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青蓖
青蓖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9,942
  • 关注人气:14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博文
(2017-04-05 03:14)
分类: 默诵•诗歌
《死亡带走了叫卡杜的家具》


卡杜视自己为家具,他画家具,然后命名为自画像
当他病痛去世,家人埋葬他如处理家具
卡杜活着时接受“自我变形”
不活着时有独特的墓志铭
死亡即大即小,充满诱因和变化
它是骆驼也是稻草,它是确信的人伸出去
掌掴的手,它是自画像中阴影不明
被忽视又被发掘的瑕疵
它说它来了,它就直接带走了
那件叫卡杜的家具
2017.4. 5



《周末的妇科症》


兰波看见工厂变成清真寺
苏格拉底穿着同一件外套跳舞
有人说“双重性格是种妇科病”
事到如今,回想某些早晨
妈妈总把门和锅具弄得哐当响
我足够溃散,也有更多理由
保留妇女的神经质,病入膏肓

我以银耳和桃胶入锅,后续撒下枸杞
冰糖适量,星期天甜味甚浓
这绝非治愈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7-04-04 09:30)
分类: 默诵•诗歌
《落跑选手》


一名有趣的法国短跑选手
也是一名自行车手,隐蔽的躁郁症病人
他会在比赛中忘记迈进终点。他或骑或跑
沿着绿道然后停下来,使劲想着头脑里冒出的
藏起来的念头:“更深有更广阔的黑暗垫底
不断往低走,抛弃顶峰和特权,那些劳什子”
他突然兴奋地掉头,忽视围观的人群
对着干预的工作人员咧嘴傻笑
“没有什么叫人在乎的”,他想再没有
什么叫人好在乎的。如果此时隔离绿植
郁郁葱葱,花圃中芳香四溢,建筑天际线高矮错落
这一切来得美妙,正是转身之时
2017.4. 3



《4月3日回乡探望母亲》


握着竹竿绕开刚下窝的狗
沿山坡可见春笋,山下是块状水田
向阳开阔,斑鸠稠密地叫唤
正是阳光照耀,清风流溢
空气里充斥醒转的快乐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7-04-02 20:35)
分类: 默诵•诗歌
《被蹂躏》


赛马道上,一匹白马撞到跨栏
身体歪向一边,慢镜头宛若
塔崩的摧毁。有些东西恣意妄为
比如同情后的硬心肠
比如善忘的忍气吞声
比如相对哑默的损害
从来都是小动物们,渴望安宁
然后庞然大物到来,充满傲慢和优势
它们巡视后判定结果
岂止白马的失败,岂止珍贵的
萎谢,岂止母亲一言不发的死亡
2017.4. 2



《在薄石板上鸽子们齐齐挪动》


从前我体会不到嫉妒,那一个个
忙碌的厨房窗口,而今屋内游荡的人
面对一件件狰狞的家具
晚餐美妙,舌尖反射出滋味
仿佛看到镜中的身体
想起绕公园湖跑过的路,清晨的迷雾
傍晚的鱼腥味,半夜静谧处的蛙鸣
所有事物来不及假设,也无法安好无损地
走至老迈。鸽子们明日天光后
齐齐挪动,在天空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7-03-26 17:54)
分类: 默诵•诗歌
《暖暖的梦中人》


她想起冬天穿过地下通道,盲目和恐惧
凌晨她又梦见了那个人,坐上一辆公交车
从车窗往外望。走在路上最后的片段常常显现
她会疾走,或干脆蹲身,假装胃疼脸埋起来
三个月她竭尽全力,躲避去年冬天
经历较长的雨水,温度和春光慢慢回转
屋外孩童骑着单车尖叫,夹着鸟鸣和飞机
飞过天空的轰响。她不再提那个城市
以及分离的场所。有时想起地下商场买的假牙膏
一股子沙粒的感觉。她在光亮的地下通道
走过一间一间店面,走过一簇一簇繁盛
然后是那个凌晨,她躺在沙发上
在黑夜里望着墙上的那个人
她们登上一辆慢行火车,她还那么弱小
靠着座位被她圈进怀里
暖暖的光线从车窗照着她们的脸
2017.3. 26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7-03-26 09:51)
分类: 默诵•诗歌
《她以谬论培土》


 “有些人打破禁忌,但转眼又冒充道德”
她缓缓地,抽出一种有硬度的东西,然后搓纸团一样揉搓
“假如一个男人,对情人百般讨好,他就会对妻子撒谎”
她把左手食指躬曲,牙齿轻咬着指甲盖,拇指按在酒窝处
“撒谎的男人,你知道的,我们必须拯救。而唯一拯救的办法
就是令他面对种种不堪,他就能清晰地辨认谎言”
她解恨地笑起来,像是亲手戳破了他人
“这是拯救,而非其它”她似乎相信那种硬的东西
有意无意展现。“男人满足了情欲,想起社会身份,他就不得不
站在道德高处,甚至不惜秀恩爱”

