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青蓖
青蓖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0,553
  • 关注人气:14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时光散漫
博文
(2017-06-04 22:16)
分类: 默诵•诗歌
《闩》


有关你的提问,一问一答
有时一问多种答案,围绕着怀疑
最后都站不住脚。没有人比我更爱你
大象的模样,庞大乏味,转身时慢吞吞的
喜欢叠加谎言,令怀表如鲠在喉

爱如此低沉兀长,跨步一旦放大
一脚就能走出控制,但你许下愿景
犹如种下一颗罗汉松,收获果实泡茶
滋润喉咙。你手执虚化的武器
说要赶走虚幻,你说过就做
眼睁睁撒谎——的确我不如抱团的银杏
有令人同情的美,黄叶洒满林场
笔直的树干因秋月泛光

我没有季节性,只有年龄
抱歉这样说:你躺在激情的野地里
首先是因为野地,然后是你应付衰老
并未领略相爱。你爱过,剥下一块树皮
用石头的尖角刻字
2017.6.4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7-06-04 04:51)
分类: 默诵•诗歌
《恶意》


捕鸟人反感颜色艳丽的羽毛
捕捉过多种鸟,后来也不辨识哪种类型
变成一种直接的乐趣——捕获
然后出售,他想如果快乐,也放生
但他从不快乐,也遇不见放生的好日子
他过着仇视的生活,越仇视越动怒
迁怒艳丽的鸟——
剪下它们的翅膀,也不再出售
守着挣扎的灵魂,直到顺从死亡
2017.6.4



《谢谢但保持孤立》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7-06-04 00:17)
分类: 默诵•诗歌
《雨夜》


一只猫蹿出来,她穿着松垮的平跟鞋
正走下石阶,雨后的空气有种蛋壳碎裂后
的淡腥味,低洼处的积水反着光

这里只剩冬季和夏季
一切都在变化,天气转换尤为平常
车辆驶过干燥或湿润的地面
凭经验就能分辨

每天都在增加经历,也在减少
对抗。暴雨、曝晒、寒冬,随气候而定
视觉所及,都是互为连通的道路
走路变得单纯

它们会开阔相迎,也会狭长逼闷
既无新意,也无需探险。双手插在裤兜
长途或短途,又有什么关系
2017.6.3



《度量衡》


许多悬念因身体的接近
慢慢破解,“你不再神秘可爱”
那朵饱含雨露的花苞
绽放后被情绪控制
她怨恨、度量、消解,反复

怎么会缺失那最美好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7-05-30 08:30)
分类: 默诵•诗歌
《她一直想忘掉菠萝果粒》


她一直想忘掉菠萝果粒
夹在饼中的味道。颗粒无收。颗粒令人联想
半年的生活,足够从脚底凉至手心
害怕握手,害怕谈笑主导氛围

她用工作延续生活(已经到此地步)
那又用什么催化睡眠,保持精神洁净
但是焚化池燃烧的衣物,衣物化作的黑尘
总在眼前飘啊飘啊,覆住眼睫毛

她依然暴露女性的柔弱,当男人什么都不剩
只想施舍,她掏出铁棍,她说她会磨成针
真好,她表现了耐心和愚蠢
她在黑夜中一遍遍抚摸母亲的骨骼

高温祛除皮肉的内里,她要擢碎
放进骨灰坛。所有的食物都含有讨厌的颗粒
所有的事情凹凸不平,从来没有平静过
她又把爱逼走了,没有办法
2017.5. 30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7-05-29 17:09)
分类: 默诵•诗歌
《崭新的人》


她提议:谈谈生活。好像天气谈论得够多
时间离他们远去。是那个在公众场所
隐蔽自己的人,终于在争取关注的目光
他在找什么乐子?她看他纵跃,在人群中满足
他必然不会承认偏离(但已臣服)

“好吧,我们谈谈生活。谈论生活又何用?
众人保持水面呼吸,放眼都是平面所及,高个子
渐渐变成驼背,万物还是客观存在”
她因丧母蜷缩一团,也真实所感
所有安慰都有皮影的虚幻,那最热烈的
终究是语言。可是除了谈论,也只有谈论
让厌恶更深切,让所爱得以保留身后
2017.5. 29



《无所事事啊》


什么事也不做,是世界上最困难的事。不仅困难,而且非常需要智慧。
——奥斯卡·王尔德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7-04-05 03:14)
分类: 默诵•诗歌
《死亡带走了叫卡杜的家具》


卡杜视自己为家具,他画家具,然后命名为自画像
当他病痛去世,家人埋葬他如处理家具
卡杜活着时接受“自我变形”
不活着时有独特的墓志铭
死亡即大即小,充满诱因和变化
它是骆驼也是稻草,它是确信的人伸出去
掌掴的手,它是自画像中阴影不明
被忽视又被发掘的光斑
它说它来了,它就直接带走了
那件叫卡杜的家具
2017.4. 5



