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故事
故事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1,867
  • 关注人气:11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公告
  • 博主是个另类的人,正派的人,或者装作正派的人不宜观看!
图片播放器
我愿意
我希望时光能让这样一个人出现,他不问过去,不说将来,他温和,慈祥,耐心,宽容。他拍着我的头,对我说:孩子,一切都过去了。
长相思

长相思,在长安。

络纬秋啼金井阑,

微霜凄凄簟色寒。

孤灯不明思欲绝,

卷帷望月空长叹。

美人如花隔云端。

上有青冥之长天,

下有渌水之波澜。

天长地远魂飞苦,

梦魂不到关山难。

长相思,摧心肝!

仓央嘉措
你见,或者不见我 
我就在那里 
不悲不喜 
你念,或者不念我 
情就在那里 
不来不去
你爱,或者不爱我 
爱就在那里 
不增不减 
你跟,或者不跟我 
我的手就在你手里 
不舍不弃
来我的怀里 
或者 
让我住进你的心里 
默然 相爱 
寂静 欢喜
新浪微博
博文
(2019-07-17 07:34)
    这两个小故事就犹如是一枚硬币的正反面,没有谁比谁更有说服力,我只能保证我所讲的故事是真的。
    
    我不懂先说哪一个,是正面还呢,还是反面的?那就根据我所听到的先后顺序来讲吧,我先说反面的。这个故事是我听老孙说的,主角我也见过,他太普通了,太不像是个有故事的人了,他好像叫“小候”吧,从名字上就能判断出他在家排行老二,我们南通这里的老习俗就是在小名上加个“候”,这样叫着显得亲近。他长得有些粗胚相,皮肤黝黑,劳苦大众的脸散发着从事体力活的气质,加上个头不高,实在是不显眼得很。他是老孙的老邻居,以前就住在饭店旁边的弄堂里,是个货车司机。
    
    但就是这样的人,他也有故事。老孙说他以前谈了一个女朋友,两人同居着,应该是奔着结婚去的,那个女孩好像是农村的,当时农村户口还不吃香,所以她是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二十多年前的事现在回忆起来就像有半辈子那么远,就拿94年来说吧,我一直忘不了这个年份,不是因为这一年我才20岁,而是这是我人生中比较诡异的年份,我人生中所有的坏运气在那一年开始正式启动。
    
    那一年的夏天,我没有选择让自己风茂正华,而是决定让20岁的自己去打工,于是我出现在了端平桥的一家饭店里挽起了袖子端起了盘子。总体来说做一个服务员是不需要太多文化素养的,只要不把菜端错桌子就行。
    我上12年学的最终目的当然不是为了去一个酒色财气的地方端盘子,而是那一年里我遇到了一个过不去的坎儿,我遭遇到了感情上的挫折,尽管当初让我心情惨痛的男人我现在分分秒秒可以甩他千万次,但是当时我真的是心情遭遇滑铁卢,即使是出来端盘子也好过天天憋闷在家里。
    
    也就是这样子,我才认识了老孙,就是这家饭店的经营者,俗称老板。
    老孙原本是工艺美术研究所的,他是我所见过的最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挺想聊聊爱情这事儿的,爱情是什么呢,是无以名状的一种心动吧,总之一千个人眼里有一千个哈姆雷德。
    
    这事儿得打八九年前说起,虹桥小区里开了不少服装店,作为一个还没有对衣服心如死灰的女人,我也偶尔逛逛。其中有一家叫蔷薇岛屿,觉得这名字挺别致的,便记在了心里。
    可能是我的孤陋寡闻吧,那时候还不知道这个店名就是根据安妮宝贝的《蔷薇岛屿》来的,估计店主是安妮宝贝的粉丝吧。
    这家店装修得不错,是费了番功夫的,店主是一个高个子的女人,颧骨高,脸长,一张禁欲的高冷脸总是拉着,她是不随和这个词的最佳诠释。
    不知道店主有什么渠道,店里有时候会有一些不错的外贸货,认真淘应该是能够淘出好东西来的,
    但我总是不太希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7-01-18 19:44)
    也不知道这算是什么,是不是巧合里的一种,还是南通市太小了。
    林老师曾经聊起过他有一个叔叔,当然有一个叔叔不算什么,但是呢,他的叔叔算是个艺术名人,我和他叔叔并不认识,但是若干年前去过他叔叔的家里。现在回忆起来,还有一种奇异的梦幻感。
    是的,那是若干年前,那时候他叔叔还远没有现在的名气,那时候我也才二十出头。
    没记错的话吗,那是94年秋天里的一个下午,我记得天气极好,老孙说去他同事家里吧,这个同事好像刚刚从阿根廷游学归来。
    年轻时候的我是个易彷徨体,看别人时总会莫名觉得高大,尤其是那些搞艺术的人。
    我记得他家住在一楼,文峰塔附近,老干部离休所那里。时间久远,早就模糊了记忆,只是朦胧记得那房子好大,回廊连接着不规则的房间,曲曲折折幽幽暗暗。他家里有好多盘根错节的根雕,面目狰狞到极致的夸张脸谱,外面的树荫罩着这屋子,房间里光线偏暗,愈发衬着这屋子一股森气。
    那时候的我还是个没见过什么市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7-01-06 13:41)
    到了17年一月一号了。人们管这天叫元旦。

    元旦这天中午的饭是和前任一起吃的,这个前任一直前到了24年前。对,没有说错,24年前就是1993年。

 

    一般来讲,和一个阔别24年的前任在一起吃饭,应该是以下画面,选一个有尚佳姿色的女人坐在钢琴旁弹奏舒缓钢琴曲的西餐厅,男女主角稍作修饰,分别拿出手机给对方看看各自儿女的照片,然后各自唏嘘一番,觉得岁月流逝、人生无情。(包括在心里默默产生内心戏,原来这人老了之后是这么难看,幸亏当初没有和这人在一起)

