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徐宣冬
徐宣冬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9,447
  • 关注人气:34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新浪微博
关于樵子

    樵子,曾用笔名:徐宣冬、山樵子。浙江省作家协会会员,出生在浙南平阳一个小山村,曾经做过中学教师,现混在乡镇,喜欢行走、读书、写点文字,发表散文十万余字,出版散文随笔集《水远山长》。

   《水远山长》记录的只是往日的琐事和心绪,都是非常随性的文字,期望在这里勾画自己人生的些许片段。

   本博客的文字均为原创,转载引用请与博主联系。

   QQ:106720398

 

        发表作品

2011年:散文发表目录

作品发表

 原创作品散见杂志:

《读者》《旅游》《华文百花》《乡镇论坛》《小散文》等 

 

原创作品散见报纸:

《人民日报》《新民晚报》《文汇报》《中国新闻出版报》《中国社会报》《中国国门时报》《中国人口报》《中国旅游报》《南国早报》《半岛晨报》《重庆晚报》《华东旅游报》《金陵晚报》《青海日报》《青岛日报》《温州日报》《温州晚报》

 

作品入选书籍:

《山水平阳》

《作家笔下的霞浦》

《我们的精神家园》

出版散文集:

《水远山长》


 

搜博主文章
评论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我去过的地方
国内 (54篇)
国外 (0篇)
博文
(2017-08-19 13:22)
标签:

杂谈

​

香格里拉在很多人的心里都是神往的地方。

七十多年前,英国作家詹姆斯.希尔顿在其长篇小说《失去的地平线》中,首次描绘了一个远在东方群山峻岭之中的永恒和平宁静之地“香格里拉”,其后的半个多世纪,无数人在寻找这块神秘的世外桃源,表达了人们对美好生活的千古憧憬,直到上世纪末,中国人为这历史性的寻访画上了完美的句号,“香格里拉”就在我们的滇西。

​

虽然香格里拉找到了,但香格里拉的内涵却是无穷尽的,境由心生,每个人心中都有自己的“香格里拉”,香格里拉最终是在每个寻访者的心里。

暮秋月中,从丽江往迪庆香格里拉。沿金沙江,先前所见江岸边俱是原始的纳西村落,保持着完整的原生态,少有现代元素渗透的痕迹。

​

越过金沙江经虎跳峡镇沿险峻公路再进峡谷,至上虎跳时已近午时分,即闻深谷中江水咆哮的声响,脚下便是万丈深渊。

在这里,金沙江从青藏高原奔腾而下,劈开玉龙雪山和哈巴雪山,形成世界最深的虎跳峡谷。峡谷这一面即是哈巴雪山,对面便是玉龙雪山,仰望青山之上,高耸的雪峰在阳光下闪耀,银装素裹,白云飘荡在边。两岸雪峰高出江面三千多米,其势惊险奇绝,慑人魂魄。

沿陡峭的栈道一直下到谷底,沁凉的江风挟着江面蒸腾的水汽、星星点点的水花和雷霆万钧的震响,撼人心魄并畏服于自然的伟力。江水吼声如雷,涛声震天,白浪回旋翻滚,从峡谷底部翻卷上来,然后奔腾而下。江心中虎跳石黝黑如兽背,在怒吼的江涛巨浪里兀然静卧。

在江边搭设的看台上,俯视江涛浪花翻转奔腾,仰望峡谷皑皑雪峰直插天宇。不由人兀自凝望沉思,千百年来日升月沉,斗转星移,而世事恰如奔腾不息的江水,转眼已历万变,相对于不老的雪山峡谷,人世只转瞬间。

​

从丽江去往香格里拉,以金沙江为界,在虎跳峡附近越过金沙江后,即进入高原峡谷,盘旋而上,穿行于崇山峻岭之中,在午后的阳光下,车里的人恹恹欲睡,不知行进了多少路程,到海拔三千多米后,猛然间,见路边一大片云杉耸立,然后便是宽阔的原野,让人眼前一亮,精神一振。

开阔的草甸满眼都是草色。青绿的、焦黄的、艳红的……从眼前一直绵延到天边去,云空缥缈,洁净空灵,世界如在初始。

秋天高原草甸最艳丽的颜色,就是媚人的嫣红。张扬放肆、热烈奔放、铺天盖地、气势磅礴,让初入此境的人看得惊心!面对那片博大、广袤而又艳丽的秋色,你会感觉到这里与萧瑟、清冷、枯寂无关。更让人想不到的是,这火红、热烈的色彩竟是源于一种预示草甸消失叫做狼毒的牧草,正是这种长满狼毒的草甸,使我们欣赏到带着悲壮意味的秋色。

​

沿途的路边可见自然散落在草甸中的藏民居。这种民居建筑自成一格,与整个草甸的环境十分相宜,即有当地白族、纳西族木结构房屋的影子,又保留着藏民居典型的特色,形成了典型的中甸藏区建筑。正是这些建筑,可以清晰地反映出之前这里既是汉文化所能抵达的最后一片土地,又是藏文化开始的外缘区域。

无边的草甸,艳丽的草场,徜徉的牦牛群,自然散落的藏民居,错落的青稞架,牧人回荡在草场上的牧歌……仿佛我们游离在往日的人世之外,置身于宁静的世外桃源。

​

回望来路,丽江古城、虎跳峡谷、群山峻岭、宁静桃源,这不正是先前无数人寻访香格里拉的轨迹么?

