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青痕
青痕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6,587
  • 关注人气:1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所谓农妇青
世人都晓神仙好,
惟有功名忘不了;
古今将相在何方?
荒冢一堆草没了。
 
世人都晓神仙好,
只有金银忘不了;
终朝只恨聚无多,
及到多时眼闭了。
 
世人都晓神仙好,
只有姣妻忘不了;
君生日日说恩情,
君死又随人去了。
 
世人都晓神仙好,
只有儿孙忘不了;
痴心父母古来多,
孝顺儿孙谁见了? 
 

所谓农妇青只是一介世俗农妇,田头灶前,脂粉膏粱,偶尔拾起画杆涂鸦几笔,却不曾想功名富贵、妻妾儿孙本不该为人生的根本,好便是了,了便是好。
 
本博客的所有文字与图片均为原创,未经作者同意请勿擅自转载。
留言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倾心推荐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分类: 匆匆一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其实说了这么多,我真的不是卖油的,想买油找小林(微信号HenryLin17)啊





他会不定期的举办一些品油会,帮助大家扫盲,提升一下前面文章中提及的感官品鉴方面的基础知识,要知道小林是拥有全球首家橄榄油品评机构意大利国立橄榄油协会(O.N.A.O.O.)认证资质的品油师,这国内可是寥寥无几噢。如果不在北京又不方便来参加活动的可以在线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行的目的是一探究竟,解开我们在都市里追溯不到的橄榄油背后诸如产地、种植、生产等一系列源头的问题,只有到了产地,你才能真切的去感受一个产品的优劣,而不至于被蒙在鼓里,被欺骗在广告台词里。

当然有来无往非君子也。北京一同前去的朋友里绝对是有高人在滴,那就是我们的微博烘焙达人“香雪老师”(此处必须有掌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其实我蛮想花些篇幅写写“小林爸爸”的。

之前在飞机上我还逗小林:“你说我见了你爸是该叫‘林粑粑’呢?还是‘林蜀蜀’?”一口舶来的台湾腔差点没把我自己给笑喷。然而当我第一眼见到林爸本人的时候,之前的所有幻想都被彻底颠覆——这不就是一个地道的农民伯伯吗?哪里像我们一般见到的台湾商人!又高又瘦且晒的黑黑的,走起路来慢慢悠悠却很稳健,据说他还有个绰号叫“亚洲超人”,因为有一次在所有同行的人都走趴下了的情况下他还能再轻松走上半天没问题……而当你问他问题的时候,他总是耐心的侧耳倾听,然后轻声细语很温柔地耐心回答你的每个问题。感觉暖暖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到达西昌的当晚小林爸爸就驱车来接我们去油橄榄基地,恰逢高速公路大整修,这一路颠簸乏意也沉重,周遭越来越黑,到了乡间小路那就是深手不见五指完全只靠车灯引路,所以当到达下榻的住处时,我仍然是懵的,不知道身在何处,周围什么地方。

第二天清晨从睡梦中醒来,推开窗户,眼前是这样一番景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给你一张飞往“西昌”的机票,你能联想到什么?




绝大部分同学说:“卫星发射!”
某个理科男说:“大漠孤烟直……”
某个驴友说:“大凉山,原始次生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恬淡随笔
2013年的最后一天,未曾想是以一场离别来画上句号。

乖乖来的突然,却好像上天冥冥之中都有安排。第一次遇到奄奄一息的乖乖时,她产后营养不良虚脱在我妈面前,给了她口吃的,以为她会离开。我们都深知伸出手去接纳和帮助一只流浪狗要面临的责任有多重,所以在自己能力不及的前提下轻易不会再许下承诺。这是现实,这几年我家已经收养了两条流浪狗和数不清的流浪猫,妈妈年纪越来越大,我还有正业,现实不容许我们的同情心没有底线。

可乖乖就是以她的独特之处让我们一家都为之在不断放低底线。乖乖有着超乎人想象的无私的母爱,当她从第一口施食中获得重生的力气后掉头就去的方向是瓦砾堆里她五个还嗷嗷待哺的小仔,你能想象一只瘦骨嶙峋、腿脚颤颤发软的母狗一瘸一拐奔向她孩子的画面吗?从此她就隔三差五来我家门口等着,不光等一口吃的,也等我们,不论家里的哪个成员出门,她都会默默的跟着送一路,她会陪着我妈妈去公园遛弯,陪着我爱人走到停车场,几次她都跟着我穿过车流不息的马路走到公交站台,那种乖巧让人心疼。渐渐的,我们的底线为她消失了,我妈开始像个地道战游击队员一样,每天坚持爬上爬下的穿梭在杂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分类: 恬淡随笔
作者: 仓央嘉措

一个人需要隐藏多少秘密   
才能巧妙地度过一生   
这佛光闪闪的高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2-15 18:49)
标签:

旅游

分类: 声色俱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3-29 12:31)
标签:

杂谈

分类: 家有宠猫

萌物、宠物、怪物……就此谢幕……

小新出生于上海金陵东路一家粮油店,老板娘看我因为丢失了刚收养的小猫整日伤心而送于我收养,从此不离不弃,于上海至宁波又辗转到达北京,陪伴我们十年不到的光景,早已是一家子,彼此依赖,同一个屋檐下。虽然她的个性有些桀骜不驯,偶尔也会大发脾气,磕磕碰碰本就像生活中难免的油盐酱醋,心里谁也不会介意,因为我们是一家子。后来家中又添新丁,点点憨傻、佳佳粘人、丁丁淘气、胖子阿力,新新孤傲地表现出了不屑的意思,但也终因相处的时间一久就默默地接纳了它们,骨子里的傲气确是永远拿捏在她骄傲的表情上。她一辈子不麻烦人,也不让人轻易接近,除非她想亲近你,所以即便内心有忧虑或者身体有不适都不来麻烦人,生命最后一段时光里她格外喜欢跳到厨房的水槽边喝自来水,这段时间我常常为她打开水龙头留一线细细的水流,她则吧唧着小嘴心满意足的喝上好一会儿,慢慢地她也越来越消瘦下来,口角开始淌口水,口气也不再清新起来,再接着就是连水槽也跳不上去了,最后几晚她都努力地跳到我妈妈的床上陪她一起睡觉,抚摸她的时候还会轻声呼噜,一切来得很快也很平静。终于2012年3月29日凌晨离开了我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