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新浪微博
《剑婆娑》

1

珠光牵引着火焰的游魂,

青夜熬灯。

目光溢出窗幔,

淹没在梦坠落的酒盏。

河梳理着流年的月貌花容。

2

平静的远空,

逐欲的靓丽在背景上起落。

玫瑰剑探向穹窿,

护心盾沉溺于风声。

唇,开阖在饥渴吟唤之间。

螺旋。缆绳。焦灼之蹈。

肉身渐次习惯于蜷缩的悲怆,

手足游走于狭缝。灵魂,

困顿于芒刺的丛林。

剑,挥泻出一圈圈涟漪

《盾逍遥》

巢穴的花朵绽放于藩篱,

神魂顿飞,情色摇曳。

欲网被赤潮瞠开。

锱铢间,地动山摇。

颠覆,成熟在一个辉煌瞬间。 

5

独行者撕开一块丰满的繁锦。

场景在夜影中重叠,

温润的呼吸滑入风口。

意志的铭文渐渐爬上额头。

血沸腾,山林招展。

6

囚徒困兽,有缘对酌孤影。

门被寒光尘封。缥缈。

盾屏击岸,火狐吐出道道剑幻。

月勾遂锋,暮鼓渐蓝。

河断桥,歌碎喉。

 

——天风穿透

访客
加载中…
左右上下的遮拦

灵魂越来越轻

年轮朝着一个极限飞奔

虹吸后的沉寂

 

风向无穷

遭遇了梦幻的激情

飘忽在肉眼的视距之外

 

煮沸的太阳

随时会俯冲下来揭秘

肉体一开始

 

就被狰狞的秩序主宰了

皈依树林的藩篱

惶惶难以终时

 

光天化日下的金黄

在捕风捉影

纽扣背后玩的是跳子游戏

 

蝼蚁的一小步

愉悦度被绞架再行度量

能改变么

 

蝴蝶的羽翼轻轻一闪

峭壁的另一隅

飘浮起一锅混沌

欲望图形重塑

绳索牵引着风度庆典的仪容

瓶盖旋转出咒语

 

评论
加载中…
《伤口长出翅膀》

音乐传来,
来自风弹奏的树上。

 

孤独是一座花园,
但其中只有一棵树。

 

无论身在何处,都有泥土伴随,

那是永恒的相会;

无论身在何处,都有时光伴随,

那是永恒的离别。

 

万物都会走向死亡,

只有人除外,

是死亡向他走来。

 

最遥远的光亮,

比离我们最近的黑暗还靠近我们:

距离,通常只是神话。

 

水是永恒的躁动者,

石头在睡眠中歌唱。

 

世界让我遍体鳞伤,

但伤口长出的却是翅膀。

 

石头的生命不会终结,

因为它死一般地活着。

 

诗人啊,你的祖国,

就是你必定被逐而离去的地方。

 

爱是我们往昔的脚步,

往昔是我们将至的尘土。

 

最残酷最痛苦的牢房,

是没有四壁的。

  

什么是秘密?

一扇你打开后便破碎的门。

 

什么是梦想?

一位不停叩打现实之门的饿汉。

 

只有通过一种方式才能征服死亡:

抢在死亡之前改变世界。

 

——Adonis

 

风生水起

圣何塞

——贫穷而能听到风声的人是有福的这是大师的境界

 

孟德斯鸠

——人在苦难中才活得像个人

 

帕斯卡尔

——没有上帝,人的堕落就没有意义

 

里尔克

——荣誉是所有误解的总和 

 

卡夫卡

——在巴尔扎克的手杖柄上写着:我在粉碎一切障碍。在我的手杖柄上写着一切障碍都在粉碎我。共同的是:一 

 

阿多尼斯

——时间已经错过,你无法成为你自己,无法了解你是谁。童年已经逝去。

 

索尔•贝娄

——人生的价值在于一个人的尊严,而非生活中的胜利。

   我们所追求的世界,永远不是我们所看到的世界;我们所期望的世界,永远不是我们所得到的世界。

 

 

个人资料
天风穿透
天风穿透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8,612
  • 关注人气:8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博文
标签:

杂谈

分类: 搜罗


 布朗大学于
2011529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四、张掖临泽之丹霞地貌。临泽丹霞景区位于临泽县倪家营乡南台村,分布面积约50平方公里,距张掖市区35公里,距临泽县城20公里。

 

    来此最好是两种天,一是艳阳天,一是雨天。但不幸遇着了云遮天,那种期盼中的火烧岩的七彩躲起来了,想象的河流中奔淌的斑斓也悄悄地销声匿迹了。

    遗憾就像包裹着周身的桑拿天,我惟有给这沉默的精灵留下一个妩媚的名字“山的舞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走板

当你发现了一段历史,那段历史也就发现了你;当你企图救活了一段历史,那段历史也会企图救活你。

但是,历史就像一去不再回头的河流,天真的想法无非是它的一部分。回眸是人的自由,幻想永远是幻想。


西部将纷纷扬扬的历史摊成戈壁的模样,让鸟群飞过,让天空俯身,接受风的洗礼。

白云变幻,佛眼依稀,我们的目光被晒得黝黑。

 