《周末的妇科症》


兰波看见工厂变成清真寺
苏格拉底穿着同一件外套跳舞
有人说“双重性格是种妇科病”
事到如今,回想某些早晨
妈妈总把门和锅具弄得哐当响
我足够溃散,也有更多理由
保留妇女的神经质,病入膏肓

我以银耳和桃胶入锅,后续撒下枸杞
冰糖适量,星期天甜味甚浓
这绝非治愈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7-04-04 09:30)
分类: 默诵•诗歌
《落跑选手》


一名有趣的法国短跑选手
也是一名自行车手,隐蔽的躁郁症病人
他会在比赛中忘记迈进终点。他或骑或跑
沿着绿道然后停下来,使劲想着头脑里冒出的
藏起来的念头:“更深有更广阔的黑暗垫底
不断往低走,抛弃顶峰和特权,那些劳什子”
他突然兴奋地掉头,忽视围观的人群
对着干预的工作人员咧嘴傻笑
“没有什么叫人在乎的”,他想再没有
什么叫人好在乎的。如果此时隔离绿植
郁郁葱葱,花圃中芳香四溢,建筑天际线高矮错落
这一切来得美妙,正是转身之时
2017.4. 3



《探母》


握着竹竿绕开刚下窝的狗
沿山坡可见春笋,山下是块状水田
向阳开阔,斑鸠稠密地叫唤
正是阳光照耀,清风流溢
空气里充斥醒转的快乐

母亲的喜乐来源于习俗、稳定
和见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7-04-02 20:35)
分类: 默诵•诗歌
《被蹂躏》


赛马道上,一匹白马撞到跨栏
身体歪向一边,慢镜头宛若
塔崩的摧毁。有些东西恣意妄为
比如同情后的硬心肠
比如善忘的忍气吞声
比如相对哑默的损害
从来都是小动物们,渴望安宁
然后庞然大物到来,充满傲慢和优势
它们巡视后判定结果
岂止白马的失败,岂止珍贵的
萎谢,岂止母亲一言不发的死亡
2017.4. 2



《在薄石板上鸽子们齐齐挪动》


从前我体会不到嫉妒,那一个个
忙碌的厨房窗口,而今屋内游荡的人
面对一件件狰狞的家具
晚餐美妙,舌尖反射出滋味
仿佛看到镜中的身体
想起绕公园湖跑过的路,清晨的迷雾
傍晚的鱼腥味,半夜静谧处的蛙鸣
所有事物来不及假设,也无法安好无损地
走至老迈。鸽子们明日天光后
齐齐挪动,在天空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7-03-26 17:54)
分类: 默诵•诗歌
《暖暖的梦中人》


她想起冬天穿过地下通道,盲目和恐惧
凌晨她又梦见了那个人,坐上一辆公交车
从车窗往外望。走在路上最后的片段常常显现
她会疾走,或干脆蹲身,假装胃疼脸埋起来
三个月她竭尽全力,躲避去年冬天
经历较长的雨水,温度和春光慢慢回转
屋外孩童骑着单车尖叫,夹着鸟鸣和飞机
飞过天空的轰响。她不再提那个城市
以及分离的场所。有时想起地下商场买的假牙膏
一股子沙粒的感觉。她在光亮的地下通道
走过一间一间店面,走过一簇一簇繁盛
然后是那个凌晨,她躺在沙发上
在黑夜里望着墙上的那个人
她们登上一辆慢行火车,她还那么弱小
靠着座位被她圈进怀里
暖暖的光线从车窗照着她们的脸
2017.3. 26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7-03-26 09:51)
分类: 默诵•诗歌
《她以谬论培土》


 “有些人打破禁忌,但转眼又冒充道德”
她缓缓地,抽出一种有硬度的东西,然后搓纸团一样揉搓
“假如一个男人,对情人百般讨好,他就会对妻子撒谎”
她把左手食指躬曲,牙齿轻咬着指甲盖,拇指按在酒窝处
“撒谎的男人,你知道的,我们必须拯救。而唯一拯救的办法
就是令他面对种种不堪,他就能清晰地辨认谎言”
她解恨地笑起来,像是亲手戳破了他人
“这是拯救,而非其它”她似乎相信那种硬的东西
有意无意展现。“男人满足了情欲,想起社会身份,他就不得不
站在道德高处,甚至不惜秀恩爱”

“你以为你是诱惑亚当和夏娃的蛇?你就是品德典范?”
观众轻蔑地叱喝。她羞涩而显出愧色
沉默使追影灯空洞。“你一定是被男人欺骗
企图翻墙的女人,你想冲出去,你不想困死在牢笼”
她惶恐地抬头,张口又咽回。“每个人每天说很多话
但我忠于自己。”她又开始揉搓硬,使人期待手指漏下碎屑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