我知道,自己已经走近了梦幻的香格里拉,我心里的香格里拉。

​



​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8-18 22:24)
标签:

杂谈

​

香格里拉在很多人的心里都是神往的地方。

七十多年前,英国作家詹姆斯.希尔顿在其长篇小说《失去的地平线》中,首次描绘了一个远在东方群山峻岭之中的永恒和平宁静之地“香格里拉”,其后的半个多世纪,无数人在寻找这块神秘的世外桃源,表达了人们对美好生活的千古憧憬,直到上世纪末,中国人为这历史性的寻访画上了完美的句号,“香格里拉”就在我们的滇西。

在香格里拉的路上

​

虽然香格里拉找到了,但香格里拉的内涵却是无穷尽的,境由心生,每个人心中都有自己的“香格里拉”,香格里拉最终是在每个寻访者的心里。

暮秋月中,从丽江往迪庆香格里拉。沿金沙江,先前所见江岸边俱是原始的纳西村落,保持着完整的原生态,少有现代元素渗透的痕迹。

在香格里拉的路上

​

越过金沙江经虎跳峡镇沿险峻公路再进峡谷,至上虎跳时已近午时分,即闻深谷中江水咆哮的声响,脚下便是万丈深渊。

在这里,金沙江从青藏高原奔腾而下,劈开玉龙雪山和哈巴雪山,形成世界最深的虎跳峡谷。峡谷这一面即是哈巴雪山,对面便是玉龙雪山,仰望青山之上,高耸的雪峰在阳光下闪耀,银装素裹,白云飘荡在边。两岸雪峰高出江面三千多米,其势惊险奇绝,慑人魂魄。

沿陡峭的栈道一直下到谷底,沁凉的江风挟着江面蒸腾的水汽、星星点点的水花和雷霆万钧的震响,撼人心魄并畏服于自然的伟力。江水吼声如雷,涛声震天,白浪回旋翻滚,从峡谷底部翻卷上来,然后奔腾而下。江心中虎跳石黝黑如兽背,在怒吼的江涛巨浪里兀然静卧。

在江边搭设的看台上,俯视江涛浪花翻转奔腾,仰望峡谷皑皑雪峰直插天宇。不由人兀自凝望沉思,千百年来日升月沉,斗转星移,而世事恰如奔腾不息的江水,转眼已历万变,相对于不老的雪山峡谷,人世只转瞬间。

在香格里拉的路上

​

从丽江去往香格里拉,以金沙江为界,在虎跳峡附近越过金沙江后,即进入高原峡谷,盘旋而上,穿行于崇山峻岭之中,在午后的阳光下,车里的人恹恹欲睡,不知行进了多少路程,到海拔三千多米后,猛然间,见路边一大片云杉耸立,然后便是宽阔的原野,让人眼前一亮,精神一振。

开阔的草甸满眼都是草色。青绿的、焦黄的、艳红的……从眼前一直绵延到天边去,云空缥缈,洁净空灵,世界如在初始。

秋天高原草甸最艳丽的颜色,就是媚人的嫣红。张扬放肆、热烈奔放、铺天盖地、气势磅礴,让初入此境的人看得惊心!面对那片博大、广袤而又艳丽的秋色,你会感觉到这里与萧瑟、清冷、枯寂无关。更让人想不到的是,这火红、热烈的色彩竟是源于一种预示草甸消失叫做狼毒的牧草,正是这种长满狼毒的草甸,使我们欣赏到带着悲壮意味的秋色。

在香格里拉的路上

​

沿途的路边可见自然散落在草甸中的藏民居。这种民居建筑自成一格,与整个草甸的环境十分相宜,即有当地白族、纳西族木结构房屋的影子,又保留着藏民居典型的特色,形成了典型的中甸藏区建筑。正是这些建筑,可以清晰地反映出之前这里既是汉文化所能抵达的最后一片土地,又是藏文化开始的外缘区域。

无边的草甸,艳丽的草场,徜徉的牦牛群,自然散落的藏民居,错落的青稞架,牧人回荡在草场上的牧歌……仿佛我们游离在往日的人世之外,置身于宁静的世外桃源。

在香格里拉的路上

​

回望来路,丽江古城、虎跳峡谷、群山峻岭、宁静桃源,这不正是先前无数人寻访香格里拉的轨迹么?

