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秦德龙
秦德龙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4,720
  • 关注人气:55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分类
图片播放器
博文

它就是瓦

秦德龙

 

阿光从北京过来,要我陪他去乡下采风。

我带着阿光去了一家寺院。这家寺院,古木参天,拍过几部电影。阿光一进来就遏制不住兴奋,东张西望,不一会儿,就没影儿了。我钻进人缝,四处寻找,发现他正蹲在墙根下,同老和尚聊天。

临别的时候,老和尚给了阿光几块灰色的瓦片。阿光如获至宝,托着瓦片,找报纸包了起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农民的儿子

秦德龙

 

他经常说,自己是农民的儿子。仿佛,这么一说,身份便高尚的不得了。也是的,从农村出来的人,真得让人不敢小瞧呢。

说得多了,人们都知道了,他的家在农村,他出身于农民。一个出生在农村的人,能混到城市的机关里,能做到工厂的大干部,为人却这么歉逊、低调,真是让人想不到。于是,在一个饭局上,有人就讲起了他的传说,说他作为一个农村孩子,多么的不容易。听的人,无不动容。他却大发雷霆,呵斥道:“我是从农村出来的,怎么了?我是农民的儿子,怎么了?”

没想到,会是这样。

没错,三十多年前,他的老爹是个“一头沉”的老工人。这名老工人审时度势,认清这是最后的“接班车”,便花钱请人更改了自己的病历,改成了“三级残废”,把他从一个农村孩子弄进城里,弄到工厂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5-29 10:04)

谁敢骂他   安徽文学2018.5

秦德龙

谁都没想到,临时工竟敢骂他!光天化日之下,临时工将他骂了个狗血喷头!愣怔了两秒钟后,他与临时工展开了对骂,骂声十分灿烂,人们纷纷捂上了耳朵。

有两个小伙子拉住了他们,将对骂的双方弄走了。

临时工怎么敢骂他呢?为什么要骂他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5-29 09:55)

庆典花絮     小说月刊2018.4

秦德龙

 

楼里正在举办庆典。能来的的单位都来了,也不空手来,在起码要送个花篮,再封个大红包。开会,是个学习的过程,重在取长补短。当然,现在的庆典也容易举办,只要有人一嘀咕,又有人愿意拿钱,上面的领导又何乐而不为?

当然,会议的主办单位是上级学会。

会议的承办单位呢?本地凡挂上点边的,都可以成为承办单位。比如,今天的庆典,我们就选择了四家承办单位。

还有协办单位,一条准则就是,凡是出钱赞助者都可以成为协办单位,对他们是要大书特书的。应该说,这都是有经济实力的单位,比如,县医院、县农行商业银行、县化妆品公司、县酒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3-24 08:10)

它就是瓦

秦德龙

 

阿光从北京过来,要我陪他去乡下采风。

我带着阿光去了一家寺院。这家寺院,古木参天,拍过几部电影。阿光一进来就遏制不住兴奋,东张西望,不一会儿,就没影儿了。我钻进人缝,四处寻找,发现他正蹲在墙根下,同老和尚聊天。

临别的时候,老和尚给了阿光几块灰色的瓦片。阿光如获至宝,托着瓦片,找报纸包了起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幸福的猪

秦德龙

    

       做猪是很幸福的。做一头猪是这样,做一群猪也是如此。当然,这只是在生命的过程中。生命终结了,另当别论。

       我们这些猪,之所以被学校分到猪班,是划片进来的使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记忆力

秦德龙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老刘的记忆力变差了。要办的事,必须先写到纸上,才能确保不被遗忘。如果,不这么做,便会把要办的事情忘得一干二净,即便,偶尔想起来,也是稍纵即逝。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红门楼

秦德龙

 

槐忠要给老四儿子盖房子。他已经想好了,就盖个红门楼。老四有出息,又是老疙瘩,盖房子一定要大气。可是,村主任却不批宅基地。不批自有不批的理由。

那就打官司,告村主任。

打不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3-10 08:25)

桂花树

秦德龙

 

局里让老袁把桂花树挪走。局里的人说,给你一百块钱吧,自己找人挪,想挪哪儿就挪哪儿。局里的人又说,本来我们是想把树砍了的,考虑到当年是你栽的树,所以,和你打个招呼。你要以局里的大局利益为重,局里要扩建,这棵树必须挪走。

老袁一言不发。一百块钱,就把树打发了?就把我打发了?一棵桂花树啊,几十年的寿命呢,说挪走就挪走吗?人挪活,树挪死,挪走了,不定能活不能活呢!老袁当然知道,局里要扩建,要盖楼。可什么事,总得有个先来后到吧?当年,树苗是老袁从乡下老家弄来的,栽到了局里的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光束里的微尘

秦德龙

 

他在漫不经心中发现,一束光透过窗户射了进来,而静谧的光束中,悬浮着一些微尘。他伸手去抓,却什么也抓不住。那些微尘忽然飘动起来,瞬间消失在幽暗深处。

渐渐地,他明白了一个道理,微尘是在光束中存在的。如果试图挡住它们,它们即会遁失。

微尘尚且如此,那么个体生命呢?离得开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