“你以为你是诱惑亚当和夏娃的蛇?你就是品德典范?”
观众轻蔑地叱喝。她羞涩而显出愧色
沉默使追影灯空洞。“你一定是被男人欺骗
企图翻墙的女人,你想冲出去,你不想困死在牢笼”
她惶恐地抬头,张口又咽回。“每个人每天说很多话
但我忠于自己。”她又开始揉搓硬,使人期待手指漏下碎屑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7-03-25 09:03)
分类: 默诵•诗歌
《我们坐在餐桌边》


呼吸障碍的病人,唱着清脆的歌声
不知道哪种金属适宜
沉稳而干净,像每次肃穆的时刻
对自我的慰语。三个月后惊慌并未消失
她以微笑被束之高阁,爸爸坐在旧椅子上
我们坐在餐桌边

我们拥有过她,平常的女性
缺乏谈吐,乐于重复日常
她唠叨的时候我们都想躲着她
她孤单地站在窗前,也会令我们注视
按理我们依然拥有她
其中的座位

我们坐在餐桌边,煎鱼和血鸭
还有深不见底的沉默
这刻我们期待她的咀嚼,那么自然而然
感觉活着,伴着稍显粗鲁的声音
她愉快地等待我们享用完
那些不算美味的食物
2017.3. 25



《寂寞的心灵》


女人半夜点燃烟,把燃烧的火柴扔进松林
又回到床上。第二天剥着杏仁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7-03-24 21:50)
分类: 默诵•诗歌
《敬而失落的生灵》


物是人非,多少路过之人
就那样走过去了。你路过我,我路过你
我们路过你们,你们路过喧嚣和对抗
后来没有力气搭理,像虫子懒得爬
懒得理论或争辩,懒得抛出秀美过的样子
像一坨黑铁,沉重而僵硬

有一天你们又相遇,说话都多余
如果你开口,也许会谈到天气
也许他也会提前赞美,赞美不值一提
而适宜消除的局部。你想他终于掉落井中
把微弱都洗刷掉。早年你已看穿他
却爱他站在低微处。站在低微处
懦懦僻静的生灵
2017.3. 24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7-03-23 21:18)
分类: 默诵•诗歌
《低  微》


正是春天,将避免的是霉菌
清理过的家,收拾得当
抬头时看见她的红棉衣,眉间显眼的痣
情景再现,她站在教室外,看着雨的模样
真像一名母亲。我想过赞美,但一直沉默
这些年,我想保持一种克制
从一名女童开始,努力学习娴静
我知道我会变好,变不好也没关系
我知道所有的低微,对高亢也能温和对峙
“时光不会叫我惊惧”瞧我说出空话
如果雨水朝我袭来,我会慌忙避忌
一些低弱微小从来都明晃晃的
从来都明晃晃的——
2017.3. 23



《我正变得轻盈且沉重》


“像一棵树面对整片树荫
我在等风力减弱,或留有余地”
不如直白说稍有恐慌
所以不想表露。她离开了
这是自小的命题练习,但她突然就成了
一幅微笑。每至家门口,都在等
她拉开门,急忙走进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7-03-22 16:53)
分类: 默诵•诗歌
《她在找盐》


她在找盐。我想把时间拖长一点
让她多找一会

有时我也会问:我还能做什么呢?她都看不见了
我希望她是明白我的
所以整晚整晚躺在沙发上
对着墙上的挂像
一边的黑绸布有点歪,我试过纠正
但她只能来到我的梦里找盐

管它什么寓意呢,我只想她停留
她就找盐吧,找盐吧
2017.3. 22



《请你站在面前与我要春天》


妈妈想要一顶假发,亲戚说的
明晃晃的挑衅。我知道妈妈的头搁在枕头上
光秃秃的很难看。我知道。
她的耳垂也破了。她的整个身上都不好
我不能再想了。但是亲戚说
妈妈需要一顶假发

妈妈喜欢梳髻。所以我得给妈妈买个发套
我想带妈妈去云南,需要一个年假
——放弃过的年假,现在都成了空阔的嘲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6-11-06 10:40)
分类: 默诵•诗歌
《等待新的发生》


我们各自望见星空和溪水
就好像不断有人提醒:
“没你什么事儿”
我们拥有曾经,痴迷身体的退与进
但已不再依靠读禅,消解不得
与万物退后的孤单。一路前行于乡间小道
到达目的地,凭吊逝去的人
他们躺下去后,既获得圆满
我们与他们、与世间,我与你
因相吸而相克,又在破碎中重建
一种新的关系,过程不足为道
自此我知道:谅解他人从放松自我开始
搁浅的沙石终将被水流推远
今夜星光渺然,万物枯寂
孕育的在黎明到来
2016.11.6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