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玛尼石堆
玛尼石堆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931
  • 关注人气: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2011-03-17 16:31)
标签:

幽默

喜剧

杂谈

分类: 故事

今天从网上搜到一篇我发在2008年6下《故事会》里的一片故事,我很喜欢,就沾发到博客上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2-10 23:40)
标签:

杂谈

冬雪

2.jpg

 

2011年2月10日,承德终于在人工干扰的情况下,下了一场有记载以来,冬季最长的一次降雪时间。这是避暑山庄金山亭的雪景,飞雪染白了冰封的湖面。行走在上面的人一定惬意地笑着,因为雪是冬天的标志,只有雪的到来,人们才能真正感受到冬天的气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2-08 14:38)
标签:

思念

情感

菜刀

永远

杂谈

分类: 故事

    好久没到自己的博客里逛逛了,今天是新年假期的最后一天,贴个发在2008年故事会增刊的一则手机版故事。

                                      灯笼素材

 

                                         福的灯笼

    晚上爸爸妈妈有事没回来,奶奶还是做了好几个可口的饭菜,奶奶对孙女说:“夹些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8-25 20:33)

    连着三天都没写了,幸亏时间短,发生的事情少,合在一起写写吧。

    星期天本来想去山庄,但早上醒来就觉的鼻子不通气,似有感冒的嫌疑,起来后连打几个哈欠才得以证是确实是感冒了。浑身顿感乏力,守着电视机旁无聊地一分钟换六个台地看着。十点多了,宁宁打电话说让我去吃农家饭,还说她妹妹也来了。我一想她妹妹的孩子才五个月大,别再给传染了。我告诉我感冒不去,在家随便吃口就忙着找了部世界经典的侦破片《阳光下的罪恶》看。实际上这部电影我以前看过,但估计快有二十年了,该忘记的也该忘的差不多,在从新看时,越发感到故事里蕴涵的侦破推理的逻辑的严密性和科学性是结合的多么地严谨,让我不得不佩服有佳,赞不绝口。

    晚上柴哥让我去双塔山吃饭,我想了想,还是去吧,因为他想跟我谈写事情,即使今天不去,他还是要找时间约我的。平时上班大家都很忙,他既然安排在星期天,想来他是想错开些时间吧。

    我六点钟准时到了,来的人我就认识张哥,但这样的场合对我来说并没有什么不习惯或别扭的感觉,喝几口就都熟悉了,该吃的吃,该喝的喝,张师傅说过,在单位要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8-22 22:43)

    昨天早晨到了单位我就去洗澡,没想到没有蒸汽,洗了一分钟就跑出来了,一直跑到阅览室看书去了。十点多种,柴哥电话找我有点事,我坐上车跟他办了点事,回来时都十一点半了。柴哥问我想吃什么?我说我回去要打配餐,都好几天没吃食堂了。柴哥说不行,说吃涮羊肉。说话的工夫,就坐到了桌子旁。

    我、柴哥、张哥、吴哥我们四个人要了四瓶啤酒,柴哥不喝,我自己喝两瓶就晕了。好象有一段时间没吃涮羊肉了,加上饭店是特有加碳的铜火锅,是以前老涮羊肉的吃法,今天感觉是挺好吃的,一下就给吃多撑着了。

    晚上那工让去吃饭,本公司的人一桌,实际上公司人多,好多人都不认识,也不知道怎么了,喝酒你敬一口,他敬一下,你在回敬,偶然喝个老乡酒,再喝个初识酒……弄来弄去就喝了三杯多。

   出去后,方工不让走,拉到烧烤摊前又要在喝点。喝就喝,我,张师傅,孙哥又来了一阵,白的啤的也不知道喝多少了。反整一口羊肉串都没吃,光顾喝酒了。

   我打王的电话,想问问他上网了吗,在我就回去,但没打通,刘又打电话让我去喝酒,在另外一个烧烤等着呢,我们散了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8-20 22:49)
标签:

杂谈

    好几天都没去阅览室了,今天到单位转了一圈,就躲进了阅览室,翻了两个多小时的报纸杂志,因为有些事情,所以不是很情愿地放地手中的杂志去了烧结厂。

    中午碰到小葛和新峰,说了一会话,葛说找个地方吃饭去,我好几天都没去食堂了,我说我去食堂,你们自己去吧。但好象是不可能不去的,跟着找了个小饭店要了四个菜,都是心中有事,不咸不淡地吃着,我和葛一人来了瓶啤酒,喝的是索然无味,根本没有什么兴致。好象每天都重复在一次次酒精的洗礼中,但从来就没有升华过。

    我看了经典的法国电影《国王与小鸟》,晚上到家都已经7点30了,忙着写了一篇夜故事,打算哪天碰到小鬼给我改改吧。

    明天是星期五了,那么星期六还会远吗?

