰红尘千丈,万家灯火一片光明海。这座城市的光芒尤似万斛星子,遥远而灿烂。阿穆坐在城墙上喝酒,怀念那个让他一生难忘的女人。人们总说得不到的东西才是最好的,因为心里始终惦念,历久弥新,反而不会淡出记忆。那时真年轻,第一次上人体写生课,所有心慌的、雀跃的、小小猥琐的想法都逃不过她的眼睛。她是被人群仰望的女神,他是木纳的青涩少年,一切懵懂晦涩的心事被一一洞穿。那辆有轨可寻的时光火车呼啸而过,记忆重新荡回白衣飘飘的年代……

正文

第一章

阿穆在西美待了一年多,这里百看不厌的除了校园路畔的青翠蓊葱就是骄傲的艺术系女生。班上也有女生,仅有一个,由于稀有,大家都宠着。他在画室乒乒乓乓地摔泥巴,楼道里回音缭绕。雕塑系大部分都是男生,因为这个专业除了艺术修养还需要体力。沈涓人见人爱,尤因她胖嘟嘟的脸蛋儿上还有两个深陷的酒窝。阿穆看见她坐在画架子前打草稿,问一句:“退烧了吗?”她扔过去一张十元票子:“去!帮我买两罐燕京。”看着样子肯定是病好了。阿穆刚要举着两只泥巴手去洗,门就被踹开了,西门博雅靠在门上,冲他不怀好意地笑:“这俩,腻在一块儿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离歌·木乃伊之谜(节选片段)

故事简介:问题女生小乔在学校废弃的储藏室里意外发现一具保存完美的木乃伊,一声惊叫拉开了三川中学的恐怖事件。从不惹事的女生江南被一场男生之间的斗殴卷进是非,她和仇路、金墨、司徒丰绵之间是相互猜忌的三角恋还是包裹了仇恨与背叛的复杂四角关系?故事由离歌展开,也归结于一曲悲怆的木乃伊之歌。究竟谁是真正的凶手,谁又是下一个木乃伊人选?

 

楔子

 

三川中学一片骚动,学生们一个个翘首张望,教务处的老师急匆匆的脚步暴露了他们的惊慌失措,连粗重的呼吸都紊乱不堪。

一辆呜啦呜啦叫唤的急救车赶到学校,在那间废弃已久的蹩脚储藏室前停下,白大褂们心急火燎地跳下车,抬下一个担架。担架在被抬上车的时候上面多了一个人,直挺挺的没有半点生机的迹象躺在上面,白色的床单盖得严丝合缝。

施乐乐停下脚步,看着慌乱的人群在面前移动,眉头微皱,一股像死鱼样腥臭腐烂的怪味儿飘进鼻息。“什么味儿啊?”她问旁边的江南。

江南皱皱鼻子嗅了嗅:“是不好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这几日看新闻真是难过,不太敢看四川台,却仍是忍不住。看见他们在瓦砾中扒人,露出一个蒙灰的胳膊或是头都激动莫名,人在那一刻真脆弱。看见一个幼儿园倒在一片废墟中,第一个救出的小女孩脸色苍白,听闻她挨了两天两夜,还是个五、六岁的小孩,稚嫩的眼说不清道不明一些东西,唯一清楚的口齿只说“想见爸爸妈妈”。记者不禁潸然,后来掘出第二个孩子,第三个孩子。。。再后来,一个大兵刨出来一个小男孩。孩子上半身已经挖出来了,下半身还压得死死的。小小的人张阖着紫青的嘴,只说了一句话:“叔叔明天我还可以去外婆家吗?”大兵说可以,叔叔现在就把你救出来。可人挖出来的时候小孩已经断气了。有时觉得覆水难收就像一个人流逝的生命,任你伸出双手嘶力叫喊拼了全部想要拽住,终是徒劳。这种无能为力的痛楚会铭刻在大兵记忆里一辈子。他说他永远无法忘记孩子烟气时那双眼,永远记得他说的那句话。我喉处哽咽,眼泪再多也不用,任这一刻太脆弱,渺小,无力。

  还有一位新婚一周的老师,地震时拖着大的抱着小的,带了学生冲出去后又折回来拉没跑出去的,背着一个抱着一个,刚跑上楼梯,整块楼板就掉下来,生生的切断两条腿。学生没有一个伤亡,这个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奥运

火炬

杂谈

分类: 青鸟日记

环球时报·环球网消息 日本当地时间4月26日8时15分(北京时间7时15分),北京奥运会火炬境外第16站传递在日本长野开始。中国驻日本大使出席了传递仪式。数千中国留学生赶来欢迎火炬,现场成为五星红旗的海洋。但以日本民族主义者为主的少数闹事者也出现在火炬传递现场,他们向火炬手投掷物体并致使一名留学生额头受伤。

护卫队身手敏捷,迅速将该名男子制服。 该名男子手持藏独旗帜。

数千中国留学生到场欢迎

在火炬开始传递前举办了大约15分钟的传递仪式。长野市市长鹫泽正一致辞后,北京奥组委执行副主席李炳华点燃祥云火炬,交给了中国驻日本大使崔天凯,崔天凯进过展示后将火炬移交给了日本奥委会主席竹田恒和,竹田恒和经过展示后将火炬移交给了长夜市市长鹫泽正一,鹫泽正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