我知道,自己已经走近了梦幻的香格里拉,我心里的香格里拉。

​

​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4-06 10:19)
标签:

杂谈

​​

​

​


年少时的清明,只是将它与祭祀和上坟联系起来,再没有其它的印象。外出求学和工作后的时间里,我几乎也没有将清明当做一个节日,并不觉得这个日子与往日有何不同,每逢清明,大抵在自己学习或工作生活的地方,因为离家遥远,我虽然想要为前人扫墓,却没有强烈的回乡愿望,这个节日也就没有多少凝重意味。

随着年事的渐长,渐入中年,见多了身边亲友和熟人的相继过世,就多了对逝者的怀念,也就愈发珍惜身边渐入残年的父母和长辈,亦渐次延展至愈发珍惜同学朋友间的情谊。

不知不觉中,此后的清明便有了追忆逝者和探视父母的责任,逐渐在心里对清明这个节日敬重起来,清明归乡的念想就愈发强烈。

祖父之前的列祖列宗,于我并无亲疏的感受,远祖荒坟的祭扫,以往都是父亲那一辈去完成的。祖父在我年幼的时候就过世了,他留给我的印象模糊而不好,因着生活所迫将祖母典卖外姓人家,让父亲很小的时候就给人当长工,十四岁自谋生计,尝尽少年凄苦,在祖母的葬礼上还让父亲背负了耻辱。但在祭扫祖父的墓冢时我却已经不带这种感情色彩了,陪着老父亲去完成这种祭扫的仪式,和父亲一起虔诚的给先人上供,整理墓园,在那种情境之下,亲情就愈发温馨了许多。在我们兄弟子侄们环绕下,于父母亲洋溢着难以察觉的幸福微笑中,我更深刻地体验到孝道亲情的涵义。其实,清明只是一个由头,借这个日子各家兄弟姊妹特意相约从远道赶回与自己父母一起,为的正是让他们多体验亲情和人伦的欣慰。

​


以往,上坟祭扫总是由父亲领着我们,他会做完乡村人们祭扫所需的上供、上香、祈拜、焚纸等仪式,我们在旁跟从协理,直到那年父亲再也走不了路,他便郑重嘱咐我们各处祖坟的所在穴位和祭扫的细节仪式,那一刻我的心头就涌起一种分明的感觉,那是我所理解的一种代际的交接,父母渐渐隐退,我们兄弟从这一刻开始将义无反顾走向前台。

九零后一代大多远离故土,他们对这些人伦之道疏远淡漠,就与当初自己也是那个年龄的时候相仿。就像父亲带着我们一样,如今我们也要带着儿辈们感受这种人伦亲情,树起一点寻根问祖的意识,担负起家庭的成员责任。带着儿子去上坟祭扫,去看寄放早逝兄长骸骨的崖洞,翻开骨瓮盖上陈年压下的黄纸片,当年自己手书的兄长的名字依稀还在,只是不觉间已过廿年。父子俩也去了村后人们视为神石的蛇头崖,崖下的神龛犹在,却少了香火,眼前却浮现出以前父母在这里为我们虔诚祈福的情形。特意循着草莽中的旧路登崖,山路边尚有当初摘过果子的猕猴桃旧藤,崖壁和崖面上尚遗留着当初我们用柴刀刻下的影迹,上崖远眺,远近的山村田园俱收在视野里,故乡的新村与旧落分隔分明,恍如两个时代。

漫行在村落间,昔日人们居住的老屋院落除了几个孤寡老人,早已人去屋空。与旧时的村落喧闹印象完全不同,昔日感觉中高大院落,宽阔道路,现如今却觉得这么低矮、窄小,有些老房子只留下了断壁残垣和些许凌乱瓦砾。残留在屋角檐前的数株梨花兀自绽放满枝,洋溢着清明时节的春色,更让人感慨人事的变迁和故园的荒凉。

今年的清明想必又是雨天,杜牧诗句“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的意像又涌起在心里,眼前所见而生的心绪和回乡祭扫的寻根意味,瞬间让自己感慨万分,心绪难平。

​

​

​​​​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11-26 22:35)
标签:

散文

徐宣冬

旅游

分类: 行走天下

瓯南有著名的谚语:“青街竹,顺溪屋”,说的就是这两地的乡土风情。

顺溪和青街都有发达的水路,弥补了陆路交通落后的状况,方便批量贩运山里青重货物,为先民们创业创造了条件。顺溪依靠黄金水道及苔泰古道,连接起平阳与泰闽两地,陈氏先人经营木材而成顺溪望族,数代人大兴土木次第建造大屋、宗祠,因此最能反映顺溪悠久历史和文化底蕴的自然就是人称“陈氏大屋”的明清古民居建筑群。青街四面环山,这里的山土厚石少,多酸性黄土,在温润的气候条件下,土壤营养丰富,十分适合毛竹的生长,千百年来,山头成竹山竹海,成了万亩竹林。靠山吃山,养竹用竹,春冬掘笋,秋夏伐竹,青溪水道由五十丈经水头漂入鳌江,万亩青竹与顺畅排路让青街的竹庄开到很多地方,为青街畲汉先民们创造了无数的财富,竹经济竹产业也同样造就了如周家、池家与李家的望族。

