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青红
青红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0,176
  • 关注人气:11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青红

 诗人  作家

 

 出版诗集《危险之约》

 


  

文字

 诗歌 小说   随笔

 

 

博文
(2015-04-19 16:41)
标签:

青红

随笔

专栏


 

隐    

                                                                                青红

&n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4-04-17 21:19)
标签:

青红

随笔

专栏

 

台湾作家戴文采在《华丽缘:我的邻居张爱玲》一文中有过关于张爱玲晚年生活的描写。戴文采1988年为《联合报》撰写张爱玲文章时亲自前往美国张爱玲当时所居住的公寓楼,张爱玲当然没见她。求访未果后偶然契机戴通过公寓管理员在张的隔壁租房住下与她成为邻居,并对她进行暗访。戴文采整整住了一个月,然而其间只见着张一次。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4-04-17 21:12)
标签:

青红

随笔

专栏

夜里闲来随便翻起一本书,只是浮光掠影。这本书是凯鲁亚克的《孤独天使》。又见序言中熟悉的一行:对于凯鲁亚克,写作是一场反抗虚无感和绝望感的战争。它们经常淹没他,无论他的生活看上去多么安稳。

 

够了。不用再翻下去,赶紧合上书页。这本书,读过一遍已足矣,没有想过再读它,与他的《在路上》一样,与别的一些书一样。包括人们津津乐道的杜拉斯的《情人》,老男人对老了的女人的经典独白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4-04-17 21:07)
标签:

青红

随笔

专栏

那天在高速路上,朋友的车中反复播放几首英文歌,其中一首是《卡萨布兰卡》。这首烂熟的老歌,在那黄昏时分陌生漫长路途上倍显动人。

 

巧遇过几个不同场合,都有这首深沉忧伤的老情歌偶然出现萦绕耳畔。特意查看过它的歌词译文,不次一首醇厚低迴的诗。“我猜想卡萨布兰卡有众多破碎的心。我知道我从未真正到过卡萨布兰卡。所以我不知道伤心者有多少......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4-04-17 20:58)

看完了《爸爸海明威》。作者霍契勒骄傲的称呼自己的偶像海明威为爸爸,其实最初他是为了约稿而不得不硬着头皮去拜会海明威的,没想此后他们维持了十四年的亲密友谊直至1961年海明威开枪自杀。对性格古怪的海明威的第一次拜会书中有详尽的描写,读来真实又搞笑。年轻名不见经传的小编辑霍契勒接到向海明威约稿的任务觉得自己像个大傻瓜还嫌轻了,想到要去敲响海明威的房门面对面打扰就感到血液都凝固。那时他已读过海明威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3-01-05 15:42)
标签:

青红随笔

专栏

在那个北方小城,我经历过夏日炎炎,也遇到过薄凉寒夜。终究选在一个初冬将至的雨天,我约她来旅店见面。这背景正是我喜欢的。

 

雨天美好,从小就这样感觉。窗外雨声响亮又绵长,或细雨低迷无声息的零落,屋子里就都显得像是保护很好的城堡。这屋子可以是家里,可以是朋友家里,也可以是遥远异乡的旅店。只要我不是那个还在雨中狂奔的悲催家伙。

 

说到旅店,不讨厌旅店,也不反感躺在一张无数人躺过,并且不属于私己的旅店房间的床上。出差或旅行途中入住不同的旅店,在看上去干净整饬的房间里,没有不适。这跟曾经的我是有多大的区别,那时离开自己的家自己的床都无法入睡。

 

一个人与他乡,作为相互陌生的事物,因无所牵挂而轻松。因无意去亲近那扇不重要的门而从容自如。因与柔软床榻只是短暂依靠而无负担。

 

就那样,她应约从雨中赶来。我总习惯让这些“她”无名无姓的出现在文中,仿佛许多个“她”其实就是同一个人。那种气息。她的故事其实如人们听够了的桥段:早年背井离乡,孤注一掷,甘冒与父母决裂的勇气,追随大学时的同窗男友从西南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3-01-05 15:27)
标签:

青红

随笔

专栏

某个冬天的下午,邮差抵达,送来信件。她坐在窗下,格外小心的开启信封,开始读一封体温犹存的书信。信很短,只是几句简单问候和祝福。这时,她已经是半失忆老人,怎么努力,都想不起写信的人是谁了。但她坚信那个人曾经在自己生命中重要至极。因为,在打开信纸的瞬间,刚刚看到纸页上熟悉的字迹,她心里就风起云涌。

 

我杜撰的一幕。是在想,当一切离得远了,连“杜撰”的热情都消失,一路“有过的也不曾有”的那时,究竟还有些什么东西可以令一个人对生命有了瞬时的理解?

