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青岛文学
青岛文学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0,763
  • 关注人气:1,09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简介
《青岛文学》前身是创刊于1959年的《海鸥》,是青岛地区唯一的文学原创期刊,1992年7月改为《青岛文学》。《青岛文学》一直坚持纯文学定位,不仅是青岛市唯一的文学期刊,也是整个山东东部、半岛地区唯一的文学期刊。
投稿地址

邮寄投稿:青岛市信号山路25号青岛文学杂志社     

邮编:266003

 

电子信箱投稿:

qdwx24-21@tom.com

搜博主文章
好友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2012-05-28 10:45)
标签:

文化

分类: 2012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5-28 10:40)
标签:

美文视线

文化

分类: 2012年

艺文随笔

沈 

 

 

“走向十字街头”

柯灵先生晚年在谈论散文创作的时候,说过这样的话,散文必须“打破自我封闭的心理,走向十字街头,和广大读者同忧乐共休戚”。柯老先生是针对当时许多散文“自持清高,自我陶醉,自作多情,顾影自怜”的狭隘趣味而言的。

时隔十几年了,柯老所说的狭隘趣味,在散文作品中依然不时可见。这些作品的写作者脱离生活,脱离实际,把自己的创作囿于一个极为狭小的天地,这个天地实际上只有一个“我”字——我的清高,我的芳馨,我的怀艳不遇,我的春宵寂寞,我的莫名其妙的爱,我的莫名其妙的恨……有篇散文写作者自己与一只同性猫的“恋情”,娓娓道来,津津有味。这是一种什么样的趣味呢?

写“自赏文学”,尽可在书斋里进行,别人管不着。但写出来的东西倘要印上报刊,输入网络,就不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坛纵横

文化

分类: 2012年

青岛散文诗在健康成长

耿林莽

今年,2012年的春节,过的有点“怪”。从初一到元宵,不断有人来访,且都与散文诗有些牵连。先是栾承舟从即墨带来新创办的文学季刊《大沽河》,他是刊物的执行主编。他向我征询第二期的散文诗栏目,搞点什么。我们商定,推出一辑青岛散文诗作家的新作组合,同时,选几位作家的“代表作”,由我写几行点评文字,算是一次集体亮相。在选读这些作品时,我感到亢奋:“青岛散文诗的水平真不可小视!”接着,刘赞科从崂山来,带了他准备出版的一本散文诗集的书稿,希望我为他作序。我是很喜欢他的散文诗的,但由于在基层政权工作太忙,他已“停业”多年。重读他的新作,竟是“宝刀未锈”,且愈磨愈亮了。我又一次感到亢奋:“赞科真的很有散文诗才华!”然后,便是箫风自北京飞来,送来他历三年艰苦劳作,编选出的《论郭凤散文诗》等三本原书。同时,自今年起,他在上海<文学报>主编<散文诗研究>双月刊,来向我和青岛的诗友们征询意见,于是有了两次和青岛散文诗人的聚会。这几件接踵而至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5-28 10:31)
标签:

文化

分类: 2012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5-28 10:26)
标签:

美文视线

文化

分类: 2012年

润物细无声

叶延滨

 

 

“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这是杜甫的《春夜喜雨》,而此刻我正在茫茫无际的塔克拉玛干大沙漠的腹地,四顾是无垠的沙浪。

塔克拉玛干,意思是进去出不来,也叫死亡之海。而我们乘坐越野车,沿全世界最长的沙漠公路已经行进了三百多公里。从天山南麓的库尔勒出发,先沿西气东输管线旁的石油专用公路向西,到了轮南,掉头向南,进入这条世界闻名的沙漠出路,闯入塔克拉玛干大沙漠。沙漠边沿地带是塔里木河绿洲,过了塔里木河,绿洲变为成片的胡杨林,秋天的胡杨叶子变成橙黄色,一棵树像火焰,一丛树如油画,一片林子就像晚霞,热烈而敞亮。再向前进,就是光秃秃的枯死的胡杨,人们就“胡杨千年不死,死了千年不倒,倒了千年不朽”这里就是最真实的写照。也许是塔河改道,也许是沙漠北移,沙漠深处的胡杨林死去了,用枪戟一样的枝条在空旷的大漠写下生命最后的向往。朝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诗林新韵