青街以竹闻名天下,更以传统的耕读传承及畲汉同源的畲乡人文而名动天下。

青街,三水在这里汇聚,故名睦源,取这个故名,足见这里的先民颇有雅意,如今还有一条始建于宋,重建于清道光十一年的古廊桥,就在青石街道的尽头,名字就叫睦源桥。站在这里就可以望见桥下的埠头、碇步和东流的青溪竹排,想必前人也都在这座廊桥上与亲友话别,在这里迎送客旅行人的。村镇邻水而倨,引水入渠,水渠外一侧便是大青溪,水渠与青溪间有小路间隔,路面靠近水渠的一侧,每隔一段路都有石阶延伸到水渠边,方便街上住民浆洗,水渠内一侧便是青石铺就的街道,集聚众多的民居和大宅院。街侧房屋的建筑材料就地取材,高墙大多由溪中卵石相垒而成,建筑以木结构为主,连接屋与屋之间的路面以青石、卵石铺设,形成石板卵石街巷,向西呈脉络状延伸辐射至村镇里。

这条青石街道即后来青街之名。坊间流传着一个浪子回头的传说:南宋时,周家有七个兄弟在朝为官,唯有周八不思上进,于是七位嫂子嘲讽他,如果有朝一日,周八也像兄弟们一样官袍加身,嫂子一定用青石铺路五十丈迎他荣归,周八奋发图强,终于金榜题名,不好食言的兄嫂们仓促之中先用青布铺路迎接,后兑现诺言又改用青石铺路,于是便有了青街。虽然这只是一个坊间的传说,但也说明了青街历代辈出英才的事实,据考证从唐代到清末,小小的山乡之地青街中举者达二十多位,其中七人任过知州知县,出过数学家李信明博士、画家池伯成。在青街池氏大屋的民俗馆内,陈列着丰富的农家古老用具与精细的传统器皿,也陈列着雅致的文房四宝与各种民间乐器,加上大屋精雕细刻的木雕构建、花窗和题匾,不仅反映了山乡人民辛勤持家的历史,展现了畲乡人的勤劳勇敢,更展现了山乡人昼耕夜读的传统和通过读书习武出头人地的梦想和追求。正是这段青石铺就的街道,无数的青街后人从这里走出闯荡四方。粗粝的青石板千百年来被磨砺得温润而有光泽,只可惜后来这些原石都已经沉积在水泥和新石之下了,岁月的痕迹不再定格。

青街的竹产业富了许多人也催生了大姓望族,于是青街便也有池氏、李氏大屋,除规模没有顺溪的宏大之外,同样也是雕梁画栋,建造精细,耗资巨万,尤其在木雕精致程度更有过之而无不及,最令人赞叹的是,李氏大屋二楼正厅有个其它大屋没有的纯银打造的“艮厝”,青街人说的艮厝,是当地人安放已逝宗族成员生辰八字木主牌位的,一般都设在祠堂里,但这座艮厝却建在李氏大屋宅院里,并且是纯银精工细刻的一座厝仅供奉一尊地位普通的女性木主,这其中自然 有一段渊源。相传当年李氏五世祖六房妻室是王神洞村一蓝姓畲家女,逝世后李氏其他房份借口蓝是畲家女,不准入祠,六房祖在临终时吩咐:六房的子孙,一定要争回这口气,要给蓝氏盖座厝。三代之后,六房发迹,九世祖特地买了一座白云山专供畲民砍柴,又在大屋楼上为蓝氏祖盖了一座银厝,用白银三千两,造价相当整幢大屋。上世纪八十年代,蓝氏的木主终于入祠,李氏后人也平心言和,这座银厝和这段故事便成了畲汉一家亲的一段传奇,也成了畲汉民族融合的历史见证。

常来青街,最喜欢走的是李氏大屋前的那条巷落,两侧围墙由溪中卵石垒成,从明朝至今历尽沧桑,古朴雅致,苔痕斑驳,薜荔丛生,人走在巷中,两边俱是古墙古厝,让人仿如隔世。小巷尽头就是青街,一直前行便到古老的睦源桥。下桥便是古埠头和碇步桥,往东沿溪而行,两岸堤塘分列数十株老溪榉,树大皆数围,虬枝伸向青溪,遮天蔽日。在青溪廊桥上眺望,眼前就是一幅明丽的乡村山水画卷:在古木虬枝掩映下,东流不息的青溪,人影律动的碇步、綄衣洗菜的村妇,静谧的睦源桥,溪石垒就的高墙和卵石路,不断向西延伸的青黛色民居,整个青街宛如江南水乡,便显得异常幽静清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4-04 09:52)
标签:

散文

况味

徐宣冬

分类: 凡人况味

年少时的清明,只是将它与祭祀和上坟联系起来,再没有其它的印象。外出求学和工作后的时间里,我几乎也没有将清明当做一个节日。每逢清明,大抵在自己学习或工作生活的地方,因为离家遥远,我虽然也想要为前人扫墓,却没有强烈的回乡愿望,这个节日也就没有多少凝重意味。