 

一封迟来的信,一次秘密的灵魂造访。或许等不到老去的那天,即使它并非时光断简中的一缕魂。信的尽头就是世界尽头,一片寂静的留白。

 

长久以来我对书信的热情,与对纸质图书的热情相似。再刺激的网络盛宴都无法磨灭它们的存在。虽然已经久不提笔,迄今为止也从未收到过一封让人神魂颠倒的书信。

 

语言的气息指向你目光所及。多年前读孙甘露小说《信使之函》,被那气息深深迷住。小说通篇似一个漫游的阅信人,而我正作为一封读者来信被它拆阅并看穿。当时很年轻,突然就想爱上一个信使。“信使生就一张梦游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2-11-02 12:19)
标签:

青红

随笔

在樱桃树的影子里,我看到我的黑猫在阳光下安然熟睡,像个肥胖的婴儿。这是个初夏苔藓被太阳晒烤出潮湿气味的午后。

 

后来回忆一个遥远小城,空空的异乡。那儿有古罗马历经风沙的城墙,非洲丛林深处的原始毒野花。哦,当然不是这样。事实上我只是在漫漫路上闪过一些奇异的念头。火车临时停靠在一个不知名的小站,离要去的地方还有不远的一段路。

 

在我说要逃去那里躲几天时,那里的主人说她不打算陪我,她去云南大理度假,叫我自己一个人去宅子呆着。她总在四处游历,这次是去大理看苍山洱海。

 

我决定要去,以我当时面临的绝境,哪怕独自奔赴一个远方的空宅,也好过在这儿寤寐不宁。

 

一路无语,懒得跟陌生人搭讪。只是感到渺茫,没什么值得倾诉和倾听的。掏出笔和纸,写一封信。坚硬发蓝的铁轨和天边的光芒,如在信中。

 

那个小城到处是鲜艳的樱桃树。樱花从树上飘落下来,满街都是。像走在模糊的梦中剧场。我打开半山腰的空宅门,把高原的湿气也一起带来了。这时,一只目光锐利的黑猫突然从屋子里窜出来,一摇一摆的走向我,我看了看外面黑压压的天空。刚蹲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2-10-19 12:59)
标签:

青红

随笔

浮生里万千的脸孔,让谁因为你们隆重?来来往往,这些你们,一个人可以是很多个。沉浸在秋天和言辞中的人说:当你们走开,我想你们将会作为别的什么人回来,或者永不。

 

有一天我穿过一道陈旧颓败的回廊去找一个人,她是妈妈托付我来探望的一位独居异乡的远方亲戚。那是傍晚,楼道灯影熹微,四周笼罩在潮湿的霉气中。尽头的房门紧紧关着,我找的人没在家。远道而来面对一片静寂,仿佛突然堕入虚空,恍然间想起翁加雷蒂的一句:如在镜中一样遥远。那是一个充满幻觉的傍晚,我一边走在回酒店的路上,脑子里一边浮现出一些面容,诸如这位独身主义的亲戚,林白《回廊之椅》上的朱凉,陈染《无处告别》中的黛二,她们身世迥异却又有一丝若有似无的相熟气息。后来,后来我还想到了她。一位很久以前的朋友。

刚参加工作那会,我有两个至交的单身闺蜜。其中一个在某天突然宣布远嫁北京,并很快离开。另外一个则在电话里幽怨的说:鬼都不来把我带走。那时,她毕业后一个人工作生活在城郊,有时我去看她,她总是格外高兴,认为我的每次到来都会带去一些“人间的消息”,她做梦都想辞掉工作搬回城里,回到那在闹市的深夜也能听到城市心跳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2-08-14 13:09)
标签:

青红

随笔

《褐色鸟群》,一篇多年来我一直喜欢的格非小说。恍惚的水边公寓,沉浸梦境的人,遇见和徒劳,类似预言的书写,天天飞过水边公寓却从不停留的褐色鸟群。哦,1988年,遥远的潜行者。此时这儿不叫水边,此时梦境在这儿停留。来访者不是穿橙红或棕红衣服的女人,她更像候鸟中的一只。那影子像灵歌飘过黑夜,隐隐闪烁出过去已逝岁月的点滴痕迹。

 

总是梦到一些人。醒来,发现这次梦里见到我高中的班主任老师。在我记忆里她已是美人迟暮,即将退休,有着普遍老人的洞穿世事的敏感眼神以及他们那个时代人特有的好心眼。她看我时总似有话要说,哀其可怜怒其不争的一瞥。有时遇见我的时候也会埋下头假装没有发现我。似乎知道我在躲闪。她的灰色风衣沉甸甸的裹住她老去的身影远去。一片落叶被风卷起。——我总是让她失望。在当时的现实中作为班主任与总是逃课的孩子的关系,她却从未将坏消息告诉我父亲。她的老伴是我父亲的同事。她也从未当面批评过我,这与对待别的孩子有所不同。

 

在梦里她和她老伴开了一间小杂货店。我去她的杂货店里买了一条有向日葵图案的床单。金色葵花有着下午太阳的颜色和温度。过了几天,我又去了。——我又来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