 

    但是,那天不是这样的流程。

    元旦那天我莫名其妙心情蜡黄,心情不好的时候是不适合做任何事的,包括和前任吃或者不吃这顿中午饭。

 

    话说,这天我还有点儿小情绪,原本几天前就和他约好的事情忽然没个准头,我还和同学发了许多牢骚,牢骚的重点不是为了这顿中午饭,而是一个男人对24年前的前任的态度,不够重视。人性使然,我希望我是能够被得到重视的,哪怕是几百年前的前任。

    可和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6-12-30 11:52)
标签:

文学原创

红口白牙

分类: 旧颜旧欢

我知道现在就说答案就太早了,虽然我不想按照文章段落的顺序承接去提前揭开谜底,但是实在忍不住。

 

二虎目前的状态很诡异,不叫离婚,也不叫单身,只有等法律名义上的妻子按照失踪人口来算,达到一定的年限之后,这桩婚姻才可以可以算作无效了,他才能算作单身。目前,他连单身狗的资格都不够。

写到这里的时候,我嘴角咧了一下,可以算作一个冷笑。

 

同学的老公和二虎吧,其实无甚过多往来,当初他结婚的时候,二虎也没有参加,但这次为了敛财,就什么脸面都不顾了,一张请帖发过去,同学老公迫于无奈,只得送去了礼金。据他所述,新娘是有几分姿色的,比二虎小了整整十岁,看起来很年轻,相当瘦,身材不错得很。据说声音相当好听。

在酒店大厅,他夸了一下新娘的声音,那女人娇嗔道:“你只夸我的声音好听吗?”

细想一下,一个女人在和一个第一次认识的陌生男人面前说出这样的话,这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6-12-30 11:46)
标签:

文学原创

红口白牙

分类: 旧颜旧欢

    奇怪的是,他几乎没有什么改变,出现在我面前的他几乎和二十年前记忆中的样子如出一辙。还是那副混混沌沌,西里哈拉的样子。

    但是,我绝对没有夸他年轻的意思,而是这么多年下来,生活没有给他以历练,没有赐予他成熟内敛。

    我在心里暗暗吃了一个惊,二十年前的我怎么如此之品味?

    二十年前的我回想起来陌生得连我自己都不认识。我在自己身上一点都找不到过去的影子,这些年来的无数次遭遇上的变数,无数次心境上的幻化,只像是远远隔了一世,又投了一次胎,又做了一回人。

    我属兔,二虎比我大一岁,他属虎,是家里的老二,上面有个比他大十一岁的哥哥,所以家里就管小的叫二虎。

    那时候,追女孩子没有什么技巧,穷追猛打即可,女孩子也很容易上手的。例如我。

    我大致是从35岁之后才学会了挑剔男人。回想起来吧,我觉得我年轻的时候挺好追的,而不像现在这个瞧不上眼、那个看不上的!

    年轻的时候对生活没有阅历对异性没有对比,欠缺甄别和鉴赏能力,稍微有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6-12-30 11:42)
标签:

文学原创

红口白牙

分类: 旧颜旧欢

     后来那些年里,见过他几次,屈指可数。见了不觉得惊喜,也不感叹生命,因为有些离别,从此就没有再见的必要了。

     在这个小区里安分守己的住了十多年,二楼住的是他的姨妈一家。没有做成亲戚,我们就这样马马虎虎的做了邻居,一年里还上上下下不知道要碰到多少次面,但是那一次的碰面却有些独特的意味。

     对,那天是2014年1月3号。

     这是个喜庆的日子,不是吗?人们迷恋一生一世这个好彩头,选择用这一天来完成自己一个盛大的决定——结婚。他也不落这个俗套,用这天来装扮自己的人生。

     我知道这一天他结婚,同学的老公和他本不熟,谈不上人情往来,但也被寄去了请帖,与其说是参加婚礼,不如说是红包邀约,

     喜宴档次不赖,定在金石,恭喜他,终于有机会把那些年里发过和没有发过的红包用合法合理的方式一一讨回来了。

 

     那天晚上回家,经过二楼的时候看到他姨妈姨姐一家人出门,应该是吃喜酒去。

  &nbs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6-12-28 20:06)
分类: 边走边唱

    那天也不知怎的,就跑到了小顾家里蹭了一顿中午饭。

    待我事后回忆,这件事的起因是因她家的龙猫引起的,就是这么一个让我分不清是鼠还是猫的东西引起了我的兴趣,小顾同学邀请我去她家实物观察,我也没有仔细揣摩她这句话里的客套成分有多少,就欣然答应了。

    很好,拉近年轻人之间的友谊,这应该算是一个很好的方法了。并且呢,作为一个想体验民情的人,我也想去看看,除了我之外的别人家是怎么生活的。

   

    小顾这个孩子吧,87年生,比我小了十二岁,并且我们还共用一个生肖(兔)。我们在彼此的身上都看到了兔子温柔善良的一面。说起兔子,我们实在是有缘人呢!她和她同岁的老公都属兔,妈妈也属兔,家里的奶奶也属兔,简直就是一个兔家族。而且吧,她爸爸比她妈妈大一岁,属虎。说起她爸爸,这个姑娘笑得有些傻:“就是我爸爸这只大老虎把我和我妈妈这两只兔子给吃掉了!”说完,这个姑娘的招牌小梨窝也在笑容下一闪一闪的出现了。

    这个世界向来就是向美女妥协的,长得美就是处处沾光。明明这句话从一个三十岁人嘴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