当初晋文公重耳感怀忠臣介子推一肉之恩,并感其遗言“割肉奉君尽丹心,但愿主公常清明。”,文公为怀念和感恩确定了寒食节和清明节。那年明白了清明的来历,便在心底里刻上了怀念和感恩的意念。随着年事的渐长,渐入中年后,见多了身边亲友和熟人的相继过世,就多了对逝者的怀念,也就愈发珍惜身边渐入残年的父母和长辈,亦渐次延展至愈发珍惜生命中有缘相熟的所有人的情谊,深深感念那些已然逝去的长者和亲友待自己与家人的厚意恩情。于是对清明这个节日一年一年更加敬重起来,便涌起了越来越强烈的追忆逝者和探视父母的责任。每到清明既近,回乡的念想也就愈发急切了。

祖父之前的列祖列宗,于我并无亲疏的感受,远祖荒坟的祭扫,以往都是父亲带着我们去完成的。祖父在我年幼的时候就过世了,在我的记忆里,因为他对祖母冷落和对后辈缺少关爱,祖父留给我的印象模糊而不好,但在清明这个节日去祭扫祖父的墓冢时这种感觉色彩却已经慢慢淡化甚至消逝了。从我开始敬重清明,在父亲的腿脚尚好的时候,他总会领着我们一起上坟,我们陪着老父亲仔细庄重地整理墓园,焚献无数的纸钱,虔诚上供默祈佑护,认真做完这种祭扫的仪式,在那种情境之下,亲情就愈发温馨了许多。

我的那个残疾的兄长许多年前就病故了,那时他尚未成家不能为他举行体面的葬礼,他的骸骨按照乡间穷苦人家的习俗暂时寄放在山上一个勉强能遮风挡雨的崖洞里,等待以后老父母过世时随葬在他们身边,清明时节就由我们兄弟寻着当初我用毛笔书写的渐渐模糊的名字给他骨瓮挂上束纸,新纸附上旧纸年复一年。两年前经历过穷苦生活渐好待我们慈爱如母的姐姐亦不幸病故了,她的墓园在故乡之外的他乡,我们便又多了祭扫的墓地。这些年,我们都极力劝阻年迈的父母去看兄姊的安息之地,以免他们又会在这个日子勾起他们曾经经历过的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极度悲伤。父亲看起来倒像是有些豁达,母亲却一直念念不忘想去看看姐姐的墓茔。这个清明,恰好赶在弟弟带她看病回来的顺道上,我们终于拗不过她的固执,只好带着她走进那个层层叠叠安息着数百亡魂的墓园,满头白发身架佝偻的老人,边走边泣,长坐在姐的墓前,枯枝般的手指抚摸着墓碑上的文字呼唤着她女儿的名字嚎啕。那情景让我们特别心酸特别的心疼。

如今,父亲因为股骨头坏死渐渐不能行走了,清明他终于不能再和我们一起虔诚而又郑重地祭扫先祖的坟茔,母亲也因常年病痛,身体越发单薄清瘦老态龙钟,即使如此,他们仍然不想离开这生活了一辈子的故土,不愿随我们远离。如此情形之下,从今往后的清明,归家必定是我们不二的行程,除了愈加敬重的祭拜,更多的是与老父母又多一次的欢聚,在我们兄弟和子侄们环绕下,于父母亲洋溢着难以察觉的幸福微笑中,我们更深刻地体验到孝道亲情的涵义。或许,清明只是一个由头,籍着这个日子各家兄弟姊妹特意相约从远道赶回与自己父母一起,为的正是让他们多体验亲情和人伦的欣慰,也无声地影响着子侄辈们对于亲情的体验和感恩。

漫行在村落间,昔日人们居住的老屋院落除了几个孤寡老人,早已人去屋空。与旧时的喧闹村落印象完全不同,昔日感觉中高大院落,宽阔道路,现如今却觉得这么低矮、窄小、破败,有些老房子只留下了断壁残垣和些许凌乱瓦砾,昔日洁净的庭院如今是满地的荒草,残留在屋角檐前的数株梨花不论有人欣赏也无,年年兀自绽放满枝,洋溢着清明时节的春色,清明寒食好,春园百卉开,老屋的花事却更让人感慨人事的变迁和故园的荒凉。

昔日伐薪放牧的山野如今林木茂密,山路掩埋在草莽中,很想去曾经寄放过许多旧时岁月的山野里寻找昔日的记忆,远的去不了,带着儿子去看顾寄放早逝兄长骸骨的崖洞,在陈年的挂放束钱上附上新年的束钱,特意去了村后人们视为神石的蛇头崖,崖下的神龛犹在,却断绝了香火,眼前便浮现出往昔父母在我们远行的时候赶到这里为我们虔诚祈福的情形。循着草莽中的旧路登崖,山路边尚有当初摘过果子的猕猴桃旧藤,崖壁和崖面上尚遗留着当初我们用柴刀刻下的影迹。登崖远眺,远近的山村田园俱收在视野里,故乡的新村与旧落分隔分明,恍如两个时代。

“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我们的长辈就像麦草一样,让流年割去一茬又一茬,他们终究会在不远的日子里离我们而去,清明再来祭扫便不再有他们的欢笑和叮咛,那时我们的心境又如何?不觉想起白居易的诗句“乌啼鹊噪昏乔木,清明寒食谁家哭。”,眼前所见而生的心绪和此时忽然体味到清明祭扫的寻根意味,一时间让自己感慨万分,唏嘘难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1-23 12:03)
生在南方,看雪十分难得,好几年没有下大雪了!