文化

分类: 2012年

她们的故事(组诗)

王宏侠

 


 

白领丽人

 

朝霞艳丽的时候  私家车在赶路

写字楼把她们揽在怀里  白炽灯

斯文地坐在流年里  用目光打量

她们窄窄的肩头  听高跟鞋唱着

不紧不慢的晨曲

 

云很白灯很白她们的回眸很撩人

写字楼因她们丰姿绰约职场风

因她们燕语莺啼  她们的故事

草长莺飞 春天的纹路很美

纸上的文字很丰润  绿

在感觉里

 

她们浓缩了写字楼的精华

与满街挤满的惊慌不定的人相比

她们不断吸食生活的精华  骨骼

一寸一寸地生长  她们是

修炼的美女  她们的呼吸是

我听到的所有沸腾  此起彼伏的

灯光都在诉说

 

她们让花朵慢下来  让精神在紧张

与散漫间行走  她们谙熟了职场规则

尺寸精准  她们象轻轻的鬼狐

手上的笔旋转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诗林新韵

文化

遥远的亲密(组诗)

 

黎 权

 

春 节

日子像脚手架上拆下来的钢管

堆积如山

春节是北风中甩过来的一根长鞭

击中了正在垂直塔吊上行走的民工

寒光一闪

我望见了妈妈的皱纹与期盼

我和非洲大草原上的角马群一道

追赶季节的默契

返乡路上的天空与景色

就像妈妈系在两棵树之间的麻绳

晾晒着洗也洗不尽的挂念

摇晃着甩也甩不掉的焦灼

屋前那座圆弧形的山包是颗信号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5-28 10:12)
标签:

美文视线

文化

分类: 2012年

人神共在的村庄   

指 尖

 

庙里的神

村里最神圣的地方,就是庙了。

不到12岁的孩子,一般大人们是不许他们进庙的,又告诫,又恐吓,好像生死大事。炎热的午后,小孩们喜欢扒着庙门朝里看。高大的庙门里,柏阴浓郁,青砖地面阴湿,出了青苔,粘、滑,脚踩上去,人是要滑倒的。小孩的鼻腔里,一缕缕凉清气息氲氲而来,似在召唤,又像拒绝。小孩的脚高高抬起,欲进,却没胆量。身后,整个村庄都陷入到夏天的炽热中,窑洞、槐树、场院、河沟,所有眼见的物象都被压得扁平虚白。只有庙,有棱有角,威严肃立。

庙里住着神,是村里的禁地。

神在乡下,被虔诚地供着,村里最好的粮食和酒水,都要抬到庙里。庙里的世界,是被小孩用无数的想象勾勒过的:橙黄的背景,鲜活的人物,歌舞和乐器。像天边的火烧云,那些堆涌起来的物象,都会成为神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5-28 10:06)
标签:

文化

分类: 2012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5-28 09:54)
标签:

美文视线

文化

分类: 2012年

精神规则(二题)

 

陈 原

 

作家:向下是金钱,向上不是

这个世界的变化之大远远超过我们的想象。我把它概括为一个

“读币时代”,就是我们一个民族整体进入了阅读钱币的时代。读币使得我们忘记了思想上的深刻、精神上的审美和艺术上的愉悦,变得冷酷无情、麻木不仁、心不存善。

我们怎么会这样?

上网读到了一个很令我吃惊的消息,作家洪峰因为不满意沈阳文

化局当初对他的承诺,加之停发了他的工资,挂牌实名上街乞讨。读着这样一个消息,我的心里说不出的隐痛、茫然和惶惑。首先我没有赞赏他的极端行为的意思。也许洪峰已经没有更好

的解决方法,加之作家和现实打交道的低能,他做出此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