我们是这样一种材料,梦境都是用它塑造,我们短促的一生,为一场酣梦所缠绕。

 

 

++ +++ ++++ +++++ ++++++ +++++++ ++++++++ +++++++++ +++++++ ++++++ +++++ ++++ +++ ++ +

 

 

一、瓜州,亦称安西。一年一场风。沙飞沙,石走石。

 

1。前方碑牌伫立,前行数步,却突然开朗,塌陷的峡谷,惊艳。这就是被称为莫高窟姊妹窟的“榆林窟”,亦称“万佛峡”。对它的第一印象是:“柳暗花明又一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6-14 09:48)
标签:

杂谈

分类: 搜罗

 

所有的幻景以及我的解释
都取决于我们亲眼看到的,
而在我的两眼之间
永远是雨,是飘忽不定的雨


——Li Young Lee

 

 

 

 

    ……李立扬(Li Young Lee)美国华裔诗人。1957年生于印尼雅加达。1964年全家抵达美国定居。曾在匹兹堡大学、阿里桑那大学及纽约州立大学念过书。现居芝加哥。出版有诗集《玫瑰》(1986)及《我爱你的城》(1990)。

    ……题名为神游者的妄篡与僭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6-07 12:29)
标签:

杂谈

分类: 走板

 

(读老巢“剧组笔记之一:我可以杀害也能救活一段历史”: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97f53f0100j832.html 

 

或许不是为了照相式地还原那碎片般奄奄一息的历史,

而是为了复活出在那片荆棘的胁迫下或远逝或近前的“死去的活过来”的面目。

挣扎后谁都需要这样一次苏醒,需要一场自我与他我的真实裸露。

趁“时间深处”的巢正绽裂开花样的肢体。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6-01 11:49)
标签:

报信

鸡蛋

高墙

葬礼

唏嘘

杂谈

分类: 流年
“我是拉撒路,从死人那里
来报一个信,我要告诉你们一切。”

时间从来不会流逝,过去和将来的一切都被安放在那里。
如果我们拥有每秒几万公里的速度,
向前跑,就可以参加所有鸡蛋降生的仪式,
向后跑,就能够加入所有蛋汁的潮聚潮涌,
在所有高墙被夷为平地时,就可以亲自为它们举行狂欢的葬礼。

21克的灵魂成为一缕歌唱。时间没有了理由,空间丢失了距离。

“这世界倒塌了,不是轰然作响,只是唏嘘一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5-16 10:04)
标签:

杂谈

分类: 走板

床慵懒着,突然,蠕动的壳打开一条裂缝,蹦出一圈戏法。
涂鸦蛰伏在诗句嶙峋的背上,丢失了华丽的技巧,或许根本就不曾拥有。
文字剥落,名字隐去,画面上绽放出光鲜的人性,

如同最后的石头,匍匐进泥土。

 

随即到来的,是孤独的狂欢森林般升起的“无限的牢笼”。

以自身的无限取消自身。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3-18 14:43)

 

一颗枣落下去了
深渊送上来很深很深的声响
他用眼神覆盖了很浅很浅的森林

一颗枣在孤独里回过头来
又被孤独拽走
黑夜收起了宽容,连同一串串字符

一颗枣的天亮了
马蹄踢碎了所有纷至沓来的目光
一顿夜宴暴食了一个冬天

一颗枣站了起来
将一个诗人的呼吸托付给预感和甜
为德意志剩下一墙虚构  

 

 

@北岛:张枣无疑是中国当代诗歌的奇才。他对语言本身有一种近乎病态的敏感,写了不少极端的试验性之作,有的成功有的失败,无论如何,他对汉语现代诗歌有着特殊的贡献。他以对西方文学与文化的深入把握,反观并参悟博大精深的东方审美体系。他试图在这两者之间找到新的张力和熔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轮回

作料

对话

分类: 流年

没有盐的轮回
化成我们每日下锅的作料
我们也许无法追随这些流水一路奔腾入海
但我们可以预感到头颅上那些洞穴的门被狰狞地一声声打开
就像我们言语里被岁月脱落的牙和躯干上被伺机击落的枣,纷纷掉落进土里,生出渐次的根

 

 

(——有感于当代著名诗人张枣的诗《预感》。“像酒有时预感到黑夜和/它的迷醉者,未来也预感到/我们……。”但让我们没有预感到的是,20103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鱼影鱼行》

鱼,已无法回头

海子遗留下嶙峋的断代史

山钻进龟裂的口子

 

浆岩骄纵一时

墨藻伴欲,沿地壳软软隆起

鱼驾驭了最后的舵

 

摄食,吸附,生殖,滑翔

鱼翼盘旋于塔顶

鳃挣脱,水扯起歌喉

 

最终,退却了盐的季候

潜入石,置换成沙砾、纹缕

岩壁吐露鱼纹,绽放出

 

被吞噬的琥珀,珊瑚,玛瑙

天珠开眼,深邃,凛然

瑶光穿过蓝色芦草的星汉

 

堰塞湖,鱼形船驶过。屠戮

檠着兀自贲张的刀矛剑戟

丛林的绞架刺向穹隆

 

迸裂,酥油浸透过的念头

船的刀锋碾碎尾鳍舞动的写意

影,撕开时光的边缘

 

——天风穿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