  记得年少还在老家笔架山下的时候,几乎每个冬天都能遇上落雪的日子,有时一年还能遇上好几回。雪天很冷,但对于我们这些孩子来说,寒冷便不算什么,可以不用上学,可以尽情地享受雪天带给我们的无尽快乐。

  拂晓,尽管阁楼的门窗关得紧紧的,房间里还是一团黝黑的时候,但积雪的纯白已经透过门窗的缝隙诱惑着我们。父母怕我们受冻,总是骗我们说,清晨的雪地里有专吃孩子的雪狼。在落雪的清晨,即使有让孩子害怕的雪狼,起得早早的,照例还是我们这些孩子,为的是最早看白色群山的温柔轮廓,在铺满积雪的乡间大路上第一个印上自己的脚印。胆子大些的伙伴,会沿着村落的大道去较远的地方寻找所谓雪狼的脚印,有找到像梅花印子的,不管是不是真的有雪狼来过,也兴奋地仿佛真的看见了雪狼的踪迹,那惬意和骄傲无以言表。

  雪停了,我们会找一处空旷的地方滚雪球,堆雪人,或分几个小队在干涸的田野里或是小树林里打雪仗,尽管衣领里,鞋袜里满是融化的雪水,这种时候,大人们也管不了我们,他们都躲在家里围着火盆烤火。

  过了一两日,积雪消融的时候,背阴的树枝和低矮的房檐随处可见高悬的冰挂,晶莹剔透的模样,用一段小木棍逐一敲落它们,听着一阵冰挂摔落的乒乒乓乓脆响,特别悦耳享受。有看起来品相上佳又非常洁净的,拣一截在手放在嘴里,自然是无味的,但冰爽的感觉却很好。也可以在水塘的冰面上,取大块石头砸向厚厚的冰层,看着石头从冰面上快速地划过,欣赏着冰面破碎奇异的裂痕。

  玩着这些事儿的时候,我们都不觉得冷,只有快乐和放纵。

  这样的雪天心境似乎贯穿了我的整个童年。

  离开故乡后在外读书奔波,住到了平原的城镇,往后的冬天都很少落雪。有一年,实在按捺不住,背着行囊回乡,希望遇着一场雪。临近新年的一日,听过雪霰子满地跳动的悦耳声响,果然盼来纷扬的雪花飘落。我伫立在天地之间沉默,任雪花飘在我的头上,附在我的身上,钻入我的衣领之中,我们的家园就宁静地安卧在我站立的土山之下。

  此后的许多年终于没有再落大雪,我也就无从咀嚼雪天的心境,但对于落雪的期盼仍然不减当年。来源石家庄新闻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各位来宾,朋友们:

在这金秋十月丹桂飘香的时节,集福寺迎来了第七次集福金秋诗会,今天,千年古刹集福寺高朋咸集,名家毕至!首先请允许我代表山门镇党委政府对各位嘉宾朋友们的光临表示热烈欢迎!

山门镇素有“浙江延安”之称, 2005年,以山门及凤卧老区的影响,平阳连同上海、嘉兴被十三个部委列入全国红色旅游30条精品线路,温州浙南(平阳)抗日根据地旧址被列入全国100个红色旅游经典景区名录。山门镇历史悠久,五代末高僧愿齐见明王峰山水尽处、龙雁所居,遂结茅而居,成为南雁荡山之开山鼻祖。许多文化遗迹保存完好,如宋代的集福寺、明代中期的古井、清乾隆年间的郭岙寨、嘉庆年间的“熙朝人瑞”牌坊等。当地的单档布袋戏也被列为国家级非遗保护名录,并建立了布袋戏传承基地。

今天我们所在的集福寺是山门的千年古刹,历经兴衰历史久远,文化传承亦是源远流长。清光绪二十八年,公元1902年,集福寺即与当地开明士绅创办集福学堂,与如今平阳县小前身的平阳县学、鳌江小学前身的鳌江公学,当年合称平阳三学堂,为平阳县在废科举、兴学堂运动中最早创办的新式学校。2009年集福诗书画社成立,成为温州市首个设在宗教场所的民间文化团体,每年延请全国各地的诗书画名家讲座,定期出刊,定期举办集福金秋诗会,实属难得。如今集福金秋诗会已经成为山门的重要文化活动和文化品牌之一。

今秋,来自全国各地的名家和高朋再次云集山门集福寺,举行“传承孝道、诗咏重阳”的金秋诗会,我想,必将更好推动传统文化的传承,滋养更多的文化新人,积淀更深的集福文化底蕴!