    好好的准备一下,抓紧写两天的稿子。跃然想起三个月前的今天是我到上海《故事会》报道的日子,写完博客,我可的到他们的博克和空间里看看,那时的我们在人生行径的路途中,发生的每一个妙不可言的故事,都将成为一种永恒的珍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8-19 23:53)
标签:

杂谈

分类: 随笔

    昨天在那工那里忙了很长时间,下午四点,我们分乘好几辆车来到了滦河边上,将老人生前的衣服,被子,枕头都扔到了河里,只简单留下几件倒上汽油,跟着纸做的马、童男童女、金山、银库、花篮一起烧了。跪在地上的十几口人哭声哀痛,不免在旁的每个人心中都是一酸。

    晚上我和小关去饭店吃饭,因为帮忙有些事情要交代,告诉我们明天早上5:20到家里,于是喝了杯白酒就准备回大学生公寓找个床铺住一晚。回去时,看有人在广场跳舞,无聊地坐在边上,听着DJ音乐,真想使自己在酒精的帮助下兴奋起来,但无论音乐的鼓点如何拼命的炫耀,我都无动于衷,似乎快节奏的DJ在我耳朵里都成了靡靡之音,不消片刻,我的睡意袭来,无奈地坐上电梯,就到此时,我还没想好到谁的宿舍住去。有人在六楼下了,我也跟着下来了,见志华在楼道,我就到他们宿舍住去了,看了会乒乓球比赛,不到九点就躺下睡着了。

    外面下了一夜的雨,早上起来时,天尚黑着,我和关打把雨伞到了老人家里,我也不知道都需要干什么,只是在那里一根烟接一跟地抽着,意识都已经麻木了,直到到了太平房时,我才跟着亲朋好友向遗体告别三鞠躬时,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8-17 21:22)
标签:

喜宴

电影

丧宴

杂谈

分类: 随笔

    先把昨天的内容补上吧!

    星期天,好象许多人都选择在这一天结婚,好象是阳历是8月十六,阴历也是十六,我当然也要去随一个份子,要不显的太没交际了,连这么好的日子,结婚的人这么多,连个份子都没有,想想会被笑话的。但笑话却发生在另一件事情上。

    我按时间到了酒店,听说这家酒店今天有三家结婚的,可笑的事情就发生了,我进去就有人把我让到一个收礼金的桌前,我等了等把分子随上了。到宴席大厅转了一圈,心里生疑,怎么一个人都不认识。出来大刚就把我迎了过去,说宴席在二楼,我脑子当时就嗡了一下,我回头就到那家要钱去了,本来不应该要的,随错就错了吧。但一想,随错也可以,但人家不搭你交情,岂不让那家人背后好好的嘲笑一番!

    真是防不胜防,自己的哥么们把我好一阵讥讽,幸亏我岁数大了,他们给点面子,喝酒时那这事逗闷子。当然我这桌都是我的老朋友了,虽然工作不在一起,今天借这样的机会聚到一起还是很难得的,所以,玩笑开了,喝酒的气氛还是要调节的,当然少不了我这个桌长张罗喝酒。

    不知道为什么,我现在对喝酒已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8-14 21:37)

    昨天上午去阅览室,翻了本《契可夫中短篇小说集》看了起来,应该说作品是不错的,但翻译的水平实在差,按我的理解他根本没有达到原作品本身幽默讽刺内在的深邃性,感觉如同白开水一样,看完了,没什么感觉,似乎有重新在看看,自己按自己的想法去审视一下作品的实际内在的东西是个什么样的,我看了五六篇就没了兴趣。

    中午在食堂碰到那工,后来说好久不见到小饭店坐一会去,找好地方,又把小关喊了过来,以前我们屋里四个人,我们三个聚聚也是对以前一起工作多年的一种叙旧吧。我们要了一瓶白酒,三人一匀,一人差不多三两吧,喝酒的气氛相当爽快,谈论些目前自己的工作,更是对今后的人生路途发出些感叹和无奈。大有同是天涯沦落人之感。

    下午到肖家看了看,留着让吃饭,我到外面买了些东西,晚上他们又来了四五个朋友,把桌子摆到了外面,借着秋日黄昏下的余辉,喝了两瓶啤酒就感到晕晕的。

    出去后,我给双林打电话,他是我青海老乡,出来后我说去吃拉面去,他说他吃过了,陪我去吃。我在肖家没吃什么主食,感到肚子了空空的,到了拉面馆,我自己要了碗拉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8-12 22:53)
标签:

底商

小郝

拉面

写稿

博客

杂谈

分类: 随笔

    我早晨去了趟锦秀城,没想到那里今天是底商开盘摇号的日子,看了一会好象这种事情跟自己没有多大关系,索然无味回去了。到小郝那里待了会,聊聊最近的工作,好象对前景并不看好。说到深处,眼光流露出来的都是一种渺茫。好象大部分人都是这样,每天带着一个躯体来到单位,下班回家后在把灵魂填充进来,活的有时是个人样,有时又活的跟个鬼似的。

    中午碰到李建国和老五,一起去拉面馆一人吃了碗拉面。他们以前一个在焦化、一个在炼铁上班,现在都调到能源环保部,有话说的好吗“树挪死,人挪活。”看看自己现在工作环境,真不如换一换,即使挪死了,我也无憾,可惜往哪挪,哪里才是能接纳你的地方呢。很多人没有很好地活着,就是因为他们没有挪,平庸的连个挪动的地方都没有,所以注定了一大批人要死,死在只有躯体没有灵魂的血肉之中,至少让人还知道他的存在。

    晚上我写了个幽默稿子,暂时不打算发出去,另改了一个稿子已经给《百家》发了出去。把一个已经退了三回的稿子给《故事版》投了过去,我很认可这篇稿子的,是我真的写的不好,还是因为其它,不管怎么,我还是要投出去在看看,这次在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