最后,祝诗会圆满成功,祝各位名家高朋才艺双馨,万事如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8-15 22:32)
标签:

徐宣冬

情感

况味

分类: 脉脉亲情

儿子即将去杭州上大学。

按本地人的习惯,儿女上大学都会大摆酒席庆贺,我们准备从简,原本计划小范围亲朋请客也不弄了,一来不好邀请宾客,二来精力和时间都不允许,所以最后我们决定只摆一桌简单的家宴,请至亲的人聚餐,一来表示庆贺,二来也让平日散居各地的亲人们难得聚一聚。

我们年纪相仿的几家人约定了日子就可以了,顺溪的两位老人腿脚尚便利也没有问题,只吴垟山里的老人需要人去接他们下山,说好了弟弟开车接他们下来。但他们接到电话迟疑了一会,却回电说不来了。他们说,上次台风雨路上塌方很多,怕弟弟开车不安全,母亲最近体质不好,乘车怕出意外,父亲腿脚不便,出门生活有诸多的负累,家里也有作物放心不下,所以还是不走了。父亲还一再向我说明,真的不是不来,确实是不便出行。

我能够听出他们的意思,也知道他们的心思,孙儿即将上大学,一家人团聚哪个老人不想,他们只是怕给我们带来不便和麻烦罢了,其时我也担心他们出行的安全。既然老父母一再坚持,我想自有他们的道理,我也不便说什么,还是遵从他们的好。

自古道忠孝不能两全,这话对于中年的我来说,还是感触颇深的,工作和生活的压力都很大,没有多少时间留给自己的家人,尤其是分隔几地的亲人,总是难以周全地照料到远离我们的老人。

聚餐还是按计划继续,只是缺了老父母有些不完整,想到这个不禁有些难过。

我想,只能等下回儿子假期时,我一家人再回吴垟,为父母补上家宴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7-04 22:57)

泉州的气度

徐宣冬

十几前的初冬,曾经来过这座古称刺桐的历史文化名城,东西两座塔、南北一条街格局的古城就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十多年后的五月再来泉州,汽车驶入树阴蔽日的老街,古城刺桐的韵味就可以感受到了,其时正是芒果花罢初结细果的时节,重游这里的名胜古迹,我是期望尝试着品读泉州的。

泉州在参选中国十座宜居小城时解说词:“泉州沉淀太多层岁月,而且它们都还活着,这座城市,因而就像个藏宝之城。你永远不知道,在泉州,下一刻,你将邂逅到的,是哪一个朝代,甚至是哪一个国家的哪一块碎片。”在来泉州之前,我特意查阅有关泉州的简介,这段解说词在我看来,是认识了解这座历史名城的钥匙。

要品读这个城市,体味这里的文化,必须了解泉州在古代海上丝绸之路的坐标和影响。从唐代始,古城刺桐港一直是中国主要对外贸易港口,是古代海上丝绸之路的起点,享有东方第一大港的盛誉,古城刺桐在漫长的历史长河里,中外文化的频繁交流形成了多元的文化。人说“地下文物看西安,地上文物看泉州”,泉州的无数古迹或多或少地渗透着中原文化和西方文化的交融影响。从公元最初几个世纪开始,来自中国北方多次大规模南迁的汉人,把黄河流域与长江流域先进的文化带到这儿,并很快成为这个边陲之地文明的主体。从南朝开始,泉州就有了与南海国家进行友好往来的记载。到了唐代,它已发展成为我国的四大名港之一。中唐诗人包何《送泉州李使君之任》诗吟泉州云:“云山百越路,市井十洲人。执玉来潮远,还珠入贡频。”“市井十洲人”形象地描绘了当时这个新兴港口城市“涨海声中万国商”的情形,让人从中瞥见当年泉州东方第一大港的辉煌及市井间中外文化经济交流的盛况。宋元时期,泉州一跃成为了与埃及亚历山大港齐名的世界大港,帆墙林立,商贾云集,中外商品堆积如山。随着对外经济、文化交流的日益频繁,泉州成为东、西方文化的聚集地和交汇点。闽越遗风、中原文明与海外文化在此交融荟萃,形成了文化领域内独特的异彩纷呈的多元现象,使泉州赢得了“世界宗教博物馆”、“海滨邹鲁”等美誉。

那些跨江越海的古石桥,那些在摩崖上诚心雕镂出来的石刻,那条曾经积金聚银热闹非凡的聚宝街,那座曾经香烟缭绕神圣无比的海神妈祖庙,还有那蜿蜒东去的晋江,开阔平静的港湾,伫立于海岸边召唤着归航船只的古石塔,高耸于城市间散发着异国情调的阿拉伯清真寺,簇拥着青山绿丛的伊斯兰教圣墓,散布各处数量惊人而风格迥异的外来宗教石刻,印证着当年陶瓷业兴旺发达的许许多多历代窑址……,无不最直接、最明显、最生动地刻画泉州古老的历史风貌、多重的文化形态和迥异的风格特征,体现了泉州并收博容的胸襟和气魄。

在开元寺,东西双塔的赫色向人们无言的诉说着岁月的沧桑,就连如今仍然青翠的千年古桑,大殿前成排的虬枝盘旋的老榕,还有宝殿两边的两株菩提,都见证了古老城市的风雨变迁。在开元寺的大雄宝殿,盘龙柱是印度正教雕刻装饰的,斗拱之间竟然飞翔着安琪儿式的妙音鸟,这在中国其他地方的寺庙里是找不到的,在这里东方文化的神秘和西方文化的浪漫结合那么天衣无缝,令人叹为观止!

在妈祖的天后宫,后面的民俗博物馆里,我见到了一艘古代帆船的模型,它是那样强烈地冲击游人的视线,它在无声地告诉我们,古老的航海工具见证了这个古老城市中外文明的交流和传播。早在闽越人时代,这个善于造舟与航海的民族,已经孕育了海洋文化,唐代以来的大航海贸易,来自海外的异域文化又大量掺合进刺桐的固有文化之中。明清以后,这里出现的海外移民潮,不仅把众多的泉州文化带到东南亚、台湾和琉球群岛,又通过华侨带来了东南亚的文化。正是因为海内外的文明在这里频繁的交流,这里也就成了妈祖信仰的传播中心。

泉州城市文化的庞杂,往往让你难以分清它们究竟源于何处、何年代,又包含哪些外来的文化因素;这种文化的独特性,往往让你沉浸在其中时,会突然发现它有着活化石般的宝贵价值。在这个城市不管是传统的习俗文化,还是各种传统工艺、建筑风格、雕刻艺术、服饰装束、宗教信仰与仪式行为等,都是最民间化的,也最富有生命力的,蕴涵着地域的世俗美。

在泉州,我想读好这座文化名城,不甘心如此走马观花般的游历,曾很想寻找一本关于全面介绍泉州的纯文化读物,但在离开泉州之前,我找了许多地方,终于没有买到,这是此次旅行的一个遗憾,但愿以后再有机会仔细品读这座海西城市。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6-20 17:07)
标签:

杂谈

老家的粽香

徐宣冬

即近端午,粽子的香味已经弥漫在街头上了。

随着传统节日文化的日渐冷落,现在知道端午节粽子来历的后辈越来越少,所以端午节的纪念意味也就淡化了。如今人们包粽子,吃粽子也只是为了存心渲染正浓烈不起来的传统节日气氛,粽子也随时可以买到,早不成端午节的专利,节日的氛围更淡了许多。

前人们包粽子往往有许多可讨吉利的地方,将生活中的各种物事形象化在粽子里,不同形状的粽子寓含着人们善良纯朴的愿望和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但在孩子们的眼里,这些都不重要,粽子的美味和节日的气氛才是他们喜欢的。

年少时在老家,每到暮春时节,后山上的竹园满是高耸的竹笋,褪去层层笋壳长成新竹。我们兄妹便上山去收拣宽长的笋壳,父亲会去更远的山上采集箬竹的叶子,母亲将它们洗净晾晒之后收藏起来,待端午节时用它们包粽子最好。此时虽离端午尚远,但在准备这些笋壳和箬叶的时候,仿佛已经可以闻到粽子的香味了。

好不容易等到端午,在聚族而居的乡村里,大宅院里几十户人家,家家的门首上便挂着艾蒿和一两枝菖蒲。那艾蒿笔直的茎,带绒毛的灰叶和那菖蒲红红的根茎、剑状的翠叶,都散发出浓郁的清香,和着远近的粽香,混合成端午特有的味道。在老屋的厅堂里看着母亲用笋壳和箬叶折成斗状再装入用木灰碱水饱浸的米粒和圆豆,三两下折包捆扎起来,就是形状各异的粽子,那些粗大的笋壳包出的粽子大而饱满,十只八个的一组串将起来,装到灶台上最大的铁锅里。看着它闻着它,那是一个漫长而又期待的过程。午后,整个村落都弥漫着粽子的香味,嗅着每家门缝里、窗隙里飘出蒸煮粽子香和箬叶香味,真能让人垂涎三尺。哪家先出笼了粽子,哪家的孩子便可以此为荣,让别家的孩子羡慕。这时粽子的滋味是最好的,加上母亲的一手好手艺,做出的粽子花样迭出,所以每次总是吃得肚子鼓鼓的。残留在嘴边的粘米粒干了时如同老人的胡须揸子得用湿毛巾擦了又擦才行。

过了节,粽子的滋味会逊色很多,只有在放学或放牛回家肚子饿了的时候,在房梁上摘下一个来充饥,几日后觉察有些异味了,就央着母亲将它切片放在油锅里烙的金灿灿、香喷喷的,那是粽子的另一种风味。等到端午去得久了,包粽子的箬叶或笋壳也找不着时,便又期盼起下一个端午,粽子又变得诱人和难得了。

如今,小镇的街上几乎天天都可以买到粽子,但却很少见到有笋壳的,那滋味也远没有母亲做的好,少去了一些山乡笋壳和箬叶的清香,端午时人家门首上淡香的菖蒲和艾蒿也稀落了,大宅院里家家门缝和窗隙里粽子次第飘香的情形只能在记忆里寻找。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